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薰嗣薰】It's only love-叁

真嗣朦胧间睁开眼,一片浩瀚的星空震撼住了他。他转了转视角,周围是一片空旷的废墟,突兀地,一架钢琴立在那里。
梦?现实?还是什么?
他迷糊了。
钢琴边有个少年,银灰色的头发反射出近乎白色的光。他坐在那,手指灵巧翻飞,音符从指下流出,他闭着眼,享受着这声音。近乎黑暗的背景下他看起来就像在发光。
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
真嗣第一时间听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站在那里听了很久——他认为自己是站着的,但是那视角分明是带了点俯视的,居高临下的——直到那少年抬起头看向他。
薰?我怎么又梦见他了?他问自己这个不知道答案的问题。
“你是谁?”他听见自己这么问,带着浓浓的茫然无措,像个不知去向的旅人。可是他心底又是清楚的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少年看着他,红色的眼近乎深情地,柔软地,如一片收起了所有危险的湖泊般纯洁清澈。
“你好啊,碇真嗣君。”他轻柔地说,用他们第一次梦中相遇的嗓音和腔调,“我是薰,渚薰。”

第二天一早,碇真嗣同学陷入了所谓青春期的苦恼。这苦恼没坚持多久就被隔壁的青梅竹马打断了。
得,又是苦力。
区别是这次是集体苦力。
大约是因为指导老师之间关系的原因,且戏剧社女生比较多,因此音乐社的男生大部分都沦为了戏剧社的编外劳动力。不是没有人想反抗,但看看顶头老大自己也心甘情愿的狗腿样,再看看人家的女神和公主大人递来的水和毛巾,也就都变得心甘情愿的狗腿起来。
真嗣被绫波丽拜托了打印传单的工作,看了看周围搭布景板的同伴们顶着烈日射来的火热眼神,开始庆幸自家有个好妹妹。
至于边上探头探脑顺便吸引路人眼球的渚薰,真嗣觉得他是凑热闹的。
每个学期开头总是要有一阵兵荒马乱群魔乱舞,更别提是新学年了。朝气蓬勃的新生到来让只是大了他们一个年级的前辈们不由的感慨青春真好——其实他们在别人眼里也只是堆小屁孩,同样是用来感慨青春真好的存在。
如果不是临近考试,学生们总是察觉不到所谓时光匆匆流逝的紧迫,至少在真嗣看来,即使他们升上了高二似乎也跟高一时期没什么分别。只除了一点,他、剑介和冬二的小圈子——明日香称为笨蛋三人组——里多了个渚薰,不过倒是没有再获得一个笨蛋四人组这样的外号,真嗣认为一定是因为渚薰那秒杀全班的优秀成绩的关系。
几人对于多出来的成员都适应良好,自然得就像他们四个是打从婴儿时期就熟识的好友。其中剑介和冬二最要好——他们打从小学就认识了,真嗣是中学才来的——真嗣和渚薰最要好,或者说,真嗣是渚薰班上最要好的朋友,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明日香对此给渚薰起了个“变态”的外号,尽管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喂,变态!你又让真嗣帮你收情书啊?”他们几个凑在一起,看着门口的小女生羞涩地跟真嗣交谈,时不时的又转头看向这边,大家都知道她在看谁,偏偏她还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
爱情果然让人变得愚蠢。
虽然真嗣一脸温柔但他们都知道这家伙的OS肯定是又来了这都第几次了。不知道内情的人都还以为真嗣是多受欢迎,除了面前的这个,他手上已经拿着三四封粉色系小信封了。
事实上,这都是给渚薰的。
哦,不要误会,她们也想亲手交到本人手里,只可惜他几乎没有落单的时候,一向都是跟真嗣他们混在一块,不然的话就是不知所踪。
无可奈何,只好曲线救国。
开始时大家也误会了,只看见真嗣被隔壁女生叫出去,没注意到真嗣一开始羞涩不已的不自在到后面的傻愣再到最后的哭笑不得,都蹲在一边看热闹,人回来了还在一边咻咻地吹口哨,却看着真嗣直直的走向渚薰,把东西往他面前一递。
什么情况?几个人傻了,渚薰也睁大眼睛傻呆呆的看着他。
“找你的。”真嗣拿着没喝完的牛奶笑嘻嘻的开始看他的热闹,他指着门口,小姑娘站在那,想往里看又不好意思,周围人来人往的,都了然地看着她。这让她更不好意思了。
渚薰看看面前的信,上边浮夸的涂着个大大的爱心,看看门口,又看看真嗣,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去啊去啊,至少也要给人家一个回应啊。”真嗣撺掇着。
“我真的要去吗?”很烦恼的样子。
剑介和冬二他们也反应过来,跟着起哄,“去啊!人家还在门口等着呢。”
然后他们就嘿嘿笑着看渚薰几乎笨拙走出去的样子。
他们一边用余光瞟着那边的情况,一边下注这两人会不会成功,除了冬二大家都赌了不会,赌注是一星期的值日。
真嗣跟大家笑闹着,也注意着门口的两人。
果然很烦恼的样子,他偷笑,毕竟看起来明明是很擅长这方面的家伙实际上却是个苦手什么的,很有趣啊。
不过果然是不会答应的吧?他看着女生鞠躬跑开,渚薰大步走回来,脸上的表情是失礼的大松了口气。一看就清楚的情况,他还是忍不住想询问确定。
其他人却很肯定,一个接一个拍着冬二的肩膀赞扬这个无私奉献送温暖的大好人,顺便狠狠嘲笑着他。冬二百思不得其解,那个女生虽然受欢迎度没绫波丽和明日香这么全校通杀,在年级里也是热度很高的。这么好康的事情送上门,渚薰为什么会拒绝?
他把疑问说出口,渚薰无辜地望着他,“这有什么为什么,我不喜欢那就拒绝啊。”他话锋一转,“难道说你是来者不拒的那种类型,只要有人说喜欢你你就会跟她在一起?”
“呃……我的话,大概是要看脸和身材的吧?”冬二不假思索,马上被身为女朋友的班长拧住了耳朵,疼得他连连求饶。大家又是一阵嘲笑。
可怜的冬二,真嗣叹息一声,抛弃了刚才追求答案的固执,也忘了追寻为什么自己能够也这么确定的信心。

真嗣本来以为这是个例,可那之后情况只有变本加厉一说。
起初班上的都会惊悚地看着真嗣把粉色小信封手工小饼干手制便当以每天好几次的频率送给渚薰,时间覆盖从早到晚,后者收到时一脸高兴却在知道真相后满眼幽怨好似他是个被始乱终弃的弃妇,“好失望哦真嗣,我以为这是你给我的。”
真嗣翻翻白眼,毫不怜惜地一巴掌把情书盖上他极受欢迎的脸,“别傻了好么,我为什么要给你送这些东西啊?”
慢慢的大家都习惯看见真嗣在班门口被拦下来然后转头把东西递给渚薰的画面了。
明日香给他起了个外号,变态的中转站。
真是一如既往的贴切。只是真嗣思考了下那个“变态”是指的谁。

“我说,为什么是我?”真嗣苦恼地问对方,打从进校门到现在,他已经遇到好几个请他帮忙转达的女生了,现在这个是他进入教室最后的一个“障碍”。
“咦?”对方明显没理解他的问题。
“你们要给薰递情书手工饼干便当什么的,当面给不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来找我呢?”说是如此,他脸上仍是没有一丝不耐烦,只是单纯的疑惑不解,“这种事情明明找当事人不是更好吗?这可是你的心意啊。”虽然那家伙的一贯态度都是拒绝就是了。
“碇同学不知道吗?”女生眨眨眼,“因为直接送给渚同学的话是没办法传达到的啊,所以只能拜托碇同学。”
她开始历数从前辈那听来的艰辛,“不要说平常就找不到渚同学落单的时候了,就算偷偷把东西放在课桌或者储物柜里似乎下场也只是被丢掉而已,但是我们听说要是拜托碇同学转交的话,肯定是会被认真对待的。”她笑着,“就算明知道最后是会被拒绝,我也想让渚同学是在认真倾听我的心意之后再拒绝呀。”
“只要是被认真对待过,不管是怎么样的结局我都是很高兴的。”
以此为结束语,她把手里的信递出来,“所以,拜托你了。”
“好的,我会交给他的。”他叹了口气,开始庆幸情人节的时候渚薰还不在这里。
看真嗣终于应付完目前的最后一名,观望许久的朋友们纷纷夸张地鼓起掌来,“恭喜恭喜,辛苦你了。”
倒是渚薰一直盯着他若有所思。
真嗣给了他一个“嗯?”的眼神,他摇头,表示无事。

Tbc.

热度(24)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