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陆

前阵子的运动会显然已经把学生们多余的活力消耗一空,再加上每日高温的摧残,学校里到处都是一片半死不活怏怏不乐的沉闷气氛。
班级新近调换了座位,真嗣和渚薰被移到窗边,前后也换了个个,现在是渚薰坐在真嗣前边。
而他们两个现在正蹲在楼背后的楼梯底下,这里意外的是个纳凉的好地方。
从这里望出去,外头全是可怕的热浪滚滚,连空气都被扭曲了,几乎能看见物体被折射地歪歪扭扭的轮廓正不停扭动。一丝微风都没有,真嗣只觉得再这么下去他都要中暑了。
真嗣脸贴上墙面,白色的水泥墙凉丝丝的,稍稍缓解了他的焦躁。
好热。
他头动了一下,换了个面,张嘴吐气,像条上了岸嘴巴一张一合正在乞求水源的鱼。他感觉嘴里含了一个火炉,一股子热气徘徊在口腔上颚和舌苔表面不肯离去,连带着整个身子的热了起来。仅仅是简单呼出一口气都有一团高温热量吐出,融入到空气中。
这是无论喝多少水都解不了的热与干渴。
好羡慕那些手脚冰凉的体质啊,虽然冬天很难过,但至少夏天会好过很多啊,完全自己可以敷自己。真嗣把双手也贴着墙面,脊背挺直,姿势虔诚地像在忏悔。
渚薰坐在他旁边,低着头正在看着什么书,周围攀升的温度看起来对他没造成什么影响,每天依旧安定如常。
教室里只剩下一半多的人,还有些人就像他们一样蹲在外边,估计是受不了闷在室内吧,天台也因为日益毒辣的阳光而少有人光顾,现在大家大多都是各自找阴凉地度过午休时间。唯独老师们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笑看这些被热得上蹿下跳找地方休息的小崽子,完全忘了当年读书时自己也是差不多的姿态。
如果泳池能开放就好了,他身子往下滑了点,让脖子也可以纳点凉,汗湿的头发贴在后颈,只是动一下都不怎么舒服。
操场上不是空无一人,人的声音远远传来,有点失真。真嗣佩服死了那些这种天气都可以在外面跑跳活跃的运动部们,他自觉他是没法在这种天气还这么活跳的。
“薰。”他懒洋洋的拖长音,老实说其实他连一句话都不想说的。
“嗯?”他发了个鼻音当做回应。
“手,借我下。”
真嗣拉过那只手,指尖凉凉的触感让他舒服的叹了口气。
果然,他还是羡慕手脚冰凉的体质。
手脚冰凉最棒了——!特别是这种夏天!
渚薰被他掌心的温度烫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真的有这么热吗?”
“热死了——”他把他的手背贴着脸,灼热的呼吸一下下吐出,“真好啊,薰你体温这么低。”
“是你温度太高了吧?”渚薰自顾低头看着书,另一只手举着,贴在真嗣脸边。其实他也蛮热的,但他一向信奉心静自然凉的真理,看起来反而比任何人还要舒适自在的多。
脸上的温度降下了点,但脑子里的热度完全没降下多少。

不止如此,身体的燥热也没有减少。
真嗣眯着眼,虚看着天空的某一点,他放松身体靠在墙上,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随时都可能滑倒下去。脸颊边陌生的温度正在被自己渐渐同化,失去了一开始的作用,但他还是没有放开。相反的,他更想顺着这手臂往上去,去寻求更多能让他逃离这高温的东西。
他垂下另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胸膛,有一股热量在底下不断奔腾。那不仅是皮肤的温度,更多的是从心底里涌出来的,炙热的,缓慢流动的,像是深埋地底的岩浆,看不出,显不透,却是真实存在的。
只要一碰到薰的皮肤,只要一看见薰的脸,只要一听见薰的声音,胸口就热得要烧起来似的,连带着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今年的夏天比以往要热得多呢。
真嗣觉得自己的心跳正缓慢加速,耳膜都带着一震一震的,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想要什么,渴求什么,明明是这么想着的,却不明白那具体所指的。
好焦躁。
必须做点什么,我得弄清楚我想要什么。
脑子晕乎乎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口干舌燥,小小的火苗四处乱窜,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它们在身体里上蹿下跳,所过之处都烧起一片燎原大火,一些平日里的小碎片成为了最好的燃料。
薰的手,薰的笑声,薰的琴声,薰的红色眼睛,他的看似深情的注视,他的银灰色头发的触感,他的大力激动的拥抱,他的比别人低的温度,他的全身压上来的重量,他的那些暧昧触碰和话语……
他想要更多,更多的。
完蛋了。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自然而然的做出这些举动,却又不知道它们代表的含义,老是留下他在这里乱想,又不能表现出来。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没有自觉到这种地步?
不公平啦——
真嗣放开渚薰的手,往另一边倒下去,他的腿自然伸长,碰到了身边人的。真嗣双手捂着脸,拖长声音哀叹一声。
妈的碇真嗣你知不知道,你完蛋了。
他骂着自己,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又带着点愉悦,宣布他已经丢盔弃甲。
“不公平……”
“真嗣?”渚薰放下书,转过身只看见一个把自己埋在手里正不停低吟的脑袋,听起来是在抱怨着难捱的夏天?平日直顺的黑色发丝被压得乱翘,他手撑在真嗣和墙之间,伸手摸摸它们,“你还好吗?”
真嗣从掌间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应。
好近。
现在坐起身的话会遇到什么?
我会撞到他的鼻子?
对上视线?
还是……?
以往从来没注意到的小地方现在被一个个拎出来放大,底下被大力划上醒目的红色双杠横线。他更大力的捂着脸,把头转进身体与墙的缝隙里,这阴凉处的阴影里,确保没有露出一点皮肤,却又担心升温的耳廓会不会出卖他。真嗣从掌缝中向下看去,那只手就放在他身边,只要再稍稍蜷缩起腰部,手肘就可以碰到那片皮肤。
他开始庆幸现在是夏天了。
“真的没事?”渚薰低声问着,带出小小的鼻音。他压下肩膀,轻轻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都说了太近了啦。
“喂,晚上,一起去看月亮怎么样?”真嗣小小声地说着,与其说是跟渚薰在对话,更像是喃喃自语。
“什么?”渚薰明显没听清,更凑近了些,两人的头几乎抵在一块。
外头的蝉鸣混合着风飘进来,吹在真嗣的背上,脖子上,被汗水打湿的部位突然凉了一下。
他呼出一口气,似乎连带着胸中的火热都一同被吐出。他大力吞咽着,把喉咙中的肿块使劲压下去,往下压,往下压,压到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地方。
无时无刻不在照耀的太阳被遮挡,气压骤然降低,大量的气流早有准备的冲了进来,如海啸般瞬间席卷这所小小的校园。学生们从各个地方跑出来,欢呼雀跃着,为雨季的到来而欢呼,为离开闷热的环境而喜悦。
树枝被吹得摇来晃去,上头的树叶相互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响。蝉被突如其来的大风惊倒,不约而同的一起安静下来。
楼梯下两个人的头发顺着风向飘动,清爽的气流顺着头皮划过脖颈把所有的焦躁都带去远方。
“啊,要下雨了。”真嗣放下手,半转过身,脸看向外边,双手垂放在胸前,微微握成拳头。渚薰撑起身子,但还是保持着转身趴在他身上的姿势,现在正疑惑不解的看着他,“真嗣你刚才说什么了?我没听到,再说一次吧。”
真嗣摇头,微笑起来,“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啊。”
“你有说。”
“听错了。”
“我明明听见了。”
“都说你听错了啦。”
“明明就有!”
“好啦,很热啊你这样。起来了,我们回教室吧。”
“喂!”

周身的温度降了下去,连带着胸口周围的也开始冷却。
天气好像没那么热了?今天就早点回家吧,丽早上放了点心在冰箱来着。
真嗣胡思乱想着,他捂着胸口,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救药。
他为此打从心底里微笑起来。

Tbc.

【其实这只是热昏头的真嗣的胡思乱想罢了,感谢大雨让他清醒【。】

评论(2)
热度(16)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