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捌

“睡得真熟啊。”渚薰看着身边的人。
真嗣闭着眼,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展,眼球在眼皮下快速转动着,显然,此时他正深陷梦境。
渚薰看着他——只是看着——他饶有兴趣的研究着真嗣的睡脸,“是在做梦吗?真好呢。”
“真好奇你在做着什么梦呢,碇、真嗣。”他轻柔而又深情地念着真嗣的名字,把一个个音节含在唇舌间细细咀嚼,吞吃入肚,然后微笑起来,柔软地,轻飘飘地,像是一个情人间的吻,“等你醒来之后如果能说给我听就好了。”

翌日一早,两人几乎同时醒来。
“真嗣早,昨晚睡得好吗?”渚薰以东道主的姿态询问他的客人是否还满意他的床铺。
真嗣揉着眼睛,似乎还不是太清醒,“嗯,我睡得很好,都没怎么做梦呢。薰呢?”
“我好像做了一晚上的梦,现在头还有点疼。”他揉着太阳穴,拖长声音抱怨着,“而且我还不记得梦见了什么。这样我的头痛有什么意义吗?”
两个人赖了一下床,直到真嗣看了眼时间,他心底当时就大喊糟糕,连忙拉起渚薰。两人找衣服换衣服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最后连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就出了门。
当他们踩着点跑进教室,迎接他们的是全班男生意义未明的笑容——硬要形容的话,就是那种看着殉道羔羊的尊敬混杂着愧疚、看好戏和幸灾乐祸的奇异笑容。
真嗣犹犹豫豫的走到座位,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讲台上的班长轻咳一声,给他们解释,眼神飘忽着不敢看他们。
又是校长大人的灵光一闪,说要跟国际接轨,加深各位同学之间的友谊和羁绊,给回忆留下一抹独特的亮色,所以要举办舞蹈会。
“以后可以对孩子们指着挂在衣橱里的礼服,向他们描述当年是怎么握着异性的手旋转起舞,后来就和舞伴坠入爱河,一起走过了人的一生。这才是青春啊。所以啊,在考完试之后好好的跳一次舞,以此作为暑假的见面礼吧!”
该说这个学校高层是不在意成绩还是脑子缺根弦。
舞伴以班级为单位,除非特殊理由,不得缺席,不得逃避。学校给时间自由练习,同时提供老师服装和练习场所,班上的人一半学男步,一半女步,至于学习男女步的人的本身是什么性别,其实是无所谓的。
不是每个班都可以做到男女数量统一的,2-A的同学们一个个点好人头,最后多出四个男生。既然如此,他们商量出分两个男生去跳女步的办法。
用投票的方式。
而此时,班上只有两个男生缺席。
——“所以,碇和渚,你们只能扮女装了。”她把拳头放在嘴边,向两人传递她似乎发自心底的怜悯,前提是如果她能掩饰好嘴角的笑意。
然后全班男生嘻嘻哈哈的给他们鼓掌欢呼,感谢这两位的大无私奉献,牺牲自己成全他人。
渚薰一脸“诶好有意思啊我要玩”好啊好啊的答应了,真嗣的反抗没人看在眼里,集体意志不得违抗。班上唯二能拯救他的青梅竹马和妹妹显然对他的女装更感兴趣,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商量要怎么模糊他的性别,减少换上衣服后的违和感,至少看上去不要太别扭。
——碇真嗣,今年17岁,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前,前,后。左,前,前。转一圈,好,很好。”
身形苗条的女孩子们对着落地镜环抱着不存在的舞伴练习,其中队伍角落混进了两个男性——不提身高,单就身材来看,似乎违和感不太大?
老师对两位男生在舞蹈上的悟性大加赞扬,声称这般的灵活度在同年级的男生里也是少见的,简直是舞蹈方面的天才。真嗣嘟囔着如果指的不是跳女步的天才我大概会很高兴的。他转头看着唯一的同伴试图寻求安慰,而渚薰完全乐在其中的模样,还跑来跟他讨论技巧。
这家伙,根本就超开心的吧?
真嗣扶额,思考究竟是什么才让他到了这种地步。
“美丽的小姐,请问我有幸邀请您与在下共舞一曲吗?”
冬二蹩脚的冲真嗣行了个礼,然后实在绷不住脸,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剑介举着他的宝贝摄像机,冲他晃了晃,“安心吧真嗣,我会把今天的你们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以后你们就可以指着录像对孩子说,这就是爸爸当年高中的回忆——”
“这就是青春啊!”两人默契十足的说着。
“……”真嗣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两个家伙耍宝。
“今天?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看他一脸坦然的茫然,冬二坏笑着拿手肘推推旁边的人,剑介推推眼镜,一本正经地大惊小怪,“什么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试衣服的日子吗?”
“啊!那圆润的肩膀!”
“精致的锁骨!”
“白皙的上手臂!”
“纤细的腰部!”
“还有那细长的小腿!”
他和冬二你一句我一句的,最后一句还是一起喊出来的——“简直就是神赐之物啊!”
呜哇,变态。
不过……“等等,今天试衣服?试什么衣服?”真嗣视线从男生们搬来的几个纸箱滑到剑介肯定的眼神,又滑到他手上的摄像机,再滑到纸箱上。然后在即将逃走的时候被冬二按住了肩膀。
“真~嗣~同~学~”他奸笑着,努力扮演一个反派角色,“你逃不掉了。”
绫波丽抱着两位男生的衣服走过来,安慰他,“没关系的真嗣,你们的衣服是特地改过的,一定很合身。而且你们的身材都很瘦,穿上去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出来你们是男生的。”
与其说是安慰,不如说是补刀。
真嗣还记得量身材那天被明日香当做奇妙物语喊出来的那句“你们的腰围居然跟女孩子差不多!?都还是不是男人啊!”在教室引发了多大的哄堂大笑,还有被惨烈围观的羞耻经历。当然,羞耻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想看,周围的视线都停在你的腰部上下逡巡,试图透过衣服看出具体数值的那种感觉,是多么不自在。而另一个行为举止太坦然,让人完全没有观察的欲望。
旁边的渚薰已经跃跃欲试了。
他捂着脸,感觉心好累,居然在身边找不到任何一个同伴。
更衣室内,真嗣看着渚薰,他现在正拿着礼服研究穿法,“薰你就这么期待穿裙子吗?”
——如果你说是的话我会喊出来的,真的会喊的哦,我会喊变态什么的。
渚薰毫无障碍的读懂了那个眼神,他轻咳一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不觉得与其别别扭扭的被大家看笑话,不如大大方方的听从安排要好的多吗?反正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再怎么逃避也是没有用的了吧。”
他双手按着真嗣的肩膀,神情认真,“不能逃避啊,真嗣。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你无法逃避的。”如果他上一秒不是还在研究男性礼裙的穿法的话这句话也许会更有说服力。
“何况,大家都以看我们的困境为乐,我们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满足他们呢?”
“……好吧,你说得对。”
不过从真嗣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已经被说服了?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啊碇真嗣。”他对着自己说,然后抬手解开了衬衣的纽扣。

【谁也不知道我是听着多么少女的bgm写这些玩意的【其实两位都是纤细的美少年啊,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评论(2)
热度(25)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