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玖

在他们走出更衣室之前,明日香和绫波丽拎着化妆包门也不敲的闯了进来。
“诶——看起来还不赖嘛。”明日香靠在门边一点儿也不诚挚地鼓掌。
“你好歹敲门啊,要是我们还没换完怎么办?”
“怕什么,你有哪里我没见过的。我们可是认识了十年了哦?”
女孩子们放下化妆包,拿出道具开始在男孩子们脸上涂涂抹抹,认真程度跟考前背书时有的一拼。
“如果真嗣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比现在受欢迎的吧!”
“说不定能成为学校偶像。”
“我说啊,这些话不应该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吧?”
“有什么关系,你可是腰围堪比女孩子的真嗣啊。”
“其实我也觉得真嗣要是女孩子的话肯定会大受欢迎,真是迫不及待想转身看看呢。”
真嗣和渚薰背靠背坐着,没有得到完成的信号都不被允许睁开双眼,此时此刻,能感受到的只有按在脸侧的手,以及来自背后的温度。
“呼——大功告成!”她最后拨弄了几下头发,“走,我们出去让他们瞧瞧。”明日香拍拍双手,与绫波丽对视一眼,两人都满意地笑起来,显然对自己的作品很得意。

剑介兴奋的举着摄像机满场乱转,女孩子们的礼裙是清一色的白,但仔细望去,款式上和细节都有所不同。平时被掩盖在校服下的膝盖,因为高跟鞋而自然绷直的小腿曲线和精致脚踝,难得一见的上手臂肌肤,裸露出来的后颈,弧度优美的脊背,收紧的布料而透露出来的细腰,仅仅是这几样就已经足够满足这些少年的青春期妄想了。
男生身上的则是清一色黑色小西装,可变化的地方实在不多,只有领口和领结的款式。
镜头连续不断的拍摄着少女们的身姿,同时拍摄者开始抱怨好友的动作未免太慢,难道是说还在更衣室对着衣服苦恼不已?
他已经等不及要嘲笑他们两个了。
同时,剑介期待看见的人正被明日香和绫波丽一把推出门口,两人的鞋跟在木地板上磕出清脆的响声——纵使身形瘦削,身高总是糊弄不过去的,所以他们的鞋跟只能是平底的,勉强与女孩们穿上高跟鞋后的高度一致。
等班上人注意到他俩,都不约而同发出“哇哦——”这样的赞叹。
“不错嘛你们两个,真是美人啊!”有谁朝他们吹了个荡漾的口哨,有人带了头,其他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跟着。
“到时候请一定要记得跟我跳舞啊哈哈哈。”
“完蛋了啦!你们两个男的居然还比女孩子漂亮,以后我们可怎么活啊!”
真嗣被窘到说不出话来,努力保持脸上表情的镇定,但渚薰发现他的耳廓已经微微发红。
他歪着头,看向班里的男生,故意缓慢地眨了眨眼,勾人且魅惑,平日翘起的浅色发丝顺服地贴在脸侧,“如何,你们觉得怎样?”他两只手自然的挽上真嗣的胳膊,头放在他肩膀上,放松身体,看起来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真的就,这么漂亮吗?”
细腰长腿,本就精致的面孔上了淡妆后更分不出男女,刻意用眼线勾勒出来的狭长眼角,白得不像人的肤色,微勾的唇线,刻意改变得慵懒沙哑的嗓音,仿佛天生拥有诱惑的能力。
只是那眼神如此凛然,像是在看一群供他取乐的小丑。
真嗣惊悚地看着身边这个正跟他甜甜蜜蜜勾勾搭搭、仿佛他俩是一对好闺蜜的人,觉得自己今天打开了新大门。
我要报警了。
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身边的这个家伙女子力这么足,可怕。
文弱系和病弱系的“少女”并肩而立,手挽着手,头靠着头,“她”们低敛眉目,似羞涩又似不屑地没有把视线放在众人身上,只有脸颊浮现了点点红晕。
这幅画面看上去似乎很赏心悦目。
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在场的其实谁都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男的,只是一开始被跟想象完全不同的亮相吓到罢了。
渚薰马上就绷不住那副样子,他对着众人的寂静无声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很可乐的事情。
真嗣也松了口气,还好,这家伙只是恶劣性子发作,不是被激发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人格。
衣服试了,成果也演示了,真嗣拖着渚薰回去换衣服卸妆,嗒嗒的脚步声急促而快速。胯下凉丝丝的感觉让他不自在极了,还有两条腿走路之间互相摩擦,裙子丝滑的布料时不时拂过皮肤,都超别扭的——尽管所有人都对此赞扬不已,真嗣也不认为他会就此喜欢上穿女装。毕竟他又不是变态。

接下来的日子学生们都忙碌了起来,既要准备备考又要练习舞步,毕竟舞蹈会是安排在考试完那天。谁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也不想让自己考试挂科,所以只有加倍的练习,练习,再练习,一直到自己满意的地步为止。
而最忙的人大概要数真嗣,在学校时要练女步,回了家又要练男步来充当两个女孩子的练习对象,在这同时还要抽时间出来看书,他觉得这简直是校长的一个阴谋,就是为了把他们,或者他累趴下。
真嗣几人都聚在他家,为了下周的考试做最后的冲刺。
真要算起来,他们里面没有哪个是常日游走在挂科边缘的,主要的问题只是个人的短板略严重而已。不过术业有专攻,这里的不是偏科厉害就是全能学霸,把学科分分类,互相补一补,总的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算是学渣,他们也是拥有年级Top榜前三的学渣啊。
“喂,说起来,暑假的时候你们有计划吗?”
真嗣咬着笔帽,正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的几何题,纵横交错的ABCDE让他不知该从何下手,听见这个问题抬头嗯了一声,“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冬二你国语确定没问题了吗?”
坐在对面的明日香抬手画了几道辅助线,后者醍醐灌顶般开始推演过程,明日香点了点下巴,思考着,“我可能要跟妈妈回一趟德国,参加我爸的婚礼,切,真麻烦。”她家是单亲家庭,和平离婚,然后她被判给了身为日本人的母亲,一起来到了这里。所以现在父女关系只是偶尔打几个不痛不痒的电话,谈话时笑靥如花挂断后一秒变脸,无他,实在是没什么感情基础。
“要我的话肯定是要去我老爸那边的吧!”剑介一脸狂热与神往,“我早就期待好久了!”他爸在国防部工作,常年不在家,但也顺带着他这个儿子成了军事狂,只可惜周围人没几个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大部分时间只能听他一个劲的叨叨。
“怎么,你爸答应让你去找他了?”真嗣好奇,因为工作原因,相田先生从不允许也从来不会过多谈论工作上的事情,一般来说只会偶尔提一点趣闻轶事,但尽管就只是这一点也能让剑介兴奋好久。
“那当然,我跟他说好了这次要是进前百他就得带我去,字据录音都有的!”
前百……相田先生这是在逗他玩的吧。
真嗣点点头,选择做题,数学这方面实在是他的痛,还好有明日香这个理科好手在。
“你们呢?”
“我大概是得回老家一趟吧,嗯……还有去祭拜……”真嗣抬眼看了看绫波丽,“祭拜丽的父母。”
“嗯,我跟真嗣一起。”绫波丽的回答他们也不觉得新鲜了,毕竟人家是一家人嘛。
冬二啪的躺倒下去,国文课本倒扣在他脸上,然后被他拎起来扇风,“真好啊,你们都有安排了,我还没打算好做什么呢。”
“你妹妹呢?”
“别提了,她说要跟同学去海边,不让我跟过去。”他咬牙切齿地,书脊都被抓变形了,“最好不要让我知道那个‘同学’里面有男生在,不然我死也要跟过去!”
“噫,变态一样。”
已经对明日香的变态一词产生条件反射,渚薰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暑假啊……”被同样问到这个问题,渚薰边看书边思考——真嗣瞄了一眼,好吧,漫画——作为全能学霸之一,不管面对什么考试他总是游刃有余。沉吟良久,他抬起头纯良一笑,“还没打算好。”
无趣的答案瞬间让几个人失去了继续问下去的兴趣。
“好了冬二,别想逃避学习,我可记得你国语还有些大问题呢。”真嗣敲了敲他面前的习题,冬二躺着装死。
他环顾四周,好吧,都已经开始畅想假期会有的生活,什么深海漫步、丛林冒险、游遍日本、出国旅游、遨游太空、登上月球,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一个比一个广阔宏远神展开。而且别看现在打算得好好的,真到了假期都得是一群死宅和躺在家里的咸鱼。
“唉。”他叹了口气,站起身问他们,“你们有想要喝什么吗,我去买。”
“真嗣大人好棒!反正这么热我也看不进书了。”
“我要雪糕!”
“我也是我也是!要没有融化的那种!”
“那我要没有气泡的汽水好了。”
“别得寸进尺啊混蛋!”
渚薰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吧。”
真嗣还没有回答,冬二也一个翻身坐起来,他举手,像上课回答问题一样,“我也去!我想去便利店蹭空调了。”
“那干脆一起去吧。”
“走啦走啦。”
“诶,那等等我啊。”

炎炎烈日,少年与少女并肩而行,肆意笑闹,并努力把这一段化为记忆中的珍宝。

【其实这章主要是把之前没有交代的私设讲清楚(-L-【到现在了才说什么的也真是【。【突然觉得舞会这个设定真他妈扯淡,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来不及了吧……嗯】

评论(1)
热度(17)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