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拾壹

宣布放假的第二天,碇家四人就回了乡下。真嗣苦笑着听剑介在电话里抱怨昨天他和渚薰悄悄落跑,连带得他被迫充当别的男生舞伴的情形。更糟的是,他们的服装是一开始就定好的,没多没少,想想看,在一片女孩子们的白色礼裙中,只有他和仅有的几个男生穿着黑色礼服的混在里边——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身高方面的确是他弱项——如此地显眼突出且令人羞耻。
一想到自己昨天在同性的臂弯里肢体僵硬地下腰旋转翩翩起舞,而不是同当初设想中一样握着女孩子的腰肢在舒缓的音乐中交颈笑谈,可能还能借此交个女朋友什么的,这类想法打从开始就被掐断了。剑介的怨念就几乎要顺着信号通过话筒扑面而来。更可气的是,真嗣居然第二天就走人了,连想找个人当面算账都做不到。
“……我们都不在?”
“就是说啊!不仅是你,连薰那家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想联络现在都还不在服务区。我说,你们不是约好的吧,耍了我一通然后马上跑掉什么的。”
“都说了不是故意的嘛,我也没想到被抓去顶替的会是你啊。”车身一阵颠簸,他抬眼看了下前排专注开车的父亲,又把注意力放回手机上,“薰的话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昨天分开之后我就没跟他联系了。”
“当真?”
“当然真。”他指天发誓,却忘了另一头的人根本看不见。
最终,剑介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的挂了电话,还威胁了一句开学等着,听着那头哼了一声后紧接的嘟嘟声,真嗣收起手机,耸耸肩。
反正等回去之后剑介就不会记得这件事的,没事没事。
“是交到新朋友了吗?”副驾驶座的碇唯转过头来,“叫……薰,是吗?”
“嗯,这学期才转来的。”
“真好呢,哪天叫来一起吃顿饭吧。”
碇源堂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他儿子,表情严肃得看不出喜怒,“哦?我还以为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呢。”
“不、不可能的啦,薰是男生来的。”真嗣连连摆手——大约是父亲一向都是这么不苟言笑的样子,在与他相处时真嗣总是有些拘谨。
“你也是该考虑一下这方面的事情了。”碇源堂点点头,然后他话头一转,点到一旁突然在安静看书的绫波丽,她愣了下,抬头看着养父,“至于丽,你可不要哪天带个人回来说那是你男朋友啊,至少得提前一周告诉我。”
“老公你差别对待太明显了,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啦。”显然碇太太对儿女们的恋爱是抱持期待想法。
恋爱话题一旦开始就不是这么容易停下的,特别是对拥有一对青春期儿女且平时不怎么关心这方面的父母来说,他们显然对这一块好奇心颇重。一路上两人开始不停遭到父母状似不经意的试探,从意中人的类型外表偏好到身边比较有好感的异性对自己有表示好感的异性诸如此类的问题连番轰炸,直到两人头昏脑涨,他们对视一眼,果断歪着头,假装昏昏欲睡来成功逃避。
看着后排两人头靠头肩并肩真的睡着了,碇唯微微一笑,举起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她对着屏幕,显然很满意这张照片,直接把它设成了桌面,“老公,你觉得真嗣和丽在一起的话怎么样,我觉得挺不错的呀。啊,不过隔壁的明日香也是个好女孩,讨厌,两个孩子都很好,都不知道怎么选择了。”
“真嗣对她们根本没有那意思吧?一个是妹妹,一个是青梅竹马。既然他还不肯说出来,这次就先放过他吧。”
“是你说真嗣看起来正在谈恋爱我才问的嘛,他身边比较亲近的女孩子从小到大也就只有丽和明日香,人选只可能在这里面吧?”
碇源堂看了眼自家儿子的睡脸,“也许是学校里的同学?这小子瞒得也太不严实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孩子不想说那就等到他愿意说的时候,在那之前我们就先被瞒在鼓里一阵子吧。”
看着妻子满心期待未来儿媳的模样,碇源堂决定不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

我果然还是在意。
安静的房间,真嗣坐在床上,窗外阳光明媚天气晴朗。
尽管这里的生活挺不错,每天都能看见在城市里是绝对看不见的景色,美丽又安静,但他总想着要是这里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话,那这里在他眼中一定会更漂亮的。
真嗣看着手机,叹了口气。
今天又被长辈们提起了女朋友的问题,如果我能坦率的说我已经有个男朋友了所以请中止这个话题吧就好了——开玩笑啦,怎么可能说的出来嘛,真说了那就OOC了。
更何况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根本就没有具体说出来的啊。
明明通讯录就在这,只要按下去就可以了,只是真嗣也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是矜持?还是羞涩?他都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了。
他还在想着,手机突然跳到了呼叫界面,刚才还在想着的名字大咧咧的跳了出来。
真嗣被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把手机丢掉。手机一直嗡嗡振动着,一闪一闪地,他抿了下唇,按了接听。
听筒那头没有声音,只有些微沙沙的杂音。
真嗣看了看屏幕,显示还是在通话中。
他犹犹豫豫的开口,“薰?”
他又等了一会儿,才听到那头传来的声音,远远地,模糊地,像是从某个遥远而嘈杂的地方传来。
“真嗣。”
“是?”
“你猜猜看我在哪里?”渚薰的声音充盈笑意,他听起来情绪挺兴奋的,这么明显的情绪对他来说挺少见的。
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啊……心里这么吐槽着,真嗣还是老老实实的猜了起来。
“海边?”
“不是哦,我在山上。来,再猜猜看,我在这里看见了什么?”
“……山上的话不就是只有树吗?”
“不对,这里还有很多其他东西。”
渚薰迫不及待地跟真嗣分享这一路走来看见的东西。
他看见清晨草叶上的露珠,阳光透过缝隙穿透进来的光带,脚边的花朵层层叠叠,从山顶往下看延绵不绝的绿,清澈溪流晶莹剔透,纵横交错的树根,山脊起伏的线浓郁粘稠的云中蜿蜒而出,明明都只是司空见惯的东西,但只是听他这么描述,真嗣就觉得那真的是很美的景色。他想象着这些场景,不由得笑了起来。
“真想跟你一起亲眼看看啊,真嗣。”他叹息着,听起来他衷心的为真嗣不跟他在一块而遗憾,“下次我们一起来吧。”
“……薰。”
真嗣握紧了手机,嘴巴几次张合,念出他的名字。
他还没有问出来,他们目前究竟算是什么关系的这个问题,他还没有问出来。
在那天傍晚他们接了吻,渚薰的主动,真嗣的不拒绝,看起来这么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但最后渚薰轻轻推开他,理好真嗣被风吹乱的头发。
“原来已经这么晚啦。”渚薰看着远处楼房间漏出的一条光线,那道光让他整个人都染上了温暖的橘红色,他转过头看向真嗣,“既然已经这个时间了,我们回去吧?”
当下,真嗣就觉得认为对方会进行告白之类并暗地里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自己实在是愚蠢。尴尬和不知所措在一瞬间包裹住他,为了掩饰,真嗣胡乱的点头,率先一步转身离开。
真是太得意忘形了你,碇真嗣。
他指责自己,然后在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迁怒渚薰。
真嗣把那个傍晚的吻以及当时的脸红心跳折得乱七八糟的然后塞进角落的箱子里,然后把盖子按得砰砰巨响,震落了不少灰尘。接着,就像是要逃离什么一样,当晚就要求尽早离开,第二天就收拾好了行李跟家人回了乡下。
似乎是察觉到真嗣的别扭一样,渚薰一直没有联络他,今天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谈话。
他什么也没说,一点也没有提起那件事,仿佛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举动。
可是平常的两个人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接吻的吧?
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我是不会明白的啊。
凭什么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是这么悠然自得,我却要不停地忖度不停地猜测你的想法,我难道就这么容易被看穿吗?
如此傲慢。
太不公平了。
即使我知道答案,即使我知道这样黏黏糊糊纠纠缠缠很愚蠢,但我还是想听你清楚地说出来——
“是?”渚薰好整以暇的倾听着。
真嗣沉默了一下,“没什么,听起来的确是非常漂亮的地方呢。”
“你不喜欢吗?我是不是谈论的过多了?”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太高涨,渚薰的声音也跟着低落起来。
“不,”真嗣抬头看着天空,湛蓝的颜色令人心旷神怡,他不禁猜测着另一头的少年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正仰望着同样的天空。他微笑着回答,带着刚刚下的决心一起,“比起在电话里听你说,我更想当面跟你交谈。”
——我想见你。
“没办法的吧,毕竟我们离得这么远。”渚薰看着脚下,白茫茫的云烟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这让他苦恼地皱起眉来。
“学校见吧,等到了那时候,请一定要好好的说给我听啊。”
——我想亲耳听见你说。
——我想亲自把我想说的话告诉你。
——薰,我认输了。

渚薰收起手机,折起天线——要找到有信号的地方可真不容易。
他抬头看了一眼似乎触手可及的蓝天,然后继续前行,嘴角挂着愉快的弧度。
“学校吗,真是期待啊,真嗣。”他抬脚,行走于云端。

Tbc.

【傻白甜我果然写不出,那种纤细的内心已经努力表达了吧……?终于要写回之前定下的提纲了,感觉会被打死。说来这两个家伙谈恋爱的剧情其实在一开始是没有预定的啦,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本来想写<月色真美啊>这样的梗的(是啦是啦真嗣在楼梯下捂着脸偷偷说想跟薰看月亮其实就是这个捏他来的啦)但要真的是面对喜欢的人的话,肯定是会想把身边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描述给他并期盼对方能跟自己一起欣赏的,对吧?】

评论(1)
热度(20)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