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拾叁

【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的吗?】
被这么问了,似乎是大学生们社会见习的采访?面对拿着本子的大姐姐们,真嗣思考了一下。
不管是哪方面他都没有不满意的,严苛的父亲,宽容的母亲,文静的妹妹,和乐的家庭,友善的交际关系,中等偏上刚刚好的成绩,相处十年的青梅竹马,中学起深交至今的好友,以及最近得到的温柔优秀的恋人。
瞧,多么完美的人生啊,不是吗?
他点了点头,为此而肯定。

说起恋人,该说是意外呢还是不出所料,渚薰是个粘人且目的清纯得不像个十七岁少年的类型。
——比起男朋友这个词,反而更像只宠物。
真嗣挥去这种奇怪的即视感,问趴在他背上的家伙,“这样真的不累吗,薰?”
“不啊。”渚薰从身后抱着他,显然十分享受怀里的温度和触感,他习惯性的把下巴搁在真嗣的肩膀上,同时开始例行的课业指导,“来,真嗣你看,这一题的话是先从解方程式开始,试着从这里逆推看看。”
真嗣总是拿他没办法的。
索性也入秋了,虽说还没到御寒的地步,但是凉爽的天气一不小心就会感冒的。有个人能蹭在一起取暖什么的,其实蛮不错的。
不过这个怀抱好是好,但是容易困。
所谓春困秋乏夏盹冬眠嘛……
他不小心就放空了心绪,渚薰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想了想,手从腰部上挪到胸口,把怀里的人拖起来,然后往后边的床一躺。
“唔嗯……?”已经渐渐被睡意侵袭的脑子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渚薰摸摸他的头,“没事,睡吧,我陪你一起。好好的睡一觉吧,真嗣。”
被成功安抚后的真嗣迷蒙着双眼,依靠着身后的温度沉入梦境。
地上的书包里,轻微的蜂鸣仅仅开了个头,就不甘心的被停止了。短暂的音节完全没有吸引到两个人任何一个的注意。

“好啊你,居然敢挂我电话了!”明日香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她面前的罪人,“开始得意起来了嘛,这些日子,真是越来越得意忘形了。”
真嗣一头雾水,他可没有挂别人电话的习惯,除非说是静音了没听见。
“那个,明日香……”
“只响了一声就挂掉了,你就这么不想听我的电话吗?”她换上一张泫然欲泣的脸,向安然坐在一边的绫波丽寻求安慰。多年的默契让绫波丽的配合信手拈来,她抱着在她怀里轻声哭泣——真嗣绝对相信那是假哭,绝对的——用眼神无声地控诉真嗣,活灵活现的表达出诸如过分、差劲、没良心、负心汉之类的说辞,这场面看上去就像是发现丈夫出轨的妻子在悲伤地找好友哭诉。
前面的就算了,负心汉是从哪来的啊!?
真嗣困扰的回忆着下午的经历,“我是真的没有听到手机响啊,是不是明日香你按错了?”
“你先说你那时候身边有谁?”
“就只有薰啊,我去找他补习理科和数学,你是知道的嘛。”
“那就是他按掉的咯。”
“他没理由这么做啊,而且后来我好困就一起睡着了。”真嗣马上否定,渚薰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明日香审视的眼神顺着他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沉默着。真嗣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能故作镇定地看着她。明日香观赏了好一会儿他这幅坐立不安的姿态,才大发慈悲地哼了一声,“起来吧。”
“遵命遵命,公主大人。”真嗣叹口气,伸长两条腿,跪坐的时间久了血液循环有点不通畅,脚板电击似的麻麻的,“那么公主大人屈尊小的住所是有何要事?”
明日香撩起耳边碎发。这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已经在她不知道的日子里长大了,已经向着真真正正的成熟男人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但是,她完全想象不出真嗣未来的样子,她是指,那种二三十岁充满成人气息的那种。
真嗣看起来只适合作为一个少年存在。
一切沧桑老去时光变迁都不适合他,大人的服饰大人的场所大人的处事套在他身上只有一层违和感,只有校园和永远不变的白衬衫才是他的。
——如果他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不可能的啦,明日香嘲笑了一下自己难得的愚蠢,表面上依旧维持着她的高傲。
“要不是因为你不接我电话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你以为我会来找你?真嗣就是真嗣,笨蛋一个。”她屈起食指,啪的弹到真嗣脑门上,满意地听着熟悉的痛呼声,她咚咚咚地下楼出门,临走前甩下一句话,“记住了,下次要再敢挂掉我电话就不只是这么简单而已了。”
真嗣捂着额头,不用看也知道那上面肯定红了一小块,在他看来明日香跑来就是因为她的电话被拒接——然而他还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弹了他一下就跑了?
什么跟什么嘛……“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他思索未果,试图找妹妹求助。
绫波丽盯着他好一会,“真嗣果然是个笨蛋。”
“诶?”短时间内被连续两次说了笨蛋,真嗣完全搞不懂目前的事情发展。看着他这幅茫然的样子,绫波丽也选择离开这个房间,不再看哥哥愚蠢的脸。
什么时候能在别人的事情上也敏锐起来就好了,真嗣。

一切都在正轨上大步前进,对真嗣来说,每件事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甚至让他错觉他的日子会就这么天荒地老下去。
“一定要练习到这么晚?”
“有比赛。”
“优等生你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我们是十七岁不是七岁!就这么点距离会有什么危险?”
明日香推着真嗣的肩膀让他赶紧回家,别在这表演苦情剧给别人看了,真嗣仍旧依依不舍磨磨蹭蹭。明日香看见他这样子就想揍他。
戏剧社每年一次的比赛,竞争对象是外校的老对手,上次他们饮恨于第二名,美里为此被老对手兼老友赤木律子嘲笑了许久。
而这次终于等到了一洗败名的时刻,美里显然很重视这次机会,除去部活日,平常也要求部员留下来练习,主角更是被重点要求重点对待重点培养,以至于明日香和绫波丽不得不七八点才能回来。
为了安全起见,真嗣本想在一旁陪同的,但意图刚表示出来就被无情驳回。明日香挥着拳头自信表示在她的身手下什么牛鬼蛇神都无所畏惧,更何况这条路她们又不是第一次走,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行,今早班里的女生们才谈到最近有不良出现不是吗,我怎么能让你们两个女孩子这么晚走夜路,而且那个时间周围也没有人……啊好痛!”
真嗣来不及说完,手腕就被闪电般锁住往后一扯扣在背后,然后脚下被猛的一绊,眼看着要脸朝下摔在地上,明日香恰好拽住他的衣领子保住了他的脸,但膝盖还是抵抗不过惯性磕在了地上。
“怎样,知道我有多厉害了吧?”明日香把他扶起来,对他说的不良不屑一顾,“不管来的是谁我都不会打不过的,而且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多流氓啊,真嗣太啰嗦了!”
“我明明是为你们好啊……”真嗣站直身,揉揉膝盖,做最后一次确认,“我还是不放心……”
“好啦真嗣妈妈,那个变态在外面等你很久了哦,快回家去吧。”
真嗣什么都还没说就一路被推着走,试图开口又因为要注意脚下而未遂,明日香把人推到门口,绫波丽配合的把书包交给他身边的渚薰。
“那有什么事要给我打电话,一定要哦。”
“是是是,妈妈大人。”明日香不胜其烦地挥挥手道别,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真嗣看看门,无奈的叹口气。
“回去咯?”渚薰问他的意见。
“嗯。”

“诶~那是前辈的男朋友吗?”
“保护过度的感觉好棒!”
“真是位温柔的学长啊。好羡慕哦。”
“是同班的吗?之前似乎没见过他来啊,难道是新交的?”
“那不就是音乐部的碇前辈吗?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呢。”
赶走喋喋不休的真嗣后,一直躲在一边的后辈们都围了过来,一边拙劣地掩饰自己呼之欲出的目的,一边摆出亲密热切的表情询问。
明日香知道她们都在想什么,无非就是看上他了呗,毕竟温柔的书生型前辈不管在哪都是很吃香的,光看外表真嗣这类型其实蛮受欢迎的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或者说,其实她早就开始在暗地里阻挡这些前扑后拥的思春期少女了,靠着这些暧昧不清的流言。
当然了,如果她们的目的不是真嗣的话,那就是想借着这个跳板去接近那个“年纪第一完美无缺的渚前辈”了。
呕。
明日香为这个形容恶心了一下。
“好了你们!还不快去练习,等下老师来了又要磨磨蹭蹭,我可不想跟你们耗得很晚啊!天天练习到这么晚想想是谁的错吧,有这么多时间在这里闲聊的话不如再去多读读剧本找找感觉。”
被作为部长候补的明日香这么教育着,不甘心的女孩子们一个个散去,回归岗位。但仍有稀稀落落的窃语从她们那边传出。
“什么嘛,不就是主角,居然就这么神气起来。居然还摆出一副部长的样子,部长可是还没有毕业的。”
“听说碇前辈不是她男朋友,只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而已,但是天天都被毫不留情的使唤着呢。”
“那还真是差劲的女人啊,只是不要脸的占着学长喜欢她而已吧?”
“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前辈啦,讨厌,男生们倒是挺喜欢她。”
“不还是因为人家长得漂亮,那种性格要是不漂亮不就更惨了。”
听着那些自以为压低了嗓音就不会被当事人听到的诋毁,明日香挑起眉毛,没有理会。
只是说说而已。身为弱者的她们只敢也只能在黑暗的小角落说说坏话,还得万分担心会被她听见,却一点儿也不敢找她来正面挑战。
真是……可怜的无与伦比,明日香轻嗤一声,怜悯着。

Tbc.

【给下一章打个预防针先……?兴许有不被待见的情节出现,不管怎么说先原谅我吧】

评论
热度(9)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