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薰嗣薰】It's only love-拾肆

“对,慢慢的把刀刺下去,然后让你的生命跟着刀刃同时消失,轻柔地消失在黑暗里。”
身着白衣的少女垂着头,柔软的发丝滑下肩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将锋利的利器一点点插进身下人的心脏,然后伏下身躯,两人的身体一点点贴近重合,以一种不死不休的姿态拥抱着,最后,连身体呼吸的起伏都消失了。
一声轻响,台上的幕布落下。
“非常好,今天辛苦了。大家赶紧回家吧。”美里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再晚下去对这些晚归的学生们就有点危险了,毕竟部员里女孩子占了大多数,她也没办法一个个照顾到位。
“是——”
“辛苦了。”
“老师再见——”

“什么嘛,真嗣根本就是担心过度了,这几天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的嘛。”话是如此,明日香还是尽量拉着绫波丽走在路灯的光照范围内。
“居然还说等我们一起,他也不看看他那个身板,连我都打不过,到头来肯定还是得我来保护他的。也是啦,从小他就不会打架的,真是爸爸妈妈的乖孩子。”
“从小他就是这样,弱的跟个女孩子一样,也只有现在长大了才像个男人。而且明明是这么弱的家伙,胆子又小,性子又这么孤僻,也不知道多交几个朋友,要不是班上那几个笨蛋在,肯定是会被当做欺凌对象的啦。如果不是有我在,小学的时候就得开始被欺负的哇哇大哭了。”
“真是的……我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又不关你事。”明日香一反常态地喋喋不休,话题全是真嗣,绫波丽全程做了个完美的听众,也只是最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不跟他说吗?”
“我该说什么?”她嘲笑着自己,“难道要借用他的愧疚心让他左右摇摆吗?不可能的,那个笨蛋也就这个地方最顽固了。而且我才不要呢。”
“跟人告白然后被狠狠拒绝这种丢脸的经历,我才不要呢。”
骄傲的少女怎么会允许自己的感情被拒绝,是她的,她就死死抓住,不是她的,不如一开始就一点儿也不碰。像个思春少女一样哀哀怨怨辗转反侧求而不得什么的,太难看了。
她只是不甘心而已。
都在一起共同度过了这么久的时间,连周围的人都理所当然的设想他们以后肯定会成为情侣,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大人们不总是对这些青梅竹马的戏码喜闻乐见吗?说得多了,明日香也自然而然把真嗣放在了自己的庇护下,但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跳出来的家伙就这么明晃晃地把人抢走了,还是个男人!
我怎么可以连个男人都比不过啊!
明日香咬着下唇,真嗣大概还以为他掩饰的很好,但是她就是看见了,他们两个接吻的场面。那一瞬间她就觉得总是不由自主地把心神牵系在那个蠢货身上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笨蛋。
但她还是不甘心,从小到大她都是出类拔萃的,这是第一次输了个彻底。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抢过东西,而且还是预定好了打算共同度过一生的人。
真是……超愚蠢的。
她鼓着脸,觉得这么念念不忘的自己实在是太没出息了。正好,下周是到修学旅行的时间了,明日香打算靠这个来分散一下注意力,至少能不老是跟那两个家伙一起行动也是好的。那种举手投足间的甜腻气息,他们是真的无知觉的吗?
明日香翻着书包,打算把“修学旅行时想办法跟加持告白”设为备忘录每日鞭策……“诶?我手机呢?”她把每个夹层翻了翻,都找不到。
绫波丽在一旁拨打了她的号码,待机的铃声一直响着,到停止为止都没有人接。
“忘在学校了?”
“啊啊,真是麻烦死了,你先回去吧,我去学校找找。大概是在教室里。”离家已经不远了,边上的便利店也偶有人进出,这里的话,明日香还是能放心让绫波丽一个人走的。
“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就这么一点距离是不会有事的。”她说走就走,只挥了挥手就朝来路跑去。
绫波丽看着她的背影被黑暗吞噬,又被临近的路灯吐出,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继续走了下去。

校园外的小墙壁对明日香来说并不算什么。她轻手轻脚的翻过围墙,摸进教室,很快找到了被遗忘在课桌里的手机。上头还有个未接电话的标志。
饶是胆大如她,一个人走在黑漆深幽的学校也是有些胆战心惊的。目的已经达到,明日香原路返回,只是这次不一样,一路上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呜……”平日里走惯了的路现在单独一人来走,白天里见惯了的景色硬生生的带上了点阴森气息。安静的四周让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又因为过大的脚步声而放轻了步伐。明知道前路什么都没有,但总错觉脚边会有什么障碍物随时等待着跳出来拌她一脚。
躲藏在黑暗的魑魅魍魉探出头来,上下打量着这个孤身一人的少女,互相品鉴她的价值几何,然后派出了它们的执行人,试图一把将她拖入泥沼。
明日香站在十字路口,一路上也只有这里是有点人气的地方,这附近没有繁华的商业街,因此只有来来去去的几盏车灯忽闪忽闪。走过这里上了天桥之后,后面的都是没什么会在晚上出门的人的住宅区,还有些经常有野猫野狗游荡的小巷子。光天化日下绝对安全的场所被夜晚打磨后就变成了未知的危险区域,一点一点的闪耀着幽幽的绿色。
“嘿~小妹妹这么晚了,一个人啊?”
“咦,这不是那个,高二的那个明日香嘛!我跟你们说,她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啊,超受欢迎的!这可是我们大家的公主大人哦。”
“你们学校的好学生怎么会这种时间一个人游荡在街头。啊,难道是那个,离家出走?”
“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了?需不需要安慰一下啊?放心放心,我们可是很擅长怎么安慰失恋的女孩子的。”
什么啊这种标准的不良搭讪台词,就没有别的可以说了吗?而且还有本校的学生?
明日香皱着眉,大声呵斥,“走开!”同时绿灯亮起,她捏紧书包带大步走着,并提防着可能有的尾随或者拉扯行为。
“好学生可不该这么晚出来的。”
不出所料,一只手伸过来打算抓住她,明日香迅速握住那只手腕,手肘一曲一折,脚毫不留情的蹬向膝盖,然后顺势大力碾了下脚趾,在痛呼还没传出的时候拔腿就跑。
“妈的臭丫头!抓住她!”
“别让她跑了!操!”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沉重脚步声,明日香摸出手机,想也不想地按下快捷键,然后在被接听的一瞬间大声呼救,“笨蛋真嗣快来帮我!”
“什、明日香,怎么了?我刚想打电话给你。”
“你个该死的乌鸦嘴,我被几个白痴不良缠上了,你赶紧报警,我在过了天桥的路上。”说完,她没等那边的回应就挂了电话,身后的追逐者显然也听见了她的通话内容,一个个叫嚣着追赶地更紧了。
“这丫头跑得还真是快,妈的难道是专业的?”
“傻逼你管她是不是,今天不把她教训一顿我们不算完!居然这么大胆,敢打我!?”
“哈哈你放心吧,只是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少体力,等下就让你先来。”
真是差劲的混蛋,都给我等着!心底狠狠地骂了一句,明日香脚下一转,眼前却出现一个拳头,狠狠地打在她肚子上。
那是连悲鸣都发不出的剧痛。
看见目标被成功拦截,不良们欢呼着把她拖到边上的巷子里准备开始享用,他们可不觉得这附近会有什么听到声响就跑出来看究竟的好心人。
明日香捂着腹部,胃抽搐着纠结在一块,一波波酸水涌上喉咙。
她等待着,当身体被拖到阴暗的地方后,有人把手放在她的衣领上,明日香握着早准备好的美工刀使劲朝前方狠狠一划。温热腥臭的液体喷洒出来,男人啊啊的惨叫着,手臂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迟钝的大脑神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踉跄着退后到巷口,借着微弱的光仔细查看伤口,那里被拉出一长道口子,鲜血淋漓的,看着很吓人但是并不深。
“有本事就来啊,垃圾们。”仿若坚守最后一块阵地的武士般,少女逆着月光,姿态凛然地面对着几个身形大出一圈的青年,手中的利器闪着银白的冷光,一滴滴粘稠的血液顺着刀刃滑下。
原本可口的小绵羊突然伸出了利爪,不良们站在原地踟蹰了一下,围攻而上。
明日香努力贴墙站立,尽可能缩小防守所需的范围,同时悄悄的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希望能给打电话找她的真嗣一点帮助。
谁也不想因为找一点乐子而受伤,看似胡乱挥舞的小刀实际上恰好把握住了距离,加上时不时飞出的腿脚,反倒没有人能拿她有办法。那个一开始被暴打一顿又被划伤的男人表情是最气愤,但看起来动作反而是最胆小的。他本来还以为是个色厉内荏的小姑娘,谁知道这么凶暴,伤害起人来一点脸色都不变,反而还更加兴奋。
几人交换了下眼神,开始慢悠悠的戏耍起她来,东一下西一下地扯着她的衣服,揉捏一下肌肤。他们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的体力可以支持她这么大幅度运动多久,只要等她精疲力尽了就一切好说。
明日香也知道自己的劣势,为此她不间断的大叫起来,试图吸引住不知道在哪里的真嗣的注意力,她已经不期盼会有除了专门找她以外的好心人来帮她了。
尖细的叫声得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不良们因为要捂住耳朵反而被多伤了几道,当然,这让他们的怒火更加高涨,脑子里的念头也越来越邪恶。事到如今,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给他们尝了这么多苦头的小丫头。
“哈哈,看你还嚣张!”随着时间推移,明日香的反应果然慢了几拍,然后被抓住空子夺走了手上唯一的武器。
猎物已经唾手可得,不良们反而停了动作,把战场让给了伤的最重最倒霉的家伙——刚才就说好了,为了补偿,会让他第一个上。
至于现在,只是开动前的余兴游戏罢了。
高大的身躯缓缓逼近,遮住了天地的光,也熄灭了她眼中的光。

明日香抿着唇,努力思考如何破解困局,接下来可能有的剧情在场的谁都猜得出来。

“动作怎么这么慢啊……那个白痴!”

Tbc.

【唉,骑士先生,动作太慢了啦】

评论
热度(8)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