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嗣】星期恋人.1

·噫,我也不知道最后会写出个啥
·取名依旧是我的痛OTZ
·没有思路,全靠瞎编
·纯校园PARO,我保证,嗯
·OOC了算我的
·我来欺负基佬啦(<ゝω·)☆

“嗨,碇君,你喜欢我吗?”
被班上超受欢迎的同性这么问了,真嗣楞了一下,迅速否定。
“诶——那你要跟我交往一下试看看吗?”俊美的少年眯起双眼,一抹殷红从笑得弯弯的眼睛漏了出来,像个善于诱惑的妖精。

这个世界的人大多都是分为黑白两色的,黑色多一些的总是藏在角落里,几乎跟影子融为一体,白色多一些的人则容易受到关注。像是渚薰这样的,白皙,耀眼,只要站在那里,就可以吸引到周围的视线。
虽是同班同学,但这一年来真嗣根本没有与对方说过几句话,谈起他的第一印象也仅止步于“啊,这家伙是我们班的”这般平淡无奇。
他相信对对方来说也是如此。
但渚薰本人并没有这个平板的印象这般寡淡。
长相、身材、性格、学业、哪怕声音也是,都迎合了现下人们的喜好,渚薰以这些为资本,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备受追捧的存在——跟几乎纯黑色的真嗣不同,简直明亮的太过刺眼。
真嗣从没听到有关他不好的传言,从周围人的只言片语里得到的总是好的方面的称赞。
大约是因为旁观者的角度,真嗣知道他并没有看上去这么完美,为什么至今没有人看清楚呢?他思考过,最后认为是那张笑脸太有欺骗性了。
这个年纪的少年们总是自然而然的向往爱恋的,所以渚薰也自然的拥有许多备选。虽然不会做出脚踏几条船的举动,但更换速度未免令人咂舌,最长的纪录也只保持一个星期。且那些EX中几乎全是渚薰自己招惹、又自己甩掉的。
这么差劲的事例大家也不是不知道的,但只要被选上了又没有人去拒绝他,归根究底,这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啊,长得好做什么都能被原谅。
随随便便的撩拨别人,又随随便便的抛弃掉。
——真是差劲。
每次看见他冲着女生们倾吐出甜蜜又腻人的话语,真嗣都会在心底里暗暗骂一声,然后默默调转方向,从根本上杜绝自己有搅那滩浑水的可能性。
按理说这种人跟真嗣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两人根本没有除了名字以外的了解,即使是教室的座位他们都是差了个天南地北——按理说……嘛。

“等、等一下,为什么啊!明明昨天我们才在一起的,至少给我一个理由啊?”
女生嘤嘤的哭泣从窗外直愣愣的刺进耳朵里,真嗣不得不从睡眠的怀抱里挣扎出来,却发现等他一觉醒来都已经放学了,教室里空荡荡的,就他一个人傻了吧唧的坐在座位上,像是走错了时间线的路人。边上的走廊不知道是哪对小情侣在闹分手,听起来男方还真是绝情,昨天还在一起呢今天就分了,简直是闪电般的恋情。
如果不是在他边上哭害得他都不好意思出去真嗣会更加同情那个女孩子一点。
想来这种尴尬的场景她也不会想让第三个人看见,真嗣轻手轻脚收拾好书包,翻出耳机打算等他们解决完感情问题再走。现在就先让自己不要听到小情人之间的争执,给自己一份清静吧。
在那之前他偷偷探头看了看,女主角不认识,长长的发丝遮挡住了面孔,但那模糊的侧脸线条看起来也是一个恬静柔美的漂亮姑娘,只可惜妆稍微浓了一点。真浪费,真嗣咂咂舌,又去观察男主角。
果不其然,是真嗣心中挂了号的大渣男渚薰,现在他正好脾气的等前女友碎碎念,完了他就掏出张纸巾帮对方擦干净,动作表情温柔又漫不经心,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举手投足都像在说等你闹完了我们就好聚好散。女孩子见状哭得更厉害了,抽抽噎噎地语不成句。
我说哪有这么帮女孩子擦眼泪的,要是把她脸上的粉都擦纸巾上了她还怎么做人,到时候你是得跟她复合还是被灭口想过没,女孩子的素颜可是少女贞操一样宝贵的东西啊。真嗣看了几眼就收回脑袋,惯有的狗血剧情一周一次甚至好几次,总会被他好巧不巧的碰上那么几次,真嗣都在考虑是不是要去神社求个签卜个卦了。
特别是在他的座位调到走廊边后,简直是特等席的待遇。
只是这种人生赢家的戏码他可一点兴趣都没有,每看一遍都让人更加明确自己的青春是多么失败。
这次的姑娘毅力倒是挺足,耳朵里的歌都已经放了七八首了,外边的人还是没有一点想走的意思。与其说是不耐烦,真嗣更担心会不会哭到脱水。
哇哦,那可就是大新闻了。
他满脑子不着边际的想法乱飘,突然有人屈起食指敲着头顶的窗户,惊吓度不亚于上课玩手机时身后突然蹿出班主任的声音。
真嗣转头看过去,渚薰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跟他说些什么,女主角的正脸也看见了,还不错,眼睛挺大,只可惜眼线已经晕开了,不知是哭的还是渚薰擦的。
拿下一边的耳机,真嗣作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渚薰拉开他俩之间的窗户,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过的话,“碇君,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跟我交往呢?”
这次可不能装听不见了,真嗣愣了下,还来不及思考就拒绝了他,事后想来,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他背后一直怨念的瞪着他的前女友吧。
被甩的EX、落榜的考生和被打了一枪的麻花,这三大类可是被称作拥有能与伽椰子相提并论的怨念的存在。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可不打算把自己借给渚薰做障眼法,真嗣不等回应就拎着书包急匆匆的跑回家,脚步迅速到后面像有猛兽在追他,而且是爪子都快抓到脚后跟的那种。

以为那只是渚薰情急之下想出来的办法,所以回家之后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现在真嗣觉得自己真是图样。
开端只是很普通的体育课,真嗣扭到了脚,恰好大热天的他也不想动,干脆溜到保健室试图睡一觉。要是能把后面的课都翘掉那就更好了,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感谢人类科技造物空调的诞生。
然后,剧情重演。
这次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挺有活力,没哭没吵,只是哀怨过了头。
真嗣没敢撩开帘子去看,生怕再被拿来玩一手转移注意力,上次他腿脚灵便一口气下五楼不带喘,这次是个伤兵,连走两步都得大喘气,估摸着刚站起来还没反对就会被以为已经同意了。
“你喜欢我吗?”估计是有点不耐烦了,渚薰突然开了口。要是往常,他从头到尾都会是安静的听众。
“当然了!”
“所以这就是原因啊。”
“什、为什么!?”
“因为我突然不喜欢你了。”
“骗人!当初是渚你先对我说……”
“但是现在不喜欢了。”他面无表情,语气理所应当至极,听上去就是个任性的混蛋。
“你那时候明明说过的!怎么可以不算了呢!”显然这种扯淡的理由不足以说服他的又一任前女友。
真嗣隔着帘子听着,觉得实在尴尬,心说你们怎么在保健室都能吵起来,这种剧情渚薰你不是最喜欢在走廊发展的吗,不要偏离主线啊。
他默默地把手机的声音调大了些,好让耳机里的音乐能盖住近在咫尺的对话,但还是忍不住人天生的八卦性,两个按键来来回回按了几下,还是停在了刚好能听清外界声音的程度。
就像在给光明正大听别人隐私的自己找个借口和退路。
这位新前女友的坚持力度显然没有上次的那个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的对话卡带似的重复了几次,她也坚持不下去这种无意义的行为了,只是看看渚薰自始至终一副无波无澜的的模样,她手抬起又放下,仍是没忍心对着那张脸下手,最终只是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诅咒渚薰一定会遭报应,然后大力地摔门就走,步伐矫健到全然忘记刚才是借着扭了脚这个理由让渚薰送她进来的。
砰的一声巨响,让渚薰和真嗣同时抖了抖。
看了眼刚拿出来的药膏,渚薰撇嘴,亏他还以为她是真的扭了脚。
“你都听到啦?”
安静了半晌,渚薰突然出声,真嗣打死不开口,假装这儿就没别人。
渚薰视线在保健室里乱瞟,然后定在了窗边的床位上,帘子把上边围了个严严实实。其实每张床都是这样,只是这张床边还放着双鞋子。
就算要装没人也要记得把鞋子收起来啊,他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对这个不知名同学的段数低而感到痛心疾首。
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哗啦一下拉开帘子,少年安静的低着头,眉眼微敛,似是陷入了沉思。
啊,是碇……真嗣?
是第二次被撞到这种场景了,渚薰看了看插着耳机一脸茫然看着他的真嗣,庆幸对方似乎特别喜欢带着耳机一个人独处,不然老被人碰见前女友纠缠不清的场景他也是会不好意思的。
真嗣取下耳机,歪着头,无声的询问他有什么事。
鬼使神差的,他冲真嗣提出了交往的请求,又毫不意外的被拒绝。
渚薰靠上前去,坐在床边,仍不死心试图的说服他,“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又不喜欢我。”
对于他的靠近,真嗣有些紧张的坐直了身。
拇指在耳机上沿着圆滑的弧线揉搓着,真嗣斟酌着语句问了一个他疑惑已久的问题,“渚君你才是,明明能轻易的交到女朋友,又马上把她们甩掉,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找她们表白?”
“我喜欢的啊。”他笑眯眯的,把真心剖给面前这个可以称为陌生人的少年看,“她们每一个我都是真心喜欢的,只不过在她们喜欢上我之后我就不想喜欢她们了。”
“然后呢,我觉得我现在上喜欢你了,碇君。怎么样,要跟我交往吗?”
再没有什么虚情假意比这更诚挚真实。
“——所以,你喜欢我是因为我不喜欢你?”真嗣试着去理解了一下这里面的逻辑,“抖M吗?”
“才不是呢。”渚薰皱起了好看的眉眼,“总而言之,跟我交往试试嘛。”
“你在开什么玩笑,这并不好玩。”真嗣再次迅速而果断的拒绝,故意忽视了身旁人脸上堆砌出的悲伤失望,还特地塞好耳机,让加大音量的音乐盖住边上的劝说。
“我不管。”像是闹脾气的小孩,渚薰宣告事实般按着真嗣的肩膀,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总之,你给我等着吧,碇真嗣!”
说完,没留意真嗣此人多半有病的眼神,像个刚下完战书的将军,高傲地仰着脖颈退场,连门都没有关,留下还没来得及习惯他思维变化的真嗣独自一人反思今天是不是做了什么冲撞神明的举动导致现在这种局面,以及回家前得买点柚子叶了。


【更新会好慢的,至少不要希望有上一篇那么快【。身为一个站嗣薰的怎么可以老是写薰嗣呢!所以我来欺负基佬啦:)写完这篇我就去别的坑玩啦大家江湖再见】

评论(8)
热度(58)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