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嗣】星期恋人.2

有了目标的十七使徒、啊不,渚薰的行动力是足以让人惊叹的。只一个晚上,他就拿到了真嗣的手机号码,然后兴致勃勃的开始约人家出来玩。
只可惜被真嗣第一时间认为是诈骗短信而拉进了黑名单。
另一边,久久没有得到回复的渚薰很不高兴,所以周一就跑去质问当事人。
好在他没有在大庭广众下说出“你昨天为什么没有回我短信”这种怨妇式发言,自觉理亏的真嗣摸摸鼻子,在渚薰的监督下把他放进了通讯录,顺便阻止他把备注设成亲爱的(心)。
“所以,这个周末跟我出去玩吧。”因为浪费了一个周末,渚薰的兴致显然比上周要高许多,他把早就记下来的地点排列在真嗣面前,就等着看哪个会被翻牌子。
“等一下,你这是在做什么?”仔细一看,目录上的全是有名的情侣圣地,又名:身为单身狗只要一个人去就会觉得受伤不已的圣光发生地,真嗣抽抽嘴角,第一次想打开面前这个双眼闪闪发亮的家伙的脑袋看个清楚。
渚薰歪着头,以一种“你居然是这么迟钝的家伙吗”的眼神看他,“我在追你啊。”
“总觉得你这句话肯定省略了很多前情提要。”
“失忆?”
“才没有。”
“我不是说过了,想跟你交往。就在上周五。”
“我明明拒绝了。”
“所以我来追求你,看你什么时候同意。”
“我们都是男生吧?”
“有什么关系嘛。”
“不不不那就是最大的问题了。我喜欢女孩子来的。”
“总之,你一定会答应我的!”
“不可能。”
真嗣的拒绝斩钉截铁果断迅速,这让渚薰不由得皱起眉来,眼睛里一半愤怒一半疑惑。
真嗣横他一眼,“你也说了只要交往对象喜欢上你了就会分手,我跟你交往的前提是我喜欢上你,难道我要一边跟你分手一边跟你交往?这根本就是个死结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渚薰显然被绕了进去,一个人思考起来。真嗣见状,正打算偷偷溜走,毕竟来日方长,只是脚还没抬起来呢,那边就有了解决办法。
渚薰了悟似的一拍掌,然后按着真嗣的肩膀看着他的双眼,目光灼灼笑容灿烂,树枝在他的脸上打下斑驳的阴影,真嗣觉得自己都要被他闪瞎了,“那为了承认没有喜欢上我,你就先跟我交往好啦!等我不喜欢你了或者你喜欢上别人了再分手——反正你也说了你是不会喜欢上我的嘛。”
八百万诸天神佛,我到底是得罪了你们中的哪一个啊?
“怎么样?”渚薰觉得这个主意显然不错。
真嗣一时之间没找到词来反驳,下意识的点头同意了。

事后想来,现在为这个“交往对象”流的汗肯定是答应时脑子里灌的水。
“那个,渚君?”瞄了眼肩膀上的手,又抬眼看看班上朝这边射来的各种眼神,真嗣干咳一声。
渚薰摆摆手,笑得温顺良善,“不对,碇君,不,真嗣——我可以这么叫你对吧?”真嗣点点头,他对称呼方面一向没什么要求,“既然我们是在交往了,你应该喊我薰才对,来,喊喊看?”
似乎还从未如此亲密的喊着别人的名字,真嗣张了张口,尝试失败。
渚薰也没有逼他,两人各退一步,“那么,至少把‘君’去掉吧,我可不想跟你这么生疏。”
“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渚君。”事实上只是喊一个称呼罢了,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难。但对真嗣来说,难点在于突然间拉近的距离,只是这个距离近到让人不安,所以现在的真嗣还没有把渚薰拉近自己人的范围的想法。
“我是说,为什么要凑过来啦!你看教室里都在看这边了。”
“嗯?你不喜欢吗?”
“我怎么可能喜欢啊?”
“好奇怪,我本来以为一直处于边缘的真嗣会喜欢受关注的。”
“那也不是这样的关注好吗?而且你刚刚肯定说了什么很伤人的话。”真嗣愣了愣,反应过来,“你是故意的?”
“对啊。”超自然的承认了。
前略,脑子进水的我,我错了,你脑子进的不是水,是水泥才对。
渚薰站在旁边,半弯着腰跟真嗣讲着悄悄话,姿势亲密至极,手肘压着肩膀,一手指着杂志,腰力好得不像话——至少他从保持这个动作起就没见不舒服过。
“在交往吗?”
“在交往吧。”
“肯定在交往。”
“这次瞄准了男生啊?”
“那完了,估计好久才会分手。看那幅软怂样,直男。”
“要赌吗?”
“来战。”
一个盘口悄无声息的开了起来,当事人们毫不知情,仍然“亲亲密密”地讨论初次约会地点。
出于某种不好的预感,真嗣拒绝让渚薰一手包办,理由也恰当得无法拒绝。
“你之前的交往对象都是女生对吧?”得到预料之中的答案,真嗣心中呵呵了一声,我就知道,“女孩子喜欢去的我不一定喜欢啊,所以全让你决定的话,你真的确定我会满意?”
渚薰发现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被说服。他悄悄环顾四周,打算不告诉真嗣只要跟他在一块,不管是不是故意的,他都会是被注意的那一方这个事实。
“回神了?”真嗣动动肩膀,吸引了渚薰的注意力,然后把一开始列出来的一系列目录推给他,大部分都被划掉了,渚薰为此皱起脸来。
“别想了,不行,不可以,我不同意,NO。”伸出两个指头比了个X,真嗣推荐他要不在剩下的里面挑,要不就想点正常的,至少要能让两个男孩子一起去而不被侧目的。
渚薰拖长声音抗议,被无情的一巴掌驳回,只得委屈的在仅有的选项挑选——真嗣算是看明白了,管他交往不交往的,这家伙心智根本就是个小学生,当小孩子看待就万事顺遂。
只是小学生是不会把旅馆当做约会的终点站的。
“为什么?”又一次被拒绝,渚薰简直要以“我的男朋友对我太冷淡怎么办”为标题去求助了,“我觉得这很正常啊,玩了一天,然后刚好找个地方休息,如果还有力气的话还可以打打游戏什么的。”
“拉着初次约会对象跑去旅馆什么的原来是你的一贯作风吗?再说了打游戏这种事情普通的在家里打就好了,就算是跟你我也只想要一个普通的约会谢谢。”
“你在邀请我吗?”
“不,我觉得现在问题是旅馆。”
“真过分啊,我之前还从来没试过带人去旅馆的。”身边人怀疑的表情太明显,渚薰认为要是不为自己的清白证明一下是不行的了,“怎么,不信吗?”
“与其说是不相信,不如说是不可能吧?”
“哦,那你信不信,其实我……”他凑得更近了,温热的吐息洒在耳朵上,让真嗣打冷颤一样抖了抖。不过现下吸引他注意力的反而是那番话,他后仰身子拉开距离,目光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
要让他信是不可能的,这是谁?有名的人生赢家哎!该不会是故意来逗人玩的吧?
“要是还不信的话,要不要什么时候来跟我试试?我保证,技术肯定很糟糕的,毕竟没有练过嘛。”渚薰弯着眼睛,得意地诱惑着。
话说这家伙在骄傲什么啊?
当真也好不信也罢,真嗣完全没有跟对方来“试一试”的想法,说到底,他压根就没有相信渚薰是真心喜欢他的。
人都是天生就能使用谎言的生物,为了利益抑或感情,甚至只是兴趣使然。真嗣不擅长,不代表他不会,而且他恰好懂得分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谁叫他的名字就是“真实”呢?
所以渚薰到底喜不喜欢他,一听就知道了。
你虚情我假意,要演一场戏简直再合适不过了。反正大家都很无聊,你无聊所以找上我,我无聊所以配合你,等大家都玩腻了就换个对象,好聚又好散,日后好相见。
真嗣撑着头,看着新鲜出炉的男朋友似乎一脸兴奋的谋划约会,并为此而苦恼或无奈的叹气,吵吵闹闹天作之合,尽管两人眼里都没有什么能被称作爱情的玩意儿存在。

然而真嗣没有听说过渚薰是粘人的类型,至少传闻里没有。
因为传闻里的女朋友们持续时间都太短了,只有亲身体验一番才见真知吗?
上学放学,午休课余,渚薰都完美的扮演了一个尽心尽责的男朋友形象,渴了递水热了擦汗,一向糙生糙养的真嗣突然发现自己娇贵了起来——唯一能让他松口气的只有大家虽然会看着他们但是从来没有当众点破吧?
不,事实上他们只是在等新人下台好上位而已,真嗣。
看起来实在体贴又温柔,只是占据了太多空余时间了,有时候甚至连想独处的时间都找不到。
这样不好,很不好。
真嗣点点头,开始寻找机会。
机会总是会送上门的,只要耐心等待,它自己就会像圣诞礼物一样顺着壁炉空降下来。
有时候渚薰会在上课时偷偷溜走,翘掉大半天的课又偷偷溜回来。
真嗣是早就知道的,因为他就坐在门边啊,虽然是前排,但是楼梯就在边上,偶尔上课上着上着就会有一抹白色的身影闪过去。第一次看见时还以为是什么灵异传说,心想这位兄台倒是道行高深,大白天的都可以出来晃荡,校园十大排名估计要调换一下了。后面才发现那是趁老师不注意跑出去的渚薰。
最后一排,教室最里边,靠窗,妥妥的主角位。也就意味着他要是翘课老师估计还真不会注意到,就算发现了,看在成绩的份上,老师们也一向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名字都不会点就放过了。
但是为什么边上的同学没有注意到呢?真嗣想了想,终于得知那个病弱美少年的传闻是怎么来的了。
长得好还真是占便宜啊,可恶。
真嗣拿笔点点下巴,决定享受一下难得的自由时光。

我收回那句话,如果是这样的自由我宁可不要。哦对了,如果这种情况是因为那家伙造成的,那么等下我要打掉他的门牙。
面对眼前三两个女生围起的人墙,真嗣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笑起来,“请问……有事吗?”不要怪他太怂,谁叫人家一条胳膊都有他两条粗呢,判断时势趋利避害都是生物的本能啊。
“你是渚君的新交往对象?”女生里稍娇弱的一个率先开口,一看就是深藏不露的大姐头,仪态倒是十足的彬彬有礼,只是眼神显然对自己的情敌突然变了个性别而感到不明所以。
决定了,等下要打掉那家伙的门牙。
真嗣苦恼着,如果可以的话他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莫名其妙出现的男朋友,不管是面子问题还是性格问题,所以沉默了下来,造成一幅没肯定也没有否认的局面。女生们也只是明知故问,渚薰的口味千变万化,根本没有规律可循,虽然这个人的喜新厌旧速度之快是有目共睹的,但她们都坚信自己一定是那个可以让浪子回头化身专一情圣的真命天女。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只是这次的目标跟以往都不一样,女孩子们突然有种无从下手的失措。
搞什么,这个社会已经残酷到不管男女都是情敌的份上了吗?再这么进化下去岂不就是得跟整个世界为敌?
她们脸上表情变幻莫测,真嗣心说要是各位姑奶奶没事儿那我可就撤了?只是脚刚悄悄往后挪了一步就被那个一条胳膊顶两条的女生发现了,眼睛尖利的简直跟武林高手有的一拼,地位估计就是大姐头的左臂右膀,专司打手与武力威吓一职。
真嗣看了看这位的体格,想来是希望以自己的身躯为渚薰撑起一片蓝天的类型,渚薰的蓝天撑不撑得起还两说,他只知道这位只要往自己面前一站就是块大乌云,阳光在她面前都得花容失色黯然退散。
如果这几人性别颠倒一下那就是不良少年围堵柔弱少女的剧情,但是现在这场面也有同样的功效,看了简直叫人心生怜悯于心不忍。
“算了,我不管你是怎么和渚君扯上关系的,总之,你们尽快分手。”大姐头微笑起来,双眼微眯语调温柔,真真端的一副优雅高贵大小姐风范,“不然我会让你见识到女孩子的嫉妒心是有多可怕。”
决定了,等下要把那家伙上面和下面的门牙都打掉。

【啊好多OOC哦好可怕但是我不管了,开心就好,嗯【。】

评论
热度(39)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