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嗣】星期恋人.3

“真嗣原来你在这里啊唔噗哦!”
不知道去哪晃了一圈的渚薰在主席台背后找到了真嗣,正打算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肚子却正中一击,准确说是真嗣冲着他的方向伸出拳头,然后渚薰自己被自己的重力加速度伤害到了,看起来就像是他扑过去主动让真嗣给他一拳。
“没什么,看你的脸不爽。”一掌盖上死命往这边凑的脸,真嗣瞎扯了个理由。嗯,有脑子的都知道是瞎扯。
渚薰没有再在意,而是挥舞着刚不知道谁塞给他的传单,“真嗣你没有参加社团吧?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我有社团啊,回家社。”
“好巧,我们都是一样的。不过我想去看,陪我去吧。”红色的眼瞳闪着光,像是撒了银粉的胭脂,真嗣心想别开玩笑了,你一开口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陪着去,比如刚才围着我的那几个,就一个劲的拒绝,但架不住他不断的怂恿,“去吧去吧,反正你也很无聊。”
只无聊一词就已经足以成为一个人很多种行为的理由了。但是很多人会找个理由给自己,因为他们不想让人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倍感无聊的人。
所以真嗣故意大声的叹气,借此告诉渚薰他可不是主动想去,是被磨的没办法了无可奈何了才不得不去的。
现在的学生们单纯因为兴趣而乐于参加社团的并不多,要是没有点什么的吸引想增加部员是不可能的——所以回家社的人数总是最多的。部长们显然深谙名人效应的作用,天天千方百计的征求各位大触和颜值高的入部,以帮忙拉人气,手段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到威逼利诱坑蒙拐骗,应有尽有。
毕竟社团的受欢迎程度与它本身的存活时间长短是成正比的,特别是对单纯是因为爱好而成立的小众群体来说。当然,这也是校园番能把主角们聚集起来的主要原因。
校方看出来了这里面的机会,所以一到社团招新群魔乱舞的时候就设了开放日,长达数日不等,以期许能靠这个让家长们看一看这个学校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一面,顺便吸引下年轻不懂事的低年级们,诱使他们来报考这个学校,同时达到宣传和招生的目的。
如此循环下来,受关注度高的人自然而然成了炙手可热的争取人选。
平日里求神拜佛都不会过来看一眼至少走个过场的渚薰突然出现在各个社团面前,对社长们来说不亚于天降馅饼。只要他停留得久一些的社团欢迎度都以肉眼可见的趋势上涨——当然,更多的是跟在他后面,想看他会加入哪个社团。
“今天的人倒是挺多,我们学校已经这么受欢迎了吗。”渚薰手搭成凉棚往校门口眺望,花花绿绿的横幅到处都是,热闹程度不亚于校庆。
真嗣后退一步,试图让自己装作路人,却被一把抓住手腕一路向前。
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闲逛,显然他一早就想好了目的地。真嗣顶着周围社长们想靠近又不愿自己做试水的但别人抢先就会失了先机的纠结眼神,小声问他,“喂,你是打算好要去哪边的吧?”
“应该吧?”
嘴上说着不确切的词,步伐倒是坚定得很。真嗣本身也在好奇,索性就跟着看看渚薰是想做什么,只是他还是不习惯跟人的距离太近,所以挣脱了他的手安静的跟在后面。
结果在路过操场的时候被人截获了。
明明是人高马大的高年级,姿态却放得很低,一副敬重的样子。看着渚薰熟练而又老套的跟他们交谈,真嗣第一次产生“啊,这个人真厉害”的想法。
要是他的话估计就没办法这么好的拒绝别人,甚至,连拒绝的意思都会被无视。
一一请退前辈们,渚薰回过头,却发现真嗣一脸意味不明的盯着他看。
“我脸上有脏东西?”他摸摸自己的脸,又去看手,手上没有任何痕迹。
真嗣抬手随便一抹,手指一捻,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嗯,现在没有了。”
其实渚薰脸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他只是突然想确认一下面前的这个人还是不是那个行事任性幼稚的渚薰。
现在看来没错,因为他正带着小学生远足的兴奋表情跑到音乐部的地盘,部员们为了招徕生意、啊不,吸引同志之人正在即兴表演,大多也都是轻松小调为主。
听觉上的优势让这一片成了焦点,向着左邻右舍们昭示今年肯定又是满载而归。虽然已经不是会拨两下吉他弦就可以泡个妹子回来的年代了,但多学点东西总是能加分的。毕竟要是你跟姑娘吃饭爬山看星星,突然来这么一手惊喜让姑娘惊叹一下,顺势拉个小手亲下小嘴什么的,总好过雇个人跟着你吃饭爬山看星星,然后三个人气氛正浓来首情歌,姑娘是会跟着你还是跟着他还是两说。毕竟一个是会在星空下弹琴的文艺小哥,一个是只知道甩过时冷笑话包袱的无趣low货。万一人家正好看对眼了你不就是白白为人做嫁衣了吗?
退一万步说,即使没有能一起吃饭爬山看星星的姑娘,多门手艺总是好的,万一哪天沦落到要去地下通道卖唱呢?
你总是无法预知未来的,他最喜欢的就是抛出无数突发事件然后笑吟吟地看你手忙脚乱生无可恋的样子了。
现在抱着电吉他solo的女孩子似乎是他们的台柱,底下安可安可地喊个不停,她也半点没有推辞,灵巧的双手下流泄出一片躁动的音乐,连带着心率都跟着不受控制的加快。
“你拉我来看是为了这个?”比起摇滚,真嗣更偏好古典乐,这个爱好跟他这个年纪不太搭调,很少能跟同龄人找到共同语言,所以他也没怎么表现出来过。如果渚薰的兴趣是这个的话,恕他无法产生共同的好感。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音乐而已。”
“你喜欢摇滚?看不出来啊。”还以为他是会更偏好平和一点的类型。
渚薰摇头,“不对,我是喜欢‘音乐’,就是都喜欢的意思。”
“音乐也是分很多种的,总有喜欢程度不同的吧?”
“喜欢就是喜欢啊,怎么会有不同。”他好奇为什么真嗣会问出这种问题,“就跟我喜欢你一样啊。”
“奇怪的家伙。”
“你们才奇怪吧?总是问我喜欢不喜欢、喜欢哪一个这样的问题。”
真嗣保证自己从没问过这种问题,所以想必他是不包括在“你们”里面的。
一般来说这种烦恼都是女朋友的吧?问现任对EX的想法之类。
排行前列的答案一般都是否认跟前任在一起时的自己,向现任说跟你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了真正的我,你才是我的真爱,或者自嘲笑笑年少轻狂不懂事的自己还不晓得爱情是什么,全都是因为荷尔蒙的冲动行事。
总是哄就对了。
——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真嗣看了渚薰一眼,出于礼节没有继续问下去。
台柱姑娘鞠了个躬,转身换了个其貌不扬的小哥出来,人群纷纷抗议,要求姑娘再出来一趟。似乎是负责老师的男人拎着个话筒跟大家解释,渚薰却转身就走。
真嗣楞了一下,跟上他。他还以为渚薰是有音乐方面的才能,打算带他来这里展现一番的呢,可能的话也许还会把他拖进部里。虽然肯定会为了回家社推诿一下,但按剧情发展最后还是会半推半就的加入,顺便这个过程可以拿出来凑凑字数,拖完这一章也不在话下。
渚薰一路上都没有开口,真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嗣?是真嗣吧?”
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真嗣回头,那人的表情从不确定变成了旧友重逢的惊喜。
真嗣咽了口唾沫,他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见以前的熟人。
“原来你去了一中,我还以为你会一起来二中的呢!”戴着眼镜的男生没有注意真嗣的心不在焉,亲亲热热的揽着他的肩膀,“你小子还真绝情,居然一次都没有跟我们联系,我还以为你跑哪去了。”
“因为各种各样事情啊,剑介……”
“少来,有什么是需要你一年了都没来找我一次。”剑介注意到边上的渚薰,他看了看,拍拍真嗣,热泪盈眶,他抹着眼角,语气欣慰有如看见宅家多年突然说我要找工作的儿子,“不错嘛真嗣,看来你有交上朋友咯!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老是一个人呢。”
他转过身正对渚薰,打了个招呼,“你好啊,我是相田剑介,跟真嗣是中学同学。”
“你好,我是渚薰,是真嗣的男、”还没说完,话头就被真嗣急匆匆的抢了过去,“渚、不,薰是我在高中交到的朋友。”
真嗣打着哈哈,拼命朝渚薰递眼神,妄想他们之间能有哪怕一丁点也好的所谓恋人默契,可男朋友先生明显没有跟他达到心有灵犀的地步,一本正经的纠正真嗣的错误,“不对,我明明是你的、”
“是、是啊,我们还是同班同学。”真嗣干笑着,站在剑介背后近乎明晃晃地威胁。
——搞什么啊?
渚薰茫然的看着他。

因为社团招新和开放日合办,一些脑子转得比较快的学生打着凑社费名义在学校里摆起了摊子,光明正大的聚在一起,搞出了跳蚤市场一样的派头。
老师们虽然对这现象知根知底,不过看在没惹出什么大乱子的份上,只是口头不重不痒的警告了几句就允许了,甚至一些囊中羞涩的老师也参与进来。
这样学生们愈发的放得开了。
比如今年,有人借着生物部的牌子叫卖猫猫狗狗这些宠物,口味特殊的还能见到蜥蜴蜘蛛一类。看样子是家里专门做宠物生意的,它们见着这么多人一点儿也不怕,反而个个都听话乖巧的给摸给揉,间或蹭蹭或是软软的叫几声。
真嗣一边逗弄不停撒娇卖乖的小猫崽,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剑介絮叨他们这一年没见发生的事。
“……哦对了,你知道吗?冬二那家伙居然交到了女朋友哎!”突然听见同样许久没见的友人名字,真嗣怔了下,后知后觉的哦了一声,得到回应的剑介继续讲述对率先脱团的叛徒的怨念,“没想到他会是我们里面最早交到女朋友的一个,不过也难怪啦,他们早就互相暗恋好久了,不在一起才怪了。但是还是好不甘心,我也想交个女朋友啊……”
“嗯嗯,那很好啊……”真嗣明显没专心听。
剑介没在意,只是跟同病相怜的好朋友发散身为FFF团的怨念,然后不知怎的话峰一转,转到真嗣身上。镜片下的眼睛闪着光,似乎只要他也是个叛徒就会从包里掏出火把烧他个干干净净。
“我?我当然没有什么女朋友了。”真嗣赶紧亮出团员身份。
“也是,就你这不合群的性子,知道你不跟我们一个学校的时候还担心你连朋友都没有、就跟我们刚认识一样呢。”剑介轻而易举就相信了,“不过至少有朋友就足够了,我也不指望你什么了。”
“但是真嗣有男朋友啊。”渚薰插了一句。
“啊?”
“是我。”
“……啊?”
“是我哦。”
剑介看了看一脸生无可恋的真嗣,又看了看理直气壮的渚薰,呆了几秒,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对这个笑话很捧场,只是笑声未免干瘪勉强了些。
他笑了几声,然后瞬间面无表情,很认真的问,“你来真的?”没等谁回答,又抬手捂着自己脑门,自言自语,“我觉得我应该是昨天熬夜熬太久了,果然睡太晚对身体不好。我还是先回去睡一觉吧……嗯,真嗣,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找你出来玩。”
“啊,好,慢走……”真嗣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也不知有没有传达到,剑介头也不回的走了。

【感觉,要是带着看四格的心情看的话说不定会有不错的效果?【是的我已经放弃去斟酌语句,完全是任由心情胡来了【遥遥无期的下一次更新(ㅎ‸ㅎ) 】

评论(1)
热度(31)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