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嗣薰嗣】星期恋人.9

怎么说呢?看着客厅里的一片狼藉,真嗣觉得完全不出乎意料,在看见那场烟花之后就该想到的。他看着烂醉成泥的美里撇撇嘴,许愿他未来不会成为这种完全没有大人样子的家伙。
“哟——真嗣,晚上好啊。”醉鬼冲屋主挥挥手,醉眼惺忪的意识捕捉到多出来的部分,然后街头混混一样咻咻的吹起口哨来,“咦,那是谁?女朋友吗?嘿——嘿嘿,很可爱嘛。别小气呀,介绍介绍嘛~”
“嗯……那个,浴室在那边,请不要介意,尽管用吧。”没理她,他半转身,让出身后的白发少女,“啊,这个人可以不用管的没关系。”
少女道了声谢,小心翼翼地抱着自己的背包绕过美里走了进去。
“那么,美里小姐?”他蹲下来,醉鬼像个智障一样对他呵呵嘿嘿笑,“时间很晚了,先去睡吧?”
“真嗣呀……”美里对他的脸摸摸捏捏,“你是一个好孩子,真的,我觉得你很好呀。”
“这种好人卡就不用了,你还是去休息比较好。”
“呜呼呼,仔细一看真嗣也是个美少年呢,跟我交往怎么样?大姐姐我呀,可以教给你很多很多大人的事情哦。很划算的买卖,小先生要不要来一次试试看啊?看在你是第一次的份上可以有特别优惠哦。”
“是是……非常感谢但是我不需要。”真嗣把美里的衣领扣好,拿走手里摇来晃去的啤酒罐,“你怎样都好,加持先生已经走了,现在估计都上飞机了。”窗外应景的闪过一架飞机,接着就隐没在云层中。
美里听见这话,沉默下来,也停止了手舞足蹈装疯卖傻,她难得安静地笑起来,声音轻轻的,眼睛里一片清明,“好过分呢真嗣,真是无情的家伙。”
“如果醒了就请回自己家吧,美里小姐。”
“才——不要。你刚刚才带回一个小姑娘,这么着急赶我走等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她坐直起来,“你今天一天都不在家嘛,是不是跟人家约会去了?”
美里露出街角大妈们常有的表情,担心被谁听到似的压低音量半掩嘴角,“怎样,几垒了?”
我的天?现在的大人都没个正形的吗?
真嗣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了,“都说不是了,她是我刚才在路口遇到的,因为被附近的混混缠着,然后我帮了她。她说她是外地来的,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就带回来了。”说着,他郑重声明,努力给自己撇清关系,塑造出救人不求利的无名英雄形象,“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你未免也想得太多了吧?”
“那怎么还把小姑娘往家里带,啧啧,其心可诛啊碇真嗣先生。”
美里还想挤兑他,下一句话就把她打回原形。
“因为我猜到你可能在这,毕竟加持先生是今天走不是吗?据我所知除了这里还有哪个人的家是可以让你大晚上的闯进去然后喝个烂醉的吗?”
“真是太过分了!你就这么想我讨厌你吗?好吧真嗣我讨厌你呜唔——”转眼间,上一秒还清醒万分的人呼啦一下趴在沙发上,像个闹别扭的幼稚园小孩一样抱着枕头拖长声音大叫,这架势让真嗣想起隔壁家总是对着妈妈耍赖不肯吃蔬菜的三岁小鬼。
这时少女抱着洗干净的背包走出来,第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绍,“我叫绫波丽,刚才谢谢了。”
据她所言,她是一名摄影师,间或写点小说,目前正在各地采风中。
美里听见名字哦哦叫着,恍然大悟的给真嗣科普这位是多么有才的新锐,她家里还放着几本有关她的杂志,当即就热情邀请她住下,还缠着人家要签名——一看就是脑子又昏头了——绫波丽看向屋主,真嗣也跟着点头,他是不可能眼见着这样一个纤弱少女即将流浪街头而放着不管的。
绫波丽再次行礼,真嗣不由得为她是这么一个行事恭谨的人而心生好感。
我多希望这个世界像这样不会让别人跟着伤脑筋的人能多一点啊。
只是看美里这幅极力想撮合他俩的表情,真嗣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把他有个男朋友的事情说出来。哦,不要想太多,他只是不想因此而给生活添麻烦罢了,但是如果被知道了渚薰的存在,直觉告诉他麻烦程度是一样的。偏生脑子里不知怎的,窜出了那张故作委屈的脸,怎么也擦不掉。
他在一片纷乱的思绪里揉乱了头发,最后选择了放弃——如果被问起来就说,没被问到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真嗣一边躲避醉鬼的纠缠,一边熟练的收拾现场,茶几边的手机突然一震,美里下意识伸手就去拿,眨了眨迷蒙的双眼,惊奇地“哦哟”了一声。
荡漾的尾音隔了三米都听得清清楚楚。
用不存在的呆毛想都知道有可能是谁的戏份。
几乎是用扑的把手机抢过来,美里只看见消息提示却还没来得及看来信内容,对此真嗣在心底里偷偷舒了口气。
美里歪扭着身子就要来抢,真嗣迅速反手把手机藏衣兜里,接住散发着浓浓酒气的身子就往客房拖,动作娴熟自然如同这场景已经上演过千百遍。
实际上他也只是见过手指头都数得过来的几次而已,原以为很简单,只是这比他想象的困难,真嗣一边躲过朝脸挥来的手,一边想着。
女酒鬼果然比男酒鬼可怕,难怪加持总是语重心长的摸着他的头,说真嗣你也不容易,你跟我一样都是肩负重任的人啊!
那时他还摸着自己瘦弱的肩膀心想什么重任,难道加持先生这么慧眼识英雄,居然这么早就看出我会是个有伟大担当的人?后来才晓得那“重任”说的是这个女酒鬼,酒精一上头就六亲不认五谷不分四肢不勤三人成虎两人小品单口相声……咦,哪里不对?
有一次他看着加持艰难无比的把人搬上床,不由得开始疑惑既然酒品这么差,怎么就不拦着点?少添点麻烦也是好的。加持就哀哀叹气说你还小,不懂。她只有喝醉了才会想依靠谁,我一看她这么安静的样子我心就软了,软下去了还有点疼。可是她总不让我来安慰她,好像那样就会低人一等,但是陪她喝醉然后摸摸她的头发让她知道我还在也是很好的,半夜惊醒也不会只有一个人看着空白的墙壁发呆,而是会被我抱在怀里一下下拍她的背。毕竟这是我唯一可以被允许做的事情了。等到第二天醒来我就会被她的大嗓门闹铃叫醒,她又变得强大而霸道。
真嗣似懂非懂的看着他,这个男人一直不正经的轻浮模样,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仿佛带着许多人生刻下的痕迹的样子,不由得尊重起他来。
加持在房间昏黄的灯光里把他赶出去,关上门,告诉他等他大了就明白了,现在是睡觉时间该上床的上床去。
真嗣给美里盖好被子,一沾上床就安静下来了,大概是长久以来的习惯。她的脸埋在枕头和被子之间,闭着眼,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有种稚气未脱的感觉,真嗣看着这样的监护人心里微微一动,伸手抚了抚她的发。美里咂着嘴,蹙起的眉头展开了。
只是她身边已经没有那个会半夜拍着背哄她睡陪她一整夜的人了。
真嗣静悄悄地退出去,低声道了句晚安。

第二天一早,真嗣特地去客房看了看,美里正好要出门,看见他,就拍拍他的肩膀,预言他一定会长成一个贤惠的家伙,话里话外都暗示他要抓紧机会,带初来乍到的小姑娘四处转转,采风取景这么个好借口,不用白不用。眼看着都这么大了,再不谈场恋爱揪一下青春的尾巴就晚了。
显然是对他枯燥无味的感情生涯操碎了心。
真嗣傻笑着把女朋友的话题糊弄了过去,美里痛心疾首,对他的不上道表示非常失望,这样的人不是注孤生就是要变成基佬的。临出门的时候,她跟往常一样摸摸他的头,又拍拍肩膀,力道跟加持宣布他肩负重任的时候是一样的。
倒是绫波丽留了张纸条,大意是我出门了这样。
除了感慨家教真好,真嗣大概也没有别的形容词了。
一到班级,渚薰继续哥俩好的过来打招呼揽肩膀,或大或小的聊天声几不可闻的停顿了下,潜在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悄悄转了一圈,当初的赌局被拎了出来。
“愿赌服输,来来来,别想赖账。”
“啧,看来要渚掰弯碇似乎还不容易。”
“我以为他是意志很不坚定的类型来着。”
“小绵羊有时候也是有坚硬如铁的内壳的嘛。”
“难道我们下一步是赌坚持多久分?”
“不……我还是不太看好碇的意志力,毕竟颜控这事儿是男女通吃的嘛,更别提那张写着通杀的脸。”
“我也觉得,先观望观望吧。”
于是视线又暗无声息地收了回去。
真嗣嘴上应和着渚薰,心里松了口气。顺便暗暗称赞同班同学的训练有素收放自如,再去培训一下想必是能练就所谓“用眼神杀死你”的神功的。
临了放学,同学们不约而同的在课桌前窗户前门口边楼梯边磨磨蹭蹭,真嗣的动作也下意识地放慢了。
他挺好奇大家为了关心他俩的感情会好奇到什么地步,之前悄摸摸开了个赌盘,接下来应该不会就是尾随了吧?
也不至于吧?真嗣手下动作不停,一边设想着,只不过是换了个性别为男的,就值得这么关注吗?他感觉自己好像参观动物园的珍稀动物似的,一直拿眼角去看,生怕吸引了注意力,仿佛这样能满足自己的偷窥欲。
“真嗣?”渚薰过来找他,估计是昨晚上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了什么男友守则,今天死活要一起回家。真嗣有绝对可靠的理由相信过几天还会出现情侣必做一百事什么的,也不晓得哪来的兴趣支持他坚持这么久,总不能是潜藏着总裁男主属性,受追捧了这么些年都宠辱不惊,对不在意他的人反而更感兴趣。
当初下的评语果然没错,是个抖M。
抖M殷切地勾着他的肩膀,毫无自觉地盯着周围一圈若有若无的视线下了楼。哗啦一下,还磨蹭着的人们跟被按了快进键一样围在窗户边,目送着他们的离去。
“赌吗?”
“再赌一周?”
“具体时间的话确实难讲诶。”
“等等,有新情况。”
“简直天理难容,这简直是逼他变成双性恋嘛,这世道真残忍。难道说长那个风格的都喜欢这一口?”
“我觉得我可以给渚点根蜡烛。”
“看来我们的小直男已经不用在性向中摇摆不定了。”
真嗣意外地跟绫波丽打了声招呼,绫波丽扬扬手机,显然这又是美里刻意给他俩创造的机会。
“嗯……她是最近暂住我家的房客。绫波,这是渚。”真嗣介绍了下,下意识注意着渚薰的表现。
出乎他意料,渚薰大概是脑子里还没长成或是根本没条件长成吃醋的那根弦,十分友好有礼地打了声招呼,绫波丽回了礼。等两人站在一起了,真嗣才发觉两个人长得有点相似,说是同卵双胞胎估计都会有人信。
三个人随意聊了下,渚薰失望的察觉两人同行回家这个条款看来是无法实现的了,因为真嗣强烈反对三人行,遂在满教室怜悯的目光护送下跟真嗣分开,往相反的方向回去了。

【意外地发觉美里挺难解读的,说来这章一开始想写什么来着我怎么忘了?【想了几遍终究还是给女神加了戏份,请叫我狗血爱好者(。】

热度(20)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