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嗣】星期恋人.10

显然目前的课业十分轻松,学生们恨不得把闲得发慌的课余时间都贡献在给同班同学送温暖上。然而又不敢直接去问,只得将若有若无的安慰和谴责散发在一前一后出现在教室的两人身上。看不见的电波将纷杂的讯息在小圈子里散播,不同的站队让视线们拥有了不同的温度。真嗣就这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打上了“负心汉”的标签。
……我怎么觉得今天看我的表情怪怪的?
真嗣故意站起来环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几乎每个人都避开了他。
哦,不是错觉。
为了八卦大家也是蛮拼的。
“好了——都回到位置上,今天有件事要宣布。”老师恰如其分的打断了背后源源不绝的视线,真嗣从未如此感谢他的出现。只是感激之情尚未断绝,他先一步看见了跟着老师进来的身影。
耶?为啥?怎么会在这?这是什么,俗套的转学生剧情吗?
-转学生?这个时候?
-应该是。
-看见了吗?那腿我能玩一年!
-噫,好污哦你。
此起彼伏的谈论声跟着挤眉弄眼的兴奋多点开花,老师使劲挥手喊安静也没什么存在感。
“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被带来的人站在老师身边轻声说了句,接着,大踏步上前,让自己整个儿暴露在全班的眼皮子底下。
明艳的少女走到黑板前,手速飞快地写下长得异于常人的名字,然后转过身来,很大声地拍了下黑板,霎时间就镇住了场子。
“记住了,我的名字是惣流·明日香·兰格雷,现在负责你们的数学课。”满意地发现室内只有自己的声音,明日香龇着牙扯出一个笑容,带着真嗣记忆中一如往昔气势十足的高高在上,向学生们大声宣布一个事实,“今后可要好好地、有礼地、满怀敬意地喊我老师啊,小鬼们!”她拍拍手上的粉笔灰,语气敷衍,给自己的开场白做了个总结,“那么,请多指教咯。”
一边被忽视许久了的老师掩饰性地干咳一声,“咳,就是这样。你们的慧里老师休产假了,在找到接替的正式老师之前,就由明日香老师来负责指导你们。不要看人家跟你们差不多大,她可是……”
“我目前就读的年级是研究生二年级,要教你们是绰绰有余,可不要仅凭外表就随随便便把我拉到跟你们一样的高度啊,高中生们。反倒是你们,要是跟不上我的课程可不要哭出来,那会让我比现在更瞧不起你们。”
所以你现在就已经开始瞧不起了是吗?
“嗯……咳,就是这么回事。那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要好好跟新老师相处。”丢下一句话,老师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出乎意料的,明日香对于这项工作很是认真,可以说是轻驾就熟。虽然语言风格不敢恭维,但教学方面的确就像她说得那样,绝对绰绰有余,甚至不止那个范畴。
反倒是明日香对他们的水平不断摇头咂嘴,不忍直视。
——“好,这就是今天的内容。作业的话没有,如果你们自己上进的话应该就会自己找习题去做的,对吧。另外,不接受任何借口的课后补习,不好好听讲是你们自己的错。”明日香合上课本,视线看似随意地停在渚薰身上,“然后,那位同学,跟我出来一下。”
“哎?”
“对,就是你,不要看你的左边和右边。”她勾勾食指,“现在,出来。”
真嗣目送渚薰出门,在经过他的瞬间两人眼神交流了下,互相得到一个茫然的摇头和皱眉。
他们一走出去就在楼梯口停了下来,以地理优势来说他还能隐隐约约听见一些声音,但对好奇心爆棚的其他人来说,不出去就是什么都不会知道的了。
本来是不想做第一个跑去偷听的人,毕竟这不关自己的事。但是……
真是够了。真嗣在心里摇头,现在都盯着他呢,估计等他刚站起来就会一窝蜂地挤过来力求占据最佳席位。
那我就做做好事吧,为了满足大家的八卦欲我也是很拼的了。
真嗣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去,果不其然,身后响起一片哗啦啦椅子和地板摩擦的声音。

“是不是没想到我会找到这里来,啊,娘炮。”
呜哇,壁咚诶,居然是真人壁咚诶,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值得说两遍。
哇,渚被壁咚啦。
“你为了我找到这里来?”渚薰无辜的双眼里写满了对于现在是不是该表现得受宠若惊一点的疑惑。
“你、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只是工作!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这个骗子!”明日香开始控诉他的罪行,“居然敢给我假的号码,胆子可真大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敢给我假号码的人呢。这次可算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别以为我会轻易绕过你!”
“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
“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可是被骗了哦?被骗了啊!”
“只是一个号码而已。”渚薰往裤兜摸去,“给你就是了。”
“我跟你之间不是号码的问题吧,搞清楚重点啊!”
手摸了个空,那应该是在包里。
真嗣还没反应过来,身后哗啦啦一片脚步声,刚才还压在身上的重量瞬间消失了个干净。等他转过头又转回来,渚薰已经站在面前了。
偷听反而被当事人发现什么的,简直可以排入人生尴尬时刻前No.10。
渚薰倒是没想到那方面去,反倒是想起了另外的什么,凑上前去。
“对了真嗣,今天一直想问你来着,下午一起回家可以吗?”
两只手撑在肩膀边,想逃都没法逃。
什么情况,我被壁咚了?太惊讶了所以要说两遍。
夭寿了,我被当着全班的面壁咚?
渚薰纯良地歪着脑袋,相近的身高让他刚好用视线锁定对方的眼睛。
“今天可以吗?可以的吧?两个人的话。只有我和你。你昨天答应了我的,对吧?还是你忘了?是这样吗?你会吗?不会的吧?真嗣不是这样的人来的吧,对吧?”
明日香对他公然逼问的姿势瞠目结舌了一下,心想原来这家伙不光娘兮兮,还是个死基佬。变态啊。
“你不是说把号码交出来的吗?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十秒前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了我倒是开始好奇你那些优秀的成绩是哪里来的了渚薰同学。”
“哦哦,抱歉老师。我有优先事项需要先解决。”渚薰意思意思解释了下,又转回去看着真嗣,故意小孩子一样微微睁大双眼,继续问了一遍,“今天可以一起回去的,是不是啊真嗣?”
“……大、大概?如果没有人来找我的话。”真嗣小心地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嗯,那就说定了!”渚薰松开他,穿过整个教室去找手机。他在通讯录翻了一下,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等了几秒就挂断了。
“老师你的手机没有响啊。有好好的带在身 上吗?”
“我手机响没响关你什么事?”
“因为好奇怪的,如果正常来说应该有响的不是吗?毕竟我拨打的是老师给我的号码。”渚薰看起来很认真地思考着,“难道说,其实老师给的也是假号码?”
明日香为这个事实被发现而红了一下脸颊,下一秒就把它转化为被追问而不爽的恼羞成怒,“啰嗦!我可是女孩子,哪有女孩子会随随便便把电话号码给当时还是陌生人的你啊?更别提我的了,那可是重要的号码,要是有骚扰电话和讯息那对我来说可是很麻烦的!”
“只是给一下电话号码?”就有这么重要吗?
“女孩子的电话号码有多重要的隐私怎么会是你能明白的?”
哇,我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场景称作修罗场?具体一点,就是我的男朋友和新来的数学老师之间的修罗场。真嗣悄悄地、悄悄地后退了些,改行当起了围观群众。
身边的人斜眼看他,他们可没忘记昨天出现的迷の白发美少女,跟今天的加起来那就是……四角恋!?同学的瞳孔乱颤,为居然能亲身经历这等八卦头条而兴奋起来。
-我赌结局会是一对百合一对基!
-呸,异性恋大法好!
-不管怎样都是要烧的!
-宝贝儿来战!
另一边,渚薰跟明日香边说边走近,等明日香察觉的时候已经站在身前了。不知道是明日香真的是年龄较大,还是渚薰的先天设定,她比渚薰只矮了一线,然而矮一点点也是矮,眼睛就是要不由自主的仰视——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明日香开始诅咒今天没穿高跟鞋的自己。
真嗣心里哦哦尖叫起来,跟边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一样。
“那么,既然我们已经互相认识了,就意味着可以交换号码了,是这样吧,老师?”渚薰撑着讲台,仿佛他只是在单纯的向老师询问问题。
“你你你你……”明日香后仰身子,抖着嗓子,脸上红晕一片。
“老师?”他歪着头,俨然一朵清纯小白莲的样子。
“我、我知道了啦!”说着,她一把抢过渚薰的手机,又掏出自己的,噼里啪啦爆了一通手速,又丢回给原主,“这样你就满意了吧!”说完,气势汹汹又面红耳赤地走了,走之前还特地摔了下门。
真嗣摸摸鼻子,错觉吧?不然怎么觉得是在瞪我呢?

等到放学时间,众望所归的另一个修罗场并没有如期登场,同学们就跟被千年女鬼吸了精气了一样无精打采,动作怏怏有如丧尸,吓得别的班的都躲着他们走。
理论上各自拥有一个暧昧对象与情敌的真嗣和渚薰之间气氛一如既往的平和,完全没有什么暗潮汹涌相敬如宾笑里藏刀的迹象,这真是……这真是太不识相了!
愤愤的目光汇聚在他们背后,直到没入人潮混进一样的校服里看不见为止。
“是的呀,绫波小姐的作品我去找了下,都是很棒的作品,非常棒。”渚薰滔滔不绝地倾诉对新锐少女摄影师的赞赏,仿佛一夜之间就成了狂热粉。
真嗣心说朋友你不按理出牌啊?本来我还做好了你会闹别扭的打算,连应对的招数都想好了你突然换了套路是怎么回事?这就好像跟人在小公园半夜约架,眼见对面的彪形大汉出了个拳头,都准备拿手臂格挡了,谁料拳头伸到眼前啪得变了个魔术,花瓣乱飞丝带乱飘,还大喊一声“Surprise!”,接着拿出纸帽子戴在头上载歌载舞,还唱着“You'are my superstar”。兄台你哪怕是半路收拳换成腿法也好啊,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的约架了嘛。
“我对这方面是不了解啦,不过美里小姐说她是很厉害的,那就是很厉害的吧。而且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兴趣了。”
“是吧是吧?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那张雪中的森林……”说到兴起,渚薰拿着手机翻出昨晚找到的照片跟他分享,真嗣看过去,却发现底下挂了个兔子头,颜色粉嫩嫩的,在空中摆来摆去,闪过一道软软的弧线。看着挺眼熟,真嗣仔细想了想,才记起来是那天晚上他在游乐园随手买的,因为边上这家伙一直说该有个纪念品,毕竟是第一次约会。
真的就是随手一买,连款式和颜色都没有仔细挑选,伸手在最近的挂钩上取下来,却被当场兴奋地戴上,好像真的具有什么纪念价值一样。
真嗣看不懂了,他开始分辨不出眼前之人一举一动的真意,如果还是一开始的虚情假意那该有多好,那样他可以毫无负疚得陪着渚薰玩这场恋人游戏。
然而有人已经开始当真了。
游戏之所以是游戏,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是假的,是早晚要结束的,只要代表Game Over的钟声响起,大家就可以丢下手中的道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但当这一切变成真实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结束。可能是下一秒,也可能是要等到天荒地老。
真嗣难得微笑起来,应和着渚薰的言论,眼睛里闪着对年轻摄影师崇拜的光。
“真的好了不起,被你这么一说,我都好想赶紧回家去找丽要签名了。可以让她住在我家真是太幸运了。”他偏头看向渚薰,“要不要也帮你要一份?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我觉得丽是不会拒绝的。”
“真的吗?真好。”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真嗣露出这样的笑容,渚薰顿了顿,轻声重复着,“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薰香是邪教,是邪教,是邪教!【是的这是我拿来鞭策我自己的(。对的我就是这么热爱狗血,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更期待一对百合一对基【顺便,碇同学,是不是,有点黑了?【看在今天七夕的份上,更一发吧?】

评论(8)
热度(23)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