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嗣薰嗣】星期恋人.12

不管怎么说,真嗣对那双眼睛的感官并没有出错——他的确是没法在绫波丽面前瞒住什么东西。
只差一点就被公之于众,真嗣靠着墙,捂着胸口,努力平息紧张的情绪。
“我果然没看错,还真的是你。看不出来,原来你是受那种类型欢迎的类型。”
陌生的女孩子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真嗣的视线从地面抬高,看见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
身形娇弱,及腰长发顺滑地垂着,脸上表情礼貌疏离地恰到好处,说出来的话却不及外表这么矜骄。
“大、咳,啊,是你。”真嗣冲她茫然地点头,努力咽下已到嘴边的“大姐头”。
大姐头对他这么快认出自己有点意外,“你记得我?”
当然记得,我人生中第一次被女生围堵诶,怎么会记不得。不过是因为这次你单独一人有点认不出而已。如果那位打手担当在,我可以在街这头就把你们认出来。
显然大姐头对他的记忆能力很满意,不过也只是高傲地点一点头,又把话题往别处引,“那是你女朋友?”
“谁?”
“别装傻,抱着你的那个。”大姐头眼神一变,想起从他们班流出的传言,结合了一下刚才看见的,得出了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
小直男在优秀男朋友的存在下要弯不弯,眼见着就要沦陷,突然出现了跟男朋友各种相似的小姑娘,不由自主就把她当成替代品。然而日久见情,小姑娘很快发现小直男有男朋友的事情,怒而分手,远走他乡,她又是个好姑娘,所以走之前告诉小直男,大胆爱,放手爱,勇敢爱。小直男被当众点破心思,一路失魂落魄走来,顺势站在路边回忆和男朋友的点点滴滴,确认了对他的心意,少男心越跳越快,只等着体力恢复就要去表白心意。
Then?Of cause kiss and love.
首尾呼应,满分作文。
——看来这个学校的学生们很无聊是真的。
真嗣还没忘记当初大姐头是怎么揪集家族成员们围堵他的,也没忘记当初叫他赶紧加入单身大队的行列……好吧,事实上他是忘了,本来想跟渚薰谈一次,但总当话到嘴边的时候就忘了要说什么,而后也就不了了之。
“你们分手了?”看来那小姑娘也是个明白人,懂得早早脱身的好处。
谁?我和谁?渚?
“没、没有啊……”
大姐头很惊讶的样子,“你们没有?”
“目前并没有分手的理由啊?”
哦,等等,当初好像是叫我赶紧分手来着?完蛋,她会叫人揍我吗?真嗣往周围看看,没人,松了口气。只是为什么看我的眼神突然像是看渣男……
大姐头上前一步,犹豫了下还是觉得当街揪着一个男生的领子的行为不体面了些,所以只是直视着——好吧,她微微抬着头,盯着因紧张而瞳孔乱颤的真嗣,再一次得体地微笑起来,同时声音轻言细语,与其说是好言相劝,不如说是威胁,眼底的刀子一下一下飞出来,就好像两个大佬动手前总是要放放狠话的,这是通常规定。一言不合就掀桌动手的不是不懂规矩的二愣子,就是光环加身的龙傲天。
“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但是你似乎没有记得我说的话,这又让我不高兴了。”大姐头扬起称得上是可爱甜美的笑脸,“你知道的,我是女孩子嘛。女孩子是感性的生物,一不高兴就会变得好任性的,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她撩撩头发,漫不经心的列举了一下,“比如在这里抓着你的衣服哭啊,哭诉你在感情方面欺负我、妄图脚踏两条船什么的。”
这些指控以她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对呢,真嗣。各种意义来讲的话。
真嗣后仰身子偏过头,装作他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
——Sorry,I don't understand.Can you speak English?
开玩笑的,如果人真跟他讲英语岂不是抓瞎。
大姐头看着他拼命想远离自己的样子,脸绷得似乎要出现裂纹,心底就快要狂笑出声,也跟着弯腰踮脚,把自己的脸凑到真嗣眼皮子底下去,“哦,虽然这些举动是不太得体,但是看在这里没有认识我的人的份上,我还是做得出来的。”她似是羞涩地抿唇,脸上应景地浮起两片薄薄的红晕,“你也知道的,女孩子可是很容易就被情感冲昏头脑的,对吧?”
“等等⋯⋯你先冷静点?”
就在少年手足无措、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边上一句惊讶的问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真嗣?”渚薰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毕竟面前这个少年被少女逼到墙角的画面实在太美,都不忍心去打扰了,“呃,我打扰到你了?”
“哎,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想找你。走吧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真嗣跳起来,冲上去揽住渚薰的肩膀,然后跟羞红了脸的大姐头道别,表示可以的话咱们下次再聊——当然,最好还是不要有这个机会了。随即,留下道落荒而逃的背影,全程渚薰不知是没明白过来现状还是怎么的,只是乖乖地跟着走,时不时瞄两眼肩膀上的手。
随便拐了两条街,一脚踏入了商业区,周围的人流明显多了许多。真嗣打量了下周围,突然惊觉他还抓着人家肩膀不放,猛地把手收回来,干笑着打招呼,“那个⋯⋯嗨,好巧?”
“唔。你出来做什么?”
“送人啊,不是跟你说过的吗。”
“哦。”渚薰点点头,换了个话题,“刚才的是谁?”
“你不认识?”
“我为什么要认识?”
“人家是你的仰慕者,估计在我之前还找过好几个你的小女朋友,让她们赶紧加入FFF团这个温暖大家庭。”
“她找你了?”渚薰上下打量着真嗣,后者摆摆手让他放心,其实好好一个小姑娘是没法对他做什么事的。
两个人相对无言,仿佛一时之间他们除了乏味的寒暄就再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了,沉甸甸的沉默石块一样填补着他们之间的空隙。仔细回忆一下,好像一直以来主动伸出手的都是渚薰,真嗣只是凭心情决定是握上去还是毫不留情地拍开。
看他似乎再没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渚薰抬手,晃了晃手里的书本,转身就要走。深奥又无趣的学术书籍,看标题就知道里边充斥着他这种不学无术又没有天分的外行所不理解的专业术语——那不是他会看的类型,渚薰更喜欢故事类的,所以不是改了口味就是约了人。
下意识地,真嗣喊了他的名字。等他转过身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什么事?”
“不,没什么,嗯⋯⋯周末愉快。”真嗣扯出一个假笑,挥挥手,目送他迅速没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这样才对嘛,我们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人,如果不是你一开始脑筋搭错线跑过来抓我当替罪羊,我也可能会是趴在窗台上拿你打赌的其中一个,对你的女朋友男朋友们品头论足,在她们跟你闹分手的时候嘲笑你的品味和这个看脸的世界,然后在看不见的角落骂你这个现充。
“重要的东西就要紧紧地握在手里,不能让给什么人的,有些东西让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人也是一样。”少女清脆的声音依稀在耳边回响,真嗣垂眼,耸了下肩,向空白的身边表示了他的无奈。
哎呀,没办法呀,谁叫我一向得过且过呢。
所以一个不小心,就没有看牢了。

现下日头正盛,晃得人眼晕。真嗣也没有在外边逛的兴致,干脆回家躺着。
周末本来就是要躺在床上荒废的嘛,不在空调房里待着,非要出来浪费体力的都是异端。
走到家门口,看见街口停了辆熟悉的黑色房车,真嗣眼皮一跳,收起了钥匙,直接推门进去。果然,没有锁,就好像专门等在这里等着他推门而入。脱鞋的时候顺便看了看,果然在该在的地方找到了该有的东西。
真嗣有点意外,因为离上一次见面也只是过了大半年而已。而按理说,他们并不会这么快就又再次相见。然后他看了看墙上的日历,突然反应过来——哦,怪不得,原来是时候到了。
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将表情恢复到一向以来的温和无害,对着客厅里听见动静从文件里抬起头的男人打了个招呼。
“我回来了,爸爸。”
“嗯。”碇源堂像是专门在等他回来,只是什么都没说,食指习惯性地点着桌面,“我已经给你请了假。”也习惯性的用了下命令的语气。
“嗯,我会早起的。”真嗣了然。
“在学校如何?”
“还是一直以来那样。”
“葛诚呢?”
“也很好,除了跟加持先生分手以外没有别的变化。”
“朋友呢?”
“并没有新的⋯⋯哦,我跟以前的朋友恢复联系了,您知道的,剑介和冬二。”
“女朋友呢?”
“没有。”
“明天我来接你。”
“好的,我不会迟到的。”
父子间习以为常地一问一答,例行公事一样的环节结束后,碇源堂一点下颌,真嗣识趣地回了自己房间。他躺到床上戴上耳机,却没有播放任何声音,只是盯着素白的天花板和方形的顶灯发呆。过了几分钟,开门声,接着是关门,再然后,马达声。
他起身站到窗前,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流水般滑出了街道。
旷日已久的父子会面压根没有什么温馨氛围,反而更像是交接工作一样的冰冷。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这就造成他们独处在一个空间时会有大片大片的空白,浓重地令人窒息,导致连个寻常父子间的话题都会很快沉没,一点水花都溅不出来——不过虽然只有一句话,碇源堂居然会主动提及女朋友的话题是真嗣始料未及的。好吧,甚至有点惊吓,现在想一想,估计是美里说了什么。
即使父亲已经说帮忙请了假,该做的作业还是一点也不能落下的。手指在通讯录翻找一下,短暂的犹豫过后还是选了另一个名字。
“嗯,是的,没办法,突发事件嘛。不,不用的。啊,真是麻烦你了。”他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关了机,然后把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对他来说,明天并不是一个想被人打扰的日子。
真嗣无聊地拨弄着手机挂坠,黑色的猫咪头挂坠软软地躺在那儿,正眯着眼睛冲他傻兮兮地笑。他用食指把它弹出去,又被绳子拉回来,布制的小东西骨碌碌地转着圈,依旧顶着那张一成不变的笑脸。
蠢死了。真嗣撇撇嘴,想了想,还是特地把它摆正,然后起身关灯,爬床睡觉。
——这么蠢,跟那只兔子一样蠢。

【好——啦,又是我最喜欢的猜哑谜环节惹(<ゝω·)Kira☆【宝贝儿们国庆节快乐呀么么哒!】

热度(23)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