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嗣】星期恋人.14

过后几日,渚薰一直处在神思不属的状态。
他恍恍惚惚晃晃悠悠,仿若行走云端,脑子里总是跳出那副画面——那张笑脸那抹红晕那双眼睛里难得明显到炽热又水般温柔的感情,还有那句惊雷般的告白——只要他看见了所有会让他想起真嗣的事物。
可是这种东西未免也太多了吧?渚薰捂着眼睛,然而哪怕是一片黑暗也能让他想到真嗣的黑发,以及在暗处时幽深沉静的双眼。
啊,想爆粗。
他大声咂舌,把头凑到水龙头底下冲掉汗水。
“嘿,听说你最近又有个新目标了?”
有外班的男生凑过来,脸上带着这个年纪常有的荷尔蒙分泌过盛导致的八卦。
“真的?渚你还真好命哦,长得好就是跟我们不一样。”
“听说这次的时间还挺长,条件很好吧?”
有人开了话头,一同运动回来的男孩子也顺口接嘴,然后他们就开始七嘴八舌地猜测新对象的外貌,一边谴责这个看脸的世界。
渚薰一点儿也不喜欢真嗣被不熟的人这么揣测,又下意识地回答了,“是啊,很不错的人。”他顿了顿,苦恼地叹气,“但是却说有喜欢的人,还说绝对不会看上我。”
“哇,有夫之妇?第三者?”
“才不是。”渚薰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惊叹的,但他们眼中都充满不明所以的佩服和崇敬。
“诶我说,你还是让人家女孩子好好过她的日子吧,又不是谁都非看上你不可。”
渚薰用手把刘海扒拉起来,露出线条好看的额头,他眯起眼看着远处的操场上头小小个不停攒动的人影,“我才没那么想,只不过是⋯⋯有点不甘心。”
我敢保证我注意他的时间更早,也是更早伸出手的那一个,但为什么却拉起了别人的手?凭什么嘛?有个先来后到好不好的啦。一般先出手的就是赢家这不是常识来的吗?
路人同学A和路人同学B对视一眼,耸耸肩,不约而同的咽下了那句幸灾乐祸。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不免的淡了关系,看起来真是让人捉急。渚薰是陷在还要不要跳出去当个横刀夺爱角色的挣扎里无法自拔,真嗣则是根本被青少年的羞涩缠住而难以启齿,于是每天开始我偷看你你偷看我但就是不讲话的游戏。就好像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当初开了赌盘的一个个开始分赃、啊不,结算,只剩下寥寥几个不死心的还在苦苦坚持——这种不见黄河心不死的行为遭到了一致的奚落。
意外的,真嗣发觉自己和大姐头的关系居然好了起来。不不不,我不是指那种“好”,而是大姐头经常把他找出来当树洞,说说班上愚蠢的男孩子跟她竞争的女孩子家里偷懒的佣人——她居然说佣人?真嗣拒绝去猜测大姐头的家事了——总是不在家的没存在感爹天天逛街的不靠谱妈成绩甩她几条街的屌炸天姐,小姑娘不知不觉就泄露了许多个人信息。
你这样不行的,万一被人拿去八卦还不知道被编排出什么呢,不小心被别人知道了对你家来说也很不安全吧。真嗣努力让自己走神,试图把那些情报过耳就忘,然而有人却不愿意这么放过他,两个细白的手指一下就往他眼球戳,把他吓了一跳,猛地将焦点放在面前的人身上。
“哟,回神啦?”大姐头收回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呃⋯⋯”真嗣可疑地停顿了,语气不确定地反问,“你不是在跟我剖析你的暗恋历程?”
“我明明在问你现在的恋爱情况,你对自己上点心好不好?”大姐头快要抓狂了,“渚目前好歹还是你的男朋友,你多关注他一点不行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喜欢他的哦。”
“可是你们现在没分手啊,我可不想去做小三——不过哪天你们分手了一定要第一个告诉我,这样我就能排第一个了!”
“但是你并不能保证你们不会分手。不是吗?只要交往对象跟他告白了马上就分手。”
“我当然不像那群傻丫头,不管多喜欢我都会忍住不告诉他的!”
真嗣怀疑着,“你真的能忍住?”
大姐头沉默了下来。
鬼才忍得住啊。面对喜欢的人告诉他自己快要溢出来的心情这不是本能来的吗?真的能忍下来的就是圣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圣人。可这世间,终究是常人多过圣人的,而且是百万倍千万倍的多。
“如果忍不住了,那就告诉他好啦。”她轻轻的说,眼神迷离,仿佛现在盯着她听着她的就是她喜欢的人,“如果在见证过我的心之后他也还是不要我,那我也不要他了。我才不是那种哭着喊着上赶着倒贴的家伙呢。”
下一秒,她又把问题转回了真嗣身上,“倒是你,你们怎么还不分手啊?知不知道后面有多少人在等着吗?好没有道德的你这个人!”
一般聊到这样的话题就代表他们的这次树洞要结束了,真嗣再一次地敷衍她,并一再承诺会让她第一个出现在恢复单身的渚薰身边,起身伸了个懒腰就要回教室——在这坐久了腰都要酸了。
“喂,碇。”
真嗣回头,歪头做了个“还有什么事吗”的姿势。
“不管你喜不喜欢他,都要尽早说出来呀,这样对谁都好的。”
“⋯⋯我知道。”他点点头,态度认真。过了一会儿,他再次点头,“嗯,我知道的。”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犹豫万分,一个人会对什么事犹豫,终究逃不脱一个知道与不知道。他知道会有什么可能性,但不知道渚薰最终会选择哪个可能性。那么与其这么贸贸然地跑去揭开一切,为何不先给自己积攒点筹码呢?
说到底,只是不想输得太难看而已。而且,才对着人说了喜欢,真的不造要怎么面对他了啊!
哦,当然,如果能让那个混蛋家伙纠结一下,再多纠结一下,那也算是给破碎的少女心们报了个仇,是吧?要谈情爱,总得两个人都懂情爱才是,是时候需要有个人来教教那个家伙,在感情这方面,可不是能做到万事随心的。
真嗣跟大姐头摇摇手道别,回到教室,安之若素地无视了从遥远的一角传递来的视线。
不是没有小姑娘看见这个发展后跑去找渚薰求交往,却被当事人一个无辜的笑容就晕晕乎乎的退了下来。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我可还没跟真嗣分手呢,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很遗憾,现在是不能跟你交往的。你也不想让我变成个劈腿的混蛋,对吧?”说完,他眨眨眼,微皱着眉头,丝丝歉意萦绕,不用再多说什么小姑娘就已经自己开始连声道歉了。
他是故意这么回答的。不管是流言还是八卦在学校这块小地方肯定能一下子就流传开来,上午他这么拒绝一个人,下午就没什么人来找他了。
渚薰满以为他这个回答能很快传进真嗣耳朵里,然后就可以看见他带着满腹疑问过来,只要能说上话就好办了,有交流就有发展,不管什么发展也好,总好过现在停滞不前。
这之中也包含了他一点小小的私心。
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主动,你却安定地坐在那儿不言不语?凭什么我朝你走了那么多步,你却那么高傲的站在原地?好嘛,即使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你的性格就是那样,即使你是讨厌我,根本不会喜欢我,我也希望你能为我做点改变,我也想⋯⋯让你向我走过来,向我伸出你的手呀。
渚薰对突然矫情起来的自己感到恼怒,然后从鼻腔小小的哼了一下,硬生生地把眼神从真嗣背上拔出来。
没出息。
真没出息。
你有本事晾着他,你有本事别看他啊。
说不定他知道你看着他,也故意晾着你怎么办?
那就别看他,别理他,这样他肯定马上就懵逼了。
可是他懵没懵逼你不看他怎么知道?
渚薰一边假装心里有两个小人在吵嘴,一边不由自主地往本子上写写画画,眼神一会儿涣散一会儿集中地像个在跳大神的道士。
“画的不错嘛,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才能。”有人站在他身后越过肩膀看他的本子,渚薰回神,发现本子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神情各异的真嗣,意外的还很神似。他惊了一下,“啪”地把本子合上,环顾四周,才发现已经下课了。
“有什么事吗,明日香老师。”
明日香把手里的蛋糕盒子放在桌上,努力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他,“给,回礼。”好像觉得说的不够清楚,她又补充了一下,“那本书的。”
看了眼包装。不认识的牌子,但很高档的样子。边缘上有残留的胶,其实是哪个追求者送的,不想要了干脆丢到这里处理的吧。
所谓大人的回礼嘛,切。
“听说你跟你的小男朋友出问题了?就是那个一直很安静、说话连别人的眼睛都不怎么看的怂货,我想想⋯⋯叫碇真嗣是吧?名字跟本人都不符合嘛,还以为会是个更帅气的家伙呢。”
“我想他是什么样的人跟老师你并没有关系吧?”
“好奇咯。这就生气啦,真是没什么气量啊你。虽然我来这个学校不久,但也知道你这个家伙换人的速度,难得有个长久的,老师我当然跟同学们一样,对他比较有探知欲嘛。这就是那个什么⋯⋯与民同乐?”明日香随口跟他跑火车,她是好奇不错,但好奇的身份不是“渚薰的男朋友”,而是“好友的称赞对象”。想想她们都认识多久了也没见夸过她几回,怎么突然就会说一个没相处多久的小鬼“是个很好的人”了呢?
我都没怎么被夸过呢,哼。
“看来老师的国文成绩并不如何?”
“纯粹的理科才不需要国文!它们明明是两个领域!”
“我的男朋友和老师也是两个领域。”
“好好好,你的你的。”明日香极不淑女地翻了个白眼,“说得好像会有人跟你抢一样。”切,那种小鬼有哪里好的?
“如果没有就好啦。可是真嗣这么好,只要多了解他一点就会多想要他一点,了解他的人越多,留在他身边的人也就会越多,到时候就没有我的位置了。”说着,渚薰苦恼地皱起脸,“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很喜欢他就是了。”
“⋯⋯你是不是瞎?”
“而不愿了解他的人,也永远只能看见他的表面。这方面来说我觉得很高兴真嗣是这样的人。”
明日香已经不想跟整个人都沉浸在甜腻腻恋爱气息里的学生多说一句话了。
——没救了这孩子。
——真嗣萌萌哒真嗣最棒了。
明日香和渚薰不约而同地看向同一个地方,心底里的念头截然相反。
再留在这里也得不到什么情报,明日香不再久留,转身就出了教室,咔哒咔哒的小靴子声渐渐走远。方才对话的主角从另一边的拐角探出头来,不知道现在他是不是已经可以进去拿东西了。
不是顾忌什么,就是觉得刚才有两人独处的空间并不适合他去打破。
但是现在进去跟渚独处也很尴尬耶。
虽然头脑一热就跟人表了白——虽然渚薰并不知道他说的是谁——还说了什么“最喜欢”⋯⋯夭寿,当天回家他就想把说出那样的话的自己闷死在被子里。
问:为什么自从跟一个没啥耻度的男孩子交往后,自己也变成了没啥耻度的男孩子?
答:因为你俩萌萌哒,简直天生一对。
⋯⋯真嗣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擦掉,然后整了整衣服,假装很自然地走进教室。渚薰也假装没发现的样子,抓着笔闷头在本子划来划去。
真嗣在桌子里翻找了一会儿,身后突然有人出声,“你在找什么?”
吓得他一松手,东西就啪地摔在了地上。
真嗣一转身一抬头,正好对上渚薰的眼睛,他下意识地后退半步,蓦地感觉踩到了什么。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就听见喀啦一声,脚下的东西就没了。
声音还蛮清脆。
两人低头,软软的耳机线肆意躺在地上,一个耳机已经牺牲了。
还是被粉身碎骨死无全尸的那种。
他们对视一眼,都愣了愣,接着,渚薰第一时间低头认错,“对不起,我没想到会⋯⋯”
真嗣摆摆手表示不在意,蹲下来把耳机的残骸捡起来,“没事,不是你的错。”
“哦⋯⋯”渚薰干咳一声,不知此时该说什么好。
心底里打从那天就一直吵吵的小人集体转移枪口。
你还在楞什么?上啊!
这么好的借口你不上你就是浪费!
快开口!问他约不约!再不开口人就要被抢走啦!
约什么约,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矜持的。应该先赔他个耳机才是。
“真嗣。”
“嗯?”还蹲在地上的人抬眼看他,深色的眼瞳被外界的亮色入侵,混杂出海一般的蓝色。
赔耳机赔耳机赔耳机⋯⋯
约不约约不约约不约⋯⋯
“我⋯⋯”赔你耳机吧?
约不约!
“——约吗?”
真嗣拿这个人脑子还好吗的眼神看他。
“不对不对,我不是想说这个!”渚薰疯狂否认,悄悄把其中一个小人抡圆了丢到隔壁教室,“我、我是想说,你的耳机⋯⋯”
“好啊,约什么?”
渚薰再次失声,傻乎乎地看着他。
少年施施然地自下往上仰望着他,硬生生地透出俯视的味道,“你想约什么,说咯。”

【自从回了学校我的频率就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这样不行的啊!振作点啊!【日狗啦ooc也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了】

评论(6)
热度(25)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