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嗣薰】星期恋人.18

“啥?你要约会找我参考干什么?跟我炫耀吗?是在跟我炫耀吧?”冬二嚼着薯条,差点噎到,愤愤不平地喝了一大口可乐,“有男朋友了不起吗?我跟你说,我也是很受欢迎的,只是不想这么轻率的开始一段恋情你知道吗?要不是我的交往对象是要以结婚为目的的,不然我早就千人斩了我跟你说。”
“你是不知道,渚段位太高我赢不过他啊。”真嗣捂着脸,对自己的表现感到超丢脸,“不过是看场电影就说会每天都期待看电影的日子这种话,根本不是普通人会说出来的好吗?”
“哦,看来你男朋友撩汉技术很好嘛。”剑介漫不经心眼神放空,他刚失去了心目中的女神,还在生无可恋的心理过程中,对一切感情问题都提不太起劲来,“那跟你正好互补咯,毕竟你脸皮这么薄,很随便就会脸红。”——至少没有以前这么专注别人的感情问题。
“就算我没有成年不够高不够壮看上去很瘦弱没有什么肌肉但是我也是个男人OK?我一点儿也不想老是被他说几句话就脸红像个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子好吗?”
“你的确是没有谈过恋爱嘛。”
“不,重点不是这个。”
冬二突然对他俩来了兴趣,“我听你说的过程,你们一开始交往根本不是两厢情愿的,怎么这么快就堕入爱河万劫不复了?当初你怎么就说出绝对不会喜欢他这句话的,现在一想起这句话有什么心情?”
“⋯⋯算了,我不跟因为打游戏而约会迟到导致分手的人说话。”真嗣移开目光,脸颊隐隐泛痛。
“你有本事先看着我的眼睛说啊,真嗣。”
剑介拈花般拿起一根薯条,放在眼前仔细端详,好像能从上面看出朵花来,“既然你不想被他撩,那就你去撩他嘛,你们总有一个人是要会脸红的。牵小手亲小嘴么么哒摸摸哒都不会脸红的,那不是交往期的年轻人,是结婚后的七年之痒。”突然,他的眼神犀利起来,仿佛手握利剑,即将斩除女神身边所有雄性生物,“总之,不想动不动被说得脸红,想封住他的嘴,那就亲上去好啦。如果你主动他还不害羞一下,那就只能是经验上的差距了。你也说过,他很受欢迎的。说不定千人斩都已经达成了。”
“啊,那倒没有,他跟我说他初吻在的。”而且还强调了技术绝对差劲到家。
“嗯,这样的话你把握会很大哦,毕竟纯情系嘛,眼神交汇一下都可以目光迷离脸颊通红。少女漫也是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
嘴里说的话似乎是无意识吐出来的,剑介全方位无死角地端详着手里的薯条,专情的目光看得真嗣毛骨悚然。他凑近冬二,悄悄问他,“他这是怎么了?”
“家里的手办被阿姨收走了。”
“全部?”
“全部。包括海报抱枕本子等所有周边,多年珍藏无一幸存,全都打包寄去了乡下老家。”
“⋯⋯愿主保佑他。”
“阿门。”
两人一齐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配上坐在两人中间眼神迷幻嘴角含着迷之微笑的剑介,仿佛是什么邪教传教现场。
要不就是变态杀人现场。
剑介顿了顿,把薯条丢进嘴里,拿后槽牙一下一下地磨着薯条的脆皮,一边转头问真嗣,“他带你看的是什么电影?”
“动作片⋯⋯?”真嗣掏出电影票,下意识回答,又因为瞟见电影名而把声调可疑地拐了个弯。
“哈。”冬二嘲笑一声。
“枪战爱情片,车炸了一条街,枪摆了一面墙,漂亮妹子一舞会。但是没有什么限制级画面,最多也就只是亲几下而已。评分不错但是没有情侣是会选这个增强感情的。”大概是终于从神之领域回来了,剑介眼镜片后面的开始发出属于神棍的光芒,“小心咯真嗣,今天你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他说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个人自顾自在那猥琐地嘿嘿嘿笑了起来。
冬二伸长手臂,几乎要把竖着的拇指抵到真嗣脸上,“如果你需要我是可以帮你准备一下庆祝仪式的!看在我们的友谊的份上。”
“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可以陪你去,保护保护你以免失去什么保存了十几年的珍贵宝物。不用客气我是很乐意的。”
“可以像电影里的一样,跟在你们后面,随时给你出主意。”
“这方面不用你们担心好吗?不如说,不要来啊!让我安静的约个会啊!”
两人顿时啧啧有声,不停拿微妙的眼神看他,大概就是“you are so dirty”的意思。
“怎样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生理心理发育正常的男孩子好吗?”真嗣脸通红,但还是努力抗拒被围观约会的行为。
剑介和冬二对视一眼,沧桑的叹了口气,拍拍真嗣的肩膀,“很好,你长大了。”
此处应有狮子王的bgm。
直到约定的时间,真嗣赶往电影院,外援也没有出什么称得上好的主意,只是临走前,剑介叫住他,语气里半是看热闹的揶揄半是不知真假的忠告。
“如果不想被掌握主动权的话,那你去主动就好啦。关系总是相对的,你主动他被动,你被动他主动,不管是什么都这样的。”他这么说着,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要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找个参照人物咯。真嗣这种性格的人身边一定是有强势的人的存在吧。”
细数下来的确是很多,倒不如说大部分都是。
于是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天生具备什么奇怪的气场。
最后得出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结论。

“嗨,你是学生吗?”有女孩子从他背后拍他的肩膀,等他一回头,就把他围了个彻底。
“几岁啊?看起来好可爱。”
“在这里等女朋友吗?年轻真好呢。像我的男朋友从来都不会是先到的那个。”
“女朋友还没来之前,跟我们说说话吧?”
突然被来路不明的大姐姐们缠上了,根据对话,似乎是外地来进行课题研究的大学生,今天放了假出来轻松轻松。虽然大姐姐们容貌昳丽姿态娇俏,但是在真嗣眼里更像是一群大魔王。
⋯⋯好吧,换个说法,女魔头。
或者清醒的酒醉版美里。
“看起来很可爱的小朋友,你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啊?”有谁凑得很近,不同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让人头脑发昏。
真嗣捏着背包带后退一步,声音小小的,眼帘低垂四处乱瞟,“并不是女朋友⋯⋯请离我远一点,这个距离太近了。”
当一个女人想调戏你的时候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都会得到“好可爱——!”的惊呼,仿佛你是什么动物的幼崽,连生个气都是毫无气势的。真嗣不知不觉切换成拘谨状态,支支吾吾吞吞吐吐,脸颊飞起一抹红晕。脚下一步步后退,都不知道会被逼到哪里去。
他想生气的,就像是平常对渚薰那些胡乱的行为怒吼出声一样,但是面对陌生人,却连话都说不囫囵,更别提拿出面对渚薰的音量了。
突然一双手松松围上他的腰,那块地方特别敏感的真嗣一瞬间绷紧了后背,然后因为熟悉的声音放松下来。
“真嗣,她们是谁啊?”一个头压在肩膀上,细软的发丝搭在脖子边,脸和脸贴得极近。
不习惯被人触碰的地方多出一双手,即使那是渚薰,真嗣也还是把他的手拿下来,然后手一翻跟他十指交缠。
“我等的人已经到了!先告辞了。”有个人在身边,真嗣突然就没那么紧张了。渚薰依旧压着真嗣的肩膀,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的几人。
“不是女朋友,原来是男朋友啊。”有人明白过来了。
“呀,抱歉打扰到你们啦。”
“走吧走吧,他们也该到了。”
讨了个没趣,大姐姐们嬉笑着打算转移战场,其中一个短发的女孩子经过他时,突然侧身在他脸颊落下轻吻。真嗣吓了一跳,呆楞楞地捂着脸,连疑问都没有,只发出了“哎?”的一声。
“谢谢你陪我们聊这么久啦,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如果我跟你一个年纪的话,会希望你做我的男朋友哦。”她冲他眨了下单边的眼睛,然后弯了眼角笑起来,摇摇手追上同伴。
真嗣后知后觉的脸红起来,这次是因为异性突如其来朝他释放的好感。
“真嗣——?”渚薰不满地拖长声音,盯着男朋友猛然回神的表情,沉默半秒,也只是哼了一声,把他往电影院里带。
“哎?诶?渚?慢点啊!”
看着踉踉跄跄的友人身影,剑介摇摇头,这家伙简直没救了。真是不知道他身边没有我该孤单到何年马月。
冬二从伪装用的报纸后面探了个头出来,鼻子上还架了副滑稽的大框塑料眼镜,他左右张望,没有看见想找的人,“他们进去了?”
“走吧,刚好这场电影我还没来得及看。”
“你说,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真嗣我们的存在?”
“不要了吧,不然他又要束手束脚。”
“你只是想看他出丑而已吧?”
“你不想?”
“基于友谊的话——不过他的乖宝宝样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受大姐姐欢迎啊可恶!”
走在前头的真嗣不知道自己后边不知不觉多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跟踪者,此刻还在悄摸摸的观察渚薰的表情。
生气了吗?
生气了吧?
好像没有?
那样反而更糟吧?
“渚?”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真嗣想了想,换了个叫法,“薰?”
边上马上转过头来。
哦,原来这也是有用的。
“你刚才喊我什么?”渚薰没反应过来一样,要他再喊一遍。
“渚。”
“不不不,我听到的不是这个。”我想听的也不是这个。
“要开演了我们该走了——”
“啊啊听不见我听不见。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真嗣捂着耳朵摇头晃脑。
“你把我当傻瓜吗?”
“你不是吗。”
“我要生气了哦。”
“好可怕哦。哎呀,电影要开场了,走啦走啦。”
真嗣拖着渚薰往柜台走去,开始挑选爆米花的口味,然后又因为奶油味与焦糖味和可乐与雪碧的搭配争执起来,就连猜拳都没法解决局面。最后还是渚薰拍板,决定全都买了,以实践出真知,用行动来证明谁是对的。
一瞬间约会的重点已经不是电影,而是电影伴侣最佳搭配了呢,两位。
后头两人同时摘下眼镜,揉揉鼻梁,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他们对望一眼,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同为单身狗的清香,以及好友身上来自现充的浓郁酸臭味。
“我觉得与其跟着他们还不去回去打游戏。至少不会让我感到这么悲伤,前所未有的那种。”
“少来,逢年过节的这种大面积AOE不是常有的吗?这么多年我都习惯过来了,难道你还不行?”
冬二深沉地摇头,“你不懂,好歹我也是曾经有过女朋友的人,而且过不久就要和好的。而你呢,资深团员一个,经验丰富。所以我一般都是放AOE的那个人,承受伤害还是第一次,这种身份上的转换你是要理解的。”
“你信不信我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让你重归我团的怀抱。”剑介摸出手机,各种截图比比皆是。正是所谓掌握你最多罪证的人不是你最大的对手,就是你最好的亲友。
“大爷我错了。”他瞬跪,然后乖乖的掏了钱包去买爆米花。
剑介得意一笑。
计划通り。

【终于考完试了soooooooooo happy!放假啦解放啦回家啦过年啦!】

评论(4)
热度(25)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