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嗣薰】星期恋人.20

明日香恰好站在出口边上,正好奇地看着他。她边上的人是连真嗣都想不到的,不如说,在他掌握的关系里,这两个人并没有除了巧合意外的原因会一起出现在这里。
“真嗣,你是和朋友一起来看电影吗?”多年的照顾成自然,美里差不多已经把自己代入母亲的身份,此刻一脸欣慰地看着渚薰,她又看看他们牵着的手,脸上那种“我家的家里蹲儿子居然主动出去晒太阳了”的表情更是夸张,几乎到热泪盈眶的程度了。
需不需要这么夸张啊⋯⋯
真嗣悄悄朝后头望了望,渚薰冲他轻轻摇头,人没跟上来,现在走还来得及,于是他嘴里胡乱应着美里的话,脚下不停。
美里一点儿也不想遂了他的意,她亲热地大力拍打真嗣的肩膀,迫不及待地想让他介绍新的朋友,“会在这种地方看见你真是少见啊!是这个男孩子的功劳吧?你们关系很好吗?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认识的呢?”话刚出口,她意识到问题有点多,揽着肩膀就想往影院边上的星爸爸走。
“呀——真嗣!会在这里看见你真是好巧!什么啊,你们居然还带了女孩子?”听见这声音,真嗣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从后头赶来的剑介眼尖,毫无顾忌的就在人群里大力挥着手,还发出做作的招呼声,等他俩走近,开始狗腿地冲明日香和美里献殷勤,话里话外都暗示着真嗣跟他的“新朋友”关系匪浅。美里手一挥,表示请几个小朋友喝咖啡的钱对她一个有正规工作的大人来说是绰绰有余的,遂让他们也跟着。
几个男孩子都跟在女孩子的后面,真嗣不停往剑介和冬二飞眼刀,冬二伸出右手,三指伸平,食指和拇指弯成一个圈。剑介意有所指地抚摸着手机镜头,在一边做着无声的威胁。
这两个家伙是鬼吗!
多年的友情发出当事人才听得见的破碎声,还没等这笔肮脏的交易完成,他们已经找了张空桌子入座,点起了饮品来。
空气里开始飘满牛奶和砂糖混合起来的香气,其中还掺杂了咖啡特有的苦涩味道。真嗣被这些气味包围着,坐立不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坐立不安。
反正最多也只是知道渚薰是男朋友而已,但如果知道的对象是美里的话,就不由得有了一种见家长一般的即视感。
“诶这个奶油不错!你也尝尝吧。”
嘴边有根勺子凑过来,真嗣习惯性的张嘴,然后评论,“味道是不错啦,但是我还是喜欢更甜一点的。”
“嗯?”渚薰耸耸肩,表示对真嗣的口味的不置可否,一边自己又挖了一大勺,咂咂嘴,“是真嗣你的口味太甜了啦,每次吃你喜欢的甜度,我都可以听见牙齿的悲鸣。”
“真可惜,我至今仍然没有过蛀牙、”他顿住了。
啊、哦。
对面突然射来兴味十足的视线,真嗣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什么两人独处的空间,面前还有个美里小姐一直等着他交代呢。他欲盖弥彰地抓过面前的杯子,眼神开始飘忽不定。
肉眼可见的省略号波浪淹没了这张桌子,只能听见渚薰的勺子碰到玻璃杯沿的清脆声响,和自己咬着吸管的嘎吱声。
谁都好,随便说点什么啊?
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真切的呼唤,边上的人用一本正经地疑惑着的语气开了口,“说起来,我们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啊?没事的话我们可以走了吗?”
还不如不说话呢。
“真嗣?”
“是、是的,美里小姐!”
“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嗯⋯⋯朋友吗?”句子中间她犹豫地停顿了一下,语气十分之不确定,大概是在她时长成迷的人生经历中并没有见过会把互喂甜食当普通行为的、嗯⋯⋯朋友,这真的不是小情侣们放闪光的常用模式吗?更不用说那个在她心目中个性沉闷社交恐惧的真嗣居然很自然的接受了这种行为,不合理,太不合理了。
“啊,渚是、”
“哦,我是真嗣班上的同学,渚薰。”他歪着头,“唔嗯——你是他的?”
“葛城美里,算是他的半个监护人。”什么嘛,果然只是朋友而已,现在小孩子的防范范围已经缩得这么小了吗⋯⋯个鬼啊!我是瞎子才会相信你们俩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啊!
“交到了新朋友怎么不跟我说啊真嗣,你们看起来关系真好,一定在一起很久了吧。不过都没听你提起过,难道是新来的转学生吗?”
“实际上熟悉起来也就是这个学期的事⋯⋯”是意有所指吗?是意有所指吧!我并没有领略错误吧!
“如果要算上第一次见面的话倒是得推到蛮久以前,一两年、啊还是两三年?”渚薰在一边补充。
“咦,有这么久吗?”
“是的,不过你大概忘记了。”
“啊,抱歉⋯⋯”
“嗯,这次是你的错。”
“哎?真的吗?”
涂着浅色指甲油的食指不耐的敲着桌子,两个年轻人停下无意义的对话,齐齐向她看来,不同颜色的眼睛释放出同一个疑惑的信号。
“既然这么巧,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美里带着大人的从容邀请他们,“虽然我跟明日香同级,但是就年龄来说你们倒是差不多的,说不定会很谈得来哦。”她说着说着又带上了仿佛已经看见了真嗣注孤生的未来一般的忧伤语气,“你能交到新朋友我真的是好高兴,但是也不能只专注这一个啊?人是需要集体的生物,只靠着一个朋友就能在这个社会活下来的人可不存在哦。”
爸爸这个人在说什么,好复杂好有哲理的样子但是我听不懂啊!
“啊对了,我还没给你介绍呢是不是?”她后知后觉,然后把明日香介绍给他们,虽然全程只有剑介在认真听,“这是明日香,我大学的同学,毕业后留在大学进修,我也去了碇先生那工作,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断了联系。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咦?同学?”真嗣看看她,看看明日香,他以为美里的年纪是要更大一些的?出乎他以为的年轻啊?
美里倒是误会了他的意思,颇为自得的炫耀起来,“对啊,我们是同学,但是她跟你的年龄差不多的哦。”
是说,有啥好炫耀的啦。
而且我认识啊,她现在还在我们学校任教呢,整个年级都没有人敢忤逆她的。因为感觉在她面前说一个不就要被踢爆脑袋。
美里拍起手,“这么巧?那既然难得撞见,要不要交流一下感情?帮你补习一下数学也是很好的啊。”
真嗣明白过来了。美里还是没有放弃什么青春就是要谈恋爱的理论,不遗余力的打算往他身边塞女孩子。
并非单身的碇同学担忧怎么解释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女孩子了,但全程组织不了语言,吞吞吐吐的支吾不清,渚薰倒是想说话,却不停地被阻止了。充当背景板的两人还在看着戏,明日香可忍受不了老是被忽视,直接不耐烦地叫了起来,“明明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是要弄得多麻烦啊?这家伙不就是你⋯⋯”
眼看着那个词就要被说出口,真嗣啊啊啊啊大叫起来,盖住她的声音,然后噌地站起来,喊着要迟到了时间要过了,拉起渚薰就跑。
并没有跑多远,只是出了门右拐走到尽头再左拐,找了面空白的墙就靠在上面喘气,周围人来人往的,没有人往他们身上瞟一眼。
“为什么要跑?”渚薰看着不停用口腔大口呼吸的真嗣,“我们为什么要跑,真嗣?”
“因为、要是被知道、了,很麻、烦。”因为突然的运动而剧烈起来的呼吸还没平息,真嗣断断续续地往外吐着字,他转头,难得讨好地冲着渚薰笑,眼里带了不擅长的歉意,“抱歉,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美里、小姐,有打乱你、的安排吗?”
渚薰也看他,声线比平常沉了一些,“所以,为什么要跑?”
“咦?我不是说⋯⋯”
“被知道了会怎么样吗?你不想被知道吗,我们的关系。”第一次的,他露出了负面的情绪,眼睛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比以往更剔透,更清澈,“我对你来说是丢脸的存在吗?哦,我想起来了,你从来没说过喜欢我的,你不喜欢我吗?”只是这空荡的后头,是比任何都要让真嗣不想看见的失望。
“你喜欢我吗,真嗣?”渚薰面无表情的,操着以往一样无辜又认真的表情问他。
啊,我搞砸了。
又一次的。
“不,我不喜欢你。”以狂乱的节奏跳着往身体里传输血液的心脏铛——地一下平静了,真嗣闭上嘴,习惯性的撇下嘴角,习惯性的回答,并且,习惯性的骂着自己。
——骗子。大骗子。
他仍未拥有自信。他还不敢去赌这份感情。
“但是,我喜欢你啊。”
真嗣垂下眼睛,轻声回答,“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我要喜欢你吗?”
这是新的答法,它的方式比之前的更轻柔,也更锋利,渚薰思考了一下,赞同他,“的确没有这样的道理。”
他朝真嗣伸出手,扬起平常的笑脸,用平常的声音呼唤他,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么,我们继续吧。”
“继续什么?”真嗣把手交给他。
“约会啊。我从好几天以前就期待了的,你该不会以为今天只有看电影而已吧。”
“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能平静的说出这种话啊?”真嗣平常一般吐着槽,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很过分的一件事情。他知道的,以后还可能做更过分的事情。但他想赌一把,在自认为筹码足够之后去赌一把,为此他拼命收集着武器和盾牌,赢了就是胜利,输了也不受伤。
渚薰牵着他,顺利地流入人群,他头也不回的,用常用的固定句式来当做回答,只是这里面混杂的感情已经连他都搞不懂了——
“因为我喜欢你嘛,真嗣。”

【冬二那个手势就是指钱啦,跟我们搓手指一个意思←不是很确定有多少人知道,意思意思解释一下【怎么都没人发现的嘛,这两人交往的前提本身就很不妙啊,是处在完全无视感情进度,随随便便发个短信就可以分手的地步哦】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