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嗣薰】星期恋人.22·完

真嗣奔跑起来,平时规规矩矩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的楼梯好像一夜之间被缩短了间距,一抬腿就是两三级台阶。他近乎仓皇地向前跑,手里紧紧抓着手机,差点摔倒都没有管。他那么努力地跑,就像在追赶时间,追赶一个被他错过的答案,因他的愚蠢而失之交臂的答案。
经过走廊,有窗帘被风吹起来,拂过真嗣的手臂。
他的触碰。
拐角,白衬衫的男孩子牵着娇俏的女孩子,亲昵甜蜜。
他的温度。
不知道是谁遗落了红色的文件夹,孤零零地躺在地上。
他的眼。
不小心撞到了人,真嗣没有回头,胡乱道着歉从他们之中穿了过去,留下几句不痛不痒的抱怨。
他的拥抱。
有熟悉的铃声响起,是当红偶像团体的主打歌,自打它出来后到处都是拿它当铃声的年轻人。
他的声音。
被重复过无数次的喜欢,只要回头就会发生的对视,闭着眼邀吻的表情,柔软温和的腔调,说话时微微翘起的唇角……
他的笑他的吻他的喜悦他的悲伤他的温柔他的纵容……
突然的运动让他头晕眼花,每吸进一口气,喉咙里都像燃起一把火,刀片似的疼痛刮着气管,但真嗣不敢停下来。他冲下操场,操场上到处都是学生,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的没见过的同班的不同班的——全都不是他。他们组成自己的小团体,嬉笑跑闹,各种各样的声音揉在一块齐齐灌进耳朵里,组成模糊的一片。
他站在边缘,左右张望,目光不断搜索。
没有。
没有。
没有。
哪儿都没有。
“啊,碇!”有个人跟他打招呼,真嗣扭头看去,是班上的人,但是突然就想不起名字来了。
“你是找渚的吧?他刚被球砸到脑袋,送保健室去了。”好像知道他想要什么,连搭话都没有,上来就把真嗣急需的内容交了出来。
球?砸到脑袋?保健室?真嗣往那边跑去,紧握着的手机露出了信息的完整内容。

-FROM YOU:あ





                            いたい。

啊、好痛。
想见你。

——十分钟前。
“喂那边的人,小心!”
渚薰下意识转头,黑乎乎的不明物体高速旋转朝他袭来,脑袋一震,嗡的一声,他倒在地上失去意识。
等他醒来,已经是放学很久的事了。
渚薰捂着额头坐起来,手下意识摸向伤处,好像有点肿,不严重。不然应该是在医院里醒来了。
真嗣坐在窗边,盯着窗台上的小仙人球,他安静地低着头,眉眼微敛,似是陷入沉思。下一秒,他转过头来,恰好看见他犹犹豫豫的半坐起来,捂着头,似是还没清醒的模样。
“你醒啦。”真嗣坐在那没有动,绘声绘色的给他描述第三方视角的事发现场,兴致勃勃表情生动,好像刚才喘得被校医以为哮喘发作的人不是他,“说起来你是怎么回事啦,居然被一颗球砸昏。砰!的好大一声诶,女生们都要拿眼神射死那个罪魁祸首了。”
“如果是来取笑我的就赶紧回去吧。”渚薰躺下翻个身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嗯……一半一半啦。好吧,来看你笑话是占多数。谁叫这件事真的超好笑的嘛。刚才还有人来探望你的,都叫我在你醒了以后好好嘲笑一下你。”天知道第一时间看见这事的时候周围人的反应居然是笑出声,毕竟能看见天天游刃有余的家伙这么狼狈可是千年一遇的。
“那你就快点出去啊!我不想看见你!”声音透过被子传出来,带了点模糊不清的颜色,“啊我不是讨厌你的意思,你来看我我很高兴的!但是我看见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就……反正我觉得跟你见面会不妙 ,绝对不是讨厌你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的,薰。”这声音突然显得这么近,就像是在耳边轻声细语,有一只手精准地拍在他的肩膀,“出来吧,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不要。”
“那我走了?”
椅子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渚薰包在被子里什么也听不见,许久,他探出个脑袋,茫然的环顾四周,“真嗣?”
他坐直起身,又喊了一次,“真嗣?”
他下地穿好鞋子,站起来,“真嗣?”
“嗯。”
有个人悄没声息地出现在身后,吓了他一跳。
“你不是说你走了吗?”都已经下来面对面了,再躲回去也没必要,渚薰干脆就这么站着。
“哦,骗你的。”真嗣看着他,“其实我还有很多件事也是骗你的。”
“你是指告白这件事吗?”
“不,这个是真的。”
渚薰感觉胸口的石块又回来了。
“不过,我要先跟你道歉。”他晃晃手机,“你的信息我没看完就关机了,对不起。”
“所以才来找我。”
“是的。”
“找我做什么?”
“这就是你刚才问的事了。”渚薰发现真嗣的脸上带了少有的局促,他深吸一口气,说得很慢很慢,仿佛是专门为了让他能听清楚,“我是,来找你告白的。”
“诶、?”
“诶诶诶诶诶??”
“你这什么态度。怎么,就有这么奇怪吗?”真嗣横他一眼。托他的福,被他这吃惊过度的样子一激,整个人都不紧张了,语调不知不觉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你等一下等一下,等我一下。”渚薰转过身去捂着脸,还伸出只手来阻止他。过了几分钟,大约是冷静完毕了,他转回来,懵懵地指着自己,“你……要跟我,告白?我?薰?渚薰?”
“对啊,就是你!有问题吗?”真嗣气势惊人。
“有。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我喜欢上你有必要让你这么不能接受吗?”
“并不是。不如说,我很高兴。嗯,超高兴的。”渚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他说的那么高兴,更多的,还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的疑惑和意外,“但是,为什么。”
“太突然了,不禁让我觉得有什么不妙的后续在等我。明明前天跟我说分手,今天却说要告白。你喜欢的那个人呢?以前跟我提过的那个。该不会是那边失败了所以来找我吧。”渚薰喋喋不休,说服自己不要掉进面前这个陷阱。
“没有谁。我要告白的对象从头至尾只有你,别的都是骗你的,因为我想看你的反应,我想看你嫉妒的样子。”真嗣说,“如果我说这也是我骗你的一件事,你信我吗?”
好嘛,就算是陷阱他也想埋头往里跳。
真是没出息。
渚薰扑过去抱住他。
“我怎么会不信你。”

“那么,薰,你喜欢我吗?”真嗣捧着他的脸,颜色迥异的双眼倒映出对方的颜色。
“喜欢。超喜欢。”
“诶——那你要跟我交往试看看吗?”
“求之不得,请多指教。”渚薰笑起来,轻轻吐出最后一个音节。
真嗣倾身,与刚刚确认交往十秒钟的恋人在飞舞的白色窗帘和夕阳中接吻。

End.

【其实所有关于爱的故事无外乎就是让两个人感受爱学会爱接受爱,这对我来说是一件何其艰难的事情,因为我并不太能感觉到这种情感,不管是从他人身上还是我自己身上。但我又乐于见到他们能去爱,或者说,我希望他们相爱,最好能持续到天地倾覆宇宙坍塌,我想他们从四季之前开始,在世界之后结束。

我写的真嗣的确很过分的,仗着渚薰对他的感情肆意妄为,又因为卑怯的不自信而不愿意主动迈出那一步,故步自封、懦弱、贪婪、不负责任的占有欲……看起来并不是个好家伙,但对我来说感觉更真实。因为人是天生就懂得利用条件来为自己取得利益的生物,在没有与外界情感维系的前提下,能让他放弃既得利益却什么都不得到的情况是不存在的。换言之,能让人放弃自己的利益的,除了更大的利益,那大约就只有爱了。真嗣唯唯诺诺举棋不定,总在差不多确定的时候又动摇起来,但最后还是准确的踏出了一步,实在是感觉超不容易又累到不行(笑)。


其实本来只是打算三四个章节就结束的,毕竟不能对不起这个题目,但是不知不觉就写了很多相处的细节纠结的情感什么的,瞬间就想回头去改题目啊。以及我果然是心软的,不然在上一章让真嗣删掉记录就可以老死不相往来,天知道我多想写这样不知不觉就错过的故事,因为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笑)。这样才符合题目嘛,说好的星期过了就不再是恋人了。
另外,あいたい的梗我超喜欢的,日语果然有点神奇。
现在回头一看很OOC,非常OOC,不知不觉就让两个人走上了歪路,感觉到了累与雷。
即便如此,承蒙喜爱,不甚感激。
PS:小朋友们你们谈恋爱就别作天作地啦,毕竟你并没有一个生来就是为了与你相遇的男朋友女朋友】


(啊⋯⋯后记凑字数大法好w)







(走过路过留个评论啊?)

评论(1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