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埼杰】豌豆公主

※再一次的文不对题注意
※非常不对题

———————

“啊,好痛。”
这是因为战斗时从来不会注意自己的安全而总把自己搞得破破烂烂的,应埼玉的要求,博士为杰诺斯装上普通人级别的感受器后,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埼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实验床上有颗螺丝突了起来,顺着他起身的弧度划着了他的腰。
普通人一般喊了痛以后,杰诺斯不由自主的落下泪来。粘稠的机油缓缓地顺着脸颊滑落,埼玉近乎惊恐地看着杰诺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痛楚啜泣出声。
“老师⋯⋯”他向他心目中最强的男人求助,“为什么会这么痛?好痛啊,老师⋯⋯”
博士为这情况皱起眉,他让杰诺斯再度休眠,检查了四五六七遍也没查出异常。他把改造人少年再拼回去,这么跟埼玉解释着:“每个人对外界的感受程度其实是不一样的,就好像有的人被针扎了一下不会有感觉,有的人却会因此而害怕打针。杰诺斯的脑神经对这方面异常敏感。以往我并没有给他装上感受器,所以他没有疼痛感,但是现在他的大脑已经知道接收疼痛的信号了,所以⋯⋯”他说到这,对着埼玉摊了摊手耸了耸肩,做了个“就是这样”的表情,“只能让他自己适应了,也许磨合期过去后他会好受一些。”
是杰诺斯自己的部分的原因。埼玉松了口气,他把杰诺斯抱到椅子上,站在一旁等他醒来。然后两人一起跟博士道别,回了家。
情况远比设想的要糟糕的多。
杰诺斯本是跟往常一样去准备晚餐,进去没多久,坐在外边看漫画的埼玉就被一声痛呼召唤了进去。
他正皱眉看着自己金属构成的手,刚才不小心在案板边上刮了一下,却让他整只手都痛得抽搐起来。
属于人类的大脑对疼痛迅速做出应激反应,杰诺斯握着自己的手,试图让它平息,却又再次因为自己施加的痛楚而泪腺失控。
最后晚餐是由埼玉解决。
我不喜欢这种情况,杰诺斯端坐在桌子边,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是对无法掌控身体的自己深切的嫌恶。
用纸巾擦脸上的机油很痛,给仙人球浇水不小心碰到它的刺很痛,收衣服夹子掉下来砸到头很痛,桌子上粗糙的纹路很痛,死命握着拳很痛,咬着嘴唇忍眼泪很痛⋯⋯
随随便便一点微小的动作,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无法忽视的疼痛,随随便便一点细微的撞击刮划,对他来说就是一场眼泪失控的剧痛。
杰诺斯已经不敢想象他受到普通人一个拳头那样的伤害时,身体所感受到的疼痛度了。
等埼玉端着晚饭出来,看到的就是因为高拟真度而红着眼圈的杰诺斯,和桌子上一大摊流得到处都是的机油。
“老、老师!对不起,我没办法控制、我现在就收拾干净!”杰诺斯直起身,忙乱地去摸索纸巾盒,身子一歪,手肘磕到桌角,杰诺斯捂着手肘蜷缩在地上。
纯粹的痛感顺着线路攀沿而上,把脑子炸出一片废墟。接着是一阵阵的烧灼感,它让杰诺斯回忆起父母的尸体——他们肢体焦黑,被火焰烘烤得看不出原貌,那时他只是手指刚摸上去,就瞬间崩塌成一堆人形的灰烬,顺着风消散在眼前。
杰诺斯为出现在眼前的幻象呻吟起来。
那是他抹不去的伤痕,霸道地横亘在记忆里,越不去跳不过,对面是他整整15年的人生。
等他眼前的事物再度清晰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埼玉担忧的脸。
耳朵里全是嗡嗡的蜂鸣,他只能看着埼玉的嘴唇翕动,却无力做出什么回应。
埼玉握着他的手肘,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从没有过照顾伤员的经验,尽管这程度对常人来说算不上受伤,可看杰诺斯的反应,并不亚于硬生生扯断一个人的四肢。
改造人双目无神的看着他的老师,他张了张嘴,似是要道歉,声音还没经过声带传播出来,就整个儿倒了下去,面容安详地。
他强制关机了。
等他再醒来,已经是第三天早上的事情了。杰诺斯想站起来,却连手都动弹不得。他低头,发现自己正包裹在厚厚的棉被里。
“醒啦?”埼玉正坐在他边上吃早餐,见他醒来,只歪了歪头,注意力再次放回碗里,“你睡了一天了。”
“老师。”杰诺斯手忙脚乱的从棉被里挣脱出来——埼玉把家里的棉被全堆在他身边了——又把脖子上写满“豌豆先生杰诺斯(呵)——吹雪大人、去死吧金鱼粪!——索尼克、今晚是白菜火锅,人太多就没给你留了——埼玉、白菜很好吃,谢谢——King”的牌子取下来,“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真的是很对不起。”
“唔?没关系。”
杰诺斯的头跟着埼玉走进厨房又走出来的身影转动着,然后定在正前方的不远处。
“如果把疼痛分为1-10,你觉得会是多少。”埼玉对着纸上的内容念了起来,他让杰诺斯伸出右手,用圆珠笔在指尖点了一下。
杰诺斯很明显的往回缩了一下,然后又把手伸了过去,回答他:“6。”
埼玉拿缝衣服的针扎了他一下。
“嘶!⋯⋯8。”
锋利的纸在掌心划了一道。
“呃啊!⋯⋯⋯10、10!”
屈起食指在手臂敲了一下。
“痛!”杰诺斯再也忍受不住,戒备性的把手收在胸口,他弓着腰,手指连握拳也不敢,只是虚虚地蜷着。
埼玉头疼地看着他,按照纸上的来看,这还只是普通人中排第3的疼痛度,如果继续一路试下去,杰诺斯大概可以突破到20、不,也许30?
“要继续吗,杰诺斯?”他试着问了问他。
杰诺斯大张着嘴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坐直身,他把手再次伸过去,对他点头。
“算了。”倒是埼玉把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自己放弃了。他觉得昨天吹雪他们说得对,现在的杰诺斯就跟玻璃人、豌豆公主、小婴儿一类的一样,他依旧强大,同时脆弱非常,一颗石头就可以让他丧失战斗力。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经历属于人类的疼痛感了吧。他这么想着,给了杰诺斯两个提议:“我带你出去打一打怪人,让你习惯。或者去博士那里,让他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能克服的!”杰诺斯绝不允许自己向微不足道的疼痛屈服。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埼玉只好带他出门。
正巧的是,刚走进闹市区不久,就有一伙子抢匪刚从银行出来。埼玉后退半步表示自己不会出手,让杰诺斯单独行动。
抢匪们注意到魔鬼改造人的登场,仓皇地向后退,S级英雄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硬碰硬的。他们连钱袋也不要,转身就跑,眼看着要被追上,跑在最后的不死心,尽管自知无用,还是转身朝他开了枪。
子弹打在钢铁表面,碰撞出一蓬蓬火花,被击中的杰诺斯倒吸一口凉气,脚下一顿,竟是险险跪倒在地。他想站直,大脑正处理着肩膀的感受,无暇顾及这一条信号。
杰诺斯庆幸他出门前把泪腺的信号接收卸掉了。
那人也是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枪,疑惑自己是不是拿着什么传说中的神兵利器。同伙见攻击意外的有效,纷纷回来抬起枪射击。只是扳机还没扣下,已经被站在一旁的埼玉端了满锅。
“老师,这么没用的我是不是已经没有资格再做你的弟子了?”杰诺斯捂着肩膀,他终究还是跪在了地上。他看着埼玉冲他伸出的手,很是难过的问。
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埼玉把他拉起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要继续吗?”
“是的。”
接下来一天,Z市论坛流出一道消息:有个魔鬼改造人的模仿者,但是弱鸡到一个塑料小人砸过去就能打倒。
目击者说,那扮得真叫一个像,还敬业的自带了火焰喷射器,站人群里看的时候都分不出真假,只可惜近身战0分。还好有带个伙伴,不然都不知道要死几次了。
哈,就是因为自己弱才要带人吧?
要模仿直接去cos展啊,何必上街呢。
就是,明明这么弱,也真是不怕死(笑)。
肯定是个有追求的人(笑)。
有人贴出了照片,技术不过关,模糊的虚影笼罩着杰诺斯和埼玉,底下一片喊着太像了的声音。
杰诺斯并没有余暇去关注这些消息,他被浑身看不见伤口的疼痛和心灵的挫败感包得严严实实,一向能无师自通找到许多话题的他闭紧了嘴巴,身后是两道被拉得长长的影子。
他认为自己很强。本来很强。他从没预料到自己会被人类的痛觉打败。
人类。
这样说得自己好像不是人类一样。
不,我的确不是人类。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冰冷坚硬,没有任何皮骨血肉,中间的孔洞藏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的大脑和98%的机械造物组成的人形物体还能算是人类吗?四舍五入一下就不是了。
埼玉什么也没有对他说,安慰劝告讽刺责怪激励鼓动——都没有。他只是像平常一样聊着日常的话题,就好像今天也是很普通的过去了。
老师真是个体贴的人。杰诺斯正处于万分不想提起感受器的阶段。如果这不是埼玉要求装上的,他会在感受到痛觉的下一秒就把它暴力拆除了,要是这时候问起他要不要感受器,大概会死犟着不愿意拿下吧。
“杰诺斯很讨厌痛的感觉吗?”埼玉走下河堤,直面着夕阳坐下,他招呼杰诺斯过来跟他坐在一起,“用你真实的想法回答,不用顾及其他。接下来的对话也是。”
“⋯⋯对,我不喜欢。”杰诺斯低着头看脚边的杂草,“它对我战斗时造成了太大的阻碍。”
“但人都是会痛的吧。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和意外。”
“我并不是人类,老师。”他提醒他。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
“我已经十九岁了。”
“未成年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是小孩子。”埼玉抓抓没有头发的头,“本来是想让你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才让你去装这个东西的,没想到这么麻烦,其实你已经不想要它了是吧?”
“我、”想起埼玉要求的真实想法,杰诺斯改变了走到嘴边的回答,“是,我不想要。”
“为什么呢?”不待他回答,埼玉自己回答了,“因为它让你觉得自己变弱了,变得像个人了,变得⋯⋯不那么能够心无旁骛地追求复仇和战斗了,是不是。”
“可是人正是因为痛苦才能前进,不然只是个漫无目的的执行者。你看我,”他拿自己举例,“也是经过三年的痛苦才变强的,而且现在也依旧为秃头而痛苦着。”
“可是,很可怕啊,老师。”杰诺斯看着他,黑色的瞳孔里盛满不知名的惶恐,声音是不协调的平稳,“很疼,很可怕。”
他说疼,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语气,用很简单的词组成他的抗拒。
“杰诺斯,你⋯⋯最疼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埼玉突然问他,也许问题并不是出在什么感受器上。
“十五岁的时候。我被爸爸推开,从楼上摔了下去,手臂和腿摔断了,下面有很多碎玻璃,流了很多血。我身后面是墙,爆炸和倒塌没有影响到我,然后家被炸了,父母掉在我的眼前,我对他们伸出手,那个机器人就烧了他们。”杰诺斯语气平淡,好像只是在讲一个故事,并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我想爬到边上的消防栓,把火灭掉,但是腿不听话,站不起来。”
埼玉几乎是同时在脑中复制出他说的场景。
当时杰诺斯靠在墙上动弹不得,内脏被爆炸的气浪震伤,面前是被灼烤着的父母的尸体,呼吸着的是蛋白质的焦臭味,他连同赴火海的能力都没有。后来下了雨,火灭了,他伸出手去,只沾到一手灰烬。十五岁的少年就这么独自一人在废墟里,奄奄一息,他仰头看着天空,时间仿佛就这么停止下来。
“博士在这时候遇到我,后面的就是老师知道的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草地上,草很软,并没有出现不适的感觉,杰诺斯缓缓把重量压了上去,“博士说我几乎要死了,多处骨折,大腿粉碎性骨折,肺啊、内脏啊都受了伤,脊椎骨好像也断了。不要说动弹了,就连呼吸对我来说都是折磨。”
“但我还是活下来了,也变强了。”
“如果让你继续这个样子可以变强,你是不是不论怎样也会坚持下去?”
“是。”
啊,就是这里了,埼玉心说。不管再怎么成熟稳重,杰诺斯还是没有把自己从四年前100%人类的躯壳里释放出来,在他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块地方是留给那个孩子的。他可以为了那个孩子付出一切,区区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喂,杰诺斯。”埼玉叫他的名字。
“老师?”
“你觉得夕阳好看吗?”
杰诺斯顺着埼玉的视线看去,漫天的金红色染红了天空与河水,远处冰冷的建筑好像也跟着温暖起来,他点点头:“好看的。”
“机械的话是不会觉得好看的。它们连什么叫'好看'都不知道。所以你果然就是人嘛。”他揉那头金毛,然后站起来拍掉身上的草叶,招呼弟子,“走吧,去找博士。”
“老师?”
“既然那个东西让你这么难受,那就不要了。”
“可是、”
“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我来看着你,只要受伤了就惩罚你。”
“诶?能、能问一下,是什么惩罚?”
“呃⋯⋯让我想想,让你跟索尼子和睦相处?”
“我不要!”
“呜哇,秒答。你真的是很讨厌他啊?”
“那个老师的跟踪狂?是的!非常讨厌!”
“好——决定了,那就是这个惩罚。”
“老师,我申请反对意见!”
“驳回。我是你的老师嘛,当然是我决定了。”

不管过去多长时间,只要你向我求救了,我就一定会救你。
毕竟你是我的弟子啊。

Fin.

【灵感来自这条微博
【噫,写了东西却不知道为啥写的就是说得我这种人(。】

热度(64)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