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未亡人

※杰·小寡妇·诺斯注意(。
※私设注意
※埼←←←杰
※写完发现并没有写出当初的脑洞[掩面.jpg]

———————

众所周知,魔鬼改造人的左手小指上有个戒指。
铂金的,没有钻石没有花,远看就是个圆圈。光滑戒面分割出一道磨砂面,并与之形成一个交叉的图案。
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的地方,只是个装饰用的戒指。
可他却很珍惜,非常珍惜。
珍惜到什么程度呢?珍惜到他会在战斗前把它藏在舌头下——他特意在舌根开了个凹槽,刚好能把戒指装进去。为这,他战斗时愈发的沉默寡言起来,丝毫看不到以往老是要唠唠叨叨的习惯。
但现在的世界需要他战斗的时候不多了,所以他有更多时间把戒指戴在手指上。
有人对他进行采访,问到手上的戒指,魔鬼改造人目光闪了闪,回答他:“这是一个束缚。”
好多人以为这是什么浪漫的情话,开始以“你愿意被我束缚吗”为求婚语。
自从埼玉死后,怪人的出现率呈现一个夸张的大跳水,没过五年,就再也没有怪人了。
仿佛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成就埼玉的兴趣。
英雄协会没有因为怪人的销声匿迹而解散,只是对手没有了怪人外星人疯狂科学家⋯⋯这类不合常理的东西,英雄们的存在也逐渐趋于普通人。什么超能力什么不死之身什么帝王引擎,都没有了。
世界一夜之间变得普通起来。
没有寿命限制的杰诺斯大约是仅剩的S级了。
可是世界和平着呢,要S级还有什么用呢?
所以他也只是当当协会吉祥物,写写名为《我的老师》的(内容真实性存疑)回忆录,管理一下协会网站,本人也越来越深居简出,街上要是能碰见他分分钟转职欧皇。协会总部也是同理。
对于杰诺斯的力量忌惮又渴求的英雄协会派了人去那间小公寓楼监视他。他们也没敢太明目张胆,只敢监视楼门口,可是总不见他出来。要不是协会里杰诺斯的生命信号还在闪,大概他们就可以向社会宣布人类失去最后一名S级英雄了。
其实杰诺斯什么也没做,只是日复一日的蹲在家里,当一个大龄家里蹲。作为一个改造人,不用吃不用穿,只需要每周的机油润滑和护理,以及注意充电就可以活着了。至于钱方面,协会光是卖他的海报的收入就足够让一个普通人混吃等死一辈子。
所谓国民偶像也不外如是了。
单调的生活并没有让杰诺斯厌烦,不如说,他乐于此。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这本自埼玉死后就开始动笔的回忆录也将写到尾声。
杰诺斯坐在桌子前翻他写的东西,文件夹里满满都是以年为标题的文档,鼠标按着进度条一下划过就是五十年的光景。杰诺斯选中最后一个,写到半截的句尾光标在一闪一闪,告诉他哪怕这是最讨厌的部分也要写下来。
好吧好吧,我会写的。他在心里叹气,又为这项任务接近尾声而高兴起来,他闭上眼睛,专心致志地回忆他的老师临终前的情景。
并没有什么临终嘱托,也没有什么死而有憾,在那之前的一天,他们只是很普通的打算睡觉,埼玉睡不着,就睁着眼睛跟杰诺斯聊天。
他们聊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聊相遇前的事和相遇后的事,聊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聊着聊着埼玉就叹气:“杰诺斯,你说你要怎么办啊。”很担忧的语气,就跟楼下大爷看着自家怎么也合不了群的小狗,每天带下楼却只会自己孤零零的在一边玩儿,小区里这么多小狗呢,它就是怎样也融入不了,别家小狗在一起追逐打闹,它在一边独自扑蝴蝶都可以很开心的样子。
“老师?”杰诺斯不知道他在指什么。事实上,自从埼玉认识到“自己老了”以后,隔几天就要担忧一下,一会儿是物价怎么涨这么快白菜怎么这么贵,一会儿是King的墓是不是忘记扫了,就连跟他在一起时间最长的杰诺斯也不知道哪里又戳到他的点了。
埼玉披着被子坐起来,冲杰诺斯伸出手。他很习惯地跪坐在他身边,弯下腰,把脑袋凑过去,让老师摸个够。
老人垂眼看着面容依旧年轻如当年的弟子,细密的金发凌乱地散在脸侧,他长长的唉了一声:“你总是这样。要是我死了,你还是一个人,那该怎么办啊。”
“老师是不会死的!”一说到死亡的话题,杰诺斯就激动起来。
“可是我是人类。你看,我会老,也会死。即使是世界最强,也终究有消失的一天。”
“可是⋯⋯”这种对话出现过无数次了,在埼玉长出皱纹的时候,在周围的人一个个去世的时候,在杰诺斯顶着一张格格不入的脸被人问是不是埼玉的孙子的时候。
“我不是神,杰诺斯。我终究要离开你。”
“那么,我就跟老师一起死。”杰诺斯握着埼玉的手,从没哪个时刻比直接触碰到埼玉的衰老更让他感到无力,“埼玉老师总是说我是人类,那么我也是会死的。与其让我面对没有老师的世界,不如让我决定我自己的生命的终点。”这是他说出过的,最接近他内心对埼玉的绮念的句子。
食指责怪地敲了下他的额头,埼玉皱着眉,不知道怎么就把这个小鬼教成这个样子的:“你在说什么胡话?这么多人拼了命也要活下去,你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舍弃掉,快跟世界上的人道歉啊。”
“当初,我报了仇以后,是老师说让我跟您一起活下去,说要带我去学回怎么做一个人。”杰诺斯说着说着开始喘气,他像个普通人一样哽咽起来,“那么现在老师要是离开了,我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做什么突然这么大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吵啊。”埼玉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头疼地看着这个问题儿童,“你跟随我一辈子了,难道还不够吗?单身一辈子已经够了,我可不想还有个大男人跟我殉葬啊?”
杰诺斯以沉默表示抗拒。
他知道的,这个情感迟钝的男人从来没有察觉到他的心意,他也没打算说出来。就这么过不好吗?反正一直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要是说出来被老师当做变态了疏远了逐出师门了,怎么办?我可赌不起。
所以他从来都没说过,埼玉也从来都没注意过,哪怕周围的人都心知肚明。
“那么,杰诺斯。”埼玉喊他,杰诺斯低头不看他,其实还是在听着。
不管老师说什么,反正只要老师的心跳停止了,我就马上拆掉核心球。
“我给你一个任务。”
对关键字起了反应,杰诺斯抬头,埼玉郑重其事地吩咐他:“写一本关于我的回忆录吧。”
“咦?”
“写的详细些,从你遇到我开始,每一天都要回忆,然后写出来。我要你一直写一直写,写到我死的时候才可以算完。”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等你写完了,我就再也不管你了。你要自爆也好,把自己拆成三百四十二块然后丢到海里也好,我都不管了。”
没顾及杰诺斯无措的表情,埼玉去翻他的箱子,里面堆满了他的英雄装、协会的奖牌、粉丝的来信,他在里面找到一个小盒子,放在杰诺斯的手上。
“这个,就算是约定的凭证。只要看见它,你就要想起我给你的任务。”
盒子里是枚戒指。
单调的,没有钻石没有花,远看就是个圆圈的铂金戒指。
那一瞬间,杰诺斯的呼吸几近停止。他以为埼玉发现了他的感情,于是不惜用这个来束缚他。
因为他记得这是他送给埼玉的礼物,包着自己的私心,借着生日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送出去的礼物。
理智提醒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知道了,老师。”杰诺斯握着戒指,用尽全身的力量应答,“我会完成的。”
“有信心吗,杰诺斯?”埼玉的语气好像当初要让杰诺斯去打败哪个怪人。
“有的,老师!”杰诺斯的回答从未改变。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老师的身体变得冰凉,就像我一样。原来人的尸体是如此的冰冷的啊,我这么想道,接着,跪在老师身边哭了很久。按照原计划,在老师的心跳停止后,我应该自爆的,但是老师给了我一项长期任务,我应该先完成它。”杰诺斯有条不紊的敲击着键盘,常年冰封的眼底出现暖春般的笑意,以至于脸上也带起了微笑,“现在,我完成任务了,老师。”
他点上保存,关机,把电脑放进箱子,和埼玉的其他东西放在一起。然后拿出埼玉的那套衣服,披风,手套,鞋子,并依次穿上。
等身镜前的人身姿挺拔,他转了个身,想象自己的背影是不是也像那个人一样。杰诺斯忽然觉得这个行为有点耻,于是他赶紧换回原来的衣服,并把它们整整齐齐地叠好,就好像以前一样。
几声机械运转,重要的胸腔打开,露出一闪一闪的核心球,在它边上,是埼玉的骨灰。
杰诺斯把它们拿出来,放在埼玉的衣服上,他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向面前的衣服、骨灰和核心球汇报着:“老师,您给我的任务完成了。”说完,他低下头,仿佛有个男人伸出手摸着他的头,夸赞他的努力。
他会笑着说:喔,很棒嘛,杰诺斯。
于是杰诺斯在心里回答:作为埼玉老师的弟子,这不算什么。他闭着眼,微笑着,手指轻轻用力,掐断了与核心球之间的连接。
那场火,烧了整整一天。
自他以后,世间再无S级。

“喔,杰诺斯,你来啦?”
“是的!”
“那么,要走了哦?”
“是的,埼玉老师!”

Fin.

【⋯⋯这都是啥乱七八糟的啊?←自我读后感】

【他是未亡人,心中藏着一座坟。】

【↑想写这句然而不知道加到哪里(心疼自己】

评论(20)
热度(76)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