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耳朵里的葡萄

※OOC注意
※写着玩的
※暴露起名水平

※日了狗原计划没说要写这么长的啊?

———————

埼玉有个没跟别人说过的秘密、啊,其实他想说的,但是太奇怪了谁都不会信的,所以他从来没说过,久而久之也找不到人说了。
那就是——他的耳朵里,长着葡萄。
对,大葡萄小葡萄红葡萄绿葡萄紫葡萄酸葡萄甜葡萄厚皮的葡萄薄皮的葡萄——没有别的,就只是葡萄。
它们不知不觉就占据了埼玉的耳朵,晃晃脑袋,它们就嘟噜噜地在里边翻来滚去,把埼玉搅得晕头转向。
他试着伸只手指去碰碰它们,想着哪怕摘一粒下来也好,然后就真的摘了一粒下来。
四分之一个指肚大小,圆滚滚的,颜色介乎红色和绿色之间的奇异颜色,像个微缩模型,看起来太可疑了所以埼玉没有吃。
他随手把它放在窗台上,被路过的小鸟当场吃掉了。小鸟啄了几下,没有异样,叼起葡萄一口就吞了下去,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什么啊原来可以吃的吗。
这些葡萄并没有影响埼玉的正常生活,久而久之就不去管它了。只是偶尔照镜子的时候,他会歪着脑袋斜过眼睛去瞅自己耳朵,试着观察一下里边的葡萄长势如何。
杰诺斯第一次看见埼玉观察葡萄的时候,挺疑惑的。
“老师⋯⋯这么年轻就中风了吗?”
“才不是啊!”
“啊,研究毛根再生长程度?”
“更不对啊!”
埼玉挥着手想解释,可是怎么说?
“嘿杰诺斯,你看,我耳朵里有葡萄!还可以吃哦!”
他是在哄哭泣的小孩子吗?
于是就没对杰诺斯解释过,改造人也不是事事都要刨根问底的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柜子里多了很多生发产品。
这种风平浪静的生活持续着,直到埼玉手贱。
因为家里没有水果了,有一粒葡萄正挣扎出来看世界,他顺手就把它给吃了。
很普通的甜味,埼玉点评着,然后,他听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叨逼叨,用很深沉、充满使命感的语气叨逼叨。
【此刻,英雄埼玉端坐于家中,接踵而来的胜利已经让他心生厌倦。】
“啥?”埼玉左右环顾,杰诺斯去博士那边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谁在说话?”
【埼玉左右环顾,不禁向着虚空发出疑问。不,这不是单纯的疑问,这是身为最强的孤独、空虚与寂寞!人活于世,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与之相当的对手,这是何等的孤寂!凄清!】
“到底是谁啊!”
【他朝不公的命运发出愤怒的怒吼,这吼声震耳欲聋,我们可以从中听出他对这世间人们的恨铁不成钢: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更强一点呢?】
“在这里吗?”埼玉把头伸进柜橱,里边碗筷瓢盆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尘不染。书柜,漫画一本本按照顺序排好。衣柜,里边的衣服分门别类地码着,无不彰显出杰诺斯的处女座属性。
【他寻觅着,不惜用脚步丈量世界。可是他看见的是什么呢?井井有条的社会,平静祥和的人间。这个世界不需要我,他这么想着。】
“到底是哪里出来的声音啊?”埼玉检查了电视,关着的,可除了电视也没有别的会出声音的东西了。他站在房间中央,这里就这么大,可那声音就跟有个人趴在耳边说一样,如影随形阴魂不散。
【这世间真的有能与我匹配的对手吗?埼玉——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有时候会思考着这个问题。他已走遍了世界的角落,但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让他失望了。也许会有的,不,是一定会有。毕竟世界这么大呢。埼玉抱着对世界的信心再次踏上征途,并期待着,有谁会打破阻碍,进入他的世界。那一定会是二人之间、命定的邂逅。】
“老师,我回来了!”杰诺斯拎着菜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屋子,跟进了贼一样。
“喔,杰诺斯,你来得正好。”埼玉招呼他,“从刚才开始就有个人在说话,但是我找不到。”
尽管没得到“附近有生物反应”的提示,杰诺斯还是把眼睛开了热成像把屋子里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回复他:“这并没有第三个人,老师。”
“奇怪⋯⋯那大概是走了吧。”埼玉抓抓背,“不过到底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啊?”
【⋯⋯⋯⋯英雄埼玉到底能不能找到他宿命中的对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又来了又来了!就是这个声音!”埼玉摇弟子的肩膀。
“嗯?”杰诺斯不解地歪着头,“老师,我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难道这个声音只有自己听得见?埼玉整个晚上都陷入思考,一言不发的坐在桌子前,连饭后漫画都不看了。害得杰诺斯整晚也战战兢兢的,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啊,难不成是葡萄的问题!他灵机一动,终于想到了点子上。
找到了问题源头的埼玉恢复了精神,也恢复了以往的作息习惯,一直在边上偷摸摸观察的杰诺斯奋笔疾书:是夜,埼玉老师冥思良久,终于得到了答案。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答案,但是,值得老师花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去思考的问题,一定是很了不得的问题。说不定事关拯救世界!对,一定是这样!不愧是埼玉老师,为了世界,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娱乐时间)!试问世间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呢?单论这份情操便已经把凡人们远远甩在了后头!
后面刷拉拉列了埼玉可能思考的问题一二三四。
之后几天,那声音再也没出现过。
但是,你知道的嘛,人总是会对未知事物手贱一下的。
趁着杰诺斯去超市的时候,独自一人的埼玉捏着指间的葡萄,陷入挣扎之中。
跟上次紫色的那粒不同,这次的葡萄红得过火,像是一键上色涂出来的,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做好心理准备,埼玉一口吞了它,然后上天下地的去找水喝。
辣!
超辣!
这是口腔唯一反馈给他的感受。
实在是太辣了。埼玉怀疑他吃到的其实是传说中的魔鬼辣椒,灌了三壶水都没有完全驱逐这辣感,嘴巴里像是有火球在旋转跳跃不停歇。
不用看镜子他都知道嘴唇一定很红。
非常不巧的是一向动作很快的杰诺斯回来了,伴随着耳边的声音一起。
埼玉愣了愣,因为这个声音居然换人了。
【当他第一次看见那张脸时,最吸引他的,是那对火热的红唇。】
女人的声音,腔调沙哑的好像什么午夜电台情感专线的主播,现在正拿捏着朗诵情诗的劲头叨逼叨。
“老师,您的嘴⋯⋯?”杰诺斯很是捧场的注意到埼玉红得不自然的嘴唇。
【喔,那对红唇!它仿佛是因为我的心头血而如此艳丽,我多么想离得更近一些,好让我仔细看看,究竟这红是不是它原本的颜色。他这么想着,并为它目眩神离,哪怕身边燃起一场大火,也休想叫他离开目光。】
两边的默契度是不是太高了啊我说!
埼玉把水壶放下,冲他摆摆手:“没什么,吃了点辣的东西。”他边说边嘶嘶吸气,好像还没缓过来似的。
我记得家里并没有那种味道的东西啊?杰诺斯心里嘀咕,没有说出口。虽然现在大部分食材是他一手置办,但埼玉有时候也会自己下厨,家里到底有没有辣的食物还真不好说。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唇?他彻底地为它着迷,也为它的主人而着迷,他整个儿地投入进去了,哪怕那是一个魔鬼,一个会让他万劫不复的魔鬼,他也愿意当场出卖灵魂。】
“老师,要不我来看看吧。”杰诺斯凑过去,因为埼玉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博士给我的机体里装了些常用药品,也许会有效。”
“哦,可以啊。”
为了方便,杰诺斯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另一只手的食指尖打开了,他这么解释着:“为了使用方便,装填的都是喷雾类。因为担心老师受伤时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不过老师很强,从来不会受伤呢。”
药剂呲呲地从食指喷出来,有种凉凉的感觉,稍微缓解了些唇瓣的火热感。
“这个药剂里有镇静作用,所以我想说不定能派上用场。”杰诺斯低头,仔细地研究埼玉面部温度变化,“怎么样,老师有觉得哪里不适吗?”
【他走近前去,捧着那张脸,手指轻轻从唇上抹过。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可又不敢轻易唐突,刚离开的手指抗议起来,大叫着哀求着哭喊着:让我再碰碰它吧!你知道的,我有多喜爱它!喔,不,我爱着的,我是爱着的!我爱它呀!】那声音越来越激动,一连串高亢的尖叫快要变成色情电台女主播了。
“我说你啊,原来还真的是听不到呢。”至此埼玉才真的确认了下来,他本来以为那是杰诺斯为了照顾他面子的说法,毕竟上一个叨逼叨的内容怎么说呢⋯⋯是那个流行词吧,中二。
“什么?”杰诺斯照例一个不解的歪头。
“算了,没什么。”埼玉示意他继续喷药剂。
【不,不对,这是亵渎,是不敬,我怎么可以做出这般无礼的动作。他想退却了,那对红唇却微笑着,轻轻吐出诱惑的话语:你——真的不想再进一步吗?来,我允许你。】
“对不起,老师。我还是有点在意,请问老师听到的是什么声音?”见嘴唇部位的温度降了下去,杰诺斯收了神通,犹豫了一下,还是勇敢地发了问。
埼玉苦恼着怎么解释:“呃,就是我做了一些事,然后会听到一些人在我耳边说话⋯⋯?”他的尾音滑了一下,然后点头,很肯定的样子,“嗯,就是这样了。”
“说的什么?难道是预言?神启?跟那个什么老婆婆一样的?”杰诺斯手里的小本子蓄势待发,显然正在为对埼玉的又一大发现而兴奋不已。
“请说得再详细些!”
【果然是魔鬼,你就是那让我心甘情愿献祭出自己的魔鬼,但即便如此,我也会把我的一切向你奉上,只求你看我一眼。他叹息着,放任自己去拥抱,去沉沦,去沉浸在那对红唇之下。】
“呃⋯⋯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厉害。”埼玉回忆这两次的内容,“上次像个动画的旁白,这次像读什么名著一样,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啊这样⋯⋯”杰诺斯有点小失望,随即又打起了精神来,“那么,等下次的声音再出现的时候,请尽快呼唤我。虽然以我的程度不一定能帮上老师的忙,但绝对会竭尽全力的!”
“好好好。”他随口应着,事实上,杰诺斯真想做什么事他从来都不拦着的。能有个人在一旁帮着分析也不错,直觉告诉埼玉,这些莫名其妙响起的声音绝不是无的放矢。
因为声音出现的主动权是掌握在埼玉手中的,想让它什么时候出现也不过是一抬手的事。
不过出现的太频繁是不是会被起疑啊,还是再等一段时间好了。
杰诺斯没有察觉到埼玉的心思,每天一看见埼玉发呆了,就要拿着小本子问:“老师,是声音出现了吗?这次说了什么?世界要毁灭了需要老师去拯救?地球即将爆炸需要老师去阻止?”
“不要随便给我安排剧情啊!”
“那就是老师的秃头有救了?”
“烦死了别老关心我的头啊!”
被天天玩头上那个梗的埼玉觉得心好累不想爱,连葡萄的长势都没怎么去观察了。
所以当葡萄熟过头掉出来他也没有发现。
杰诺斯整理床铺时发现了一粒紫色的葡萄静静地躺在老师的枕边。
我有买过葡萄吗?他拄着吸尘器回忆起来,然后朝葡萄伸出手。
⋯⋯不,等等,不管再怎么样他也是不会吃的,大人从小教导过不能吃来路不明的东西。所以他把葡萄洗了洗,放在桌子上,还找了个盘子盛着。
埼玉打怪人回来,看见桌上的葡萄,想都没想就拿起来吃掉。
【他来了,他来了!那个地上最强的男人!听见了吗?那帝王引擎强而有力的响声步步逼近,难道说这个地方、在哪个角落有着至强的邪恶需要他铲除?】
啥啊这玩意!埼玉捂着耳朵,希望能阻止耳边的爆响,这雄浑厚重的声音,让他想起了性感囚犯。
“埼玉氏,我来打扰了。”King进来了,腋下夹着新出的赛车游戏。
【来了,那个残酷无情、不断地在战斗中寻求提升并享受战斗的男人,他带着享受至极的笑容与武器从天而降。】
那声音低沉下去。
索尼克破窗而入,带着他嚣张地大笑一起闯了进来:“哈哈哈哈那个该死的机器人不在!混蛋埼玉受死吧!”说着嗖嗖嗖几把飞镖过来,被埼玉捉过来立在柜子上当装饰。
【天呐,那个女人也出现了。那个掌握着不应存在于世间的不可思议力量的女人!】
听见这句埼玉模模糊糊的有了点预感,果不其然,地狱吹雪正跟在King的后面,表情自然的好像她已经是这里的常客。啊,不过这么说也没错。
【如此之多的强者聚集在这弹丸之地,究竟是有何要事?我已经不敢再想象下去了,直觉告诉我,那一定是一件如天崩地裂、宇宙倾覆的世界级大灾难。】
“喂,我呢?我的位置呢?”埼玉提出抗议。
【喔,是的,是的,是——的!我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把这里的主人忘了。那个闪耀着光辉的男人,他牺牲自己,照亮别人,啊!他的光芒如此耀眼,谁也不敢直视他。但只要他出现了,没有人敢于忽视他的存在。】
“这个梗你们是要玩一年吗!”
所有人疑惑地看着他跟空气吵架。
“呃,埼玉氏?”King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这是⋯⋯”他右手比划了一下,“打电话?”
索尼克敲着空盘子冲他喊:“埼玉你就是这么接待客人的吗!摆一个盘子就算了?”
吹雪不管来多少次都要鄙视埼玉的家有多小跟她的卧室比差了多远,只是还没开口,一道火柱过来,边上的索尼克就被烧了一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杰诺斯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家里群魔乱舞,当即一发烧却炮冲着忍者轰了过去,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除了他所坐的地方没有多余的东西遭到破坏。
一看就是在这方面下过苦功夫的。
索尼克一个翻身跳了起来,虽然攻击对他无用,好歹还有速度可以拿来嘲讽不是?他嘴角上扬,眼看就要开始在这里四处乱窜,埼玉伸出手,啪啪两下把两个熊孩子的脑袋就掼到地上,两个人的额头撞击地面发出“咚!”的好大一声。
“——要打架也要看场合,这里是我家啊你们两个!”
【他出手了!他的动作连我都看不清,只是虚影闪过就放倒了那个残酷无情的男人和那台人形自走兵器!仅在这一瞬间,一只手!啊,他的头仿佛变得更加耀眼了!他到底是谁?这么具有辨识力的光头,哪怕只是出现一次都不该被人遗忘的!他就是、他就是——!!】
“吵死了都说不要拿我的头做文章啊!”埼玉冲那个声音吼,似乎被他成功恐吓到,话说半截嘎嘣一下就不出声儿了。
King缩在角落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向哪里提出了个问题:“所以说,埼玉氏到底是在跟谁吵啊?”
被结结实实教训过的两个人(被迫)老实坐好,武斗禁止干脆冲对方放起嘴炮来,这个边翻埼玉的漫画顺便嘲笑对方的待客礼仪,那个边叠衣服同时打算写个“帕尼克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见他们停止对自家屋子继续造成破坏,埼玉拍拍手,不再管他们,而是招呼着King开始打游戏。
吹雪看看这边看看那边,对一屋子大男人居然忽视她这么个美女表示不可置信。
等这帮人乌泱泱的来、又乌泱泱的走后,杰诺斯突然想起来一般问埼玉:“老师,难道说,下午那个时候声音又响起来了吗?”
“嗯——?是啊。”埼玉翻着漫画,火大的发现主角帅气的那一幕被沾到了酱油,心下决定下次看见索尼克要先让他给漫画道歉。
杰诺斯凑过来,端端正正地摆好做笔记的姿势,发问:“这次的声音说了什么?”
“⋯⋯并没有说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说不定的呢?”杰诺斯不肯放弃,“事情是有两面性的,对老师这么伟大的人来说没有价值的东西,说不定对弱小之辈而言会是无上至宝。”
“不不不,那完全没有价值。”埼玉拒绝告诉他他被个不知名声音嘲讽了一大段光头的真相。
“哦⋯⋯”杰诺斯沉吟片刻,奋笔疾书:埼玉老师拒绝透露他在今天的声音里得到了什么情报,也许是我的级别还远远不足以知道这么重要的内容吧?现在的我依旧与老师有着太大的距离,也许老师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为了不让我有太大的压力而不愿让我了解到世界的真相。老师以他一己之力背负着沉重的现实,留给我的只有那伟岸的背影,这难道就是最强的代价——与整个世界背离的孤独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时间会给我答案。
然后空出一整页画了个埼玉的背影,细心地打上了脑袋上的高光。
过了几天,埼玉发现这幅背影,仔细地把高光涂掉了。
因为听杰诺斯说那粒葡萄是在他枕头边发现的,于是每天早上起来埼玉都要仔细检查枕边,以防不知不觉又中招。
只是看来那种自愿出来看世界的家伙在葡萄里还是少数派,所以他开始转为每天起来都要观察一下它们的长势,久而久之,就让杰诺斯以为他的老师又开始为了发根烦恼,悄摸摸地打电话给博士,催问对方上次说好的生发产品什么时候才能研究成功。
博士回复你这活难度系数太高,我需要时间,你再等等。
没法从外力手段得到帮助,杰诺斯开始上网去查食谱,连着好一段时间埼玉家吃的都是标准的头发护理套餐,一点儿油腻的东西都不被允许带进家门。
“明明是我自己的家,为什么连吃什么都要受到限制啊⋯⋯”埼玉无奈,家里零食全军覆没,他只能嚼着自己生产的葡萄。
绿色的葡萄看起来晶莹剔透惹人垂涎欲滴,吃进去却觉得像生啃了三大颗柠檬,刚一咬开皮就被吐掉了。
什么事儿这都是,他干脆自个儿出门,去了常去的家庭餐厅点了份薯条。
【你走在这个世上,总是要遇见不得意的事情。不要紧,深呼吸,告诉自己这总是要过去的。经历过风雨,才能见彩虹,不要让自己成为倒在雨中的小草,要做终将顶天立地的大树。】
大概是因为吃到一半吐掉了,直到薯条上了声音才开始叨逼叨,还是用很人生导师的语气叨逼叨。
已经学会无视的埼玉欣慰地发现有四根长薯条,表情难得兴高采烈地。
旁边有个中年地中海大叔看了看他,隔了一会儿,又看了看他。注意到边上的目光,埼玉转过头去跟他对视,大叔端着自己的盘子过来跟他坐一起,他们居然都点了同样的东西。
【人生中有太多萍水相逢,你们或喜或悲。见面了,问一声好,彼此心中都没有留恋。下一次,不要忘记了,要说一声好久不见。】
意思是这个大叔是冲着我来的?
“呃,那个?”埼玉率先发问,毕竟他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会吸引中年大叔的气质。
大叔冲他挤眉弄眼,摆出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说:“小伙子,刚结婚是吧?哎哟肯定是在一起好久了,不然刚结婚哪会管得这么严。”他说着摸摸自己发际线堪忧的脑袋,“我家那个也是。这人一到年纪啊,头发就不牢靠,我老婆为了挽救我的头发天天给我炖汤,一点儿油都不给我沾,可我哪里受得了,只好偷偷出来吃一点儿。”
“我不是中年秃啊大叔。”
【生命就像山谷里的回音,你送出什么,就会回赠什么。你播种什么,就会获得什么。你付出什么,就会获得什么。】
“哦,这句我懂。因为变强了所以变秃了。”
“什么?你因为结婚了所以才秃的?”大叔眼里写着“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玩什么play啊?”。
埼玉瞪着双死鱼眼跟他解释:“大叔,我还没结婚呢。”
“哦哦,那就是女朋友了。”
“我也没有女朋友。不让我吃薯条的家伙是我徒弟。”
【我一直孤独地徘徊在世上,直到我遇见了你,你束缚了我,我才知道什么叫幸福。】
敢情这次是双人组合。
大叔发现自己搞了个乌龙,顿时露出“哎呀呀”的尴尬模样,想救场,听见埼玉这么一说,打算给两个小年轻牵个线,“你这徒弟跟你住一起啊?”
“嗯。自己跑上门的,太粘人了赶不走,就让住下了。”
“看你这话⋯⋯难道还给你做饭啊?”
【你说爱是勇敢上前,只要我伸出手,刀山火海也跟我走。如果我不伸出手,那你就自己走过来。】
“是啊,家务也抢着做,我觉得这可能是个人兴趣,就没再插手。”
“哎呀小伙子,我跟你说啊!”大叔一拍大腿,觉得自己醍醐灌顶,“你这徒弟肯定是喜欢你啊!”
【爱情是一种感觉,它总是这么突如其来,却让我的世界四季颠倒、天地倾覆。】
两个声音合在一起,感情澎湃,句尾一字一顿好像在说很有文化的东西。
“啊?”
“要不是喜欢你,谁会在个大男人家里住啊?还洗衣做饭的,啊?”大叔一边开导埼玉一边暗念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大胆,直愣愣的就赶往男人家里住吗?
埼玉嘴上“嗯嗯哦哦”地应着,耳朵根本没怎么听。等大叔的开导告一段落,薯条也吃得差不多,他就起身跟大叔挥手道别。
大叔还没放弃,一直对着他喊:“赶紧在一起吧,然后你就可以知道恋爱是很美好的了,好姑娘可不等人!”接着就被来这找人的自家老婆抓了个正着。
为了去掉嘴里的味道,埼玉在外边张着嘴多跑了几圈才回家,可他一进门,杰诺斯电子眼上下一分析,就知道他去了哪,当下也是很无奈。
“老师是去了那家家庭餐厅了吧,点的是最便宜的那个薯条套餐。”
“是啊。”反正吃都吃了,也没可能说让他吐出来,埼玉摸了本杂志翻了两页,觉得这样的日子不能够啊,翻身坐起决定提意见。
“杰诺斯,我们来谈谈。”
“是,老师。”
埼玉开始就最近的食谱进行抗议,认为自己的头还不至于凄惨到需要弟子来照顾的地步,最后,以“反正我的力量与头发没关系,你就别老纠结我的头发了”为总结词,成功终止这段时间杰诺斯对他的口腹之欲的摧残。
结束了对话的杰诺斯跑去折腾他的吸尘器,埼玉突然想起来大叔跟他说的话,哈哈哈地把这当笑话讲给杰诺斯听:“我下午在餐厅遇到一个大叔,他以为你是女孩子,还以为你喜欢我哈哈哈哈哈⋯⋯”
杰诺斯回头看他一眼,说:“我的确是喜欢老师没有错。”
“咦?”这倒出乎他的意料,埼玉歪头,“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杰诺斯轻飘飘地把这一页揭过,“老师,今晚吃什么?”
“随便了,不要前几天的那些。啊,不如我们出去吃吧。”埼玉去翻储钱罐,“就当庆祝可以不用吃你那些什么生发套餐。”
他们最后去了平常不怎么会去的高级餐厅,可见埼玉怨念的确是大,大到宁愿用金钱来磨平的程度。
等临睡了,杰诺斯闭上眼,正准备进入休眠状态,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跳出一句话来:“啊,说起来,你今天是不是跟我告白了?”
“是的,老师。”
“哦——”埼玉躺着,头转到弟子的方向,“我好像也不讨厌你的样子,那就在一起吧。”
杰诺斯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他:“好的,谢谢老师。”

Fin.

【什么鬼结局啊这是,强行在一起好尴尬啊喂[掩面痛哭.jpg](因为不小心玩脱了(输在了心灵鸡汤的部分】
【前半部分手机码,后半部分电脑码,怎么就这么像两个人写的,也是日了窜天猴】
【那大叔我猜是东北来的(。】
【夭寿槽点太多吐不过来】
【想了想,我果然还是适合未亡人那样的调调[微笑.jpg]】

评论(4)
热度(47)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