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埼杰】The needles of lie

※花吐病改设注意
※文风矫情注意
———————

披风秃头侠家的改造人似乎生病了。
咦,等等,改造人会生病吗?
秃头侠摊手表示不清楚,他对电器的了解也仅限于用多大力可以把电视画面拍回来且不至于让它散架。对于改造人这种98%机械造物的,他也只能说一句,多喝热水。
大约是从上周开始的吧,杰诺斯有时候会咳嗽,话说到一半就咳了起来,撕心裂肺的那种,只听声音会以为他是得了严重的咽炎。但是杰诺斯没有心也没有肺,更别提喉咙了。
“你真的没事?”埼玉一脸担忧,他总觉得再这么咳下去,他的徒弟会在下一秒哗啦一下散成一地零件。
杰诺斯握拳,把手心里的东西藏好,然后摆出一张笑脸,说:“我没事的,老师。可能是有什么异物侵入机体,所以我打算明天去找博士休整一下。”
一般只要他说没事,埼玉就不会再管了。果然,看他转过头去,杰诺斯竟松了口气,他打开手掌,看着掌心的东西苦笑起来。
那是一根针,尖锐冰凉,却是从杰诺斯的身体里咳出来的。
对,从一周前,他第一次咳嗽开始,只要每咳一次,就会吐出一根针。细长的,短小的,不同长度的针。
他不知道这针是怎么混入身体的,但它就是顺着喉咙振动的气流从口腔里掉出来,无法控制,无法阻止。
不合理,这不合常理。持续一个星期的咳嗽,咳出来的针已经有数百根了,一根两根可以说是疏忽,但是这个数量,总不能说他会梦游,然后自己把这些针吞下去了吧?
但不管怎么想,他都不知道这些针的来历,只能在一次次喉咙不受控制的瘙痒后,把它们咳出来。
“啊,关于你之前说喜欢我的那件事⋯⋯”埼玉又回过头来,杰诺斯把早已准备好的回答说给他听:“对不起,老师,我发现是我弄错了。因为仰慕老师的强大,想要成为老师这样的人,想不断接近老师的强大,不小心就把这种感情跟恋慕混在了一起。”
“嗯⋯⋯”埼玉转头看了他一眼,“你确定了?”
“是的。”他腼腆地点头,看起来对之前搞错了的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我已经不喜欢老师了,如果给老师添了麻烦的话、咳咳!咳咳咳咳!”
“诶,你说话好好说,不用着急的。”见他话说一半又咳起来,埼玉无奈,“既然你说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不过你老这么咳,是上火了吗?”他拿了钱包出门,打算买点苦瓜给他去去火。
等埼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杰诺斯才把捂着嘴的手拿开,针噼里啪啦地掉出来,撒了一地,粗略看去居然有二十来根的模样,被外边的阳光一照,闪动着银白的冷光。
让老师知道他喜欢他,这是他的失误。但是我怎么知道我居然会对酒精有反应啊⋯⋯明明只剩大脑了,哪家的改造人会喝醉的?
上周,许多人来这里聚餐,吹雪啦King啦甜心假面啦僵尸男啦⋯⋯都是不知不觉就聚集在了一起,期间不记得是谁提议要喝酒,埼玉就拿出了邦古老爷子送的药酒,喝到后面都没人顾及他还是个未成年人来着,酒杯空了又满地举到面前,杰诺斯想着自己不会醉也就喝了几杯。
药酒后劲强,起初没什么感觉,过了一会儿,体内的酒精顺着线路来到大脑发挥作用,杰诺斯整个人都晕陶陶的。
另一边一杯杯不停歇的大人里面,只有埼玉意外的还保持着清醒,正拿着双筷子在锅底里找漏网之鱼。而其他人都横七竖八地瘫在地上,间或有谁高喊一句梦话。
这时埼玉发现还睁着眼的徒弟坐在角落里,随口就喊了声他的名字。脑子一片混沌的杰诺斯下意识坐在他身边,看着埼玉吃着火锅喝着酒。他看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一句话——
“老师,我喜欢你。”他靠过去,额头压在埼玉肩膀上,声音忧伤又欢喜,尽管明知求而不得,但还是忍不住为能靠近而窃喜着,他轻声呢喃,“我喜欢你啊,老师。”
朦胧中老师似乎应了一声,于是杰诺斯心满意足地沉睡下去。
他以为这是梦,是假的,是幻想的,所以才敢说出来。
而现实是埼玉摸摸他的头,就让他这么靠着自己睡了一晚上,第二天的时候肩膀还有点麻麻的。
等杰诺斯终于分解掉酒精,清醒过来的他马上就想起了昨晚对埼玉说的话,那一瞬间他只想自爆来个一了百了。
我不光说了喜欢,还贴了上去?还就这样睡了一晚??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啊啊!他掩面,心情复杂地足以让电线打结。
他扭头看边上熟睡着的埼玉,思考在他醒之前怎么把自己弄死快一点,下一秒,盯着的那张脸就睁开了双眼。
“早。”埼玉睡眼惺忪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想起来一般问他,“哦对了,你昨晚上跟我说⋯⋯”
杰诺斯摆出一副无知的样子,反问他:“我说了什么吗,老师?”
“你不记得了吗?”埼玉顿了顿,主动放弃了这个话题:“就是你昨晚喝醉了,说喜欢我。说起来没想到你会喝醉啊,改造人都这样吗?”
“既然是醉话,那就算不得数吧,不用在意那种话的,老师。”说着说着,杰诺斯的表情奇怪起来,他抿嘴,但还是忍不住从喉咙里爆发出呛咳声,舌尖感觉到有东西,伸手一接,是一根针。
埼玉看见了,刚要问他,当事人一脸淡定的把针往桌子上一放,平静的说:“可能是什么时候不小心吞下去的吧。”然后开始驱赶宿醉的客人。
之后埼玉再也没提起过这件事,直到今天。
之后杰诺斯开始咳嗽吐针,直到今天。
要论对这具机械身体的熟悉程度,杰诺斯自知是远远比不上博士的,他整理了一周以来对自己的观察报告,带着报告去找了博士。
“啊⋯⋯这个现象,说得简单一点,就是病毒。但是只会在人类身上出现啊?”博士对杰诺斯会感染人类的病毒疑惑不已,“难道是异种?”
“病毒?”
“在B市出现过一段时间,症状是不停地吐出花来,原理还没研究出来,但是死亡案例已经出现了。”
“那现在⋯⋯?”
“嗯,现在那边已经没有患者了,除去死亡的,他们都奇迹般的不药而愈了。”
“也就是说,病理不明,病毒来源不明,病毒结构不明,对策不明?”杰诺斯下了实验床,看博士把来自他体内的针一根根拿去研究解析。
博士往试管里倒腾着各种试剂,“也不是这么说,总之你先回去吧,我这边有眉目了就告诉你。”
杰诺斯依言回到埼玉那里,被问了情况,杰诺斯隐瞒下大部分情况回答他:“博士说并没有什么大碍的,只是小问咳咳、咳!”他又咳嗽起来。
“喂喂喂,你真的没事吗?”埼玉拍他的背。
“是的,我没、咳咳咳咳咳⋯⋯”一连串而又急促的咳嗽打断了他没说完的话。
最后埼玉翻了个口罩给他,一边感慨原来改造人也会感冒,真是长见识了。
并不是感冒,老师,我体内没有可以让感冒病毒繁衍的组织。
杰诺斯半张着嘴,想解释他的构造,但看着埼玉为他忙活的样子,又舍不得了。

*

虽然奇异的咳嗽会影响到日常交流,但从战斗方面来讲,并没有大碍。
因为杰诺斯再一次的把自己搞得破破烂烂的。
这次还好,只是少了两条手臂。
“老师,对不起,又要麻烦您了。”
“没事,你的手又不重。”
一般来说,完整性还不错的零件,从来都是要拿去回收再利用的,毕竟做人不能太浪费,再有钱也不能。
“不过你没事吗?又坏掉了哦。”他甩着两条手,断口处的电线在空气里甩了甩。
“是的,完全没、没事。”杰诺斯努力咽下猛地涌上来的咳嗽。
“真的?不是我说啊,你还怎么年轻,不用老是这么拼的。”埼玉本不是啰嗦的人,只是看他弟子这么死命折腾自己的样子,仗着能组装重来就一次次把自己搞坏,也太乱来了。
杰诺斯的回答还是老样子:“不要紧的,老师。我需要变强,也只有战斗可以让我变强。”
“你很喜欢战斗?”
“那是当然、咳、咳咳!”没有手可以捂住嘴,杰诺斯再也遮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细碎的针纷纷从嘴角落下。
“喂,你这很不得了啊。”埼玉目瞪口呆,“你是偷吃了家里的针线盒吗?”
“我并不会吃那种东西,老师。”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杰诺斯吐干净嘴里的针,等待老师发问。
埼玉捡起一根来研究,跟它的同类并没有什么区别,普普通通的,硬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的话,也就是它比较短一点细一点罢了。
他举到杰诺斯嘴边,疑惑那是怎么从那里掉出来的,数量还这么多。
“奇怪,我们家的针线盒有这么多的针吗?”
“都说了我是不会吃针线盒的,老师。”
“那你是把自己改装成会自己生产针吗?”埼玉还是想不通,“不然你是怎么吐出来的。”
“我⋯⋯它就是咳嗽咳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经过河堤,下面有两个小孩子勾着对方的小拇指,嘴里同时大声地念起来:“勾手指,勾手指,说谎的人,吞千针,切掉小手指。”
杰诺斯反过来安慰起一直沉默的埼玉:“没事的,老师。博士也说这只是一种病,人类的话会吐花,我只是吐针而已。”
“不是,我只是在想⋯⋯”埼玉看着河堤下的小孩子若有所思,“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你如果吐到一千根针,会发生什么?”
“可是,我并没有说过谎、”杰诺斯尴尬地从唇间吐出根银白的针,叼在嘴边。
“你说的谎可多了。”埼玉语气随意,听在杰诺斯耳里跟炸了道雷似得,说话都结巴起来,“我、我并没、没有说过谎咳咳咳咳、咳咳咳!”
找着证据了,现场版的,埼玉指他:“看,这阵子,你一说谎就咳嗽,咳就咳吧,还得躲着我,原来是因为你会吐针。”
杰诺斯吓得咳嗽都停了:“老师⋯⋯都知道?”
“我们住在一起多久了,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瞟他一眼,“况且你又不是很会撒谎的类型。”
“我、我我⋯⋯”
“如果你真的有这么不安到要说谎,我是没所谓的啦。”埼玉慢悠悠的走在他前边,“但是一直逞强并不是个好习惯,杰诺斯。”
杰诺斯快走几步,跟在埼玉边上观察他的表情,迟疑地问:“那我、我之前说喜欢老师的事⋯⋯”
“你那时候不是咳得很厉害嘛。”埼玉握着杰诺斯的手肘,“但你又一副想得很明白的样子,我也觉得不好去干扰你,既然你觉得这样可以,那就是可以了。你不也说这么了嘛,'确定'不再喜欢我了。”
“不是的!”他否定起自己之前说的话来,“我那时候并不是那么想的!”
“我那时候说喜欢老师是认真的,但是因为逃避老师的回应所以说了谎,对不起!”少年几步上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标准的90°鞠躬,“事实上,我很喜欢老师,是想一直在一起的那种!”
“喔,这次很直接的说出来了嘛。”埼玉看着他的头顶,习惯性想去摸一摸却因为没有空闲的手而作罢,于是抓着杰诺斯的手去拍了拍他的头,“我还以为你是醉了才能说实话。”
“咦?”杰诺斯懵住了,“老师的意思是⋯⋯”那次喝酒⋯⋯是蓄意?
“啊啊。”他烦恼地抓抓光头,“在你眼里我是有多迟钝啊?就算我迟钝周围那些家伙也绕着圈子提醒了我好多遍了。”
“这个人喜欢我”可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他是智障了才会发现不了。但是毕竟还没得到当事人的亲口确定,他才想玩酒后吐真言这招,预计成功率一半一半的,事实却意外的顺利,台词还没说呢,这傻小子就一个劲的抓着他说了两遍。
还好面部皮肤虽然拟真,但下面还是没有装毛细血管的,杰诺斯觉得核心球运转过度,都快要冒烟了,脸上表情倒是没有泄露分毫。
“所、所以,老师给我的回应⋯⋯”他觉得他看见了一线希望,并不想他想象的萤萤之火那么渺茫,而是更大的、更明显的,有如暗中烛火般明亮的希望。
“嗯,你能勇敢的说出来,不错。我很欣慰。”埼玉摆着老师的派头点头,后面却避开了这个话题,“那么,今天就吃寿喜烧吧,就当是庆祝你成熟了一点。”
“诶?老师,回答呢?”
“嗯⋯⋯是不是要去买点白菜呢?”
“老师,等一下啊?”
“哦,不对,你手臂还没装上呢,难不成要喂你?诶——好麻烦。”
“老师,老师!”

Fin.

【嗯⋯⋯其实就是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和花吐病的结合体,这样的设定(说是切手指,杰诺斯直接就切了手臂,real耿直】
【写来写去怎么感觉都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突破的样子⋯⋯唉】
【如果最后老师成功诱导杰诺斯勇敢的说出来又认真的拒绝了,你们是不是会打我|•ω•`)】
【折腾杰诺斯两次了吧?决定了,下次折腾老师去(。】
【快!叫我劳模!(。】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