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Invisible

※非常的OOC注意
※流水账文笔注意

※算了还是别来看了

———————

一天早上起来,杰诺斯发现他找不到埼玉了。
哦,不对,是“看不见”了。
这天早上的埼玉,变成了透明人。
完全透明的那种,甚至连热成像都无法显示。
刚发现时杰诺斯吓得核心球都要爆了。试想一下,早上起来习惯性的往老师那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只有被子可疑地隆起一块。如果不是他的声音把埼玉吵醒的话,大概一发烧却炮就是埼玉新的起床铃声了。
埼玉自己还没发现,自顾自的起床换衣服,杰诺斯就看着空气里掉出一套睡衣,又消失一套常服。
“老、老师!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去找能解决的人吧!”
杰诺斯对着面前的空气说着,对方的声音却是从阳台传来的:“哦,真厉害,半透明的!”
埼玉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们被阳光穿透而过,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地板的花纹,他抬手,窗台上的仙人球被笼罩上一层朦胧的肉色。他又看了看地上,并没有他的影子。
杰诺斯听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从耳边过去,厕所传出一声相似的惊呼:“哦,厉害,毛巾也会变透明的!”他眼睁睁的看着家里的东西一下消失一下出现,想起身跟着埼玉继续劝说却老是不小心撞到,只得坐在桌子前不能进退。
埼玉倒觉得蛮有趣的。每个人都有过不切实际的幻想,什么变超人变蜘蛛侠变钢铁侠之类,虽然他已经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超人,但是能把自己变透明也是第一次。他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东西出现消失、消失出现,乐此不疲。
终于是玩累了,漫画堆最顶上的那本刷的不见,房间里有翻动书页的声音,杰诺斯也终于可以确定埼玉的位置了。他端坐在他对面,一板一眼的试图说服他:“我初步猜测的原因是昨天老师打败的怪人——也许是怪人的身体组织碰到了老师的皮肤,因为老师总是把怪人打碎——然而目前的情报不足,不知道这个状态对老师来说有什么不利影响,虽然老师认为自己没有异样,但这也是暂时的,并没有不会恶化的可能。虽然埼玉老师很强,但这跟以前的敌人不一样,一切都是未知,我不认为放着不管会是一个好方法,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我觉得还是要尽快让老师回复正常的状态为好。”
“20个字,杰诺斯。”埼玉仰头把脸藏在漫画下,气若游丝。
“看不见老师让我很困扰。”
“好吧好吧,你去找解决方法。”他举手投降,站起来就走,“至于我,先出去转转。”
“但是老师,如果情况恶化的话!”他跟着埼玉的话也站了起来,茫然地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不知进退,直到玄关传来声音才迎了上去。
“管他呢。”埼玉开门,一句话说完的功夫人就消失了,“之后的事情交给之后的我来考虑。”

*

天天群魔乱舞的Z市今天也没让埼玉失望。
走出去没几步,打扮得像变态长得也像变态的怪人跟韭菜似的一茬接一茬的登场,埼玉路过了看见了,就解决了。路人视角就是怪人跳出来,怪人搞破坏,怪人倒下了。全程没有其他人员参与,把一场灾难活生生的变成了魔术场景。
嗯⋯⋯先去做什么好呢?埼玉站在街头,点着下巴,眼睛追随着一张从眼前飘过的传单,有了主意。
先去超市看看吧。
难得的在超市遇见了认识的人。
多日不见的索尼克一身便装,很家常的站在冰柜前对比牛奶的保质期。虽然说忍者的话身量小些更方便,但作为一个男孩子,他果然还是想长得更高一点⋯⋯至少要高过埼玉身边那个该死的机器人!
埼玉凑过去看他的购物车,顺便跟忍者比身高,里边满当当的纯牛奶固态酸奶液态酸奶低脂牛奶高钙奶⋯⋯
“谁!”隐隐察觉到身边气息不对的索尼克当即一把苦无飞过去,可什么也没有。倒是因为破坏了超市的货架导致商品乱七八糟的掉了一地被负责人要求赔偿。
一边掏钱一边疑心未消的索尼克左看看右看看:“是我感觉出错了?”
并没有哦索尼子。
埼玉喊着好险好险躲开,突然想起三街那儿的市场今天会进新鲜又便宜的肉,停下了预备进行的恶作剧,一路小跑着往那边去了。
市场正准备开门,一溜儿的大妈拎着菜篮子蓄势待发,在门口排了好长的队伍。埼玉看了看,乖乖的跑到后面排起队来,一边排一边想今天晚餐的菜单。
有个人过来了,他看看队伍,直直地走到埼玉前面。
“喂!别插队啊!”埼玉很不爽。
那人回头,疑惑着摸着自己的耳朵:“刚才是有谁说话了吗?幻听?”
“说你呢!去排队啊!”
他揉眼睛,上下左右都张望了,仍是不见半个人影。但那谴责他的声音是的的确确存在的,而且听起来越来越气急败坏,于是犹犹豫豫的从身侧绕了好大一个圈子,站到了埼玉的后面。后来的人不明所以,也就跟着站在了后面,好好的长队中间愣是空出一大块地方。
好不容易开门了,埼玉后面的那个还站着不敢动,生怕撞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直到更后面的人催他,他伸手在空气里上下划拉了几下,才走上前去,边走还拿不可置信的眼神往后看,不知道刚才那个声音到底是不是错觉。
埼玉没有发现自己给都市奇异传说贡献了一份力量,挑好了东西就去结账。市场的人忙啊,都没时间抬头看,倒是没注意那些钱是从空气里掉出来的,只是排在埼玉后面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
心情大好的埼玉开始盘算菜单,没发觉以往买了肉会有一串小狗跟着的他,今天身后什么也没有。
牛肉火锅白菜火锅丸子火锅什锦火锅⋯⋯怎么全是火锅啊老师!

*

当天,杰诺斯全程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因为他看不见老师,如果老师回来了,他就没法第一时间跑去门口迎接,因此他全天都是心不在焉的。连索尼克跑进来了都不晓得。
“今天莫名其妙在超市破了财,所以我来找你了混蛋埼玉!”
原本为突破了杰诺斯的火力防守而自得的索尼克看看好像无所察觉的杰诺斯,跑到他面前示威了一下:“喂,我进来了哦?”
“哦。”
“喂——是我啊,我,音速的索尼克啊!我进来了哦!”
“哦。”
“看清楚了吗?我,我!本大爷索尼克!”
“哦。”
一直被无视的他忍无可忍,打算喊屋主出来:“喂,埼玉你家傻逼家政机器人当机了!”
听到埼玉的名字,杰诺斯反应过来,被轰了一炮的索尼克居然有种“嗯,这才对嘛”的感觉。
妈的我变成抖M了?我明明是抖S!
遂反击。
杰诺斯是大范围攻击啊,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太吃亏了,所以从阳台跳出去邀战。
索尼克照旧拿速度欺负他,家常装备的杰诺斯哪里是对手,反应总是慢一拍。
窜来窜去的,你是兔子吗!杰诺斯怒。
速度不行力量补,能开的炮口全都打开,亮橙色的能量线亮起又灭掉,整个人透出股高科技的味道。
杰诺斯屈膝弯腰,双掌并于身后,火舌张牙舞爪地喷射而出!
高速移动的索尼克冷笑一声,对这简单的陷阱开起嘲讽,怜悯般顺着他的意思往杰诺斯的正面飘去。
来了!
黑底的电子眼捕捉到空气中紫色的人影,两条手臂一个180°的旋转,杰诺斯在身边画了一个圆,正前方的建筑物瞬间被轰出一个空洞,纷纷就势坍塌下来。
索尼克早已料到,脚下一蹬就跳到改造人的正上方,手指一抖,苦无射出,速度快到能拉扯出一道白色的轨迹线——虽然对杰诺斯造成不了伤害,但无疑是一种胜利和炫耀。
只是杰诺斯速度更快,双手一抬,正好对准了索尼克。这完全是距离的问题,他光想着等下要嘲讽炫耀,所以从上边攻击,可从地面跳上去的速度再怎么快也快不过人家动一下手臂的功夫,还傻傻的就把自己暴露在了炮口之下。
“再见,变态跟踪狂。”杰诺斯挑起嘴角,冲他做口型,高能量火炮在体内一层层充能,炮口已隐约可见火光——
“杰诺斯,你们在这做什么?”
边上突然来了一声,杰诺斯一个走神,烧却炮威力就小了大半不止,虚弱无力的火穿身而过,烧掉了索尼克的衣服。
埼玉的视线转移到新鲜出炉的裸男身上:“你不是那个⋯⋯裸露的帕尼奇?”
“音速的索尼克啊!你这个差太远了吧!”索尼克跳起来,后知后觉的左顾右盼,“等等,刚才是谁在说话?”
“回去了,杰诺斯,我今天有买到不错的肉。”埼玉已经把注意力转移了,“今晚吃火锅吧,最近好像要降温了。”
“好的,老师。”杰诺斯收起满身的武器,跟着前边不远塑料袋沙沙的声音走回家去。
呼呼的北风吹起一地尘土,索尼克瞠目结舌地看着杰诺斯的背影:“喂,你就这么走了?喂?喂!”然后结结实实地在风里打了个喷嚏,又因为在大风天里玩裸奔,高烧38℃在床上躺了两天。
意思意思心疼两秒。
“老师,您今天有遇到什么不方便的吗?”杰诺斯往熟悉的方位伸出手,接过袋子,眼睛盯着脚下。埼玉走这种小石头很多的路时总会不自觉地踢踢踏踏,碎石子跳跃的地方很好地给少年指出一道明路来。
“感觉没什么不同的。”埼玉一下一下地踢着石头,踢偏离了就重新换个再踢,踢着踢着没石头了,他抬头,哦,到了。
杰诺斯松了口气,“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你的语气好像想象了很多关于我的惨剧啊?”
“因为很担心老师啊。”
“这样。谢谢了。”
今天的初体验对埼玉来讲跟往常没什么区别,只是临睡前,他徒弟非要拉着他的手进入休眠模式不可,怎么劝都不听。
“你乖,进入休眠模式了还拉着手干嘛?”
杰诺斯不肯退让,他牵着埼玉的手,忧心忡忡地说:“我担心老师要是自己走开了我却没发现,现在的老师如果不出声我是完全找不到的。”
“你总是这么担心小心秃头哦。”
“我的头发是人造纤维,头部也是金属组成,并没有头皮组织,所以不会有毛囊坏死的情况出现。”
“好吧。”埼玉决定说实话,“这个姿势睡觉很不舒服的啊。”他想象了一下睡姿,觉得明早起来的时候手肯定不会是自己的。
改造人思考了一下,钻进老师的被窝,机体发出嗡嗡的蜂鸣,用最快的速度暖热了被褥,第一次从行动上做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
“那么,请原谅我逾矩的行为,在老师恢复之前,我想跟老师一起睡。”
“行吧行吧行吧,随便你了。”埼玉困得要死,哪里去理他到底什么心思,打着呵欠跟徒弟睡进了同一床被子。
杰诺斯抱着感受不到体温的人体,闭上双眼,体内不断的运转声渐渐减弱。
“老师晚安。”
“嗯⋯⋯嗯。”

*

埼玉是被热醒的。
怀里的改造人还维持着入睡前的温度,晚上还好,早上的话就有点闷热了。他轻巧地挣脱出杰诺斯的双臂,走到阳台呼吸早晨的新鲜空气。
今天天气不错啊,他满意地看着远山边缘的朝阳,决定等下去绕城跑个三五圈热热身。
“老师?”少年的呼唤声从里边传来,埼玉在外边应答了一下,可他还在喊。喊着喊着,声音惶恐起来。
“吵什么啊你,我不就在这么。”他走进去,双目无神的弟子正满屋子乱转,正好跟他撞了个满怀。
杰诺斯撞到就不放手了,满脸委屈:“老师,我以为您走掉了。”
“走什么走啊,这可是我家。”埼玉送他一只手给他抓着,“你最近是不是在看什么家庭伦理剧呢。”
杰诺斯隔了一会儿才发现不对,疑惑地问:“老师,您怎么不说话?”
“我一直在说啊,是你太不听别人说话了吧?”
不对。
杰诺斯反应过来,如果他是人类之身的话,现在背后应该有冷汗刷地划过。
埼玉不是没有说话,而是他说的话,杰诺斯听不见。
昨天是看不见,今天是听不见,那明天呢?后天呢?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去想:是不是哪一天,埼玉这个人,就要消失掉了呢?
杰诺斯不停想象着,也许埼玉不会死,但是没有人看得见他,听得见他,也碰不到他。他会像是一抹游魂徘徊在这个世界,他明明这么真切的活着,却再也没有人找得到他。
就像是⋯⋯就像是被整个世界丢弃了一样,他为这个想法不住地发起抖来。
不行,不可以,冷静,镇定下来,杰诺斯强迫自己放空思绪,快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不是战斗,所以不是老师擅长的地方,只能靠我了。
“老师,今天、不,在事情解决之前⋯⋯可以一直牵着手吗?”他艰涩的开口,因为杰诺斯无助的发现,他束手无策。
他唯一派的上用场的地方,只有爆炸、破坏、以及战斗。除了武器,他一无所有。
“啊?”埼玉研究了下他的表情,明白过来了。
就是那个吧!小孩子在突然看不见父母的时候总会害怕的,对杰诺斯来说,我大概就像是爸爸一样。所以看不见我对他来说是件大事,所以才在害怕。
不管外表怎么说,内心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啊。仗着六年差距的埼玉叹气,再次纵容他。
“非常感谢!”
但一直牵着手还是不方便的,所以他们找了根绳子把两人的手腕绑在了一起。因为有一头在杰诺斯那里,绳子并没有完全消失,它的另一头悬在半空中,真切的反映出这里还有个透明人。
交流方面的话,埼玉只能找个便签本,写一张撕一张,两人随便闲聊一会儿,桌子上的便签就已经散落得到处都是。杰诺斯把它们一张张的叠好,收起来,说不定就是老师的遗嘱呢。
哦,不是遗嘱,是遗作。
对了,老师今天说好了要去找King打游戏的,杰诺斯思绪乱飞。那么今天就不做晚饭了,嗯⋯⋯要降温了,得去把厚棉被先拿去晒,虽然老师身体很好,但还是得把衣服准备好。不知道老师喜不喜欢下雪,得找博士改装点铲雪的零、件⋯⋯
老师⋯⋯还能看见今年的雪吗?
啪嗒一声,一滴机油落下来。
杰诺斯看两人之间的绳子弯下来,就知道埼玉凑了过来,他抬手挡着脸,转过身拒绝他的靠近。
“对不起,老师。”他想象着自己的哽咽声调,但机械声带注定他的声音不会有太大起伏,只是因为埋在手里,有点闷闷的,“我只是、不,一会儿就好,我保证。请给我点儿时间,对不起,我就是、就是有点难接受。”
“⋯⋯虽然不知道你在指什么事情,但总感觉像在诅咒我一样。”埼玉顿了一下,想起来了,“啊、不对,你听不见。算了。”
熟悉的力道拍了拍自己的头,杰诺斯抬头望去,却只能看见空白的天花板。
轻飘飘一张便签出现在手边。
【虽然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我就在这里。我在这里,杰诺斯。】
两人中间的那根绳子意有所指的晃了晃,提醒不要忽略它的存在感。
“是,老师。”他强颜欢笑,“老师,今年的雪,我们一起去看吧。”
【好冷 不要】埼玉表情一个大写的冷漠,连标点符号都不要的了。
“哦⋯⋯”杰诺斯闷闷不乐地收起他的狗血剧模式,摸出手机跟库赛诺博士疯狂短信起来。
等埼玉看完半本小说,他抬起头来,拿一种突然被宣布有救了的绝症病患家人的语气对埼玉说:“老师,博士说他有个认识的怪人专家可以帮到我们,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耳边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只是绳子那头飘了起来,直直的指向门口。

*

“嗯……你这个,看起来只是层生物膜啊?”库赛诺介绍的专家是个发须皆白的老爷子,从外表上看估计是一拳超人里最符合学者形象的。他对着埼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研究了遍,拿着新鲜出炉的厚厚一打实验报告沉吟着,右手手指上下飞舞,不知道在比划什么,“不过有意思,很有意思。延展度很高,哎哟,热成像没反应?不仅隔绝声波,还能隔绝温度啊?”他翻了只激光笔往埼玉身上照,笔直的激光跟被人掰断了似的,硬生生在空气中拐了个弯。他点点头,揭露看不见的原因,“折射啊,怪不得。”
见他还在嘀咕着什么折射率延展度,杰诺斯没耐心了,直接就去催促解决方案。
被求的总是不急的,人慢悠悠的瞟了改造人一眼,继续嘀咕自己的。隔了一会儿,他问埼玉:“说起来,你是人类吧?”
“老师当然是人类,百分百的!”埼玉说话听不见,弟子自觉代其劳。
“哦,是人类,就是需要氧气的。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你缺氧而死——如果搞不定这个膜的话。”他好心提醒看起来打算暴力破坏的杰诺斯,“生物膜跟他的皮肤几乎可以说是紧密贴合,想要在不伤害到他的前提下破坏它是不可能的,我看你也没有那么精密的控制能力。”
“老师……”杰诺斯看着无人的另一边,现在他连想象埼玉的表情都做不到了。不,如果是老师的话,一定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吧。
【喔 这很不妙啊】埼玉并不那么不以为意,毕竟他也不想死。
虽然这个世界很无趣,但还没有无趣到让他放弃这个世界的地步。
“如果没有办法的话,就可以开始准备后事了。”专家挥手送客,签下了死亡通知单,“按现在的速度,要发展到隔绝空气还有两天。”
哦,还有两天。
埼玉很认真的开始思考了,如果人生还有两天,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找个人尽情打一场。
然而并不可能。
那就退一步。嗯……那就吃火锅吧,昨天买的食材还没用完呢。
他看看杰诺斯,改造人还没接受事实,正寻找老师更多的生还可能。
因为徒弟好像很忙的样子,他写张便签塞进他手里,解了绳子自个儿先回去了。
埼玉坐在家里,面前是热气腾腾的火锅,里边是心目中火锅标配第一名的白菜和今天的主角牛肉。乳白色的烟雾伴随着沸腾的水花一波波上涌,鲜红的肉片下去,先熟的却是大片大片的白菜。
“哇哦~”有东西吃总是令人觉得幸福的,埼玉享受着难得的一人世界,直到更晚些的时候,门砰地一声被打开了。
“老师!”杰诺斯破门而入,一个滑步跪在桌前,开始汇报他在那边(强行)留下来后的进展——没有任何进展,这种直接作用于人体的生物膜可以算是新型材料,新的东西一向是没有多少情报的。
【这样 那辛苦你了】埼玉慰问他:【晚餐吃了吗?我有留给你的份】
杰诺斯婉言拒绝,此刻他还正陷入这件事上自己帮不了忙的沮丧中。
埼玉耸肩,放下小说,伸了个懒腰,打算去睡了,要不是为了等杰诺斯,他也不至于清醒到这么晚。
杰诺斯还想说什么,一张便签飘下来:【两天后的事就两天后再说吧 我去睡了 收拾就拜托你了】
他收起便签,应答道:“是。”

*

“埼玉氏你是忘了昨天要来我这边的吗?我都等了一天了……咦?”King疑惑地看着埼玉挂在柜子边的英雄服,屋里却空无一人。
桌子上有喝到一半的水和半盘点心,他左右张望,看样子似乎上一秒还有人在这的,下一秒人就不见了。
King去问阳台的杰诺斯,敏锐地发现他身上多出来的东西。咦,为什么要在手腕上牵根绳子?这是什么新出的play吗?可是另一头不被拿在手上这种play还有什么意义?
King一头雾水,等了解了前因后,还是不太确定,“……所以,埼玉氏变成了透明人?”这是什么Galgame的开头吗?
“不过你们说那是什么膜,那为什么不打破它?埼玉氏的拳头不是无往不利的吗?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是可以挡得住他的吧。”
什么啊这么简单的解决方法!杰诺斯谴责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想到这一点。
“不愧是最强,居然一下子就能想到解决方法。”他还不忘佩服一下King。
迎着他纯粹惊叹的目光,King把那句“这明明是随便谁都会想到的”吃了下去。
【喔 跟我想的一样】埼玉觉得他们不愧是志同道合的游戏挚友。
“咦?”杰诺斯看他的方向,既然有想法,为什么⋯⋯
【因为还有时间啊】看不见埼玉的表情,但看这语气,十分之理直气壮。
还有时间,所以不急。
这大约算是埼玉一向的行为准则。
“不过,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明天我还说好了去参加那个武道大会呢。”
久违的声音再次在这个空间响起,一声泡泡破裂般的轻响,杰诺斯见到了三天不见的老师。
“老师,好久不见!”
“唔?”埼玉维持着出拳的姿势看他,“我一直都在这里的,杰诺斯。”

Fin.

【妈的,今天的我也依旧没有写出好看的东西】
【这是一篇自我觉得失败品但是难得写这么多又舍不得删所以先放在这里等着以后推翻重搞的东西(然而以我的秉性估计会任由它烂在这吧(呵】
【让我下乡几天去放空自己整理思绪,这两天太放飞自我了想到什么梗都想往上套,OOC的没眼看。最后那块写得难受死了,差点删掉一了百了】
【至于我这些梗哪来的,感谢我lofter上的400条写手试炼,不过也就是梗太多才会玩脱,日了窜天猴】

评论(3)
热度(61)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