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一拳】众人皆醉.(1)

※揣摩一下其他人物的时候到了
※时间点以饿狼篇后为起始
※大量私设私心注意
※因为设定所以怎么OOC都没问题真是太棒了呢(棒读
※虽然正剧为主但主CP还是埼杰的,嗯(如果说非要有个CP的话(。

———————

【记忆,是一个人身为“人”的根本。
如果问一个人“你是谁”这种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从记忆里提取的。
我是埼玉,我是英雄;我是杰诺斯,我是改造人;我是龙卷,我是超能力者;我是索尼克,我是忍者;我是饿狼,我是怪人……
那么,如果把一个人的记忆所篡改了,这个人还会是原本的他吗?
如果有这么一天,这个世界重要的角色们的记忆被集体玩弄了,会发生什么?】

———

今天,本只是很平常的一天,A级以上英雄们没事的安安分分待在协会总部附属公寓,有事的上天下海的打怪人。前几日,饿狼事件被解决的新闻让英雄们大松了口气,除了知道他还活着的17位S级、2位A级以及1位B级。毕竟为了脸面,官方宣扬的是饿狼已被当场击杀了嘛。
不知情的人们欢呼庆贺,认为这又是正义的一次胜利。
而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个人正为饿狼打抱不平、不,与其说是打抱不平,不如说是以饿狼为借口,发泄对英雄们的不满。
“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英雄!全都是不称职的虚伪的家伙!呵……呵呵,就让我看看,如果换了身份,改了记忆,你们他妈的会是什么丑陋的模样吧!哈哈哈哈哈!!”

*

——S级5位。

童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不是说无意间发现父亲出轨或者家里某个角落蹲着个入室匪徒,而是说,他一夜之间脑瓜子突然变聪明了很多。
奇怪……我上次明明才考倒数第三,为什么这些题目现在看上去却像是幼稚园级别的那么简单?
这种傻逼题目我是怎么才考到倒数第三的?
这个孩子陷入了沉思,等他发现房间里堆积的各种黑科技之后,又是另一场思考。
卧槽,他环顾卧室里的乱象,瞳孔乱颤,难道我穿越到平行世界了?

——S级2位。

龙卷甩甩手臂,总觉得最近新换的仿真身体不好用。太轻了,还是以前那具钢铁材质的好,有重量才有质感嘛,何况那是她从少年时期就开始使用的身体。也不知道当初脑子里是哪根线路没接好才想出换具身体的,麻烦死了,现在又因为大脑还在适应期而不能换回去。
她飘浮在空中,思考要去哪里找那个三天没回家的妹妹。
“龙卷大人,有需要您出手帮忙的地方,有市民称捕捉到那个'龙级'的身影。请尽快过来一趟。”
龙卷叹口气,说实话,她并不想日日奔波于怪人之间,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想带那个整天包裹得严严实实没一点儿女人味的妹妹去逛街买衣服,可是S级5位的金属骑士是改造她、救了她一命的人,看在他的面子上,龙卷不得不为英雄协会出力。
真是的,明明身材那么好的说,却不肯好好打扮一下,真是浪费。她慢悠悠地朝门口飘去。

——A级1位。

甜心假面有着帅气的脸庞,位居A级英雄首位的实力,更是作为一名偶像而活跃在舞台上,然而他的评价总是不上不下。
他最讨厌不上不下了。
所以我是为什么人气老是这么低呢?他在艺人休息间思考着,好几次票选都处于中游,这意味着喜欢我的人和讨厌我的人都一样多吗?可是他们都是关注我的人吧?为什么就不能加起来呢?
算了,管他的评价中庸,只要我还被人关注着就够了。
门外传来继续摄影的喊声,甜心假面对着镜子摆出自己最完美的微笑,为了人气,哪怕是再丑陋的手段我都可以忍受。
——只要能让人看着我。

——B级1位。

黑暗中,一抹暗淡的影子从人们视线的死角一闪而过,巡逻的保安把手电筒朝那里照去,只是看见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动来动去。
什么啊,原来是狗。正当他这么想时,一阵风吹来迷了他的眼,所以他没有看见有片叶子以抗拒着地心引力的超快速朝他的脖子袭来。
本应喷溅而出的血液在离开人体的瞬间落向地面,保安连临死前的呻吟都没有就失去了生命。
吹雪从黑暗中现身,仰头看了看身后的建筑物,打从心底里觉得这次的委托实在简单至极。但即使身为忍者,大概是受到表面身份B级英雄的影响,吹雪意外的很有职业道德,再简单的任务,接了就要完成。
她从无人看守的窗户翻身而入,轻轻松松拿到了任务物品,在没有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啊啊,回去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我多久没回去了来着?两天?三天?吹雪在无人的街道慢慢走着,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怪人。

刚定为是鬼级灾难的怪人在广播刚响起的瞬间,就被人打成了碎片。饿狼扶着少女的肩,问她:“怎么样,还站得起来吗?”
“天、天呐,是饿狼大人!我居然被饿狼大人救了!”看来还是个忠实粉丝,发现自己被偶像救了,一副开心到快要融化的样子。
“嗯……没事就好。”自从饿狼追随师父的脚步做了英雄,几乎是一夜之间,他的人气就暴涨,几乎到了走在街上就有人认得出他来的地步。
但是他不会忘记那个家伙的……那个让他首次尝到败北滋味的家伙。虽然邦古有安慰他胜败乃家常便饭,但他还是不甘心,那可是被打的连战斗细节都不记得的惨败,饿狼何曾受到如此屈辱。
如果让我再一次遇到你,我一定会打倒你,那个“龙级”的!

——S级7位。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King抱着头缩在轿车背后,今天刚买的游戏被严严实实保护在怀里。此刻他只想大骂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难得出门买个游戏都会撞见怪人。
怎么还没看见有英雄来啊?平常不是很活跃的吗?人呢?人呢?
“嘭!”
倚靠着的轿车猛烈地抖了抖,被挤压到的车窗玻璃瞬间爬满裂纹,碎裂开来洒了King一身。
“哦——原来这里还有只小老鼠呢。”沙哑难听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鼻端传来腥臭的口气。
King更猛烈地发起抖来,下身的裤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湿了一大片。
快、快跑啊!动啊快动啊!该死的,腿……腿使不上力……
湿漉漉的、长长的、粗粝的舌头在脖子上舔了一下,King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向前爬去,他身后,蜥蜴外表的怪人笑起来,期待着接下来猫捉老鼠的游戏。
谁来、谁来救救我啊!!

——A级39位。

“呼啊——”埼玉蹲在台阶上打了个哈欠。
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这么犯困,他迷蒙着双眼,打算趁着温暖的阳光小睡一会儿。
嗯嗯……如果这时候有个抱枕就更好不过了……
正这么想着,手边多了团毛茸茸的东西,他朝手边望去,花猫张大嘴,冲他展现几颗小小的尖牙。
埼玉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花猫也不反抗,团成一团就这么睡了起来。
哦,好舒服……埼玉也低下头,抱着花猫睡起午觉来。
暖洋洋的光洒了他们一身,把门口这片空地圈出一块儿不可侵犯的领域。

——S级14位。

杰诺斯刚从持续了一周的休眠中醒来。
上次的战损太过严重,加上材料缺乏的问题,这次的修理居然花了一个星期。
不知道老师怎么样了,杰诺斯一边穿衣服一边想,一闭眼一睁眼就硬生生的从埼玉的人生里少了180个小时41分钟又21秒,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然而这又是自己作的,能怪的对象已经被打成酱,他也只好加快动作赶紧回埼玉身边去——即使这180个小时并不存在于他的意识中。
造成战损的原因是银色獠牙那个叛出师门的徒弟,饿狼。
哪怕是事后再回想起来,也要为他的实力攀升速度之快而胆寒,当时的他有如神助。如果埼玉不在场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全员团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果然,埼玉老师才是最强的!
杰诺斯一边往埼玉的住所走,一边从数据库里调出上周的记忆,回味起来。

*

“你看,那不是那个!”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他不是电视上那个吗?怎、怎么办?”
有人边看着他边窃窃私语,跟以往的目光不一样,恐惧、惊慌、茫然、憎恨……纯纯粹粹的负面情绪浓郁地像是沼泽一样把杰诺斯包围了起来。
他停下脚步,凝神观察。
有人悄悄逃走,背影狼狈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魔鬼改造人轰杀殆尽;有人就地藏了起来,还不忘偷偷伸出摄像头上传网路;有人在打电话,杰诺斯听出话筒对面是英雄协会的自动答录。
“喂?是协会吗?我、我有情报!在四街和六街的路口发现、发现魔鬼改造人!”他抬头,与杰诺斯的眼神相对,表情顿时扭曲得像是看见恶魔,杰诺斯抬脚,向人群走去,想找人了解一下情况。那人仓皇尖叫一声,丢下手机扭过头就逃。
这声尖叫响彻街头,周围的市民得到了统一的讯号一般全都转身就跑,杰诺斯皱眉,心下一片茫然。
这比他最初开始正义行动却被当作怪人的情况还要茫然,因为哪怕是怪人出现在街头都会有一群人围观的,因为可以看见英雄。
一杆长枪破空而出,青年不知从哪跳出来的,转瞬之间出现在杰诺斯面前,他连自带的登场广告都没有说,只是一脸严峻地看着杰诺斯。
“我记得你是……A级的毒刺?”
“喔,居然能被你记住我的名字,还真是荣幸呢!看来我在你的眼里还是个角色咯?”毒刺握紧手中的枪,掌心的汗滑腻腻的,可见他此时很紧张,紧张到想逃跑。可是接到协会指令时,只有他的位置最近,虽然实力对魔鬼改造人来说不怎么样,但好歹还是可以稍稍缠斗一下,至少要让市民逃走。毒刺定了定神,今天的魔鬼改造人看起来心情不错,有交谈的欲望,于是他继续用对话来拖延时间,“喂,魔鬼改造人,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杰诺斯全程懵逼,他们都是英雄,英雄与英雄之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允许争斗的。那么,为什么对方一副面对敌人的架势?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回答他,只是亮橙色的火线隐隐亮起,只要是战斗,他就从不会逃避,“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你如果想来找打,那就来。”
杰诺斯站着不动,等着毒刺上前,因为他有资格、也有实力如此傲慢。
呜哇,糟糕了还是要打,即使心里暗暗叫苦,毒刺还是抬手屈腿,长枪横于身前,右脚后撤扬起一圈沙尘,摆出了战斗准备姿势。
啪。
一声蹬地的轻响,毒刺没像以往习惯性的耍几个枪花,而是十分直接的冲着杰诺斯攻去!

【耶,我又回来啦!有没有很惊喜?(要点脸】
【希望这篇可以让我写得开心点(走过路过留句话啊?给点动力啊?】

热度(34)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