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一拳】众人皆醉.(3)

邦古看着被牢牢束缚起来的少年,摸了摸嘴边翘起的胡子,觉得不可思议:“还真的是你,我以为被抓的是个冒牌货。你叫杰诺斯啊,我这么喊你可以吗?”
杰诺斯歪着头看他,看来银色獠牙就是被派来交涉的人了,这样说来我的说法还是有人愿意听的吗?他几乎是被包成了个巨大的铁块,层层叠叠的锁扣乱七八糟的包裹着他,勉强能看出四肢的位置,完整露出的只有一个头部。
“是你啊,老头。”
“你认识老朽?”
“银色獠牙,邦古,S级3位。我和老师去过你的道场,跟你和你的弟子吃过火锅,不过你那里的火锅没有白菜,不值得推荐。”
“弟子?饿狼吗?”如果是和平相处的情况下的话,邦古并不介意听听杰诺斯的“真实的记忆”。
杰诺斯奇怪地看他一眼,说:“不,是叫茶兰子的。饿狼被你逐出师门,其他人也走了。只有他留了下来,成为了你的首席弟子,也是你唯一的弟子。”
饿狼被他逐出师门?这简直是个笑话。邦古是这么觉得的,于是他也大笑起来。
“虽然我并不讨厌有想象力的年轻人,但是这个故事太夸张了。”邦古停下来,夸赞那个不知名的人,“可惜不知道你的记忆是谁灌输的,他一定是个写故事的天才。”
“来吧,让我好好地听听你的故事。”他甚至泡了杯茶,好整以暇的坐下来,“这一定是个好故事。”

*

不会错的,一定有哪里不对。童帝风一般把课本全翻了出来,铺满了桌子,上边数理科的知识点简单得像1+1,国文历史什么的就一知半解。但他的记忆里,从小的成绩全都是差到年年吊车尾,差得均匀绝不偏科。
难道我一夜之间被考神附体?
还是说我穿越到一个不聪明的我的世界?吊车尾全是这个世界的我的记忆?
“据悉,英雄协会刚刚宣布,在逃的龙级灾难魔鬼改造人,就在刚才,被S级第2位的英雄战栗的龙卷所击败,并押回了英雄协会总部。这是一次完全的胜利,自从上次歼灭战失手让魔鬼改造人脱逃后,协会方面一直在对其做专项研究……”客厅那边的电视里念着刚刚得到的情报,声音大到传进了童帝的房间。
童帝看看时间,是记忆里要去上补习班的时间,但他不知道这边的他是不是也应该收拾书本准备出门了。
电视还在念着新闻,只是声音被调小了,妈妈在外边敲门催他快点动身免得迟到。童帝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个世界的我也是要上补习班的啊。
这样一想心里就平衡了呢。

*

杰诺斯好好的讲着故事,因为时间太长,外边的人都等得不耐烦,纷纷揣测里边是发生了什么。
“这个房间没有监控装置吗?”
“时间太仓促了,所以就随便挑了个房间……”
于是他们继续都把耳朵贴上去,期望能听到什么动静,可惜隔音效果太好,什么都听不见。
“要开门看看吗?”
“不用吧,毕竟那可是银色獠牙。”
“再等等吧。”
里边的邦古不得不打断杰诺斯第五遍,他抬手示意杰诺斯中断讲述,然后跑去了厕所。这是他泡的第三壶茶了,可看魔鬼改造人的意思,连大结局的门槛都没摸到呢。虽然他讲的语气抑扬顿挫,用词生动,可无关内容委实太多。
但是关于他所说的,邦古却不由自主的想去相信。
虽然埼玉也好,King也好,通通都没有听过,但是他说的就好像真的有这么两个人一样,特别是埼玉,太真实了,真实到生活中的细节都被一点一滴的还原。至于茶兰子,他也是有印象的,是道场里最小的弟子,翘了几天没来之后就离开了道场,说是坚持不了锻炼。
“前面的先放着,可以跟老朽讲讲饿狼的事情吗?”
“他说要成为怪人,开始狩猎英雄,动静闹很大,协会发了通缉令。后来他勾结了怪人协会,我们去消灭了怪人协会和饿狼,你和老师放走了饿狼。”
言简意赅。
“没了?”
“嗯。”杰诺斯点头。
“就……没点更多的内容了?”邦古有点不习惯。
“是的。”
我靠之前你老师那一大串的内容讲那么久,我徒弟你就两句话?
“你想让老朽相信我最有出息的弟子是所有人的敌人,你觉得可能吗?”邦古摇头,啼笑皆非。
“这是事实,老头。”
金色的眼瞳里无风无浪,他只是很平淡的对邦古说一个存在过的事实。
对他来说存在过的事实。
邦古无法分辨他到底有没有说谎,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的结果是“是”。
“你……跟我上次见面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他慢慢的说,这时候,他的语速才像是个老人,邦古一下下回忆着他的记忆里与杰诺斯的会面、战斗,“那个你对力量有着过于疯狂的追求,并狂妄的想靠力量站在世界的顶点。对弱者傲慢,对强者渴望,所以才找上了S级的我们。你希望借助与我们的战斗来磨砺你自己,并把我们这些垫脚石狠狠踩在脚下。”
“那一次,我在你眼里看见的是对这个世界的不满。你叫嚣着这个世界的不公,弱者与强者分割的太清楚,不论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处。你说它令你愤怒,令你可悲、可笑,令你总是像是个愚蠢的小丑,唯一的用处只是娱乐大众。所以你要变强,靠一己之力扭转这个世界。”
当时他看着这个年轻的改造人怒吼出声,并伴随着一下又一下的凶猛的攻势,全然不畏惧受伤或是死去。他像是一把熊熊烈火,拼了命的要让自己燃烧这个世界,他想让世界跟着他一同踏进毁灭的火焰,哪怕最终化为飞灰也在所不惜。
“既然觉得自己弱,那变强就是了,将自己的弱小迁怒于别的事物是懦夫的行为。”杰诺斯否定邦古口中那个自己的理论,“老师曾说过,如果没能让自己真正的变强,那就根本不算是真正的努力过。努力并不是那么廉价的词语。”
邦古笑起来,说道:“如果不是脸的话,我根本不会认为你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杰诺斯眨眨眼,为这种假设性的说法而不屑,于是他也回答他:“并没有如果,我说过了,你记忆里的我是虚假的,全部。”
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了。外边的人敲开门,进来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站在门边等着迎银色獠牙出去。
邦古在经过他时,叹了口气,说:“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但我也希望你说的是假的。”
“很遗憾,它们全都是真实。”
“只有你一个人记得的真实?”
“无论如何,我要去找埼玉老师。只要找到老师,这种情况算不得什么。”杰诺斯的言语里全是对他的老师盲目的信任,“因为老师是最强的。”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认知才是假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个叫埼玉的男人。”
杰诺斯沉默了,直到邦古走到门口时,他对着背影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如果连身为弟子的我,都否定了老师的存在,那我就根本不配做老师的弟子。”
“哈,祝你好运。如果见到你的老师,我会赞扬他有个好弟子的。”老人背对着他挥挥手,权作告别。

*

杰诺斯被原样转移到布满了全方位监控的房间。有人提出过干脆把他的四肢卸下来,但是被金属骑士否决,他想要对魔鬼改造人进行研究,你们这些外行人别给我乱动。
协会无法无视他的要求,无奈之下只好用全部所能用的器材把他锁上,然后安排了五个人一同看守。
因为双手的炮口存在,那里是被防守地最严实的地方。魔鬼改造人闭着眼低着头,安安静静,一动不动,似乎是无力反抗当下的情况,于是让自己进入了休眠模式。
实际上,他的双手早已脱离了束缚。
就在刚刚,邦古从他面前经过的那一小下。
杰诺斯悄无声息的把手臂处的禁锢熔化掉。在监视的死角处,赤红的铁水缓缓流淌,所过之处的部位均获得久违的自由。看似无懈可击的严防死守底下早已千疮百孔,脆弱的不堪一击。
它也只能承受一击。
尖锐的警报声被触发,不明所以的人还探出头来看热闹,知道的人疯了一样往那间房间赶去,留给他们的只有满地尚未凝结的铁水和生死不明的看守人员。
在他们看来,魔鬼改造人对总部大楼的熟悉程度远在他们预计之上,一路上,杰诺斯走的都是疏于防范的无人小道,倏忽一下就不见了人影。
“当时你就在附近,为什么没有去拦截!”有人质问银色獠牙,丝毫没有顾及这是他们的S级第3位。
“人老啦,走不动。”银色獠牙捶捶老腰说,还咳了几声,仿佛到了风中残烛的时候。
那人语塞,单说年纪你的确挺老,但从实力角度来说,十八个小年轻都打不过你吧!你这句话对得起你的排位吗!
看他们扭头继续商量对策,邦古出了房间,打算回自己的道场。杰诺斯的故事他还要好好去想想。
“你是故意的吧?”少女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龙卷不知道是刚好路过,还是特地等他来讨个说法。她漂浮过来,质问邦古:“为什么放走他?”
“看着年轻人对他的老师的一腔热忱,实在是忍不住想帮他一把。”邦古摸着胡子,目光深远,像是在回忆自己的那一大堆弟子,“毕竟老朽也是个‘师父’,不由自主的就羡慕起来这种尊师重道的弟子了。”
“少骗人了。”
“其实我跟他交涉的时候,他有很多机会来杀我,毕竟他全身都是武器。但是他没有,只是一直跟我讲故事。”邦古跟她说实话,说心里那些不清不楚的思绪,“你也该发现了吧,他们不一样。”
“年轻人的眼神是骗不了我的。他并没有他的狂气,我只看见了一个迷茫、但坚定不已的少年。”
“看他这么执着的要去找他的老师,老朽就真的不忍心让他失败。至少不要是因为我们。”
龙卷哼了一声,倒是没有表态。
“反正下次我还是会打败他。”看来对于之前的败北,她还在耿耿于怀,扔下一句话后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今儿是年二九,然后没有年三十是吧?那大家新年快乐啦,年后见】
【至今仍在努力给别人加戏[手动再见.jpg]】

评论(4)
热度(36)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