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鱼与渔与鱼

*人鱼与渔夫AU

*因为是手机开的热点,为了省流量所以两篇合成了一篇,来,跟我读标题的正确读法:红鲤鱼与绿鲤鱼与渔(你走

*OOC注意


———————


【鱼&渔】


“来吧!”

以狂澜怒涛为背景,以暴风呼啸为奏乐,年轻的渔夫手握武器,向着巨大的怪鱼发出了挑战。他们面对着面,比例差距大得仿佛壁画上拯救世界的英雄直面怪物。

杰诺斯永远都会记得这条怪鱼,无论是那黄褐交加的颜色、宽阔的唇线、尖利的背刺、七鳃鳗一般的牙齿,都在冲他耀武扬威的叫嚣着一个事实:对的,我就是你的仇人。

他不会忘记的,就在他十五岁的那年的生日,按着惯例,他的父母第一次带着他出海打渔,他们收获颇丰,但就在回家途中,遇见了它。普通人怎么可能跟这种怪物相抗衡呢?最后父母连船带人被吞了下去,只有他一个人被海浪冲上岸,逃过一劫。

但是,获救的同时,他的身体也告诉了他正在濒临死亡的现状。如果不是镇上的医师库赛诺同时掌握着精深的机械知识,他也会间接丧生于那条鱼的口下。

三层楼高的鱼眼看着他的方向,毫无感情色彩地盯着他,仿佛古老石刻流传下来的恶魔之眼。

杰诺斯面无惧色,他早已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为了这一天,这个少年已经等了太久太久,足足有一千多个日夜,强烈的仇恨无时不刻浸没着他的内心,直到今天,终于开出了黑暗且耀眼的花。

怪鱼深吸一口气,海洋翻涌着没入它的嘴,小小的渔船无根浮萍般向着一圈圈的利齿滑过去。

杰诺斯半蹲屈膝,奇迹般在不断摇晃的船板上站得稳稳的。他沉声低喝,双臂的炮口如花般绽放,机体缝隙间的火光在这片暗沉的天地非常显眼,显眼到把这周围都照亮了。

“来吧!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黑底金瞳看着渐渐逼近的巨大鱼嘴,嘴角为着心底的兴奋而高高挑起,“让我们做个了结吧,混账家伙。”杰诺斯轻声说着,体内的核心嗡嗡运作起来。

虽然耀眼,可他实在太过渺小,一点萤火般的光迫不及待地流入深渊,蓦地,巨大的火柱贯穿天地!

大量的海水转瞬间蒸发了个干净,渔船上密密麻麻的落满了雪白的盐晶,杰诺斯维持着双臂朝上的姿势,急促地喘气。

过了一会儿,他后仰倒地,乌云仍笼罩着这片海域,但心头的阴霾已经散去。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爸爸,妈妈……”他说着说着,哽咽起来,模仿眼泪的机油一点点滑落,浸湿了沾染在金发上的盐粒。

突然,本已渐渐平息的海浪翻搅起来,杰诺斯坐起来,看见在船的不远处,一个庞大的漩涡正咆哮着现形。

这是!

腐烂颜色的背鳍一点点浮出水面,杰诺斯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不、不可能……不可能、”他摇头,不愿接受眼前所见,可背鳍的主人哪里会顾及他的意愿,自顾自地现身。

一条与怪鱼长得一模一样、但要大得多的家伙轰然跃于水面!

错了,是我错了,该杀的是这家伙才对!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

惨白的鱼眼看着他,可杰诺斯硬是从中看出了仇恨与嘲弄。

少年重新站起来。

他昂着头,一如既往的不退缩,无所谓,管它妈的是一条还是两条,全部烧却就是了!

他平举起手,只是这次亮起的火光比刚才要暗淡了些许。

杀不死也没关系,但至少,我会让你吃够苦头。

坚毅的神色爬上年轻的脸庞,怪鱼冲他张大嘴,大到好像能吞噬天地——

啪。

一声轻响。

奇异的、与这个灭世般的场景极不相符的轻响。

杰诺斯目瞪口呆,随即被漫天落下的鱼肉和血洒了一身。远处,怪鱼身体的正中央,有个人影模模糊糊的出现。

能看得出来那是个强壮的年轻男人,他高举着拳头,而这片海域的上空,万里无云,艳阳普照。

“动来动去的烦死了。”那人嫌弃地甩着手臂,他低头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厌恶的甩头,“喂,你这家伙是不是太臭了点啊,真是的,口腔清洁是很重要的,知不知道。”

“你……”随着船的前进,男人的下半身露了出来,在杰诺斯的眼中熠熠发光着,渔民们口口相传的故事在这一刻成了真,“人鱼?”

“嗯?”埼玉扭头,拿新奇的眼光看着他,“人类?”好像又不是,没听说过人类的手会开花。失了兴趣的他扭头想回到海里。

“等等!我叫杰诺斯,请、请务必告诉我你的名字!”

“埼玉。”

杰诺斯翻下船,跌跌撞撞地在尚未下沉的柔软鱼尸上前进,他来到人鱼身前,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最后,他选择跪在埼玉的面前,低下头颅:“请收我为徒吧!”

“哈?”人鱼歪头,眨了眨眼,鱼尾啪啪拍着水。

金发的少年抬起头,眼底毫不掩饰地闪耀着崇敬与憧憬:“你救了我,还帮我报了仇,这等恩情我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也是可以的!”

“我不要啊!为什么我要被个渔夫以身相许啊!”

“那么,师父!”

“师父也不行!”

“老师!”

“都说了不要啊!”


Fin.


———————


【渔&鱼】


平静无波的海上,有条不算破但是看得出很旧的渔船毫无目的地漂浮着。渔夫没有撒下渔网,而是懒散的躺在船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啊~阳光真棒。”毒辣的阳光直挺挺地晒在他的身上,看他的表情,却挺享受的样子。

“喂,埼玉!你这样子今天有要没有收获啰!”同村的渔夫经过他,船尾跟他那条空荡荡的渔船不同,啪啦啪啦的甩尾声不绝于耳。

“你走开啦,挡住太阳了。”埼玉伸只手出去,把船划得离他远了些。

渔夫撇嘴,这人在村里就一直是一副没干劲的样子,出海打渔也是像这样乱漂,要不是村民们三不五时的接济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平安活到这么大。

他歪歪帽子,意思意思提醒他:“总之,暴风雨就要来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今天我老婆有买到不错的东西,晚饭可以来我家哦。”

“是是,十分感谢。”船舷边竖起只手,毫无诚意的摇了摇。

渔夫说得没错,肉眼可见的海平面那头,灰暗的云正裹挟着海浪奔腾而来。

蓝得耀眼的天空逐渐暗沉下来,冰冷的雨滴针尖一般打了下来,感觉不到温暖阳光的埼玉挪开挡在脸上的草帽,映入眼帘的是铁灰色的世界。

静静漂浮的船开始随着波浪摇晃,灰蓝色的海水击打在船板上,溅出破碎惨淡的泡沫。

高高的浪头涌过渔船,虽然觉得这凉丝丝的温度也是蛮舒服的,但埼玉头疼的发现,再这样下去船好像要沉的样子。

是时候该回去了。他解下船桨,有力的臂膀挥动得像个螺旋桨,离弦之箭一般飞速驶向岸边。

单调的灰色视野突然闯入了一抹不同的颜色,埼玉往左侧方看去,海面下庞大的阴影不断勾引着人类的恐惧之心。

鲸鱼?海怪?

埼玉还没来得及细想,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船,原本就摇晃得厉害的船发出沉闷的巨响,不由得让他低头检查是不是被撞出了个洞。

哦哦,没有漏水,万幸万幸。

哗啦一声,有个金灿灿的脑袋在船边探出了头。

埼玉也转头,看见一张年轻的脸,两个头惊诧地对视,心头浮现的想法都是同一样的: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出现?

嘴上的话还是对方先开了口,明明流泻出的是不明意义的连贯音节,传入埼玉的耳里却有了明确的意思:“人类?为什么会有人类?”

少年身边翘起的金色鱼尾为他口中的人类做了注解。

“人鱼?”埼玉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看见新事物的新奇,“原来真的存在啊,我第一次见呢!”

水底下的阴影游了过来,人鱼微微侧头看着那边,又转回来警告他:“快逃吧,人类。那是尼普顿(罗马海神,大约是马头鱼尾的形象,或者海马),它发疯了,已经吞噬了好几个城镇了。”似是觉得埼玉成功脱逃的希望不大,安慰性的补充了一下,“能逃多远逃多远。”

“诶、真的?”

仿佛是为了配合他口中的语句,山峦般的鱼尾哗啦一声翘出水面,高高地耸立在一人一鱼的面前。

“糟、”杰诺斯还没来得及说出完整的词,就听见边上的人类戴上帽子,兴奋地叫起来。

“噢噢,是个大家伙!今天总算没白来!”

来不及了。

就连鱼尾边上的海浪都显得如此高不可攀,杰诺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遮天盖地的黑暗缓慢但不可阻止地沉了下来。突然,他掌下的渔船一个轻微的摇晃,他扭头,看见那个人类居然一步步踩着海浪迎向了它。

他想做什么!?

几乎是脑海中刚浮现这个想法的瞬间,埼玉出拳,大海凝结。震颤。破碎。

猩红的颜色漫延而出,代替了难看的灰蓝色。

“这、这是……”杰诺斯说不出话来,那个背影此时此刻显得如此伟岸。

“不错不错,可以当给那家伙的回礼。”那家伙指的是刚才邀请他晚饭的渔夫,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了。

但是……埼玉烦恼着看着浮出水面的尸体,这么大,该怎么弄回去啊?

就他那艘小船?别开玩笑了,那才跟这家伙的鳞片差不多大。

“好厉害!”杰诺斯的尾巴啪啦啪啦拍着水,他游过来,眼睛闪闪发光,“那是怎么做到的?”

“嗯?就是……我过去,然后出拳。”埼玉摆了个架势,示范给他看。

“我叫杰诺斯!”

“哦,我叫埼玉。”他礼尚往来。

“教我吧!就刚才那个!”杰诺斯难掩激动的情绪,在水里转着圈游。

埼玉难为的挠挠头,不觉得只是出拳而已,有什么值得教的:“这个……”

“啊,我可以帮你把它搬上岸!”他伸手,冲未来的师父展现他的肌肉。

“那好吧,会很辛苦哦?”

“没问题的,老师!”

金色的鱼尾拍打水面,边上漂浮的是巨大的海怪和小小的渔船。


Fin.


【美人鱼好好看!好好看!超好看!看完回来瞬间就想来一发人鱼AU了!】

【鱼埼玉和渔杰诺斯与渔埼玉和鱼杰诺斯的设定,因为两种都想写两种都舍弃不了所以都写了,就是这样!(咦好绕口】

评论(3)
热度(21)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