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一拳】众人皆醉.(4)

现在杰诺斯的形象与帅气英俊可靠不上边。
身上破破烂烂的,全是划痕,刚才跟龙卷风里来石头里去的,缝隙里指不定哪儿掉进了小沙子小石子什么的。他皱着眉,甩甩手腕,总觉得哪里运转不顺畅。
虽然顺利脱身了,但途中受到的阻碍对他来说也不是毫无影响的,数量众多的攻击总有几下蒙中打中,现在身体反映给杰诺斯的感觉就是大问题没有,小问题哪儿都是。
这都无关紧要,现在去找埼玉要紧。
哪怕这里真的不是他的世界,但是埼玉是一定会存在的。因为杰诺斯是存在着的。
魔鬼改造人出逃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普通民众嘲笑一下英雄的实力不济,英雄们惴惴不安担心下一秒就会有火炮出现在身边。倒是低阶英雄抱着看笑话的姿态,毕竟实力不足的他们一向充当着观众的角色,也正因为实力不足不会被魔鬼改造人找上门。
大楼的电子屏放着紧急播报,金发的少年头像打上了危险的标签,行色匆匆的路人停下脚步仰头观看,却没发现头像上的人正从他们背后走过。
结束一天的课业的童帝拐过路口,正好听见这则新闻,也不免吐槽了一下到底是英雄太弱还是对方太强,然后就因为没看路撞到了个人。
他正打算道歉,就听见那人喊了一声:“童帝?”
“嗯?”他下意识应了一声,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他的名字。他抬头,与杰诺斯对上视线。
“你认识我?”童帝不觉得他有跟魔鬼改造人相识的资本。
杰诺斯眼光闪了闪,错身离去:“不,我认错人了。”
“你认识我。”他肯定地说。
“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童帝邀请他,杰诺斯想了想,不认为童帝对他能造成什么威胁,同意了。
他改主意了,如果能在老师察觉之前先解决问题,那绝对是个把事件全推给老师解决更好的、更应当这么做的方法。

*

两人没有继续在商业街闲晃。
主要是杰诺斯这张脸,这发色,这外形,太突出了,怎么也无法泯然众人,仔细寻找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现。所以他们拐进了没什么人的小路,边走边说。
出乎他意料的,童帝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接受了改变记忆这个假说,中间一点儿挣扎也没有。
该不会又是诈?杰诺斯提防了一下。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是排名S级第5位的英雄,输出手段是自我发明的科技,那我的感觉也可以解释了。”童帝说出自己的想法,“记忆可以被改变,但是已经发生的事实无法更改,过去所创造的事物也无法消灭。一个人最原本的本我也不是因为记忆就可以被摧毁重建的。”
“聪明的我不可能吊车尾,普通人的我不可能造出那些东西,反社会分子的你不可能这么正常的跟我聊天,号称出动大半S级才能打败的你也不可能轻易被一个英雄打败。”
“喂!”杰诺斯不爽。
“所以,一定还有更多的东西被人为忽略了。如果能找到,就证明你是对的。”说是接受了这个说法,但童帝并没有相信这就是事实。
毕竟穿越这个假设也是蛮有说服力的。
凡事总有个万一嘛,万一这篇文事实上是个穿越设定呢?万一开头其实是在驴你们的呢?
童帝摆明了没有确凿证据就不可能站在你这边的意思,杰诺斯思考了一下,发现他还是得去找埼玉,因为他的个人物品大多都放在埼玉家。想要证明自己的生存痕迹,没有哪里比日常生活的地方更合适了。
“哦,有便利店。”童帝跑过去,他一直忍着没去补充糖分储藏很久了。
杰诺斯跟进去,被收银员吸引了目光。
不、别误会,那不是埼玉,是金属球棒。
但是他跟他们上次见面有点不同,飞机头被剪了,梳成了中分头,还戴上了副平光眼镜,制服穿得整整齐齐,扣到了最顶上的扣子,此刻正很有礼貌的对着他们喊“欢迎光临”。
一副便利店十佳好员工的模样。
什么鬼啊?
杰诺斯再次懵逼。
主要是他怎么想也想不到金属球棒是怎么和便利店员联系起来的,依他的本性也是做个手下一帮小弟的不良青年吧?难道他心里其实盼望着从良?
结好账的童帝和杰诺斯在金属球棒热情洋溢的“谢谢惠顾”里踏出了店门,杰诺斯不停回望,觉得身后是什么异时空的交界点。
鉴于现在的童帝的身份只是个普通的吊车尾,下了补习班就得回家,他们在便利店门口分开。
寻求同盟失败。但是两人交换了联络方式,如果杰诺斯能找到决定性的证据,童帝表示到那时再联手也不迟。
“至于你的话,真的不打算做个伪装什么的吗?”童帝给了个建议。
“不需要。”杰诺斯不喜欢藏头露尾的,有什么攻击就光明正大的来吧。
童帝耸肩,叼着棒棒糖回家。
那么,现在该去找老师了。他扭头,往最初的目的地赶去。
即使是杰诺斯,此刻也在心里祈祷了一下埼玉的存在一定要是真实的。
哪怕他变成了普通人也好。
满满的希望和紧张在没有人应答的门前化为虚无。
不用把耳朵贴在门后,他也知道那里面没有生命反应。
可是除了这里,他对埼玉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根本一无所知。
啊……我对我的老师一无所知,他这么想着。
而且以后也无从得知。
金发的少年抱着头,平静地蹲在老师的房门门口,惶惶然不知该去向何处。

*

埼玉回来时看见的就是家门口蹲着个人。
失败的入室强盗?
离家出走?
踩点的小偷?
他看看自个家周围,荒芜废弃的大楼到处都是,这个人怎么看都像是专门蹲守在这里的。
埼玉蹲下身,碰了碰他的身体。
呜哇,好冰!
死的?
杰诺斯因为外界接触而抬头,还没来得及为看见了熟悉的面孔激动,视线里闯入了埼玉身上的衣服。
该死……他心里一沉,居然连老师都受到了影响。
“没死啊?”埼玉正正警帽,问起这个年轻人的目的来,“你在这是有什么事吗?”
“等等……你有点眼熟啊?”他侧头,透过月光去看他,脑内两张脸的相似度越来越高,埼玉右手拳击左掌心,恍然大悟,“啊,是今天电视上的通缉犯!”
“老师,我有事情跟你说!”杰诺斯急切的想告知他真相。
“来报案的?”埼玉开门,背对着他挥手,“我已经下班了,等明天再说吧。”
杰诺斯跟进去。
听见哐锵哐锵的沉重脚步声,埼玉回头:“你进来干嘛?这是我家。”
“这也是我家,老师。”
“为什么叫我老师?”
“因为你是老师。”杰诺斯在他的位子坐下,接过埼玉递过来的水,“谢谢。”
“不不不,你看,我是警察来的。”他冲他比他的制服。
杰诺斯的态度很坚决:“你是我的老师。”
什么啊,问题儿童吗?埼玉揉揉眉心,在他的对面坐下,犹豫着是该摆审问犯人的态度还是心理辅导的态度。后来他选了后者,毕竟局里并没有要求他去逮捕魔鬼改造人。
“算了,先来说说你是来做什么的吧。嗯……”埼玉终于想起来了通缉令底下的名字,“魔鬼改造人,对,你是叫这个对吧。”
“我叫杰诺斯,埼玉老师。”
“咦,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转头想想,人家是个通缉犯,也许有自己不知道的手段也说不定。
“埼玉老师,这个世界出了个错误。”杰诺斯正坐着,表情严肃,“但是只有我发现了,我需要把它变回原本的样子,我需要老师的力量。”
“你是指你作为天天被报道的通缉犯这件事吗?”
“那只是其中之一。”
原来魔鬼改造人还是个中二哦。但是看脸的话也差不多是到这个年纪了,可以谅解。
兼职不良青少年心理辅导的埼玉警官了解该怎么引导这种中二少年,但是中二的重要通缉犯该怎么引导却是另一回事了。
“算了,本来是该优先逮捕你的,但是上面没有给我们警察下命令,现在也挺晚了……明天你就走吧,等有命令给我我再逮捕你。”埼玉决定先满足自己的食欲,“啊,对了,晚饭吃了吗?猪排饭可以吗?”
“既然老师还在,我是一步都不会离开老师的。是老师做的吗?要吃。”杰诺斯起身去帮忙,顺便重复自己的决心。
“哇,痴汉吗你?”
因为没有危险度的样子,杰诺斯又死活不愿走,结果就是杰诺斯成功的住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埼玉觉得魔鬼改造人对他家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熟悉度,而且他本人对着做家务几乎算得上疯狂的热爱,自从他来了,家里的清洁整理通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就被杰诺斯承包了。
不会真的是痴汉吧?埼玉偷偷观察了一下,不管怎么说,痴汉这种生物如果真的出现在自己身边,是不会像Gal game一样令人喜闻乐见的,反而会避而远之。
至少他是这样的。
“老师?”杰诺斯发现他了,扭头看着他等待指令。
对,就是这个视线!埼玉捂眼,正直的警官大人在面对这种眼神的时候,总要为之前那些阴暗的想法而感到愧疚不已。
这样的一个小鬼是怎么变成通缉犯的?看起来明明是个好孩子。想不通的埼玉拎着警帽上班去了,任由一个社会公认的危险人物蹲在他家里。
被留在家里的危险人物站在阳台,远远的目送埼玉上班后,很是烦恼地叹了口气。
老师一副不信任他的样子,老是偷偷观察他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可是整个晚上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电子眼扫了遍房间,表情冷厉的魔鬼改造人哼了一声,为造成这一系列事件的不明人物,他恨不得现在就找出那个人,然后直接一举击溃。
杰诺斯已经借着打扫卫生的时候确认过了,这的确是他原本的世界。清洁工具的摆放排列、角落处攒了一周的灰尘、藏在衣柜里的不小心被折断的扫帚,都是只有他才能找到的切切实实的证据。由此可证,童帝的穿越假设不成立。
但是,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连埼玉老师都发生了一部分的改变?
嗯……虽然警服的老师很帅啦,但是他还是更喜欢英雄服的老师。
因为那个才是他的老师。

【嗯……微妙的觉得哪里怪怪的?(待我去修一修提纲】
【衔接还是有问题,心累。顺便这种文好意思说有CP吗?好意思?】
【妈哒,发现了个大bug!但是改不了!看出来的人别说出来,安静地看就好了!】

评论
热度(32)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