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龙与少年

※依旧是OOC和奇怪的AU
※试图童话风然后失败的产物
※从人物表现来说,大概是半·黑师徒⋯⋯吧

———————

【嘿,你知道吗,每个星球的中心都住着一条龙。它们自星球伊始便存在,直到与星球一同死去。】

这个星球上的龙本来一直在沉睡着,睡着睡着就梦游,从星球中心跑到北极,又从北极跑到南极。目睹到他的人类觉得他是会毁灭世界的怪物,集结了勇者跑去杀他,睡得正香的龙觉得痒痒,一个翻身压死了勇者们。
人类又开始传说那怪物是沉睡之魔,如果让他醒来了就要毁灭世界。然后他们把龙的周围修成了供台,不知怎的,传说越来越歪,把他变成了神明。
信徒们不远万里过来参拜他,什么家中有病重之人的也来找他许愿,研究黑魔法的觉得掌控了他就相当于掌控了全世界,跑到他身边嗡嗡地念咒语,还企图敲点鳞片下来制造魔药。
只是他持续以恒的敲了十年,连道印子都没留下。最后愤恨地转行当了个说故事的,自带特效的那种。
毕竟那十年里他可是在龙身边听了好多故事的,悲剧比较多,最后最感人的几个故事集结出书,被称为世界十大悲剧。
龙沉睡着,世界的歌舞升平生灵涂炭都与他无关,人类围着他欢欣鼓舞也好,争战屠戮也好,他只是沉睡着。
直到有一天,他觉得自己差不多睡够了,一睁开眼睛,我了个擦,我怎么跑地面来了。
根据“龙的守则”,地面上的龙必须得把外表化成星球上的居民,除非这个星球上住着的都是龙。
他一个翻身变成了人。
龙⋯⋯嗯,不对,现在他是人了。
人走下供台,身边有个人喊住他:“龙,你能帮我复仇吗?”
人拒绝承认身份:“我是人,不是龙。”
“少来。我看见你变身了。”
“好吧,我是龙。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复仇?”人轻易的放弃了挣扎。
“我叫杰诺斯,我的家园被毁了,所以我在找凶手。他们说龙是全知全能的神明,所以我来找你。”金发的少年看着他,黑底的眼瞳深处倒映出一个赤身裸体的光头男人。
男人虚着眼,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只是不说话。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跟你的信徒说,我亲眼看见你是龙变成的。”
“好吧好吧,我跟你去找凶手。”
“你的名字?”
“现在的人都不懂规矩了吗?”人⋯⋯算了还是叫他龙吧,龙拿一副痛心疾首的眼神看他,“互通姓名是建立联系的仪式,互相知道名字了就可以沟通灵魂,我可不打算跟你建立联系。报完仇我们就可以散伙了是吧?那你随便叫吧,大众一点儿的。”
“那么,老师。”
“这个是不是太大众了。”
“因为我想让你教我如何强大。”
“别得寸进尺啊?”
“你的信徒再过十分钟就要上来了,而我是趁着门卫打瞌睡的时候混进来的。”
“得得得,我教,我教还不行吗。”龙撑着脸,十分苦逼,暗叹人类的进化路线是不是出了错,都没有以前那么老实淳朴了。
龙的消失让全人类都震动了,一半人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所以连神都放弃了他们,一半人认为没有了龙,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打了,和平许久的世界再次充满战争。
“其实人类怎么样都随便的,反正我又不会死。”龙翘着脚,在旅馆的小木凳上啃鸡爪子,“你们对我的意义就是决定了我来地面的时候要变成什么样。”
“那你为什么没有头发?”
“龙哪里会长毛的,你真好笑。”
杰诺斯的眼睛瞟向他下身。
“喂,我喊非礼啦?”
“我吃饱了。”杰诺斯放下盛满黑乎乎的机油的杯子,开始盯着龙。
龙吃完了晚餐,拎着杰诺斯进行饭后运动。他们来到荒无人烟的山,开始互殴。
说互殴也不对,只是杰诺斯单方面追着龙打。
龙懒洋洋的躲过攻击,等杰诺斯的能量耗光了就拎着他回去,省得又像上次那样被人举报纵火烧山。
龙只给杰诺斯展现过一次他的力量。没有魔法,没有嘴里喷吐的寒冰与烈焰,他只是以人类之躯对着一座山简简单单的来了一拳,眨眼间,那座山就没了。
杰诺斯悚然而惊。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绝望,这不是人能做到的,哪怕这个男人看起来再像人类,盘踞在深处终究还是一条龙,想要倾覆天地都轻而易举的龙。
致力于追求力量的改造人兴奋到发抖,他开始写龙的观察日记。
“老师,为什么你不睡觉?”
“我才刚睡醒,睡什么睡。”
“老师,为什么你会睡觉?”
“人都可以睡,我就不行?”
“老师,为什么⋯⋯”
“问问问,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龙翻个白眼,拿苹果堵住了他的嘴。
钢铁牙齿轻而易举的咔嚓一下把苹果分两半,杰诺斯继续填充关于龙的资料:“老师,你活了多久?”
“不记得了。”龙靠着树,掌下的青草随风摇曳,“我们都是从星球诞生起被遗弃下来的。”
“星球诞生?意思是,每个星球都有龙吗,老师?”
“对啊。”龙指着夜空,星星在他指尖闪闪烁烁,“你们叫冥王星的那个,是水星上那个的妹妹,她姐姐是个可怕的妹控。火星上那个,是个变态。金星上那家伙是公的,长得却像母的。木星上的也是变态,还让自己长了对有毛的翅膀,都不知道怎么想的。”他说到这里,轻嗤一声,对着遥远的同类嘲讽,“想飞想疯了吧。”
“你们⋯⋯不是能飞的吗?”杰诺斯看他的背,当目的地太远的时候,龙就会带着他飞,虽然姿势是公主抱这种羞耻play。杰诺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他是故意的,他就是在报复杰诺斯初见面威胁他的事。
“他是想离开那个星球,飞得远远的,再也看不见。”龙看着天,不知道是在看哪颗星星,“不光是变态,还是蠢货。”
他的表情是杰诺斯从未见过的,龙咬牙切齿的缅怀着什么人,看着看着,不免就要跟着他悲伤起来。
“老师,你们龙⋯⋯出现变态的几率很大吗?”
“那两个只是特例!喂,你这眼神什么意思?”
等杰诺斯醒来,才发现他居然在龙的怀里窝了一宿,他刚想坐起来,龙正在拿草叶编什么东西,手肘一压,让他又躺了回去。
“诶诶,你别动,我快弄完了。”
杰诺斯在他腿上抬头看,细长的草叶在他灵活的手中渐渐变成另一个东西。龙半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掌心的小玩意,杰诺斯却觉得那目光好像是给他的,于是他挣扎着脱离他的怀抱。
胳膊被他一撞,眼看着要编好的瘪了一半,龙责怪地看着他,几乎把那团草塞到他脸上:“你看看你,叫你别动了,我弄了好久的。”
罪魁祸首扭头,装作没看见。只是在午饭后,自己跑角落里捣鼓了一会儿,扔了个花环在他头上。
龙光溜溜的脑袋顶着个五彩斑斓的花环,显得那个头更光了。
混在人类里久了,也开始注重起这方面的龙眯着眼问他:“你这是在嘲讽我?”
杰诺斯伸手,想拿回去:“不要算了。”
“什么啊,是给我的?”龙抬起眼睛,冲他笑,“谢啦,杰诺斯。”
杰诺斯忽然发现,即使是光头,那张脸以人类的审美来看,是很帅的。有个东西朝他飞过来,接住一看,是条小小的龙,它仰天长啸,却一点儿也不可怕。
他打开手臂,把小龙跟他的笔记本放在一块。可想了想,觉得放那可能会被烧到,最后还是穿了根绳子挂在了脖子上。
“要好好保管哦,可以保护你的。”
“护身符吗?没想到你也会迷信这种东西,与其把命运的安全交给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如让自己变强,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去把握。”
龙烦恼地揉额头:“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偏激。人这种生物,不就是要相信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才能活着的吗?”
“如果真的要相信什么才能活着的话,我宁愿相信自己。”杰诺斯没有反抗那个小小年纪,龙总是借着年龄梗对他摆出一副大人模样,有时候却比他还要幼稚,专注于一些小孩子的游戏。
“那不如来信我?”他撺掇徒弟入神龙教,“反正我比你强,来信我吧。”
男人坐在阳光里,企图让杰诺斯把命运寄托在他身上。
“反正你们活着就是要信点什么依靠点什么的,有个能依靠的人总是好的,不管他靠不靠得住。不然连个能依靠的人都没有,那未免也太惨了。”
杰诺斯走过去,跟他一起被阳光包裹:“如果我不信你,你和我根本不会见面。”
龙的观察日记开始被别的内容填充。
有时候是一张完整的素描,上头的龙安静地凝视远方,有时候只是几个速写,那是被黑暗料理暗害而露出奇妙表情的龙。
有时候也只是随便几句话几个词,没什么意义,有感而发而已。
杰诺斯也没有问过为什么一个星球只会有一条龙。这么大的地方,却没有半个同类,哪怕是寿命相当的异族也好。龙说他与这个星球同生共死,那是不是说也许某一日蓦然回首,却发现整个世界一片死寂,只剩下他一个人。
因为龙说了“遗弃”,后来又说了“放逐”。
之前说过的吧,杰诺斯是为了复仇才在世界游走,他的敌人太过强大,通俗易懂的形容就是普通路人和S级1位的差距。不论是权力、钱力还是实力都是。
但是星球的中心站在了他这边。稳赢的,绝对。
长时间的探寻下,他终于确认了最终需要他手刃的对象,就带着龙出发了。
“喂,我们真的没有走错吗?”龙顶着风雪,单薄的穿着看上去就有一股子寒气逼人。
杰诺斯皱眉看着水壶里凝结的机油,温度要是再冷下去,连他的行动都要冻结了。
“喂?喂喂?冻住了?”龙凑过来。
“迷路是你的特权,上次是谁在那个迷宫里找不到路然后干脆一路轰到尾的?”
“是你们的问题吧!想藏东西就藏呗,藏了还要告诉别人让人去找,还非得弄个弯弯绕绕的迷宫,这不是贱的慌是什么。”龙冲他嚷嚷。
越往山上走,温度越低,如果没有特殊手段,普通人的话早就冻死了,还好他们俩都不算人类。
只是杰诺斯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冰雪填满了机甲的缝隙,霜花沿着金属表面攀爬蔓延,给他染上了一层漂亮的冰蓝色。龙凑过去,握着他的手,那层薄薄的冰瞬间融化了,温暖的热度一路传递到胸口的核心球里。
“看什么看?”杰诺斯的表情像是第一次认识他,龙撇嘴,“龙会喷火不都是常识吗?”
“你喷个看看?”杰诺斯不信。
龙张开嘴哈了口气,有串火苗从他嘴里蹿出。
杰诺斯捧场地鼓掌。
等终于爬到山顶,满山遍野的军队早就在那等着迎接他们了。远处有魔法师举着法杖,杖尖正指着这边。
“龙,不管这个小鬼提出了什么条件,我可以给你百倍!千倍!多少都可以,来为我效力吧!让我们一起征服这世界!”
“哪个是你要找的啊?”龙问杰诺斯。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杰诺斯警告他,“你别插手啊。”
龙哦了一声,走到一边站好。
那人不死心,或者说,他还没有跟龙为敌的心理准备,再次劝诱起来:“龙,你想要什么?钱、权、美色,无论什么条件,来吧,跟我一起开创一个新的时代吧!”
龙轻蔑笑笑:“如果你邀请我毁灭世界我还有点兴趣,建设?抱歉,那不是我的特长。”
那人遗憾的叹了口气,手抬起,权杖指着他们。
说好不插手,就是不插手。龙看着杰诺斯在万军从中冲锋陷阵,藏在人群里的魔法师吟唱长得要死的咒语,他也不出手。他似乎自带奇特的磁场,所有攻击都绕过了他。
血液刚离开人体马上就结成了冰,被切开的肌肉粉嫩嫩的,杰诺斯的烧却炮是这里唯一的暖色。
雷电、火焰、箭支对改造人的身躯都不起作用,唯一可能有用的寒冷也被龙作弊一样驱除了,他势如破竹的杀到军队中间,铁掌一挥,按在了目标的头上。
他没有欣赏仇敌惊惧扭曲的表情,也没有用惯用的武器,只是面无表情的,啪地,捏碎了他的头。
尚未流淌的脑浆和着血液凝结成一团斑驳的冰块,杰诺斯看了看掌心,来到龙的身边,深深地鞠了个躬。
“老师,一路上辛苦你了。”
龙摸摸他的头发:“干得不错。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件事好了。”
“我叫埼玉。”
杰诺斯愣了愣,抬起头,应答:“是,埼玉老师。”
“走吧,这次轮到我带路了。”埼玉笑着,拉过他的少年。

【——不吃刀子的别往下看:)——】

啪。
一声轻响,杰诺斯仰面倒在雪地里,金色的短发散开来,配着雪色意外的好看。
埼玉看着空白的掌心,沉默不语。
漆黑的诅咒之箭一瞬间穿过改造人的脑袋,他柔和的眉眼尚未消散就已凝固。
埼玉往人群看去,有个人为一击得手而癫狂大笑。他低头,叹了口气,把杰诺斯抱在怀里,拂去他脸上的冰渣。
“我本来是不能杀人的,因为他们说要是我杀害了星球上的生命,就永远没希望出去了。”他顿了顿,“哦,不对,我已经杀过人了。”他指的是开头那几个勇者,“那么,你们也是可以杀的了?”
巨龙拔地而起,无感情的兽瞳盯着人们。
“龙吃人了!它果然是恶龙!”
“杀了它!不杀它我们全部人都要死!!”
密集多样的攻击打在埼玉身上,他弯下脖子,舌头一卷,把那块小小的金属吞进嘴里。
然后,他抬爪,把这座山夷为平地,从山上流下的血肉夹杂着融化的雪水汇成了一条河。
恶龙的传说再次不胫而走。
龙叼着他的少年,回到星球中心沉睡,再也不会醒来。

【嘿,你知道吗,每个星球的中心都住着一条龙。它们自星球伊始便存在,直到与星球一同死去。因为龙都是罪人,而星球是牢笼,唯有死亡才能挣脱的牢笼。】

Fin.

【这个Tag打得万分心虚啊⋯⋯不管哪一个都[掩面.jpg]】
【又一个被活生生扼杀的明明有希望变成中长篇的设定(。】
【啊,不过就算没后边这点儿也不可能he的啦(笑),不对等的寿命依旧是跨越不过的鸿沟,这个道理跟未亡人是一样的】


【忘了说了 情人节快乐ヾ(*>∀<*)】

评论(1)
热度(36)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