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一拳】众人皆醉.(6)

结束一天工作的埼玉回到家,桌子上赫然摆着一堆画风就与他家不匹配的杂物。
一块看不出作用的金属零件、一个水枪喷头、一套画着小花的被褥、一打款式各异的无袖衫以及几条长裤。杰诺斯把它们分开摆放好,像个在跳蚤市场置卖闲物的主妇。
“这啥?”埼玉疑惑地问他。
“这个,是我日常生活用的替换零件。”他拿起零件,咵嚓一声塞进手心,呼呼的暖风从掌心吹出来。
“这个,是我清洗机体用的高压水枪。”他拿起喷头,介绍了一句后又放下了,让以为他要当场示范用法的埼玉松了口气。
“这个,是我的被子。”他拎起一角,把金黄色的“G”字标记露给他看。
“这个,是我的衣服。”他拿起一件,袖口处的撕裂痕迹告诉他这无袖明显是人为制造的。
“这个,是我的裤子。”为了以示区别,他直起腰,伸过手去在埼玉的腰间比了比,裤脚长了一小截。
埼玉沉吟片刻,目光从那堆东西上移到恢复正坐姿势的杰诺斯脸上,问他:“你这是打算在我这里长住?”
杰诺斯否认他的用词:“不,老师,这些是我在这个家里找出来的。”
“你偷偷藏进我家的?多久之前?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四个月之前,我为老师的力量而折服,拜了老师为师,并为了方便近距离观察老师的强大而住进这里,在老师的影响下成为了英雄,目前正在为S级10位的位置努力着。从我经历了一周的维修归来后,却发现所有人的记忆发生了错位,其中也包括老师的。”杰诺斯说,“其实老师并不是警察,而是目前A级39位将来一定是超S级的英雄。”
“哈……”埼玉听得一愣一愣的,“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杰诺斯端坐着,双手置于膝上,正襟危坐地长篇大论起来:“为了能让您更全面地了解事实,我就从我和您的相遇开始说吧。我和老师的第一次见面是在……”
他开始进入絮叨模式,埼玉听着,心头居然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所以他也顺着心里的感觉拍桌子,手刚抬起来,大门被人敲响了,他就势拍桌站起来,杰诺斯一下子闭上了嘴看着他。
埼玉命令他:“太长了!20个字概括!”说完转身先去开门。
门外的是个小男孩,还背着书包,打扮得像是个刚下课就迫不及待来找小伙伴玩耍的小学生。他看见有人开门就问杰诺斯在不在,埼玉侧身一让,往里边招呼了一声,就让他进来了。
“照他的逻辑来说的话,你叫我童帝就可以了。”童子这么自我介绍着,视线停留在埼玉脸上,“你就是他的老师?”
埼玉心说显然杰诺斯从没避讳他有个老师,但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徒弟,他摇头:“我不是。”
“老师,概括完毕了。”杰诺斯在一边说,童帝立马拿微妙的眼神看他,好像看一个一戳就破的谎话,“大家的记忆都出错了,我记得是因为数据存盘。”
“但不排除平行世界的可能。”童帝接话。
杰诺斯看着反复无常的童帝:“你不是已经相信了?”
“本来是的,遗憾的是,我根本找不到你说的那些监控。”童帝撇嘴,杰诺斯给出的地址多而杂,他耗费时间一个个翻过去找却一无所获,那里的摄像头反映出的全是一片和平景象,“相反的是,找到了蛮多你为非作歹的。”
“不可能。难道你要说身为警察的老师会包庇作为怪人的我吗?”他的眼睛看向桌子,它们浑身上下都满满地写着属于杰诺斯的痕迹。如果真的是平行世界,那岂不就是在说这个世界里的警察埼玉和怪人杰诺斯是同伙,或者是偷偷把个人用品藏在埼玉家里的痴汉?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说这个世界的你是被冤枉成怪人的话。”童帝咯哩咯哩咬着糖,一副要把整个事件往复杂里搞的样子,又丢出个可能性。
杰诺斯水来土掩:“我查找的时候并没有你说的那种影像,你找的时候就有,这已经太明显了。”
“所以你其实还是被冤枉的?”埼玉旁听了一下,觉得抓到了什么要点。
“那就是新的一个点了——有什么人正在监视着我们。他知道我原本是英雄,也知道你没有受我们至今未知的手段影响,特意监视了你,然后顺带监视了跟你接触过的我,听到我们的对话后就赶制了一些‘证据’。”童帝牙尖磨着糖棒,拿虎牙把它咬得扁扁的,“这也能说明了为什么我找得到那些拙劣到不忍直视的影像。但是,为什么呢?简直就像是故意要我相信你、成为你的帮手一样。啊,说不定这就是你的计策,将计就计什么的?”在话尾,他再次从阴暗的角度揣测了一下杰诺斯。
不过会直接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也就证明了童帝已经差不多站在杰诺斯这一边了,至少他已经跨过了大半个身子。只是心里那点矜持拉着他的手,叫他再好好观望一下。
“简单。如果老师打从一开始就是一名警察的话,三年前就不会开始锻炼……”
“等下啊。”埼玉打断了他一下,“如果说连我都不记得这些事情,你到底是怎么在第一面就非常肯定我就是你那个当英雄的老师的?”
“因为老师没有头发。”杰诺斯对自己的论证信心满满,“老师曾说过,您是在变强的同时变秃的,那么没有变强的老师就是有头发的。”
“你好烦啊!秃头怎么了!”埼玉被戳中了不想谈论的点,“我就是年纪轻轻秃了头怎样,它就是不会再长头发了怎样!”
“那么,只有靠实力来说话了。”杰诺斯问起他的战力问题,“老师现在的实力如何……我是指,您现在的记忆中的。”
“我啊……”埼玉思索了一下,“最高纪录是打六个。”
一打六,在普通人里已经算是打架的一把好手了,半夜带着女孩走夜路都不用怕的,还可以英雄救美一把。但是,还不够,这跟杰诺斯所知道的埼玉完全是天差地别,差距要远到从地面到宇宙,从婴儿到神明。
“如果老师用全力呢?”杰诺斯像当时一样提出请求,“请让我再一次见证您的实力吧,埼玉老师。”

*

连绵不绝的丘陵中间突兀的出现了道宽阔的沟壑,断面光滑,明显是人为的,但这沟壑的大小太过夸张,与其让人相信这只是区区一拳的拳风所致,不如说是天神的惩罚更要容易让人取信。
“呜哇——那是什么?这里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埼玉伸手比了比中间的距离,张嘴惊叹了一声。
“这是当初我任性的要求老师与我战斗时留下的痕迹。”杰诺斯介绍着。
童帝只觉得匪夷所思,如果这个人真的能有这么强大,那为什么在杰诺斯的描述中却是根本不出名的样子?这种程度的能力已经不是淡泊名利隐居山林就可以埋没的,就像漫画里的主角,只要一出现就注定要天生异象。他转头,很认真地观察埼玉,丝毫看不出有如此强大力量的痕迹。
导游杰诺斯给两人介绍知名景点:“这个是您当初留下的,如果现在您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您就能相信我所说的了吧!不管是老师是英雄的方面,还是老师秃头的原因方面。”
“够了别靠我秃头的原因来确认啊!”埼玉坚决地摆手,身为普通人的认知叫嚣着他根本不可能做得到,于是他也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拒绝,“不行的不行的,我可是个普通人。这种事情,做不到的。”
杰诺斯很坚决地跟埼玉磨上了。拒绝不了,埼玉叹气,他来到正中,手肘后摆,做出了架势。
魔鬼改造人屏息凝神,双眼紧紧盯着身前的丘陵。随着拳头击出,满天飘扬的尘土仿佛活了过来,更加肆意地绕着埼玉飞舞起来,不提别的,单看这个场景就是很有那么一回事的。
“哈啊啊啊———哈!!”埼玉气势十足的大吼着,同时用力挥出拳头。
………………
…………
……
一片死寂。
没有巨大的拳头印在远处的土壁上,没有同样宽阔到令人心生绝望的鸿沟,更没有天倾地覆日月颠倒的可怕景象。
就只是一个人冲着空气挥了下拳头而已,硬要说动静的话只有飘扬起来迷了埼玉眼睛的尘土。
“老师,请认真点!”
“我很认真啊,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了!”
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杰诺斯想不通。他很确定这肯定是他认识的埼玉,但是为什么只是普通的一拳,这对埼玉来说闭着眼都做得到,可就是没有应该有的威力!
“再、再来一次!请再来一次!”
“都说了我只是个普通人,怎么样也不可能做得到的!”
童帝旁观了一会儿师徒争执,冷不丁地提了个建议:“主动攻击不行,被动躲闪呢?记忆是骗不了身体的本能反应的。”
似乎是个好提议,杰诺斯没超过一秒的考虑时间就答应了。看着那道恳切的目光,埼玉叹气,发现自己拒绝不了。
童帝退开,把空间让给他们。正中的埼玉蒙着双眼,姿势随意的站着,魔鬼改造人在圈外游走,寻找最佳进攻的机会。
一直没等来什么动静,埼玉打了个哈欠,催促他:“快点吧,再拖下去要赶不上……”突然,话音中断,他肩膀一动,带着身体侧过去,避过了直冲过来的杰诺斯。
一击不中,早有预料的杰诺斯欺身而上,他没有用自身搭载的武器,而是单纯的拳脚相加,只是那速度快得只能看见一片虚影,虚影里有沉重的钢铁击地声。
童帝看着这边,数自己能看清他攻击的数量和招式。
眼前一片黑暗的埼玉只觉得身体自己就动了起来。他还没来得及感受杰诺斯带起的凌厉风声,肩膀、腰、脖子、膝盖、关节……骨头带动肌肉自动自发的运作,大脑根本没有下达指令,而是被晚餐菜单占据着。
进攻方的杰诺斯气势凶猛,看起来是逼得埼玉步步后退,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连埼玉的衣角都没捉到。
埼玉只是单纯的边扭动躯体边后退,用最小的幅度躲开攻击,并给杰诺斯的步步紧逼空出余地。他行有余力,闲庭信步,连格挡都不用,明明可以向旁边跳开,偏偏只选了最省力的动动肩膀,多一点角度都不肯用。
也正是这种悠闲的态度最能气人了。
杰诺斯挥出最后一拳,埼玉歪过脖子,让他只能打中肩膀上的空气。刺啦一声,他停住脚步,不再向前,身后是拉出的长长一道烟尘。
他们从那里到这里,只花了8秒的时间。

【啊对话好多⋯⋯对还是只会用对话推剧情的我绝望了啦】
【这一章我试了下对着原稿重写一遍的方式,然后发现原稿一章得切成俩⋯⋯诶,找到了凑字数的新方向?(不】

热度(26)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