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Am I homo?

※OOC注意
※是非常OOC哦
※蹲在备忘录里好久的埼玉→→杰诺斯

———————

啪。
啪。
埼玉坐在桌子边,食指百无聊赖地点着手下的漫画书皮,看起来只是在发呆。
杰诺斯不在,他被协会召唤去A市打怪人,出门前给他打过招呼的,也交代了如果今天晚饭前还没回来的话就不必等他了。可埼玉就是忍不住频频往身边的空地看。
话唠弟子不在身边,意外的,埼玉什么都不想做。更准确的说,是提不起劲来,只想这么瘫坐着,浑身的骨骼肌肉懒洋洋的服从地心引力,看起来再过一会儿就要躺地上去了。
啊~啊,好无聊。要不要出去找个怪人打呢?埼玉的重心渐渐前移,眼见着就要趴下去,玄关处有人敲门。
“埼玉氏,我来打扰了。”King熟门熟路的开门换鞋,喜形于色地向埼玉展示手里的纸袋,“看,那个一出就卖光的游戏,它终于出复刻了!我排了一天的队才买到的。”
看在他这么开心的份上,要是不打起兴致的话好像会很扫他的兴,埼玉挣扎着到电视机前坐直了,看King摆弄游戏机。
哔哔榜榜的开头曲响起来,紧接着的是游戏名,新生成的像素小人在左下角蹦蹦跳跳。
他们依旧进入双人模式,King一鼓作气往前冲了两关,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埼玉似乎有点不对。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冲劲,心不在焉的,连资源点被抢了都不管,只是闷着头往前走。
King拿余光去看,完全无法从埼玉简笔画的表情看出什么,杰诺斯那种从一丁点的肌肉运动就能解读埼玉表情的技能他可没点呢。
作为成熟的大人,这种时候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但是以埼玉氏的为人,可能是在懊恼没买到昨天的特价鸡蛋?King一心二用,一边揣测友人的心思,一边操纵着人物来到第二个Boss前,做好了单挑的准备。
“哎,你说啊⋯⋯”埼玉开了口。
“嗯?”
“我这几天在想一个问题。”
“啊。”
“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上杰诺斯了?”
“哦。⋯⋯嗯??”他手一歪,直直的把自己送到了Boss嘴下,对方一个火焰喷吐把两人送回了复活点。
“啊,死了。”埼玉丢下手柄,把话题扯回去,让King没法假装刚才是听错,“就是,我觉得我好像对杰诺斯有点不一样。”
King沉默着,不知是沉浸在令人羞耻的败北中,还是没从埼玉的发言里回过神来。
几分钟后,他才说道:“⋯⋯我以为你们早就在一起了。”
“我们可是纯洁且正常的师生关系。”埼玉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心灵已经被污染的家伙。
“啊,不是,你看,杰诺斯长得是不错吧?”King收拾了一下心情,放下手柄,这个话题已经不在他三心二用能做到的范围里了。
“嗯,挺帅气的。”
“然后他对周围人态度都不怎样,但是唯独对你尊敬有加,说是言听计从也不为过吧。”
“嗯?有吗?好吧,是有一点。”埼玉也不得不承认杰诺斯的脾气称不上尊老爱幼,但是尊师重道是有的。
“还有啊,你也挺宠他的,是不是?”都宠到几乎无法无天的地步了,King深切认为哪天杰诺斯要是说想上天埼玉都会带他飞。
埼玉打断了一问一答的程序,“你到底是想说什么?”
“你俩这个样子,跟我说你们不是一对,谁信啊?”
“我们的确是没有在一起。”
“你都说你喜欢杰诺斯了,努力一下让他喜欢上你并不是难事。”但是想一想,埼玉突然发现他喜欢上自己弟子,这可能是对他25年人生观的颠覆,King觉得他要找个办法先安慰一下觉醒了性取向的友人,“不过说回来,如果我是homo的话也会喜欢上他,毕竟长得帅,还忠犬,现在猫脸犬心的反差萌可受欢迎了。我家理绘子就是这样的。”那是他的新欢。
“诶、那意思是,我是homo了?”
“难道不是吗?”
“哦也没什么,就是身份一下子有点没转换过来。你知道的,我有过前女友的。”埼玉语调平淡,似乎迅速的接受了自己变成homo的事实。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你的童年时期吗?完全没听说过啊埼玉氏!前女友是什么次元里的事情!说好一起做孤狼,你却偷偷脱了团!King震惊地看着埼玉,脑子里弹幕翻滚,汇聚成闪闪发光镶金边的巨大词汇:深藏不露。
但是就算他前女友有一个团现在也是个homo,King一下子又心平气和下来。
“不对,我还没确定呢。”埼玉恍过神来,“所以我不是homo。”
没确定个鬼啊,随便找个路人跟你们师徒坐在一个房间里半个钟头,他都会觉得你俩是情根深种好吧?
看懂了King的表情,他摇摇头,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请说点容易理解的话好吗?”
埼玉为难地抠着手柄按键的缝隙,以他的语言造诣想要给King解释清楚实在是件难事,更别提这件事本身他自己都不太明了。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如同整个人被包裹在柔软的棉絮里,不着天地,也无处使力。
刚才所说的前女友确实是事实,但是埼玉已经记不清那个女孩子的脸和名字,更不要说交往时期的起因经过结果了。他的心已然沉睡的太久,连曾经感受到的情绪都被丢弃到角落。
只是啊、只是,在看见杰诺斯的时候不一样。
他很确定的,那颗平缓已久的心脏会因为他的弟子而猛的跳动。很短,不剧烈,只是突然比平时多跳了一下而已。
亲密的距离也好,不设防的行为也好,只是看见那张无防备的脸和听见他直白的话,埼玉都会在那一刹那变成一个普通人。一个除去了所有铠甲与武力、只是为情所困的普通人。
告白的话至少有80%的可能性会成功,埼玉很肯定地判断,但是他并不知道他是真的出自于对杰诺斯的喜欢,还是单纯的为能再次感受到情绪波动而迷恋。
要是抱着不单纯的目的去表白,不管结果与否,那对杰诺斯也太不尊重了。埼玉无意于去侮辱他的弟子,他也不喜欢抱着不洁目的去坦白心思,所以日复一日的发愁苦恼。
为什么我都25岁了,还要思考这些问题啊?他呻吟一声,按着额头后仰倒地。King不知不觉就走了,还留下张纸条,信誓旦旦的承诺回去后就去整理多年Gal game心得,哪怕魔鬼改造人的心真的是钢铁铸的,也能帮他熔化成水。
夏日午后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埼玉盯着天花板上那点斑黄的污渍,脑子里自动替换成弟子的发色,然后又联想到那张脸,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等他被夕阳唤醒,发现身上多了条薄毯子,边上多了个人,正背对着他安安静静的写着笔记。
我说怎么这么热,埼玉揭开毯子坐起来,身体已经出了一层薄汗,黏腻腻的,极不舒服。
听见身后的声音,杰诺斯停下笔,转过头来,“老师,您醒了。”
“嗯。下次别往我身上盖毯子,很热,你也该看看现在温度多少吧?”埼玉站起来就去冰箱里翻冰糕,然后把弟子的份递给他,还嘱咐他,“只能吃一个,多了会肚子疼的。”
杰诺斯接过冰糕,也不辩解改造人是不会肚子疼,反倒是埼玉不肯放手了。
金属表面的身体冰凉,哪怕快到晚上降温的时候了也很舒服,手贴上去了怎么也舍不得拿下来。埼玉干脆趴在杰诺斯背上纳凉,顺便看他在写什么,不看还好,看了一下,埼玉吓得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你记这个做什么?不对,你从哪听到这个词的?”
空白的纸页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三排字,埼玉老师、King、homo。
“我回来的时候在桌子上发现这张纸条,看起来下午时King来过,还跟老师讨论了关于⋯homo的话题?”说到这里,他的尾音滑了一下,似乎对这个谈话内容疑惑不解,“就这上面的内容而言,你们似乎没有得出结论,我就擅自记录了下来,打算作为新近的课题来研究。连老师和King都无法得到结论,一定很有研究价值。”
“研什么究,你知道什么是homo吗?”
“从直接词义来说的话,是相同的意思。而另一个意思则是同性恋,是homosexuality的缩写。”杰诺斯表情纯良声线平稳,觉得自己在谈论的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话题,“老师,King原来是homo吗?”
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
哪个教King把homo这个词大咧咧的写出来的。
埼玉扶额,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出来的,“不,并不是。你看他整个书柜里的后宫,怎么会是homo。”
“那⋯⋯老师是homo?”杰诺斯一个萌萌哒的歪头,直接把老师送上绝路。
“我也不是。”但是可能是,或者即将是。
眼看着杰诺斯还想说什么,埼玉赶紧阻止他,“这只是闲聊的内容,没什么意义的。”然后勒令他把这玩意忘掉,格式化还是丢回收站都随意,总之忘掉。
杰诺斯哦了一声,似乎是相信了这个说法。
晚餐后,完成了清洁工作的杰诺斯端详了一下埼玉的表情,冷不丁提出一个问题:“老师对我的身体有性欲吗?”
呲啦一下,埼玉错手扯下张漫画的内页。
他目瞪口呆,觉得杰诺斯是中了什么病毒,“你是从哪得出的问题?”
“是这样的,我尝试联络了一下King,他说老师正在为自己的性取向迷茫当中,大概正在homo与非homo之间摇摆不定,身为弟子,自然需要帮老师解决不必要的困惑。”
“虽然不清楚老师迷茫的起因,鉴于最接近老师的男性是我,所以我就擅自以自己为标准来提问了。”杰诺斯直视埼玉,“但是老实说,我一直以为老师是无性恋,或者人类并会不在您的候选名单,因为老师强大到次元都不同了。”
“不,再怎么说我也是人类好吗?不找人类我找谁?宇宙人?”
“老师还没回答呢,对于身为同性的我,老师会有性欲吗?”
“有什么有,你还是个未成年啊!”
“因为道德感和法律而钳制了欲望吗?”他沉思,“那么对King呢?或者邦古?”
“麻烦你找个像点样子的参照代表。”
杰诺斯把埼玉的人际关系表里排除掉了前几个,然后露出抗拒的表情,“那么⋯⋯索尼克(笑)?”
“在你眼里跟我联系亲近的人难道就这么几个?连索尼克(笑)都能排名这么前吗?”
“我是按照老师见面的时间频繁程度来排的,不得不说,老师的圈子的确不大。”他顿了一下,犹豫的加了个人名进去,“或者,茶兰子?”
“那是谁啊!”
埼玉摆手,拒绝了剩下可能出现的名字,“算了,还是你吧。”
杰诺斯点点头,继续问,“老师在近期有做过春梦吗?”
“没有。”
“如果让您选择会出现在春梦里的对象,有人选吗?”
“没有。”埼玉找胶带补救他的漫画,顺便等着看杰诺斯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
“据我所知,梦遗也是没有的。”杰诺斯自言自语。
埼玉手一歪,好容易对齐的页脚斜出去一半,不得不撕下来重贴。
同住一个屋檐下就是有一点不好,很容易就被对方掌握了自己的隐私。
杰诺斯换了个角度排查,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难道说⋯⋯”视线轻飘飘的落到看不见的埼玉的下半身。
埼玉黑了脸,“我要生气了你信不信?”
“嗯,抱歉。”视线不着痕迹的挪走,然后又回到原处,杰诺斯试图委婉的劝说他,“讳疾忌医并不好,其实⋯⋯”
“你坐那别动,我现在就去揍你。”
杰诺斯从善如流地闭嘴,打开电脑开始搜索ED与心理方面的问题。
明显就是不相信。
“都说了我没有ED,明明我才25岁好吗!”
“老师,其实以现在的医学发展来说,ED并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果不是先天原因或后天的外界伤害,大部分情况下进行适当的心理调节是可以痊愈的。”他转过椅子,面对埼玉,“如果老师认为有需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您预约心理医师,提前一周预约的话有打折。”
“够了你是不是要我证明啊!是不是上了你就可以证明我没有ED啊!”话刚说出口,埼玉愣了愣,杰诺斯也没接话,好像被老师说的内容搞当机了。
这他妈就非常尴尬了。
房间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埼玉轻咳一声,驱赶喉咙里不存在的瘙痒,“总之,我不是homo,也不是ED。”
杰诺斯进行了一下逻辑运算:老师想上他→A:老师能上他→不是ED→他与老师性别相同→老师是homo/B:老师不能上他→是ED→但是想上他→是homo。反正怎么算都是homo,区别只是有没有ED,但是需要一个大前提,那问题又回到一开始的那个了。
“那么,老师,您对我的身体到底有没有性欲呢?”他翻找出之前谈话时的记忆,“老师先前以我是未成年为理由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我是成年人,老师会对我有欲望吗?”
埼玉的头砰地一声砸进书里,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管制好弟子接收外界信息的内容。
而后几天,埼玉本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他看见电脑的浏览记录。
在杰诺斯看来,ED的问题明显比homo要严重,毕竟一个是性取向的问题,那个是埼玉的自由,另一个却是实打实的身体问题,必须处理掉。于是他牺牲掉了大量休息时间去网上搜索病例,并与埼玉对比,可惜的是至今没找到对埼玉有帮助的。
废话,他本来就不是ED啊杰诺斯。
感谢怪人协会的存在,三不五时就让Z市窜出个鬼级怪人,不等英雄协会召唤,杰诺斯看见电视报道就自己出去了。当初老师吩咐的S级前10位的目标还远远没达到,不努力可不行。
埼玉在关门声响起后放下没在看的报纸,思考他是不是该跟博士联络一下,问问看他家的孩子每天汲取的都是什么知识。不然天天提心吊胆的担心被问到ED的话题,那日子得怎么过啊?如果在大庭广众的情况下被问出来⋯⋯
他脑海中几乎是瞬间就生成了一个画面——师徒两人走在街上,突然,杰诺斯指着一家药店的产品广告,说:“老师,研究报告表明,那个对您的ED有良好的改善作用!我去买一箱放在家里吧!”
或者走着走着开始用自带音箱放起音乐,然后问他:“老师,舒缓的乐曲对心理问题引起的ED患者的心情放松有很大的作用,不知道老师现在的心情如何?啊,对了,同时还需要舒适安静的环境,需要我帮您清场吗?”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预感。
埼玉用他的逻辑推理了一下:要证明自己不是ED→上了他→要先证明喜欢他→A:喜欢他→上了他→我是homo/B:不喜欢他→我是ED。
妈的,这不是homo就是ED的宿命是个什么玩意儿。
算了,homo总比ED好听。
埼玉靠在被子上,软绵绵的被子一下子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他侧头去看天,天空荒芜到鸟和云都不愿出现。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喜欢的是杰诺斯这个人本身,而不是杰诺斯带来的感觉。
如果King在这里,估计会摇着他的衣领冲他大叫:“那就是恋爱啊埼玉氏!”——如果他有这个胆子的话。
但是对被动迟钝的埼玉来说,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异常已经艰难,要让他确定下来还要更难一些。
啊、无聊,出去看看。
埼玉站在街头,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祥和,没有怪人没有罪犯,每个人碌碌而行擦身而过,脸上带着他怎么也无法真切表达的情感。
有情侣旁若无人地争执,女孩子恼怒而又委屈,男孩子拉着她,说什么也不肯放手。夫妇带着孩子百无聊赖等着红灯,父亲逗得孩子哈哈大笑,母亲附和着,笑到肩膀一抖一抖。右手边背着书包的学生烦恼地看着成绩单,为回家后的处境担忧。
都是普通而又平凡的情绪,埼玉试着把自己也放到同样的环境里——偶尔他会做这样的事情,假装自己是个为了衣食住行烦恼劳碌的普通人——不出所料的,内心毫无波澜,无风无浪,脸上勾勒出虚假的表情,埼玉单手往脸上一抹,恢复那张简笔画的脸。
就是那个吧,想要懂什么是喜欢的话就得去人最多的地方,这跟画家实地取材是一个道理。
他抬脚,往最热闹的方向走去,路人之间的谈笑打闹穿过风来到耳里。
“诶,他跟你告白了?真的?”
“你还要我等多久啊,都超时十分钟了好吗?”
“拜托啦,下次我请你吃饭。嗯,就这么定了!”
“那个家伙的女朋友,超漂亮的。就算在我们班也是美人。”
“好困好困,我想睡觉。”
“对于恋爱吗?说实话我的确没有什么经验可以来分享。”
“骗人,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有谈过恋爱?”
“因为我没有找到符合我认为'美'的人,不如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大多都丑陋且平庸,如我想象般的强大而又美丽的人终究也只是我的梦。”蓝发的男子出现在巨大的荧幕上,埼玉在高楼前停下脚步,仰头看不知名的访谈节目。
“哇,这个条件听起来很高哦。怎么办,作为粉丝的我要心碎啦。”主持人半真半假的伤心起来,“那么,设想一下,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某一位的话,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嗯⋯⋯”他沉吟了一下,“我会去了解他的一切,在他的身上挖掘能让我感兴趣的部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么其他一切在我眼里都会比原先还要更渺小。”
甜心假面对着镜头摆出拿手的微笑,柔和的眉眼中是纯粹的喜悦与恋慕,“因为当一个人喜欢上谁,视线就再也离开不了他的。我会用一切方法去看着,去感受,去观察。”
埼玉若有所思。
他扭头,往杰诺斯在的方向前去。
如果我面对杰诺斯的时候,舍不得移开目光的话,那就是喜欢了吧?
骚乱人群的尽头是跟怪人缠斗的杰诺斯。
今天的怪人是三人团体,体量很小,像是故事里的矮人,只有成年人一半的身高,却是一副牛仔打扮。他们的动作灵活且迅速,有两个跟杰诺斯一样是远程,仗着杰诺斯不容易被瞄准和顾及周围市民不敢开大,居然堂而皇之的对着魔鬼改造人放起了风筝,并找准机会卸掉了他一只手,代价是牺牲了一个同伴。
剩余的两个怪人且战且退,因为市民已经差不多疏散干净了,无人区域的话杰诺斯就可以放开手脚,他们可不认为自己能硬刚完全状态的改造人。
“喂喂喂喂那边的人,说你呢说你呢说你呢,快滚开!”
“你不走的话就别怪本大爷了!”
居然有人不要命的朝这里过来,是逃错方向了吗?接近了的怪人才不管这些呢,手里有个人质也是不错的,他这么打算着,抛出了手里的绳子,套圈呼啦一下往那人的脖子上套去。
怪人脚下不停,在经过他时把绳子使劲一扯,准备给自己弄个挡箭牌。
咦?我⋯⋯飞起来了?怪人手中借不到力,反而被对方拉了过去,然后被拎起一只脚,悬在半空晃悠着。
“弟弟!”纠缠着魔鬼改造人的怪人惨叫起来。
“啊,老师。”杰诺斯追过来,表情一愣,显然没料到埼玉会在这里,“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不需要老师来帮忙。”
“什么,这家伙是你在打的啊。”埼玉随手一抛把他丢出去,然后冲弟子甩手,让他该干嘛干嘛去,“我就是来看看,你继续。”
因为有老师在看,杰诺斯明显卖力许多,脚一蹬直接跳上半空,追上逃跑到一半的怪人,握起铁拳就开始砸,怪人没来得及出声抗议有帮手就深陷地底,即使是这样了,杰诺斯甫一落地,继续穷追猛打。他对被老师目睹了先前被这个怪人耍弄得束手无策的场景感到羞耻,恨不得当场一炮证明实力。
埼玉的视线一直追随着杰诺斯的身影,三个拥有速度的对手打在一块,产生的就是满天乱飞的残影。他毫不费力的跟上了杰诺斯移动的速度,一对眼珠滴溜溜转动。很快的,杰诺斯握住一个怪人的头,一发极近距离的烧却炮解决了怪人和怪人身后的楼房,深褐色的牛仔帽被气浪掀上天空,翻滚着盖住了地上的瓦砾,剩余那个也在孤注一掷的自爆当中被一拳轰进了远处的墙壁里,眼瞧着是活不成的了。
“站的起来吗?”埼玉走过去。
杰诺斯撑着地板,尝试了一下,摇摇头,“脊椎附近的线路在刚才被波及了,下肢的反应连接不上。”他说着,沮丧起来,“非常抱歉让您看见我如此不堪的模样,果然,我还是太弱了。”
他本以为埼玉会像往常一样把他搬运起来,那双红色的靴子却是停留在身前三五步的距离,不再向前了。
杰诺斯抬头,埼玉蹲下来,看着坐在地上的弟子,一言不发。
“你又变得破破烂烂的呢,杰诺斯。”
“都是因为我太大意了,一开始居然没注意到他们是三个人。”杰诺斯开始战后反省。
“头发也脏兮兮的。”
有只手伸过来拨弄了一下他的头,细密的沙砾掉出来,啪啦啦地撒在衣服上。杰诺斯回想了一下,是刚才被炸到之后摔倒在地上沾到的尘土。
“你的脸也破了哦。”埼玉扶着杰诺斯的脸,拇指顺着破损的边缘按下去,有细微的电流绽放在指尖,纤细的电线裸露出来,闪着火花。
男人看着一头雾水的弟子,他想了想,垂下膝盖跪在杰诺斯的身边,然后捧着那张破了相也依旧帅气的脸,不说话也不笑,只是盯着看。
“老师?”挣脱不开的力道和姿势,他也没想着挣脱,只是等待埼玉解释一下这么做的原因。
埼玉问他一个早已熟知于心的问题:“杰诺斯,你是为什么要跟随我?”
“因为老师异于常人的力量。”
“那么,对于我这个人本身你有什么想法吗?喜欢?还是讨厌?”
“能形容老师的词只有强大。”
埼玉的右手下移,握住了黑色的脖颈,那里对他来说非常脆弱,用跟掰断一根胡萝卜一样的力道就可以把这里掐断。明明手下的身体是改造人,他却觉得拇指放着的地方有脉搏在跳动,诱惑着让他更用力地握下去。
“你就这么相信我啊?一掐就断哦,你的脖子。”
杰诺斯早就把全身心的信任交付给他了,即使命脉被掌控着,他的内心也是十分平静的,最多也只是疑惑而已。他看着埼玉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我不认为您会杀死我。”
埼玉是真的笑出了声,他摇摇头,“喂,你这么信我,哪天我真的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怎么办?”无可奈何的语气,又包含着只有他自己才知晓的隐秘愉悦。
“那一定会有您自己的理由。”
“那如果我说我现在想吻你⋯⋯呢。”埼玉作势弯下腰,双眼紧盯着,不放过对方眼神变化的一丝一毫。
“只要您有需要,作为弟子的我责无旁贷。”
“不不不,这不是弟子该做的事情。”这孩子可不可以有点贞操观?埼玉又捂着额头烦恼起来,很要不得的哦,小时候一根棒棒糖就可以骗走的吧?
“可是老师并找不到可以做这些事情的对象吧?”杰诺斯眨眨眼,虽然不明白源头,但是老师有需求的话,他如果有能帮忙的地方自然责无旁贷,“而且我的身体即使损坏了也无妨,老师可以尽情地发泄情绪,男性的生殖冲动的确是会忽如其来、”
突如其来的怀抱打断了他的话,他听见埼玉在他的头顶叹息,微小的气流吹动了头发。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呀,傻小子。”
“老师?”电子眼自动调整焦距,杰诺斯看着衣服上黄色的针脚纹路,“虽然我可以暂时闭住呼吸,但布料直接接触到眼球还是有点难受的。因为电子眼球的表层材料是仿人体,为了避免异物入侵,眼球上配有神经感受器,在这种环境下⋯⋯”
“嘘,嘘,安静一下,一下下就好。”埼玉不得不用更大力的拥抱打断少年的喋喋不休,“让我想一件事情。”
杰诺斯安静下来,随后,他感觉压在肩膀上的手放松了一些,但仍不足以让他仰头看老师的表情。
埼玉垂眸,在夕阳的光辉中轻轻吻了少年的头发,喃喃自语。
“杰诺斯。”
“是。”他应答。
“我正在思考一件重要的事情。”
“需要我帮忙吗?”
“是的。”埼玉在看杰诺斯的头顶,尽管刚才他土里来沙里去的,人造纤维制造的发丝近看之下依旧光滑如水,配合着阳光,像是在闪闪发光一般,“在我想出答案之前不要离开我。因为这件事情跟你有关。”
“我本来就是不会离开老师的。”
“就算复仇完了也不?”
杰诺斯眨眨眼,郑重其事地回答他:“如果这是您的意志。”
“唔,乖孩子。”埼玉夸奖他,然后起身,抬起弟子,“那么为了庆祝我想出了另一个答案,去吃乌冬吧。”
“好的,老师。”杰诺斯揪着披风的一角,跟以往许多次的时候一样。

Fin.

【大半夜的听着友谊地久天长写这个,我也是没谁了(。(而且写完了自己看了一遍,不明所以嘛完全-L-】
【备忘录里好多梗啊好想写啊写不出啊(吐魂】
【啊,对了,如果众人皆醉还有人记得的话,嗯⋯⋯我去考研了、和我入刀剑沼了,哪个理由你们更喜欢点?(然而两个都是,想一想下周还有资格证,die】

评论(7)
热度(73)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