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 ”之前的老师

※OOC注意
※不严谨的设定注意(感觉⋯⋯退步的很明显啊?

———————



最近的杰诺斯,奇奇怪怪的。
同居者秃头披风侠表示,他家弟子最近不但忘性大,爱撒娇,还爱反复无常。
比如刚出门不久,就要跑回家,说是忘了拿东西,翻箱倒柜一下就又跑出去,可是埼玉从没见他拿什么出去。
出门上街人太多被冲散了,等找回来后就要牵手,要拉胳膊,实在不行揪衣角也可以。可即使是这样了,一没留神就再一次走散,等把人找回来了却不提要拉手的事。埼玉以为他是害羞,主动伸只手过去问他要不要牵,他才小心翼翼的抓着他的指尖,像小孩子一样只握着一根食指。
有时候会一下午都坐在他身边,也不记笔记,就是盯着看。那个专注的视线怪让人不自在的,埼玉反对了一下,他就会低头,然后拿眼角余光偷偷看,跟被欺负了一样。只有快到晚饭时间才会冲出去买食材,速度快得跟飞一样,没多久就回来了,接着又恢复往常。
还有,粘着他的时间也变长了,出门的时间大大减短,出门没四十分钟就回来,然后跟埼玉凑得很近——至少比平时近得多。
埼玉已经做好了杰诺斯不小心把他很喜欢的衬衫或是漫画烧掉的心理准备了。因为有时候杰诺斯会吞吞吐吐,往往喊了一声老师又摇头说没事,表情自顾自的焦躁起来,明显就是有事瞒他。
“我说啊——”埼玉合上手里的书,书脊在桌子上敲了两下,他叹了口气,打算开诚布公,“不管你做了什么事我都可以原谅你的。”
“老师?”杰诺斯愣了一下,没有明白过来这个话题的开头。
“我是说,你不小心烧掉了我的衬衫或是漫画都没关系的,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埼玉的语气苦恼又无奈,“所以就不要一直盯着我看了,嗯?”
真的是如坐针毡啊,而且因为是改造人,除非是主动意识,否则电子眼是不会眨的。如果换个背景色和透明度就很阴森欸!像怨魂一样欸!
“我并没有做那样的事情。”杰诺斯为自己辩解,“我只是⋯⋯想看着老师而已。”
“哈?为什么?”埼玉以为那个“用双眼观察老师的强大”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特别是这种一秒钟都不肯放过的行为。
而且他看见那双电子眼里有红色的点在闪,就像是摄影机一样,为什么要录像?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块的吗?
“因为我想看。”
他扶额,反问了他一句,“如果我说不想让你看,你还是会看的对不对?”
杰诺斯抿抿嘴,声音和表情一起低沉了下去:“老师是讨厌我了?我连看老师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机了?埼玉说是也不好,说不是也不好,简直里外不是人。
算了,他想看的话就让他看去好了!埼玉掩耳盗铃般的背过身,催眠自己感觉不到后边投射而来的视线。
“谢谢老师!”
埼玉几乎是马上在脑子里勾勒出弟子的笑脸,灿烂得一塌糊涂,十分好懂。真是的,就有这么高兴?只是看着我?
虽然认识的时间越来越长,埼玉却觉得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杰诺斯了。
机械运转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听着像是杰诺斯站了起来。
“老师,我去买点水果。”
“嗯嗯,早去早回。”埼玉挥挥手,却没看见他走到门口时看着他的眼神。
杰诺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老师一直没回过头来,也幸好没有回头,不然即使老师再迟钝,也会发现他的异样。
“我出门了。”他说着,关门转身从走廊一跃而下,肩膀处的炮口喷射出气流,带着他轻盈落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杰诺斯回来的很快,埼玉看着他手里鼓鼓囊囊的大袋子,不由得感慨了一下,“你的速度还真快,是又改装了哪里吗?”
弟子疑惑地歪头,“我用的是平常的速度,结账时还因为两个人的争吵耽搁了一会儿。”
埼玉低头看钟,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杰诺斯一定是飞着来回的。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争论的问题,他稍稍过了过脑子就把这件事忘在了后头。
水果洗洗切切摆盘码好,杰诺斯拿出阔别已久的笔记本记录起来,埼玉看他一眼,正好捉到他也在偷看自己,发现自己被察觉了,立马跟做贼一样把头猛地低了下去。
这个过程重复了好几遍,直到过了一会儿,本子也翻了几页,杰诺斯犹豫地抬起头,问他:“老师一直盯着我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埼玉眨眨眼,为他提出的问题感到惊奇,“不是你老盯着我我才看你的吗?说起来你想看就看啊,为什么要躲,怪怪的。”
“因为这阵子老师经常会盯着我,却不说是因为什么事。”他放下笔,神情严肃,“如果我有哪里做错了请马上指出来,不用想着给我留面子的,埼玉老师。”
“不对不对。”他否定弟子的说法,“明明是你先看我的。”
“不,是老师先看我我才会看您的。”
“是你先的!”
“是您!”
吹雪拍了一下男人的脊背,催促他,“你站在门口干什么?不进去的话就让开。”相识的时间久了,清楚了他的性格为人,她也不再会害怕男人的威名,反倒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King回头,脸上肌肉抽搐着几乎要拼出幼稚二字,“我们没来错地方吧?为什么我听见有两个小学生在里面吵是谁先看谁?”
什么乱七八糟的?吹雪不明所以,看King又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干脆拨开他,自己上前开了门,里边争论不出到底是谁先看第一眼的师徒俩玩起了谁也不看谁的游戏,谁先看过去就算输。
她站在门口看了几眼背对而坐的两人,扭头认真地纠正King的错误,“那明明是两个幼稚园生,怎么会是小学生——童帝都不会玩这种游戏了。”
听到声音的埼玉过来招待他们,经过杰诺斯的时候头高高扬起,或是干脆把脸转了个180°,力图不让他进入自己的视线范围。杰诺斯更绝,直接关闭了眼睛的显像功能,只留下热感探测,仗着对屋子的熟悉,半点阻碍都没碰到的跑去阳台收衣服。
小孩子吗这两个人!他们心里这么想着,却不敢说出来,只能催眠自己这两个人很正常,这都是他们之间日常的交流。
这种状态他们居然持之以恒的坚持了三天。
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人士老王表示,我活了二十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无聊之人。
他的围观行动在第二天上午本命开演唱会而停止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人士超能力者表示,我活了[当事人强行打码]年,从未见过连围观幼稚园生吵架都兴趣盎然的无聊家伙。
她的围观行为也在第二天下午收到手下求救讯号而停止了。



回到空荡荡的家的埼玉找了几圈,没看见杰诺斯,顿时放松下来。正好,人不在,那场谁都不看谁的胜负就可以先暂停了。
虽然他并不想就这么认输,但每天这么下去脖子就要先受不了。
他坐下来,按揉着肩颈处的肌肉,手底下纠结僵硬的肌肉纤维逐渐乖顺下来,散发出微微的热量。埼玉为这舒服的感觉长长的叹了一声,他扭扭脖子,张开肩膀拉动骨骼,喀拉喀拉的关节挤压声一连串的响起。
埼玉深吸一口气,正打算一下子全部吐出来的时候,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沉重脚步声,它焦躁急促的破门而入,却在玄关处猛地定了下来,停驻不前。
“喔,杰诺斯,你回来啦?”不用回头都听得出这声音是谁的,埼玉还记着他们胜负未分,当下也不回头,招呼了一句。
“老、老师⋯⋯?”不确定的低唤声响起,杰诺斯怔怔的看着那个背影,他不上前也不离开,只是站在那儿看。他的眼神很专注,炽热到让埼玉觉得后背都要烧起来了。
难道说他给自己装上了靠眼睛发射死光的装置?埼玉强行压抑住回头看的欲望,毕竟不能保证这不是弟子为了胜负而出的新招数呢不是?
他侧耳听着弟子的动静,杰诺斯站了好一会儿,才一步一步的上前,沉重的机体无法掩盖脚步声,他一点一点的接近了,然后砰地一声,跪在了埼玉的身后。
埼玉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有个东西抵在了肩胛骨的中间,背后的披风被抓着,以至于肩膀传来了轻轻的沉坠感。杰诺斯收着肩膀,咬着唇,微微颤抖起来,像只在外边受到了极大委屈的小动物,哭丧着脸找了许久的路终于回了家。
“老师,老师,老师,埼玉老师⋯⋯”他迭声喊着,喉间的仿真肌肉顺应主人的心意蠕动,把它们挤压成支离破碎的喘息。最后,他深深呼吸了几下,轻轻说了一句,“老师⋯⋯我想吃乌冬面。”他说的小心翼翼的,仿佛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
“啊、哦,可以啊,欢迎回来。”埼玉被弟子的套路搞糊涂了,只得反手拍拍杰诺斯,连声应着,“那什么,你这是⋯⋯在哭?就有这么想吃吗?”咦,他以前有表现过很喜欢吃乌冬的吗?
“不,我并没有哭泣。只是因为看见老师太高兴了。”杰诺斯在他身后应答,“我一直都好想见你。”
“非常、非常、非常的想看见你。”他一连用了好几个非常,力图让埼玉准确的收到他的思念,杰诺斯松开手掌,不再抓着他的披风,改成扶着埼玉的肩,头却不肯抬起,依旧固执地黏在埼玉的背上。
埼玉思考了一下话里的意思,觉得自己明白过来了,“啊,你这是认输了?”他为终于可以结束这场不记得缘由的比赛而开心。
杰诺斯愣了愣,喃喃自语:“认输⋯⋯?”他沉默了一下,似是在回忆,又轻声说了一句话,埼玉没听清,就感觉到背上的脑袋磨了磨,像是在摇头,“我才不认输。”
“你要耍赖?”埼玉的语气好像在看世界奇妙物语,“先说好,我可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
“反正老师并没看见我看见您,不是吗?”
啊这不就是在耍赖嘛。
肩膀上的重量和后背的触感消失了,埼玉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不像弟子平日风格的轻笑,他说:“老师要认输吗?您可要想好了。”
没等埼玉回答,他补上一句,“为了不打扰老师的思考,我就等下再回来吧。”说得像是真的一样,他对埼玉鞠了个躬,在埼玉回头之前逃也似的离开了。
他扭头,看着再次空荡荡的屋子,茫然不解:“搞什么啊,这小子。”



直到北方夜空的星星高高亮起,杰诺斯才看看从外边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明显的机油味儿。他进门的时候埼玉正好洗澡完,带着满身的水滴滴答答的走出来,两人猝不防及之下四目相对,同时诶了一下。
杰诺斯看了看埼玉,又看了看地板,“啊”地一声叫出来:“老师您又不擦干就出来了!”
“哦、 哦,抱歉。”埼玉意思意思擦了擦不断滑落的水滴,踩着一串湿脚印走了过去。他打开电视看了会儿新闻,上头正巧是自家弟子的战斗后场面,反着光的金属身体和闪着光的攻击手段,按照惯例的,背后是灿烂阳光普照下的烂楼废墟——都是战斗过程中造成的。
“你最近有变厉害了嘛。”
被夸赞了,杰诺斯有点受宠若惊,当即谦虚地推辞起来:“这都是老师精心教导的功劳,没有老师就不会有现在的我。这几天不知为何,鬼级怪人出现的异常频繁,特别是Z市这附近,这也导致了英雄们的工作量直线上升。真是的,明明聪明一点,来拜访老师的话,根本就没有那些杂鱼角色登场的必要的。”他顺势跟埼玉聊起了无法从新闻上得到的时事,还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前几天我还遭遇了鬼级上等、接近龙级的怪人——嗯,就是现在播的这个——虽然打赢了,但一时大意被熔化了腰腹部的表层装甲,所以回来的时候拖延了一些。不过老师也很厉害呢,居然能够一眼就看出我的机体是新修补的,与原来有不同。”
“不过这几天的确是不太平,老师出门的时候务必要小心一些。”他还不忘嘱咐一下埼玉的安全问题。
“啊?那是哪一天的事情?”埼玉可以保证除非是颜色和款式的变化,不然就算摆在他面前估计都看不出来杰诺斯有什么区别。
“就是⋯⋯老师一直盯着我还问为什么我要看着您的那天。”他说着,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当时我是担心会被老师看出什么来才偷看您的,因为不想让老师知道我是因为这么丢脸的原因受损,所以也没有向您提过,被问起的时候也只是强装镇定而已。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跟老师比起了谁先看对方的意志力比赛,这几天一直想着怎么认输才好,您却自然而然的结束了这场胜负,没有谁赢也没有谁输,不愧是老师。”
“不对吧,明明那天是你、诶?”埼玉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猛地扭头看向电视,屏幕上头的魔鬼改造人严肃着一张俊脸接受采访,战后白色的水蒸气从手臂缝隙中溢出,缭绕盘旋在身边,背景是一个空旷的公园,更远处是刚才看见的倒塌的大楼。
埼玉有点摸不着头脑,体力派的脑子处理不过来现在的情况,我的记忆并没有出错吧⋯⋯?有哪里不对,但是就是说不出来的感觉。他在记忆里翻箱倒柜,却没找到相关的线索。
“是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老师?”杰诺斯凑过来,近距离观察他的生理体征变化。
埼玉仔细看了看贴近的脸,甚至捧着好好端详了一番,确认了与记忆中的并没有差别,才放开手,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啊,不,没事。应该是错觉。”他抬眼看钟,已经到时间了,于是拍拍手,招呼弟子铺床睡觉。



诚如杰诺斯所说,世道很不平静。最近高等级怪人出现的频率和数量都不寻常,跟韭菜似的怎么也杀不干净——虽然对埼玉来说什么级别都没差啦,龙级以下的想让他正眼看一下都难,除非能搞点有趣的创意。但对普通的英雄们来说,虎级都已经是大多数人难以逾越达高峰,更别提那些十中占一的鬼级了,偶尔甚至有龙级来溜达两下,使得S级英雄们也东奔西跑,累得跟条狗似的。
英雄协会上下手忙脚乱,各色的警报声天天都会响起,到后来出现鬼级的消息已经跟听见虎级一样常见。监测室内的屏幕上,市民与英雄的伤亡人数以每秒的频率跳动,几乎是每隔几天,就有一个城镇被毁灭被废弃的消息传来。
Z市是个重灾区,也是怪人的乐园,如果没有埼玉的话,那简直就是完美的天堂。他的排名跟火箭一样飞速上升——尽管在这个时候英雄排名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但人数只有一个的绝对劣势却是怎么也克服不了的。怪人们形迹飘忽,从一开始的扎堆定点出现,到后来的多点开花,埼玉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浪费在路程和救人质上——为了对付秃头披风侠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没多久的,埼玉也开始感觉到了疲累。
人类勉强坚守着最后的几块领地,互相望去脸上俱是一片颓唐,英雄还好,可以借助战斗发泄情绪,而普通人却连未来的希望都看不见。
只是七天,Z市就空了十之八九,剩下的不是行动不便的老弱病残,就是哪怕死也不想离开家乡一步的人,协会已经腾不出人手来转移市民了。
这里就跟其他城市一样,荒芜苍凉,本应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飘飞着废纸,哪怕能看见有人经过,也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幽魂一样从你身边匆匆走过,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但是世界的视线都被吸引到Z市来。
因为突然地,有一天,所有在战斗的、受伤的、奄奄一息的、昏迷中醒来的英雄们都在同时看见了一个发着光的人影出现在视网膜上。没有人能准确地描述他的样貌和声音,只能听见他自称为神,言语间就收回了所有怪人的力量,看着对手们突然间扭曲暴毙的英雄一下子就相信了他的话,全神贯注的听他要说什么。
神说神将要降临人世。
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情,因为神可没说他要普度众生,从他和怪人之间的关系来看,也不是什么善良阵营的好神明。
托他收走了怪人力量的福,没有了怪人的阻挠,所有人都疯狂地去寻找神降之所,最后根据情报综合和预言找到了Z市来。
Z市是什么地方?以前的话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现在几乎每个被问起的人都可以回答你——
这里是魔窟,这里是怪人的巢穴,是怪人大潮最初出现的地方,是被定为最终决战的地方。
用袜子想也知道会制造出怪人的神不会是什么正义的伙伴,借着神的名义搞大屠杀的事情历史上多了去了,万一这也是个觉得人类太污秽需要来个大清洗的神呢?反正大家都确定了一件事:不阻止他的降临的话,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值得喜大普奔的好事情。
埼玉会允许他守护的地方被毁灭吗?
不可能的,哪怕你是神都要打爆你。
所以他做好了应战准备,只等着哪里白光一闪,然后就揍他丫的。
和平时期突如其来,只是不知道暂停键后跟着的终止键是哪种意义上的。人们战战兢兢的回归原本生活的节奏,神迟迟没有出现,但Z市是再也繁华不起来了。
“那个什么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来啊?他没说时间的吗?一直这样等很无聊的!”埼玉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冲着边上的笔记本有气无力地抗议。任谁精神百倍的准备迎战却被放了一个星期的鸽子后都会开始泄气,难道说这就是神的计谋?那就真是太可怕了。
“我不认为那样的家伙会虚张声势,请再多等待一些时日吧。”杰诺斯通过视频跟埼玉通话,他本人正在隔壁的市区参与重建和管理民众的工作,而埼玉要在Z市等神降,师徒之间的交流只能靠这种方式来解决了,“不过即使是神,老师也一定可以打败的。”
“唔,如果这次能是个很强的家伙就好了。毕竟,他说他是神嘛。”埼玉耸耸肩,“如果身为神却很弱的话,那就太无聊了。”
“我这边的工作已经到尾声,很快就能回到老师身边了,说不定还能记录下老师与神对战的场景。”杰诺斯汇报起他那边的情况,“临时住所的重建有金属骑士的机械帮手,他的速度很快,已经完成需要的数量。民众安排也没有出现意外情况,一切都很顺利,预计明天下午我的工作就完成了。”现在只等着神出现,然后由老师打倒他就可以了。
“那么,我先告辞了,老师。”影像背景出现人影,杰诺斯准备中断谈话。
“唔、嗯嗯。”埼玉冲他挥手,许下奖励,“等你回来,给你一次晚餐点单的权利。要加油哦。”
“是!”
埼玉放下手,与黑暗屏幕中的自己相视,他扣下屏幕,出门寻找等待已久的敌人。
他有预感,就是今天了。



神突如其来,又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仿佛是故意要昭告天下一般,伴随着一声巨响,刺眼的白色光柱贯穿天地,带着慑人的威压缓缓落下。埼玉站在街头目测了一下距离,现在跑过去的话,十几分钟就可以到。
他的内心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也许这次的真的是个有趣的对手。
他穿过空旷的街道,风刮起地上累计多日的尘埃,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在知道Z市即将起到的作用后,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留下的人都被强制疏散,只有被定下讨伐神的英雄还住在这里。
“老师!”
埼玉正准备从楼顶抄近路过去,身后突然传来杰诺斯的声音,似乎是特意赶来的。
“怎么了,咦,你不是在Y市的吗?”
“老师,请不要去!”少见的,没有回答埼玉的问题,杰诺斯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放开,“如果去了的话,老师会死的!”冰冷坚硬的金属表面烫得吓人,他表情急切,浑身还带着一丝庆幸。
难得看见弟子有这么明显的表情变化,埼玉决定听听他的理由。
“我是从未来而来的杰诺斯,老师将会在这一战死去⋯⋯而这时的我却无法为老师献上任何力量,甚至连老师的死讯都是在事后从别人口中得到的!”他把理由一股脑的倾倒出来,试图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埼玉的信任,“所以老师绝对不能去,我正是为了阻止老师的死而来的!”
“之前我也有回溯过几次时间,时间点都不对,所以没有坦白过,幸好这次是对的。我不会再让老师死去的,所以不要去。”
他的话颠来倒去的,但不妨碍埼玉明白他的意思。他左手拳锤右掌心,恍然大悟,“啊,所以那几次其实是你吗?怪不得杰诺斯说他不知道。”
“……是的,因为太久没见到老师了,一时忍不住就接近了过去。”未知年份之后的杰诺斯面部表情的仿真度比起现在的要高许多,脸上的肌肉生动的组成一个叫做难过的表情,他皱着眉,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嘴角却高高挑起,为自己的没出息苦笑起来,“我一直很想能再一次见到您,终于成功的一瞬间感到非常高兴,太高兴了,就忘记了遏制自己。”
“所以,你也是杰诺斯咯?”埼玉反握着杰诺斯的手腕一扭,轻松而又强硬的挣脱开弟子的手,他露出理所应当的表情来,“那么,如果是杰诺斯的话,是不会阻止我才对的吧?嗯?”
“我⋯⋯!”埼玉是一个无法被动摇的人,杰诺斯一直都知道的,这一刻,他却痛恨无比清楚地知道这一点的自己。如果不清楚这一点的话,就可以固执地劝说下去了。
“对了,你们都没事吗?在你的那个未来。”他突然问。
“是,因为老师跟他同归于尽。”
“喔,这不是很不错嘛。”埼玉一笑,“这是个挺好的结局啊。”看杰诺斯不说话,他转身看了看光柱的位置,它至今还没有消散,仿佛是在等着谁一般。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也没什么啦。对了,家里的花别忘记浇水了,也别给我养死了,我养了可长时间了。”
“老师——!!”埼玉被杰诺斯用尽全身力气的大吼喊住了脚步。
他回头,看见弟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挽留他,只是站在原地摇头,“别去,不要去⋯⋯求你,会死的,老师会死的啊!”他咬着牙,两腮的肌肉用力地鼓了起来,电子眼死死地盯着他。
“但是,我是英雄啊。”
“不要,那样子的未来我不要啊!”杰诺斯大声喊着,坚决反对。
埼玉的表情更无奈了,像是在看一个任性吵闹的孩子,但这个孩子看起来像是要哭出来了,他想了想,走回去拍着弟子的背,哄他:“嘘,嘘,别哭了。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死掉的人会在天上看着的。我会一直看着你的,杰诺斯。”
“老师⋯⋯”杰诺斯还想说什么,老师摇摇头,打断了他。他揉着不知道跨越了多少时间前来告别的弟子的头发,给了他一个拥抱,埼玉拍着他的背,手跟机体发出哐哐的声音。
只有凑到这么近的距离埼玉才发现两个时间线上的弟子的不同,比如身高比如机体连接处比如生动活泼的表情,这是证明这家伙活得还蛮不错的意思?他放下心来。
“再见啦,杰诺斯。”
杰诺斯看了他好一会儿——这种时候埼玉就不去计较他眼睛里的红点了——后退半步,弯下腰,深深鞠躬,“谢谢,谢谢您一直以来的教导。”这句话他说得坚定无比,没有颤抖,没有停顿,他带着他满腔的敬意平静地完成最后的出师礼。
“喔。”埼玉应声,他在杰诺斯看不见的角度笑起来,笑到表情和声音都柔软下来,“你是我最棒的徒弟。”所以,要加油啊。
正式降临人间的神明已经开始向人类宣战——而英雄,才刚刚将要登场。

Fin.

【这两天在看乒乓,不造why张怡宁大魔王给我一种老师的既视感(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乒乓界的张怡宁,电竞界的叶修,英雄界的埼玉(啊想想就可怕,不过又学到新的形容词了呢(还有人妻界的杰诺斯(nooooooo】
【因为去考资格证了中间有段时间没动笔(光是记脑洞了),现在这么一看,噫,是我写的吗?两个画风啊?】

评论(6)
热度(44)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