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 ”之后的弟子

※OOC注意
※人物矫情注意
※不严谨的设定注意
※是前几天那个的后篇
 
———————
 

 
作为埼玉的弟子,杰诺斯是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他几乎能听见体内核心球运转声消失的瞬间。
开——什么玩笑?老师死了?那个世界最强的?
前来报告他消息的人在本就不长的句尾加上了节哀一词,自认为心意已经到了,点点头,也不去在意魔鬼改造人的反应,转身退下。
不可能,老师可是最强,怎么可能会死?明明昨天还在通话的⋯⋯杰诺斯觉得这个笑话是值得他大笑三天三夜的,于是他哈哈大笑起来,笑到机械声带不堪重负,属于人类喉结的地方冒出丝丝白烟,笑声中混入歇斯底里的呛咳,电子眼的视界中,脖子区域被打上鲜红的Error,宣告报废。
埼玉的葬礼很盛大,他的名字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遍世界,所有杰诺斯见过的没见过的人站出来说自己曾被这位世界英雄保护过,他们沉重哀痛的怀缅埼玉的死亡,尽管其中有的人还在网路上肆意嘲笑谩骂过他。
这个世界上与他关系最亲近的杰诺斯站在前排,放大的遗照和空白的棺材一齐看着他——埼玉以一人之力与神正面相抗,最后落得了个同归于尽死无全尸的下场,在他们对决的战场,留下了一个数百公里的巨大深坑,那里边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一点DNA的碎片或是一只蚂蚁。
真是无聊。
杰诺斯脑子里突然冒出老师的口头禅,遗照上的老师他并不熟悉,是有头发的老师,但有着熟悉的简笔画线条一般的表情,双目无神的盯着众人,好像在说:这个葬礼真无聊。
他回头看了一眼哭得凄惨悲切的人们,上头的牧师念着悼词,也是在强自压抑着哽咽的腔调,虽然悼词的内容胡说八道,但他一句一停,一字一顿,抽泣着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厥。
悼词说的不是老师,遗照上的不是老师,就连尸体也没有老师的,亏你们还能对着空棺材哭得下去。
太无聊了,所以杰诺斯在众目哗然中离开了会场,他把代表吊唁的白花从胸口扯了下去,随意的抛在泥土中,一脚碾碎了它,任其破碎零落,沾满尘埃。
魔鬼改造人果然是个魔鬼!居然一滴眼泪都不流,难道埼玉先生的死对于他来说是一点儿也不值得悲痛的事情吗!
埼玉先生可是我们的英雄啊!为什么他不伤心?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以埼玉的弟子自称!?真是恬不知耻的家伙!
有人开始迅速声讨他的行为,热度火速上升,但没多久就被强行压了下去,因为英雄协会已经损失了太多人手,他们是不会把一个稀有的S级英雄活活逼走的。
还有人提议建立埼玉日,成立了粉丝团,拿着埼玉以往的事迹津津乐道。
杰诺斯没有理会,而是将全身心的精力放在了挽回埼玉这件事上。他可还没有接受“埼玉死亡”这件事呢。
要改变一项既定事实的唯一办法是?
在发生之前,切掉它的根源。
他无法阻止神的存在,那么阻止埼玉就好了,无论怎样,他都要再见到老师一次。
 

 
“杰诺斯他⋯⋯还没有放弃吗?”King握着啤酒罐却不喝,冷凝的水珠沿着铝皮滑落,在桌子上滴出了一个不甚均匀的圆。他们不约而同的再次聚集了起来,因为位处边缘,埼玉的家近乎奇迹的没有受到影响。
邦古摇摇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他了,想必这件事对那个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吧,他理解的,对于亲近之人逝去这件事,再理解不过了。
吹雪揉着额角,精致的妆容已经掩盖不住她的黑眼圈,战后修复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这几天她带着吹雪组忙得焦头烂额,难得有空闲。她给自己的杯子倒满,说出了昨天开会的内容:“协会说要给埼玉追加英雄等级和奖章,但是联系不到他的家人,所以决定由魔鬼改造人来领取。你们谁能联系他的,让他去总部一趟。”
“人都死了,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索尼克倚在窗边,冷笑着,“不过这里也不再有我想要的东西了,所以我以后都不会来了。反正⋯⋯我也没兴趣跟你们这些英雄扯上什么关系。”他说完,不带一丝留恋地从窗口翻了出去,化成一道飘飞的暗影。
屋里几人沉默了一下,吹雪先开了头:“我也是,今天我只是来告诉你们一下,然后你们中的随便谁再去告诉他,这件事就不归我管了。”她说着说着,自嘲一笑,“毕竟再怎么想,魔鬼改造人也不可能会加入吹雪组的吧。更别提现在经历了埼玉的死的那个。”言下之意,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来参加这种聚会了。
在这里的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聚集在一起的,但毋庸置疑的,都是因为埼玉才会和平相处,现在埼玉死了,他们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偶尔照料一下杰诺斯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想到这里,吹雪叹了口气,也许明天,也许走出这个门的下一刻,他们就会回到原本的关系,高高在上的依旧高高在上,形同陌路的依旧形同陌路,他们都即将站到原本的立场上。
“啊,那不如我留在这通知他吧。”King再怎样也不好意思让老爷子放下道场在这枯等,反正他孤家寡人的,在这等些时日算不了什么。
邦古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真安静啊,做点什么好呢⋯⋯”他代替友人送走客人,坐在习惯坐的位置上思考起来,“嗯,那——么,我来打几把游戏吧?”King熟门熟路的在埼玉的电视柜里找出游戏和两个手柄来,选了双人模式,一手一边的玩了起来。叮叮铛铛的游戏音效包围着他,刺眼的阳光已经被窗帘掩饰的挡在了外面,King每每打到终点就停止操作,任由Boss把他秒杀然后回到起点。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有点舍不得洗掉存档记录而已。
所以他就反复的打着同一关,打着打着抱怨起来,“为什么你会卡在这么简单的关卡啊,想要不一路赢下来很难的,你战斗类游戏还真是打得很烂耶埼玉氏。”
“老师的强大并不在于这些玩乐项目上,老师强大的地方在于他这个人。”杰诺斯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也不知道是在那看了多长时间了。想来是被游戏的声音盖住了他的动静,King放下手柄,却不知道该先说什么好,没有人操作的电视在角色死亡的音效响完后就是一片尴尬的寂静。
杰诺斯没有让他坐立不安太久,他啪的打开灯,目光平静地看着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得眼睛有点睁不开的King,“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难道只是为了打游戏?”
“哦哦、哦,就是协会让你去领一下埼玉氏的勋章和其他的一些东西。”King找到可以说的东西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那个,嗯,就是这样。因为联系不到你,所以我就留下来等你了。”他观察了一下杰诺斯的表情,认为并不需要他来说什么节哀一类的话。
“我会抽时间去一趟的。”杰诺斯应答下来,随即开始下逐客令,“还有什么事吗?”
“呃,就是、地狱吹雪和银色獠牙他们说他们以后可能不会来了,还有那个忍者。”King吞吞吐吐,“我⋯⋯我可能也⋯⋯”
杰诺斯点点头,表示他非常理解这些行为。
“那我就先走了啊。以后有机会了再来⋯⋯”
“不需要。”杰诺斯一口否决,“跟你有交流的是老师,老师现在不在了,你没有必要来这里。”
“不,再怎么说我也是埼玉氏的朋友⋯⋯”
“但是老师已经不在了。”他对King再次重复了一遍,“他已经不在了。”
送走了滞留已久的客人,杰诺斯开始给阔别多日的屋子打扫卫生,等完全干净已经将近半夜时分了。他铺好被褥,跟往常一样陷入安眠,黄色的瞳孔闪了闪,淡化成一片黑暗。
“老师,晚安。”一声近乎叹息的低吟飘荡在黑夜里。
 

 
杰诺斯的设想课题是时空穿越。
这是一个贯穿古今的课题,不管哪个时代都有人这么妄想过,它的内容冗杂庞大,所需知识不仅多且繁杂,是很多人穷极一生也难以看见进展的项目。
但是他是谁啊,经费战士杰诺斯,脑洞学霸小王子,只有他想得到,就从来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因为是改造人,所以不需要休息,他夜以继日的汲取陌生领域的知识,库赛诺博士在他身边唉唉叹气,却无法劝阻他。渐渐的,魔鬼改造人就淡化在众人的视野中,只有借助高科技产物诞生的怪人周遭才会有他的身影。
因为剧情需要,他是肯定会成功的,所以在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年后的不知道第多少次测试的时候,杰诺斯终于成功的看见了早已消失的Z市。他激动不已的跑回家,埼玉正背对着他坐在桌边,似乎是听见了他的动静,头也不抬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喔,杰诺斯,你回来啦?”
“老、老师?”杰诺斯犹豫不决,他担心这是一场迫于追求成功的梦境,只要一抬脚一挥手,就会化成一滩泡影。
他一步步慢慢的上前,试探性地伸出手,指尖感受到了来自人体的温度,仿佛金属制的身体也一起温暖了起来。杰诺斯忍不住靠了上去,他没敢太用力,只是抓着埼玉的披风,把头抵在他的背上。
他半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晌,破碎的呼唤声一连串的被喊出来:“老师,老师,老师⋯⋯埼玉老师⋯⋯”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杰诺斯还记得他跟埼玉的上一次见面,埼玉对着屏幕那边的他笑着说给他一次点单的机会,就当是奖励努力工作的他,这些他都还记着的呢。
“老师,我想吃乌冬面。”
埼玉对那些呼唤照单全收,一一应答了下来,“可以啊,欢迎回来。”他拍拍杰诺斯揪着披风的手,侧耳听了听他的喘息声,不确定地问他,“那什么,你这是⋯⋯在哭?”
“不,只是因为看见老师太高兴了。”杰诺斯轻声应答,“我一直都好想见你。”他第一次没有对埼玉用敬语,他想见埼玉已经想了好久,久到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见了。
好吧,并不是他不记得,只是他不想让自己记得。
“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想看见你。”脸也好,表情也好,温度也好,那只有力的手、柔软的披风、明亮颜色的服饰,只要是埼玉的,他都想再看见一次。杰诺斯觉得非常高兴,以至于控制语调已经很不容易,再没有余力去控制表情了。不想让埼玉看见他奇怪的表情,所以他怎么也不肯抬头,正好埼玉也没有回头来看他,虽然没能看到老师的正脸有点遗憾,但是也给了他更多时间来操控自己。
“啊,你这是认输了?”埼玉的语调听起来兴高采烈的。
“认输⋯⋯?”杰诺斯愣了愣,从记忆里找到当时那场莫名其妙的胜负对决,“原来是这个时候。”他低声说,并把相应的回忆从硬盘里拎出来。
虽然是打着阻止埼玉的目的来的,杰诺斯不认为这是个坦白的好时机,应该再接近一些,等再过去一些时日的时候,于是他摇头,“我才不认输。”更何况他们到最后也没有出现输赢,是老师擅自结束了胜负。
“你要耍赖?先说好,我可不打算再继续下去了。”
明明那时候是您先耍赖的,轻描淡写的就结束了,我还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再追究过。
“反正老师并没看见我看见您,不是吗?”耍赖就耍赖,正好扯平。杰诺斯坐直身,看着埼玉的背影,心情很好的轻笑一声,“老师要认输吗?您可要想好了。”
脑中预设好的闹钟提醒他需要离开了,这个时间点走刚好跟去超市一个来回的时间吻合,如果记忆没错的话他今天有买到特价的鲭鱼,用这个来做借口再适合不过了。
“那么,为了不打扰老师的思考,我就等下再回来吧。”杰诺斯向久别重逢的老师鞠了个躬,就跟每次出远门前一样,他转身出门,在踏出门框的一瞬间,扭曲的黑洞悄悄地从腰后吞噬了他。
 

 
和埼玉的第二次再会是个意外,杰诺斯出现在繁华的人潮中,还没来得及遮掩容貌,就被埼玉揪住了帽子。
“我说你啊,好好看路,都多大了,还指望我用广播找你吗,杰诺斯小朋友?”
他条件反射性地握住埼玉的手,埼玉表情微妙了一下,看着他们的手,“为什么要牵手?”埼玉爸爸还没打算跟他家孩子开展这么亲近的亲子活动呢。
杰诺斯哦了一声,手掌往上挪了挪,改成挽胳膊,埼玉被手臂上的冰冷触感激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瞬间抽身而走,他指着边上的女孩子们教育弟子:“看见没有,拉胳膊这种事是女孩子们做出来才叫自然而然,两个大男人做出来像什么样子。”
“那、那这样?”他似懂非懂地揪着埼玉的衣角,两人看上去更像个大龄儿童和秃头爸爸的组合了。埼玉还没来得及评价什么,杰诺斯属于人类部分的第六感突然叫嚣起来,喊着快让他离开,脊柱上的神经都异样的刺痛起来。
正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恰好又一波人潮汹涌而来,杰诺斯顺势松开手,看着埼玉的背影一点点远去,然后在路人惊诧的表情下消失在原地。
经过了数次实验,杰诺斯摸清了规律,他不能在过去待太久,最多两小时,也不能跟过去的自己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他看着玻璃仓里的一堆粉末和一个完好的苹果,前者在出现的一瞬间就是粉碎状态的,如果把玻璃仓分成两个独立的个体没有问题,但把两个苹果再次放在一块,就会从内部开始崩塌。
这是博士说的时空的唯一性?如果解释在人体上就是不要看见对方的意思了吧。
要想跟自己不打照面倒是容易,他记得那阵子因为怪人大潮的骚乱,每天都挺忙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杰诺斯拿笔尾敲敲本子,抓了几个金属探测器再次回溯,因为未知的因素太多,他没有选择用自带的探测器去警惕过去的自己,毕竟那也是他的一部分。
时间落点是不定的,可是每次他都发现家里有探测器的存在,那么就是某一个回到更过去的时间点的我做的了。杰诺斯来到没有感觉到探测器的时间点,风风火火的进门开柜——他知道家里有什么角落他是不常清理的。
“怎么了,杰诺斯?”埼玉问他。
杰诺斯小心的把金属探测器安在抽屉的背面,一边回答,“只是有东西忘记拿了。”他拨弄了一下周围的物品当做遮挡,又风一般出了门。
 

 
因为无法控制回去的时间点,又贪恋与埼玉相处的时间,杰诺斯总是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去找埼玉。
大部分情况下,埼玉是不会干涉他的行为的,杰诺斯的视线不自觉地明目张胆起来,直到被他抗议了为止。
“我只是⋯⋯想看着老师而已。”当时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居然是透过屏幕,杰诺斯一直后悔着为什么没有赶回去,哪怕是跟着埼玉一同赴死也是好的,连是什么时候失去老师都不知道的弟子还算什么弟子,师徒不就是应该并肩作战的吗。
“哈?为什么?”
“因为我想看。”因为我想补上所有我没看到的。
埼玉看起来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转而烦恼地扶额,“如果我说不想让你看,你还是会看的对不对?”
“老师是讨厌我了?”他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连看老师的资格都没有了吗?”如果是知道一切后的老师,会不会认为他这样的弟子失格呢?
已经回溯过一次的时间点是不可能再回去第二次的,离他告诉老师未来的日子也不远了,如果老师知道当他与神做最后决战的时候,身为弟子的他居然没有跟随在身边,会作何是想?是失望吗,是厌恶吗,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原谅他呢?
埼玉被他的可怜姿态堵到语塞,干脆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清楚自己再一次被纵容的杰诺斯大声道谢。
不愧是老师,连对不合格的我都这么温柔,那么我就应当更加努力才是。杰诺斯把回溯得到的记忆片段分门别类地放进文件夹,经过多次时空转换的他感觉到他跟这条时间线的联系开始疏离,不舍的站起身告别。
埼玉是他回溯的支点,不管中间有多少可以回去的点,一旦埼玉不在了,一旦他再一次经历了埼玉死亡的瞬间,就回不来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而他没办法控制回溯的落点,也许是没多久,也许是下一次,他就将要迎来早在计划中的分别。
所以能这么安心的看着老师的身影的机会是看一次少一次的,杰诺斯站在玄关看着埼玉无知无觉的背影,满心遗憾。
他从过去回到现在,正是又一年的埼玉日——呵,无知的人因为可笑的目的而创造的可笑节日,即使是冠以埼玉的名字也无法让他承认它。杰诺斯看着电视上一遍遍重复播放的英雄埼玉事迹,嗤笑出声,笑不管多少年了还有人专注于那个虚假的英雄形象。
平凡如你们,是永远不会真正理解老师的,凡事流于表面,愚蠢而又无能的你们是不可能理解老师的伟大与强大的。他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电视上那些以埼玉粉丝自居的人们,抬手啪地关了声音。
好了,下一次,应该用什么东西当做媒介呢?杰诺斯把当初从家里打包出来的东西一字排开,试图在剩余的东西里找出最不重要的。
 

 
即使是改造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准确的。
之前觉得要到最后一次了,那真的就是最后一次。
杰诺斯心情微妙地踏上久违的土地,他能认出来周围残缺的建筑原本的模样,巨大的白色光柱在那耀武扬威,拼命宣告它的存在感。
啊,是时候了。
这个念头认命般出现,就再也抹消不去。杰诺斯的眼睛发出一声蜂鸣,微缩地图出现在他的视角,在隔了有三条街的地方,一个红点一闪一闪。
他循着红点的位置赶去,看见的是对着面前大楼跃跃欲试的埼玉。
“老师!”杰诺斯喊住他,这个时机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刚好赶在决战前,同时也再糟糕不过,因为刚好是在决战前。他拉住埼玉的手阻止他,“老师,请不要去!如果去了的话,老师会死的!”
“我是从未来而来的杰诺斯,老师将会在这一战死去⋯⋯而这时的我却无法为老师献上任何力量,甚至连老师的死讯都是在事后从别人口中得到的!”这是他最为痛恨自己的一点,无数个日夜只要一想到埼玉居然是孤身一人深入敌阵,就生气得不得了,“所以老师绝对不能去,我正是为了阻止老师的死而来的!”
埼玉歪头,露出不解的神色,好像远远没意识到弟子透露了什么样的情报,杰诺斯更加焦躁了起来。
“之前我也有回溯过几次时间,时间点都不对,所以没有坦白过,幸好这次是对的。”他想让埼玉更加清楚他想表达的,着急到语言中枢都开始混乱,但是意思是不会变的,“我不会再让老师死去的,所以不要去。”
“啊,所以那几次其实是你吗?怪不得杰诺斯说他不知道。”埼玉的思维明显跟他不在一条线上,反而关心起最近杰诺斯反常的真相来。
杰诺斯感到一阵无力,连刚才的冲劲都不知怎么的消失了,只得先回答这个问题:“是的,因为太久没见到老师了,一时忍不住就接近了过去。”现在想来,那并不是他该做的事情,是不是把对老师的思念积攒起来等现在再爆发比较好呢?这样的话一定能更有勇气的提出任性的要求了吧。杰诺斯苦笑着,“我一直很想能再一次见到您,终于成功的一瞬间感到非常高兴,太高兴了,就忘记了遏制自己。”
“所以,你也是杰诺斯咯。”埼玉让自己的手腕恢复自由,露出下决定时一贯的表情来,“如果是杰诺斯的话,是不会阻止我才对的吧,嗯?”
“我——!”杰诺斯语塞。他发现埼玉并不是没听懂,而是听懂了却不想理会,自顾自的下了决定——而身为弟子的杰诺斯一直都是对埼玉的主意百分之百赞同的。
“啊,对了,你们都没事吗?在你的那个未来。”
“⋯⋯是,因为老师跟他同归于尽。”杰诺斯垂着头,拼命思考该说什么才能阻止埼玉。
埼玉笑起来,对这个未来很满意,像这样的未来真是再好不过了,虽然他死了,但是现实总是会有点瑕疵,没办法的事。事事如意和平完美的那个叫做童话。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也没什么啦。”埼玉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留给弟子的遗产里好像没什么重要的值钱东西,干脆就地下了个遗嘱,“对了,家里的花别忘记浇水了,也别给我养死了,我养了可长时间了。”想来想去能给的似乎只有阳台花架上的几盆仙人掌,这么一说他这个老师还真是失败诶。
杰诺斯看着埼玉转过身去的背影,这样的背影他已经看过许多次了,可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让他慌乱。我无法阻止这个男人踏上既定的结局,他是注定会死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的,杰诺斯的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下意识就再次喊住了埼玉。
——我总是看着您的背影。
“别去,不要去⋯⋯”他摇头,大脑供氧不足一般大口大口吸气,“求你,会死的,老师会死的啊!”
——可是这一次您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埼玉无奈一笑,说:“但是,我是英雄啊。”
——会死的啊!为什么不明白!?为什么!
“那样子的未来我不要啊!”杰诺斯咬牙,眼底的平静被彻底击碎,露出潜藏在下的惶恐和不满来。
——您为什么就不明白,如果身为“弟子”的失去了“老师”,就无法再自称为“弟子”了啊。
“别哭啦。”埼玉抱抱他,跟哄小孩子一样哄他,“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死掉的人会在天上看着的。我会一直看着你的,杰诺斯,毕竟你是我弟子嘛。”即使我死了,你也可以继续以我的弟子的身份活下去。
埼玉拍拍他的背,温暖的体温源源不绝,杰诺斯听着老师跟他道别,声音是前所未有的轻柔,悬浮不定的心突然就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直到最后,他还是要忍不住夸赞埼玉,不愧是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真是——他忍着鼻尖的酸涩,嘴角的笑容却越扯越大——完全被老师看透了,我的修行果然还不到家啊。
“谢谢,谢谢您一直以来的教导。”杰诺斯对着占据了他大半生命的男人鞠躬,感谢一切能感谢的,敬重一切能敬重的,“能成为您的弟子是我这辈子最荣幸⋯⋯不,是最高兴的事情。”
“喔。”埼玉也对他的心意报以同等的回应,“你是我收到的最棒的弟子。”所以挺起胸膛来,像以前一样,大声的向周围宣称你的身份——
“无论如何,我都永远会是您的弟子。”
 

 
杰诺斯搬回了埼玉的旧居,还带着私藏的属于英雄埼玉的遗物,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不是埼玉家真的就一穷二白,而是早就被他席卷一空了。
不是没有人提出过反对,寄恐吓信、寄炸弹、聚众游行、在各种地方侮辱谩骂⋯⋯这些小手段魔鬼改造人瞟了几眼,冷笑都没有,不以为意的放过了。
英雄协会出面负责的人苦笑连连,没办法,谁叫他搬出了埼玉的弟子的身份呢。更何况,他这个身份也的确是名副其实的。
在世人眼里跟作秀一样的,杰诺斯再次活跃起来,就好像一夜之间,他变回了当初那个满腔正义的英雄。那个英雄魔鬼改造人在不知道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的原因,再一次的回来了。
现在外界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杰诺斯从来不会理会这些,好整以暇的站在朝阳里给不知道开了几次花的仙人球浇水,花架上规规矩矩的摆着一摞园艺书。
“请注意,B区域出现大规模的爆炸,疑似暗黑科学界的危险人员出没,危险等级——鬼。请市民们自行进入避难所避难。重复一遍,请注意⋯⋯”
他放下花洒,眺望了一下烟雾出现的地方。
“老师,今天的我也是您合格的弟子吗?”
他换好战斗用的手臂,自天空中一跃而过,留下一道被气流改变形状的云的轨迹。杰诺斯迎着风和湛蓝的天空,金色的瞳孔中红点一闪而过,他心情很好的轻笑出声——
“是吗,那就好。”
 
Fin.
 
【啊烦死了,一写心理描写就要矫情的破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为什么就没法干脆的写出来啊啊啊啊】
【很努力地听着刀男人碎刀语录写最后却出现了干巴巴的东西!可怕!而且这样分段写的话反而更难衔接了?】

评论(7)
热度(26)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