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Hungry

※猎奇设定又来啦注意(半夜饿着肚子写文果然容易出现奇怪的东西(。
※OOC注意
※交往前提注意
※啊它就是个脑洞而已啦别纠结设定
 
※这次也不是好作品真是抱歉了(土下
 
———————
 
埼玉在窗外照进来的昏黄阳光里睁开眼,让他神智真正清醒过来的是腹部难以形容的饥饿感。胃像根绳子一样打着结,它在体内扭动着弯曲着,活泼过了头。
啊——好饿。
大脑里的念头拉长调子,懒洋洋地催促,他踩着被窗棂分割的一地碎光去冰箱里翻找食物。不巧的是,里边儿空空荡荡,连颗鸡蛋都没有,芝麻酱番茄酱辣酱海鲜酱之类的调料孤零零地摞在冰箱门边。把它们放进去的人肯定是随手一放,最顶上的软塑料瓶摇摇欲坠,极其不稳当。
埼玉手指动了动,想起来昨天刚和认识的英雄们聚过餐,只好抱着它们坐回桌子边,插了根吸管有一下没一下的吮吸着冰冷的酱料。
黏稠的番茄酱顺着食道顺滑而下,可以感觉到有团凉凉的东西从胸口缓慢划过,不干不脆的拖拉着往下掉,然后落在左侧肋骨的下方,跟那股虚空感相对抗。
不幸的是那股饥饿感没有减少分毫,它吵着需要实质的食物,是能用牙齿咀嚼的那种,而不是这些无用的配料。觉得被糊弄了的胃更加癫狂地活跃起来,他几乎能想象它是在怎样地抽搐。
埼玉没有停止进食,尽管几种酱料的味道混合起来恶心得他想吐,但比起这个来更让人讨厌的是身体里空荡荡的感觉。
没多久,桌子上摆了一排的空瓶子,埼玉捂着肚子不满的皱眉,胃似乎不能兼容刚被硬塞进去的东西,这异常的烧灼感让他整个人都不开心起来,连带着埋怨起久久未归的杰诺斯来。
啊,说起来,杰诺斯去哪了?
他转头看外边,暖色的夕阳已经被吞没了一半,紫色的云裹挟着黑暗一拥而上,埼玉又盯着门,它一直没有要打开的迹象,于是他的情绪愈发低落起来。
如果我数到十,他还不回来我就要生气了。一,二,三,四⋯⋯
十个数字很快就数完了,门还是没打开,他想了想,打算继续数到一百。
埼玉不是没想过出去找他的弟子,但是现在他越来越饿了,饿到四肢无力手脚发软。连直起脊背都可以感觉到纠结成一团的胃被拼命拉扯的刺痛,到后来只要改变一下姿势都会有胃要被撕裂的错觉,胃壁的皱褶上仿佛涂满了502胶。
肚子里像是有团火做的针,又像是无底的黑洞,有只野兽蹲在深处怒气冲冲,它正顺着骨头和肌肉攀爬而上,吞噬了所有的力气,害得他只能蜷缩起来不愿动弹。
等他数到七百四十四的时候,门把手咔哒一响,宛如天籁。
杰诺斯提着两大袋东西——埼玉知道那些是什么,塑料袋上还印着熟悉的商标呢——走进来,还没来得及跟埼玉说声我回来了,就被一个人影猛地按倒在地,青翠欲滴的蔬菜啪啦啦的散落一地,红色的小番茄滚了出来,被踉跄着后退的杰诺斯一脚踩碎,溅出少得可怜的汁水和小小的籽,半死不活的鱼翻着眼白啪啪甩尾,有水滴拍在埼玉赤裸的脚踝。
“老师——?”杰诺斯靠着门板坐在地上,头重重的撞击在门上,发出好大的一声响。肩膀上的手大力的按着他,拇指死死卡着关节的连接处,让他无法坐直起腰。被迫张开的膝盖被另一只掌心压制着,埼玉单膝跪在他两腿间,居高临下地看着年轻的弟子,很满意的看见他顺从的反应。他想说什么,但口腔里腺体分泌的唾液多得不得了,不得不先大力的吞咽下去再开口。
“杰诺斯。”他弯下腰,好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认真,“我现在很饿,一整个下午都很饿,饿得受不了。我非常,非常,非——常的饿⋯⋯”埼玉拖长单词的读音,向杰诺斯强调着,“可你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忍到了现在。”他捉起杰诺斯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那底下的肌肉正微微抽搐着,在它后边的胃像条正被一个肌肉男拧干的毛巾一样扭动,榨取着埼玉的意志力。
杰诺斯正想说“我现在就去准备晚餐”,却看见背着光的埼玉瞳孔微缩,死死的盯着他,其中闪着危险的光。这让他想起了狩猎中的凶猛野兽,不由得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手指移过去按着属于人类颈动脉的地方,这里是跟肩颈部黑色装甲不同的银白色,不管什么时候看都显眼极了,简直让人忍不住想对这里做点什么。接着,他的手掌滑进衣领,拨弄开弟子的领口,埼玉对他的猎物宣布:“所以,我想吃你。”他说得很慢,逐字逐句的,同时心情不爽地眯起眼,努力忍耐汹涌而来的欲龘望和愈发活跃的唾液腺。
吃?“吃”?等等,是哪种意义上的吃?我理解的那种?杰诺斯愣了一下,被埼玉带入大人的世界有一阵子了,该做的都做过,不该跨的线也跨过去了,像这类的隐喻词他已经是能听懂的。
可是他忘了埼玉是个直来直去的人,即使是做龘爱时也不会跟他开那些弯来拐去的黄腔,认为不反对就是同意的埼玉低下头,轻轻说了声:“那么,我开动了——”
话音未落,他张开嘴,像进食中的蟒蛇一样尽可能的打开下巴,冲着杰诺斯的肩膀一口咬下!
声带惊讶到几近停转,一连掉落了几个不成调的惊讶语气词,但发不出完整的句子来。这个程度的话是不会疼的,但对大脑的冲击力比疼痛感要强上一百倍,杰诺斯侧头,看着埼玉对着他狼吞虎咽,咔嚓咔嚓咀嚼金属的声音和喉结吞咽的急切咕咚声清楚的响起在耳边。他能感觉到埼玉牙齿的力量,舌尖划过锋利的边缘,伸到了更里边的地方去搅弄,唾液顺着破损的部位滴落滑进深处,柔软的嘴唇磨蹭着裸龘露的线路断口,带了电流一般让他微微发麻。
坚硬的机体是埼玉所吃过的最上等的食材,清脆,冰凉,像是巧克力薄荷味的哈根达斯,其中参杂了抹茶的苦香,让人忍不住想把滚烫的舌面贴上去降温。于是他贪婪地啃咬着弟子兼恋人的肩膀和脖子,稍稍拿臼齿磨了几下就吞下肚去,然后满意地发现叫嚣了一下午的胃终于得到了满足,久违的充实感和饱腹感慢慢包裹着他,让他忍不住沉溺其中。
等埼玉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块“食物”,心情恢复愉悦,他放松压制着杰诺斯的力道,才反应过来一般跟他打招呼:“欢迎回来。”
“是,我回来⋯⋯了。”缺了半块肩膀的杰诺斯难得姿势随意地靠坐在门板上,一向笔直的脊背懒散地弯着,脸上带了丝不自然的潮龘红,他在句尾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吐出最后一个字眼。
埼玉为他的异常挑了挑眉毛,视线下移,从杰诺斯的脸一路向下。
“喔。”他了然地轻叹一声,伸手按着杰诺斯的裆龘部,没有忽略他轻微的吸气声和打着颤夹住他的腰的膝盖。
鼠蹊处一感受到按压,就诚实的把脉冲沿着后脊的神经线路传入大脑,杰诺斯呻龘吟一声,条件反射握住埼玉的手腕。
“要吗?”埼玉问他,另一只手伸进他衣服里,顺着腰腹部向上抚摸,指甲刮蹭过机体的连接缝隙,带着漫不经心的撩拨。
杰诺斯为延伸到胸口的触碰舒服得眯起眼,肩头向后舒展开来,他点点头,轻声说:“要。”说着,仰头伸出舌尖,和埼玉交换了个湿漉漉的吻。
【接下来点这里,原因你懂的】

评论(7)
热度(31)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