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无缘得见

※半小时短打
※发自内心的对看论文的抗拒心理产物
※因为写得很随便所以不好看,管他呢,我开心就好

———————

01.

埼玉已经不记得他的独居生活中断了多久。

记忆里好像打从一开始身边就有着杰诺斯这么一号人物,直到杰诺斯跟他道别,他才恍然发觉:对哦,杰诺斯也不是会一直跟我待在一起的。
青年的身边放着一个大包裹,跟他擅自搬进来时差不多的大小,他的姿势也跟那时差不多,仿佛这段时间根本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唯有尚且稚嫩的脸部线条在不知道哪次维修中被博士往成人的方向修改,变化微小而不起眼,只有现在猛地一看一回想,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杰诺斯已经完成了拜师时的目的,是时候该离开。他收拾了一切能收拾的行李,嘴唇开开合合,最后也只能说出一句简单的告别,“老师,再见了。”
埼玉侧耳等待着,没有听到更多,才反应过来这就已经完了。
“嗯,保重哦。”他头也不抬,好像注意力全在手上的漫画上。
杰诺斯对着埼玉鞠躬,无声地感谢从埼玉那里得到的一切,不论是什么,他都感谢着。
毫无留恋的关门声清脆地消散在空气里,埼玉沉默了许久,一直没再开口,直至太阳落山,成为窗边一片安静的剪影。

02.

恢复成原本的单人行动模式的埼玉在行程安排上比以往自由了许多,再没有人坐在家里等他,也没有人追在边上絮叨人体健康日程表,他也不用再心心念念该带什么手信回去。
家里电视的损耗度日益增加。

03.

“听说您又一次轻易解决了,真是太厉害了。”杰诺斯在英雄协会遇到来述职的埼玉,后者似乎没看见他,自顾自的往外走,不由得快赶几步追了上去。
“是你啊⋯⋯没什么,只是刚好遇到嘛。”他也跟刚发现杰诺斯一样,跟他打招呼,“最近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也打败了许多敌人。”他们并肩而行,“这要多谢您一直以来的教导。”
“我并没教你什么吧⋯⋯”
他们说着说着,埼玉突然觉得这一切对话太无聊了,干瘪无味,而且没有更多的东西可说。就好像面前的是个许久不见的朋友,你还记得你们之间的一切,但你不可能一直与他谈论你们的过去。现在的他对你来说是个陌生人,你不知道他在与你分开后的经历,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跟你一样喜欢在乌冬面里加海苔片和酱油,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经常把东西记在本子上而不是脑子里。你只能在只言片语或是偶尔的小动作中寻找微薄的熟悉感,它们雾气一般倏忽而逝,气氛难免就要尴尬沉默下来。
空气像棉絮一样让人透不过气,埼玉不再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发出声音代表他还在,有没有听就两说了。
杰诺斯没发现他的异常。
他现在很开心,因为能让他看见了就开心的人不多的,埼玉是其中一个。于是就跟一切久别重逢一样语无伦次不知所措,恨不得把这段时间的经历都讲给他听。
无来由的烦躁像草原上的烈火席卷而来,埼玉在杰诺斯看不见的角落狠狠皱眉,但是他得忍耐,他知道自己得忍耐。因为杰诺斯这么高兴,就像是⋯⋯就像是被卖出去一段时间、却在街上偶尔遇见主人的小狗狗,本来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发冷厉的双眼柔软得像当年的十九岁,电视上常常听见的无情声线也热情洋溢。
如果现在贸然打断,不就像是在无缘无故发脾气,责怪他为什么要离开一样吗?
埼玉深吸一口冰凉凉的空气,以此冷却快要燃烧的肺叶,然后像往常一样微笑点头,跟杰诺斯谈论没有他的日子。

04.

电视上常常会出现杰诺斯的身影,不单单是剿灭怪人的现场,偶尔他也会被邀请去访谈节目,谈一谈做英雄的契机,有时候会把好几个英雄聚在一起,让市民看看他们亲民的一面。
但杰诺斯总是面无表情,以至于网路有人悬赏他不同表情的脸,哪怕是凶神恶煞的也好。
看着一片猜测他没有装载表情肌肉的评论,埼玉翻个白眼,那小子的表情可生动了,怎么可能是个生理面瘫。
“诶,那家伙也是蛮活跃的嘛。”
埼玉窝在被褥里看晚间新闻,杰诺斯似乎是被作为招牌,放的全是他战斗时帅气的瞬间。
看来他真的过得挺好,埼玉想。
可惜他已经想不起来那次见面时杰诺斯还跟他说了什么。

05.

万事都有先来后到,所以有时候总是会发生这么不巧的事情的。埼玉站在人群外围踮脚看了看里边被烧得不成样子的怪人尸体,无奈叹气:“啊、来晚了。”
先一步解决了怪人的杰诺斯已经离开,留下一地残骸碎尸等协会来清理。有魔鬼改造人的粉丝闻讯赶来,企图捡一点男神的身体碎片——谁都知道的,除非是完全吊打,男神总是会这里破一下那里烂一点。
“喂,那边那个秃子,那可是我先看见的!”
对特定词汇很敏感的埼玉一边扭头看向冲他大呼小叫的少年,一边弯腰捡起一个很熟悉的东西。
太熟悉了,所以在意的不行。
看见战利品被个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捷足先登,少年气得跺脚又无可奈何,愤愤的踢了他一裤子土块扭身跑了。
埼玉拍拍披风,低头去看手里的东西,怎么看怎么像杰诺斯的手。
残缺的手臂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五指自然地弯曲起来,看上去像是正对着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什么的姿势。
等什么时候遇到杰诺斯了就还给他吧。
他拿着那半条手臂回家,像握着另一个人一样握着那只手掌。
今天的埼玉没有打到怪人,倒是给家里增加了一件装饰品,终究算是没有白出门一趟。

06.

杰诺斯也不是什么敌人都可以速战速决的,比如这次由无数块镜面拼合而成的家伙。他无法靠能量或热量定位,反而是机械眼被各处反射而来的刺眼阳光晃得看不清方向。
他们争斗得两败俱伤,但单从赢面来讲,他可能会输。
因为怪人的本体还完好无损,而他已经无法行动,只能看着怪人一步步接近了。
正午的阳光很烈,照射到怪人身上又反射到杰诺斯脸上,使得他只能看见一片片光斑。它们交叠在一起,让人错觉自身处于雪白的世界。现在的他跟瞎子差不多,只能勉强靠听觉来躲避攻击。
“你好,就是你把我徒弟拆得乱七八糟的吗?”
纯白的视野中央出现了一块殷红的黑暗,有个许久没听见的声音出现在他们中间。
杰诺斯坐在原地,试图去听周围的声音,可除了一声巨响之外就再没有过什么大的声音。鞋底摩擦地面的碎石向他走来,然后在他身前停留了好一会儿。
他仰头往猜测的角度看去,过了一会儿,视力渐渐恢复,模糊的人影变得清晰起来。杰诺斯看着埼玉和埼玉身后倒下的怪人,突然觉得这个场面很眼熟,眼熟到他下意识说出曾经说过许多遍的话:“对不起,居然给您添了麻烦。”
埼玉足足慢了半拍才有别的动作,他伸手把已经长大的改造人扛在肩上,同样用曾经说过许多遍的话来回应他:“没事,这不是经常的吗?”
“下次要小心点,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毕竟我又不跟你在一起,以后你都得是一个人战斗了。”
“是,我一定会好好增强自己的实力,不再麻烦到您。”杰诺斯点头,习惯性地把脸埋进披风里。

07.

杰诺斯对埼玉的承诺一向是言出必行。
他变强的间隔很短,几乎是一日一变,等埼玉再从电视上看见来自他的战斗实况时,他已经从头到脚完整的更新过一次了。
荧幕上的杰诺斯的装甲是他没见过的款式,威力跟最后一次看见相比大约是强了十三倍至少,敌人跟上次那堆镜子差不多水平,他也轻轻松松地解决了,期间除了掉了点螺丝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诶,杰诺斯真的变厉害了啊。”埼玉吐掉嘴里的漱口水,拿起毛巾擦了擦。
“那我也该多努力,不能输给他了。”
临出门前,他瞄到立在桌上的机械手,才发现他又忘了把这个还回去。
“抱歉,下次我会记得的。”埼玉冲它招手,“我出门啦——”

08.

时间不温不火地过去。
埼玉经常打打怪人,偶尔上上电视,当当围观群众。
杰诺斯也经常打打怪人,偶尔上上电视,当当采访主角。
因为高等级怪人出现的地点更零散,S级会更忙一些,天南海北地飞来飞去,他们想遇见只能说要靠缘分。
然而缘分这个词本身就包含着不靠谱的意味,遇见了是有缘分,遇不见就是缘分未到。不管什么都可以往它上边贴。
他们的缘分看起来还远远没攒够呢。

09.

城市中央出现了一个三米高的洞穴,由土石藤条组成,它凭空生长在柏油路上,阻碍它的建筑已经消失不见。洞口黑黢黢一片,看不见里面有什么。
人们试图把摄像机牵上线丢进去看个究竟,得到的只有一片漆黑的影像和沙沙的诡异声响,随后,无数只庞大的植物触须从里边猛地窜出,在卷走洞口的所有人后,又安静的蛰伏下来。散落了一地杂物残肢的画面赤裸裸的通过没人掌控的摄像机传送到各个电视平台上。
没有谁以为这就完了的。
协会商量了一下,派出火系的杰诺斯去解决。
火系对植物系,想来是很容易的的——每个人都这么想,包括杰诺斯自己。
于是他出发了,然后一直没有出来。
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岩石和青苔筑造的洞口静谧的长在那,假装自己一开始就存在。没有火焰,没有呼救,仿佛洞口分割出了两个不相连的世界。
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其余的S级也不在这里,场面一时之间僵持下来。
“不好意思,让一让。”有个男人越众而出,周围的人像看死人一样在他身后目送他,直到那条白色的披风被洞口吞没。
越往里走,地面就越湿滑,不小心的话肯定会狠狠地摔一跤。洞穴深处并不是想象中的暗无天日,头顶和周围的苔藓和虫子发出微弱的光,像萤火虫一样,幽蓝幽蓝的。
在更里面的地方,终于开始有战斗的痕迹了。绿色的植物汁液和暗红的干涸血块以非常野性的方式泼洒在墙上,仔细看看里边还混杂了内脏的碎片。
埼玉正想走过去,前方轰地一声巨响,空气和洞穴和地面一起燃烧起来,狂暴的火浪翻涌而出,把他的披风吹得猎猎飞舞。
中央似乎盛开了一朵火焰造就的巨大莲花,花蕊里有熟悉的面孔一闪而过。埼玉只来得及在他把自己的头砸进泥土前接住他,然后为他的惨状重重咂舌。
“我听说过你,你很强。”从爆炸中残余的植物枝条扭动着汇聚出一个人形,它把根部紧紧扎在洞顶,操着不熟练的人类语言跟埼玉搭话。
“所以⋯⋯是你做的?”他抬头看暗绿色的植物怪人。
“你曾经是他的老师。”——埼玉为那个用词不爽地眯起眼——“但你现在与他没有关系,为什么要进来?还是说你感觉不到恐惧?人类只要站在洞口就会产生恐惧与好奇,你不会恐惧,难道是对我好奇?”粗壮的藤条在黑暗的角落游走,防备着在场唯一一个人类的任何动作。
“不管他现在变得有多厉害,也还是我的弟子。”埼玉解下披风把杰诺斯残余的部分包好,找了块相对干净的地方放着,“而做老师的为弟子报仇,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好了,你现在在那里不要动,我现在就过去。”
“现在?”
“就是,马上的意思——”

10.

“啊,原来打成这样是没办法复活的吗?”
“是的,毕竟⋯⋯是这里受了伤,头部完全损坏了。”
“是嘛⋯⋯”

11.

今天的Z市依旧很热闹,埼玉刷刷牙听听新闻都可以听到哪里又有怪人出现。
他从衣架上取下衣服,一一穿戴好,检查完毕后准备出发。
“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呢,杰诺斯。”出门前,他心情很好的与立在桌子上的机械手打了个招呼,“那——我出门啦。”

Fin.

【清明节快乐(冷漠.jpg】
【妈的我还有四篇论文要看,操。】
【说来我思考过为啥我的埼杰文和别的cp不同,想来大概是因为这两个人认真又漫不经心,我认真不来,不自觉的就散漫了(别信】

评论(5)
热度(27)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