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埼杰】高呼吾名

※不是我不想填坑,而是梗太多哪个都不想放弃
※如果我补完剧情的速度和开脑洞的速度一样就好了呢(烟

———————

01.

干燥的沙漠上,一台体型巨大的机器人以残骸满地的形式充当地毯,给被阳光照到近乎反射白光的沙地增添了调和用的深色。
在这张地毯上,有个金发的改造人跟沙地一样反射着光,细小的烟雾从身体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代表他刚刚经历过一番苦战。
穿着黄色衣服的男人一路跳跃站上机器人的头顶,抖了抖红色靴子里的小沙子,又拍拍披风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打算夸赞弟子的战果。
弟子抢在他说话之前来了个90°的鞠躬——笔直的脊背和笔直的双腿之间形成完美的直角——大声感谢他一直以来的教导,然后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说:“既然我已经复仇成功了,那也就没有继续厚着脸皮留下来的理由了。”
“⋯⋯哦,这样啊。”他刚脱了手套,浅麦色的皮肤在红色的布料上折出深深的阴影,“那你走了之后,想去做什么?”
“我想去学习更多的知识,不管是深度上的、还是广度上的,在您这里学习到的一切我也不会忘记,嗯⋯⋯嗯⋯⋯还有英雄也会继续做的!”他中间迟疑了一下,最后又恢复坚定,连眼睛里都闪闪发光,像藏了颗小灯泡。
“啊。那就,再见啦。”
“是的!”他大声应答,跳下地毯消失在刺眼的阳光之中。
埼玉一个人站在机器人身上好一会儿。
金属骑士派出分身来回收残骸,刚从半空中跳下来,埋怨了一下魔鬼改造人下手太狠残骸完整度略低,就看见那个光头砰地一下,把它们打成了只有拳头大的小铁块。
“哼!”他冲着铁块皱了下鼻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滚烫的沙子离开了。

02.

收银台前边被一堆人围着,队伍进退不前。
问了才知道是有劫匪挡了路,现在挟持了收银员跟警员交涉中。拥挤的人群被拦在小小的铁栏杆外,不敢上前也不舍得走。这时,人群里钻出来个光头,一脸不耐。
他还没开口,砰咚一声巨响,杰诺斯从天而降,啪啪几下近身格斗就把人收拾了。群众应景的回报以热烈的掌声,哗啦啦,哗啦啦的,盖住了那一声:“杰诺斯?”
魔鬼改造人一如既往的不亲近粉丝,打哪儿来从哪儿走,咻的一声就飞走了,徒留一地破碎粉红少女心的失望叹息。
埼玉在收银员的心不在焉中付了钱,走出门才发现算错了钱数,回去理论时被使劲往脸上扔了三个白眼。收银员扯着官腔说:“你走出这个门了我们就不负责了,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往里边加了东西要祸祸我们?”她艳俗配色的指甲点着台子上的警示语,眼神意有所指地往他身上的打折衬衫看,跟同事之间交谈的嘲笑声直到埼玉走出去了都听得见。
不善于嘴上功夫的埼玉闷闷不乐地往家里走,在河堤上被人拦了下来。
他抬头看挡在面前的人,语调平淡:“啊,是杰诺斯。”
杰诺斯有些局促不安,跟在校外遇到了班主任的学生一样满身写满了不自在,又有毕业后遇见恩师的激动与轻微的陌生感,“嗯,那个、埼玉老师,不,埼玉先生⋯⋯”他突然醒悟过来他们已经不是师徒关系,有的称谓已经不能再用了,于是别扭地改口。
埼玉也听得别扭,摆手让他自然点,“叫名字就好啦,都认识这么久了。”他是被陌生人直呼其名也不会生气的类型,何况是让杰诺斯喊。
“是的,埼、埼⋯⋯”杰诺斯努力着,败在第一个读音上,他跟短路的电视一样吐出一串模糊的乱码,最后还是放弃了,“那个,在我能习惯之前,请允许我还是叫您老师吧。”
“唔,你随意啊。”埼玉跟他并肩往家里走,“不过你已经不是我徒弟了,不用敬语也是可以的。”
“是。那么,在我能完全习惯之前,埼、您⋯⋯你能陪我练习吗?”他改了好几次口,憋到面部装甲都发出了高温预警,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去掉敬称。
埼玉一口应答下来:“没问题。”

03.

名为“改变称呼”的特训开始了。
首先,从日常对话开始,说不定一下子就无意识的脱口而出了呢。
“早,杰诺斯。”埼玉开始绕城晨跑最后一圈,扭头跟陪跑打了个招呼。
“早,埼⋯⋯埼玉。”最后一下的音量完全被收束,掩盖在脚步声里消失不见。
“我说,你这样可不行,在说什么完全听不到,大声点。来,喊我一下。”
“是的,埼玉老师!”杰诺斯脱口而出,然后才反应过来,“啊,抱歉。”
埼玉喟叹:“算了,不是一时的事,慢慢改吧。”他在中间跟杰诺斯分开,两人背道而驰,一人回到魔窟,一人开始工作。两人如果不住在一起的话,生活还真的没什么重合性。

04.

“来,快点说出来。”
“我⋯⋯我做不到。”
“别啰嗦,你可以的,还没开始就放弃了怎么可以。”
“呜⋯⋯”
“学着我的口型,然后发出声音来——奇了怪了,你喊别人名字的时候不是很顺吗?只是让你把以前的称呼切掉一半,真的有这么难?”埼玉扭头冲旁边求助,“别笑了,你有没什么办法?”
“我怎么会有,这不是我擅长的地方。”King怎么会让自己揽下这个任务。
“咦,你声音怎么怪怪的?”埼玉奇怪。
“有吗?很正常啊。”King憋着笑,憋到表情都有点扭曲,忙低头研究手里的茶杯。茶杯啊茶杯,你为什么是个茶杯。
“是怪怪的啊,是吧?”他向别人征求意见,杰诺斯也赞同地点头。
“你的表情也有点怪。”
King努力绷着张脸,藏起来的牙齿咬着舌尖,“有句话叫做顺其自然,你老强迫他当然不行的了,埼玉氏。你得用别的方法。”

05.

“杰诺斯氏,来,先念十遍埼玉。”
“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埼玉。”
“好,摘下眼罩,说,你面前的人是谁?不要思考一秒回答!”
“哟杰诺斯。”
“埼玉老师。”
“⋯⋯对不起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06.

“其实,就算出师了你也是可以喊我老师的,我不会介意的。”
“既然已经不再是您、你的弟子,我也不再有资格喊你的名字,埼玉先生。”
“但是'埼玉先生'听起来很疏远啊,好像网路那头的银行客服。”
“⋯⋯十分抱歉,因为实在找不到适合的称呼。”
“啊,要不试试别的称呼吧。比如旦那、哦我开玩笑的。”
“如果你喜欢这个称呼的话。”
“别当真啊?”
“我会考虑的。嗯,认真考虑。”
“别啊。很难为情的。”

07.

即使是与别人交谈,杰诺斯也无法好好的说出埼玉的名字,却能字正腔圆地对着埼玉喊出“旦那”。

08.

这个叫法仅仅使用了一次后就禁止了。

09.

“不是有种叫睡眠记忆法吗?”僵尸男的方法意外的淳朴。
“哦,我听说过那个。”埼玉蹲在墨鱼烧怪人的尸体边,打量有什么部分能取用,“不过具体是什么?”
“就是⋯⋯对着睡着的人一直念?据说很多学生在用。”他夹着香烟的手摆了摆,“跟潜意识相关的知识吧,大概。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不拿手。”
“行不行啊?”
“谁知道。”僵尸男把烟头掐灭在指间,“总归是个办法。”

10.

“确切的说,我进入休眠状态时是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的。”杰诺斯对埼玉解释,“但是如果是埼玉先生的话,说不定会有效果。”
“那⋯⋯姑且试试?”
杰诺斯闭上双眼,一声低沉的蜂鸣后,他姿态端正地失去意识。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埼玉面前进入休眠,但以往都是临睡前或是受损后,难得能看见他在大白天休眠,他反倒不急着去对杰诺斯的耳朵碎碎念了。
他抬手放在了杰诺斯的脸上,仿真皮肤的手感很好,即光滑又柔软,唯一缺憾是没有人该有的温度。他稍稍加了些力道,拇指在他的脸侧戳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这样的杰诺斯看起来要显得年纪小一些。
埼玉把眼睛凑上去看,博士居然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做出来了,不由得让人惊叹一下当代科学技术的发展。
“杰诺斯?”埼玉撩开耳边的碎发,把嘴唇凑近他的耳朵吹气,试探性的叫了声。
改造人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反应。
真的是什么都感觉不到啊⋯⋯埼玉转动着他耳钉上的珠子,意外发觉他的耳垂也是软软的,像小孩子一样。
“咳,那我开始了哦。”玩够了他的脸,他向听不见的杰诺斯宣布,开始一声又一声地重复起自己的名字。
埼玉把两只手拢在自己的嘴与杰诺斯的耳朵之间,窃窃私语一般轻声说着,嘴唇时不时碰到他凉凉的耳廓。随着说话时呵出的热气,埼玉觉得手底下的那片耳朵开始升温,耳后那片薄薄的皮肤温暖起来,像人类一样。
他又念了一会儿,才听见熟悉的机械运转声传来。因为离得很近,埼玉能听到各种微小的声音,齿轮和线圈和滚轴之类他不了解的零件一齐运作,被脑神经指挥着转过头来。
光滑的人造义眼完美地反射出自己的上半张脸,埼玉眨眨眼,后知后觉:“喔,你醒啦。”
“来,我是谁?”他想试验一下效果。
杰诺斯也眨眨眼,刚想说话,突然砰的一声,金色的虹膜像关机一样,缩成一条细细的金线消失在黑色的眼底。

11.

“杰诺斯,你清楚你为什么会大脑运作过度的原因吗?你差点就要烧坏了。”
“⋯⋯因为距离太近了,瞬间数据计算频率过高,导致机体温度上升迅速,制热系统抑制失效。”
“好吧,我再给你装几个散热器。”
“麻烦你了,博士。”
“唉,年轻人。”

12.

“啊,杰诺斯氏,好久不见。怎么样,你们成功了吗?”
“对埼玉的称呼吗?大部分是的⋯⋯你这是什么表情?想打架?”
“别这么可怕啊。只不过是居然真的能从你这里听见埼玉氏的名字单独出现,有点惊奇罢了。然后,为什么说是大部分?”
“King?你们在聊什么呢?”
“就是你们的特训啊,杰诺斯氏说成功了。”
“早得很呢,那根本就不算成功吧。”
“怎么?”

13.

“杰诺斯,来,喊我的名字。”埼玉扳过杰诺斯的头,让他正视自己,“说,'埼玉'。”
电子眼闪了闪,自行滑动着让埼玉的脸离开视线范围。
“喂,看着我的眼睛啊。”
熟悉的力道捧着脸,杰诺斯再次感觉到人类温暖的吐息拍打在脸上,他瞳孔颤抖着,视角里的警报争先恐后响得一塌糊涂。
口腔干涩无比,湿润人造组织的液体不知怎的并没有分泌出来。杰诺斯忽然很想喝水,不是冷却液不是机油,只是能缓解干渴的水。
黑色的喉结悄悄吞咽了一下。
“看,就是这样。”察觉到耳后的温度又在升高,埼玉在他再次把自己烧坏之前收回了手,冲King耸耸肩,“他没法对着我说。”
“⋯⋯先不说你们的姿势,能对着别人说出来已经是进步了吧?”
“但是名字就是要对着本人喊才行的吧?”埼玉反倒比杰诺斯还要烦恼的样子,“不能对着本人喊的名字是没有意义的。”
杰诺斯现在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看。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对上过视线了。

14.

“我似乎喜欢上他了。”
“唔?我以为你打从以前起就喜欢他。”
“那我现在就是更喜欢他了。喜欢到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15.

埼玉第一次参观杰诺斯的房间——他在博士的基地里有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正对着门的是自己的脸。
他不懂为什么有人会放面放大镜在对门的墙上。

16.

喔原来不是镜子是照片。

17.

真的是超大啊,大到占据了半面墙,连脸上的毛孔和眼睛里当时拍自己的杰诺斯都看得见。
这样子不会做噩梦吗?
埼玉觉得在某些方面他是确切的输给了杰诺斯。
而且输得一败涂地。

18.

“那是我的练习对象。”杰诺斯试图扭转他在埼玉心中的错觉。
“哦⋯⋯那,成功了吗?”埼玉不知道眼睛该往哪放,是墙上的超大照片呢?挂在衣柜外边印着他的脸的衣服?还是床上印着他的脸的枕头被子床单?或者是书桌上一排的他的英雄手办?
嗯?说起来协会有发行过这么多种我的周边吗?
虽然还没听到杰诺斯的回答,埼玉的内心就已经开始饱受煎熬。
各种意义上的。
“正是因为不清楚最后的成果,所以才冒昧请你过来。而且有句话一直想说出来,想了很久了。”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环境里?”
“在这里我比较安心。”
“嗯⋯⋯你开心就好。”

19.

杰诺斯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抬头正视埼玉,郑重其事地开口:“埼玉,我喜欢你。”
“喔,这不是能很好的说出来了嘛。”埼玉表扬他秘密特训的成果。
“因、因为,如果要告白的话,我并不想以弟子的身份⋯⋯”他绷直了脊背,肩膀的关节僵硬发涩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来,“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以独立的个人身份来表明心意。”
“那么,这种时候你就应该闭上眼睛才对吧。”埼玉伸手拉过杰诺斯的衣领,准确地撞上觊觎已久却从未触碰的嘴唇。

20.

嗯,跟想象中的一样软呢。

Fin.

【丢一把刀,撒一把糖,丢一把刀,撒一把糖⋯⋯(骗你的,其实是按着心情来的】
【高呼吾名——:阿萨辛——!(你TM】

评论(5)
热度(45)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