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一拳】众人皆醉.(7)

他不能再向前了,再往前埼玉就得再往后退,他的脑袋就要撞上了。
埼玉等了几秒都没动静,他摘下眼罩,一边问着:“怎么,结束了?”
迎面而来的是那头耀眼的金发,杰诺斯兴奋极了:“这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程度,所以您绝对是我的老师没有错!”
“奇怪⋯⋯”埼玉探头看了看他们一路造成的痕迹,本就凹凸起伏的土地多了许多坑坑洼洼,而自己连衣服都完好无损,“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那是因为你坚信着你只是个普通人的这个设定,就跟我明明能看懂那些弱智试题,记忆却让我不由自主的交了白卷一个道理。”童帝没有说出来的是,因为认为自己是个普通人,所以死活也跳脱不出这个范畴的人也是少见。一般人总会有的吧,偶尔做出点突破自己极限的事情。
我是个普通人,比较会打架的普通人,所以我的极限是六个。因为比较会打架的普通人只能打六个,只可以打六个,多出来就不可以了?
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可童帝说不出来,于是他皱皱眉,转移了思考方向和对话对象。
“现在来看的话只有我们,你该不会是指望着我们几个就可以做到在顶着英雄协会的通缉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英雄的同时,去找一个不知道躲在哪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伙吧?说起来你是不是连记忆错位的原因都还没找到呢?这是什么,小蝌蚪找妈妈吗?你找完了老师就没事了?”
童帝数了数他们的构成,一个小学生,一个通缉犯,一个警察。一个文职,两个武将。
他妈的负责文职的居然是小学生,这个小学生隔三差五的还得去上补习班,虽然听描述小学生武力值也是不错的,但他的主业好像是哆啦A梦更多点;通缉犯的战力被外界扩大了不知道几倍,人家准备好找个核弹来打你,临到头发现一个火箭炮就可以搞定,白白送人家一个惊喜;警察的主动招式是一打六,跟动辄毁掉一个城市的S级英雄们别说是不是一个等级,连身处的地图都不一样,人家是神之领域大佬,你是新手村一霸,可就算在新手村是一霸,你去找人家神之领域大佬照样得被吊打。被动招式倒是满级,但是到时候要打起来了,边上砰砰啪啪打得热闹,就你满场划水不输出?
小学生突然觉得他们这个反动组织蛮没前途的,只是现在提退出可能得被灭口——反正都已经是通缉犯了,想来也不介意再背上个杀害幼童的罪名。
“那么,只要老师坚信自己很强,就可以找回失去的力量了,是吗?”
“我不觉得这种唯心主义行得通。”童帝飞了个怀疑眼神给还在回味刚才的情景的埼玉。
“来吧,把你记忆里的、能帮上忙的人都报出来,如果是现役英雄就更好了。”一时不慎上了贼船的童帝泄愤般咬碎了糖块,“既然你是机械改造人,那同为改造人的驱动骑士有没有可能跟你有点共同语言?”
“我跟他并不熟,也不知道他确切的改造方向⋯⋯”杰诺斯的脑海里跳出个人来,“也许有个人可以,以他的秉性,即使不同意也不会做出卑鄙的行径。”
不过也不排除需要战斗的可能性,杰诺斯认为他需要先找博士把刚维修好不久的机体再翻新一次。只是不知道博士的记忆被改成什么样了。
“哦,杰诺斯,又是很强大的敌人吗?还是说是你的老师给你出的题?”库赛诺博士很平常的跟他打招呼。
杰诺斯惊疑不定地看着他,这个发型奇异的男人看起来完全没有变化,让他早早准备好的说辞没了用武之地。这样反而更反常了了。
“博士⋯你为什么⋯⋯”没有事?一瞬间,他有好多问题想问,又不敢问出来。
“嗯,关于这个,你出门之后我才发现的。”博士让他来看他的电脑。他点开一个文件夹,排列整齐的文件硬生生的空了一块,仿佛是被吃掉了一样。这不是比喻,空洞周围的图标活灵活现的出现了属于人类的齿痕,就像一个从中间吃起的披萨。那个人吃掉了馅料,留下了无用的边沿,如同用于嘲弄的战利品。那些残缺的图标倒是还能被点开,只是里边的文档全都是乱码。
“大概就是你刚来找我的那天吧⋯⋯”博士回忆了一下时间顺序。
这里边存放的是关于电波、人脑、讯息传递一类,总之都是他为了防止哪天又要再次移植杰诺斯的大脑做的研究,毕竟以这个孩子不要命的战斗方式,哪天埼玉抱着个头过来找他也是不足为奇的。就是这么一个跟备忘录一样的文件夹,突然有一天,就以这么生动的方式失窃了。
博士又让他看另一台屏幕,上面显示的是繁杂的线条。不同颜色的线条构成了无数个不同大小的圆圈,它们各有一个中心点,不断地以各自的中心店向外扩散,圆圈们互相覆盖,稍密集一点的地方甚至分辨不出有几种颜色。
有点像是个信号监视图。
“看,这里有一个奇怪的信号,我找不到它的起点,也就意味着我找不到它的来源。”博士指着那里面的异类说。比起其他,那更像是小孩子玩的连线游戏,从一个点跳到另一个点,从一个圆圈跳到另一个圆圈,距离方位全无规律。它几乎遍布了各个角落,树根一般盘踞着整块屏幕,“我是在你走之后整理的时候才发现,然后开始调查,根据记录,它出现的一瞬间就遍布到整块大陆。随后,你成为了怪人与通缉犯,许多认知与我记忆中的都发生了偏移,可惜的是,等我那时候腾出手来想追踪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从失窃到我发现失窃这之间几乎过了有一周的时间。它像是在世界各地都有个发信台,从这一个传递到下一个,最后形成一个循环⋯⋯最后,多点开花,直接把范围拉到整块大陆。”
“博士的意思是⋯⋯这起事件的犯人是窃取了你的研究,利用电波⋯⋯误导人脑,导致了这起事件?”杰诺斯思考了一下所谓电波更改记忆的可能性,这是什么科幻电影的剧本吗?这种事情真的做得到?
“可以这么说吧。不知道为什么,他把范围故意避过了这里,不然我们⋯⋯不,我也有可能受影响。”博士肯定这个说法,“这个信号一直没再出现,但如果这个真的是罪魁祸首的话,一定是会有一个峰值。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手段,但这么多发信台要是想同时发动的话,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杰诺斯点头,觉得找到了努力的方向:“那么,只要在他再次发动信号台前,找到任何一个信号源就行了?”
“不仅找到,你还要摧毁,完全隔绝它再次与外界的联系。”库赛诺博士招手,让他躺上实验床,打算给他加点新的零件。

*

“嗯⋯⋯要喝点什么吗?”埼玉挠挠脖子,找不到跟童帝之间的共同话题——与其说没有招待客人的经验,不如说是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他一向对小孩子没辙。
童帝写着他的家庭作业,头也不抬地接受了:“有果汁吗?”
“没有。”
“汽水?”
“没有。”
“茶?”
“没有⋯⋯不对,有的。”埼玉翻翻找找,遗憾的宣布,“啊,过期了。”
“那就随便什么吧。”
他给他倒了杯水,像个辅导老师一样坐到他身边去盯着看。童帝有点坐不住了,他不是能顶着别人视线还能专注自己的事情的类型。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停下笔的时候,埼玉半是感慨半是疑惑地开口:“你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小孩子呢。”
“你是还没有相信吗?”
“当然的吧。你们的组合无论怎么看都很奇怪,如果杰诺斯不是个名人的话我会以为这是电视台的整蛊节目。”埼玉撑着下巴,“就是那个,我小时候很流行的,专门骗人然后看他好笑的反应那种的。”
童帝厌烦死这种正剧开始前需要先取得同伴信任的环节了,为什么人们就不能单纯一点,没心眼一点,好让故事赶紧开始赶紧结束呢?
“说起来,我会收弟子这件事也有古怪。我可不认为我是会跟什么人扯上关系的类型,何况还是跟杰诺斯那样的人。”
“你觉得杰诺斯是什么样的人?”
“不管怎么看都是跟我完全相反的类型吧。”他扳着手指头一个个数过去,“是个池面,很受欢迎,很聪明,实力又强,行动力也很厉害。是那种可以凭着一腔热血一往无前的人呢。很难想象这样的人真的拜我为师的场景,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以教他的。”
童帝倒是有点好奇,作业也不写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当着他的面问出来呢?比如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什么的。”
“原因什么的,我也说不出来。”他歪头去看挂在墙上的警察制服和英雄服,亮黄色的紧身衣在警服的衬托下显得很明亮,不由自主就要想象穿上它后的样子,“他说我是英雄。我还没做过英雄呢,就想着试一下也好。”
这个男人并不是因为相信了杰诺斯的说辞,而是单纯对这起事件起了兴趣而已。童帝忽然发现,如果在之后的某一天,埼玉觉得这件事不好玩了,想退出了,或者干脆站到他们对面去⋯⋯那一定会成为最严重的事态。
不论那时候他们身边有哪些同伴,不论他们离成功是否仅剩一步之遥。因为连锁反应是很可怕的东西。
“怎么了吗?”童帝突然就安静了,埼玉关切的看过去,“写作业写累了?”
童帝张张嘴:“啊,不,没事。”
“比起这个,我觉得你还是先想怎么恢复原本实力的问题吧。如果你能做到魔鬼改造人所说的程度,我们哪还需要什么增加同伴,你自己就是最强了,干脆大闹一通把犯人揪出来就是了。”他转移了话题的方向,“现在的你根本就是拖后腿的存在吧。”
“那是没办法的事吧,再怎么样我也是个人类,杰诺斯说的我是不可能实现的。不行的不行的,不可能。”
真是够了,我是保姆吗?居然还要负责抹消不安定因素,让一个小孩子来当保姆真的可以吗?童帝在心里大口叹气,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落到这个地步的

【博士那段我都不知道在我写什么,编不下去了痛苦死文科狗了(让我们跳过这一段吧,答应我,知道个大概就好,关爱文盲从每个人做起。别跟我讨论电波信号一类的理科问题和这里边的bug好吗?像尔康答应夏雨荷一样答应我好吗宝贝儿们?】
【发现有哪里不对也不要来问我为啥,因为作者傻逼没文化然后圆不过去了😀】
【作,这都是作出来的妖。】

评论(10)
热度(21)
  1. solaFFF_Sclo 转载了此文字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