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一拳】众人皆醉.(8)

月黑风高,公园里的小孩子们早在太阳下山时就回了家,空无一人的玩乐设施上,路灯透过树叶的缝隙投下微弱的光。
有个人出现在沙地边上,晚风轻柔的拂过他的衣角,边上的秋千嘎吱嘎吱的摇晃起来,成为这里唯一发出声音的事物。
那人环顾四周——他是被约来这儿的,还被特地要求了单独赴约。对着自身实力十分有自信的他一个人来了这里,结果什么人都没看见。
该不会被耍了吧。虽然不认为发来邀约的人会不会这么幼稚,他还是决定再等一会儿就打道回府。
“你来了。”黑暗的树丛里有人出声,他的视线瞬间锁定过去,属于金属的平滑反光水一样一晃而过,杰诺斯走出来,边上的埼玉和童帝充满了打酱油的味道。
“现在可以说出你让老朽来这里的目的了吧,杰诺斯君。”邦古摸摸胡子,另一只手背在后面,“难道你还没放弃那个故事?让我猜猜看⋯⋯你身边的男人就是你的老师,对吧。我还以为会是年纪更大一点的男人呢,真是意外的年轻啊。
“是的,一切的源头也已经找到了,现在只差犯人的身份。”杰诺斯点头,对邦古发出邀请,“来合作吧,银色獠牙。你会答应来这里,不就代表其实你也相信世界的真实并非你所见的,而是我所说的。”
邦古有点儿不可思议,这个年轻人似乎很肯定他会站去他们那一边一样,一下子就把所有底牌都赤裸裸的翻了出来,半点犹豫都没有的。他本以为要面对的是疯狂的赌徒,对方却极其的的坦诚,什么谈判的艺术、交流的花招、对话的潜台词都不用。
明明白白,没有陷阱、没有诱饵,直接就说我要解决事情,需要帮手,所以找你帮忙。
但就是这样坦白的态度,让邦古也不得不回以同样的认真。
“我⋯⋯”他的回答还没说出来,身后冲出一道人影,不由分说的正面撞上了杰诺斯。
是饿狼。
他看起来兴奋极了,连带着脸上都出现了狰狞的笑意。
饿狼本是无意见看见他的师父半夜出门,这跟老人家一贯的作息不符,出于好奇与担心,他悄悄地跟了出去。因为顾及自己的存在会阻碍到师父,所以只是一直远远的吊在后边,直到看见跟师父深夜约见的人——那个龙级怪人,魔鬼改造人!
大脑尚不及思考为何他们会一同出现在这里,身体就已经迎了上去。
他迫切的需要跟杰诺斯一战来洗刷自那次以后就在心头不断涌动着的、沼泽一般深沉而黑暗的感情。我必须要打败这个人,不然无法得到任何进步。
所有人都说是饿狼阻止了魔鬼改造人的恶行,但是他自己清楚,那一场,败的是他。什么胜利、什么成功、什么荣誉,统统都是虚假的,唯一真实的只有无尽的败北感。同时还有从未品尝过的屈辱和绝望。
饿狼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纠结于上一次的胜负,不论过去多久,被迫在魔鬼改造人面前弯下膝盖的场面都像浓雾一样包裹着他,且挥之不去。
那一次战斗的细节已经无法去记得了,但是这次不一样。
这次的我,一定能比上次的我更强!现在的我,要比你更强大!饿狼快意笑着,沉浸在即将到手的胜利中。
由英雄埼玉带来的败北被完整地嫁接到魔鬼改造人身上,由此带来的是他对杰诺斯疯狂的打击。
完全不是对手。杰诺斯在他过来的一瞬间就认清了事实。因为他是饿狼,只有埼玉才打败得了的饿狼。
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实力能与老师比肩。
于是他第一时间选择了退让。
能跟索尼克比拼速度的杰诺斯当然算不上慢,但也只是勉强能躲过饿狼的一部分攻击而已。
这个公园原本栽种着好一些景观树,白天的时候茂密的树叶摇曳,给人撑起一片阴凉,远远看着就赏心悦目的。可现在,完全被两人的横冲直撞毁了个遍,瞬间光秃秃的,跟被犁过的地似的,只剩一些残枝断干暴露在地面,看起来好不凄凉。
啧,疯狗一样。杰诺斯并起手臂挡在脸前,真切的听到细微的金属崩裂声。
饿狼对于武道的研究出类拔萃,对手只要一抬肩一动膝就能预测出下一招。借助毒辣的眼力,他死死压制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让杰诺斯无从重整身形,更别提发动攻击。
快节奏的肢体相撞,让他没有时间去给烧却炮蓄力,饿狼也看得出他的打算,从不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
轰轰轰轰轰⋯⋯
沉闷的击打音效不断传来,两道人影贴在一起天上地下的冲来窜去,一般人根本追不上他们的速度。
让邦古在意的是,跟着杰诺斯来的两人完全没有去帮他的意思。
童帝是想借机看一看杰诺斯具体的实力,虽然站得远,注意力还是放在他们上面的。而埼玉早已坐到秋千上,呈壁上观,只是偶尔会往那里看看。就跟个观众一样,动静大了瞟一眼,动静小了看都不看。
看在他是魔鬼改造人心心念念的老师的份上,银色獠牙觉得他应该去打个招呼。更何况,他俩的弟子都还在天上打着呢,于情于理,他都该过去跟埼玉搭一下话。
埼玉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杰诺斯说的一大串虽然长,他也是过了一部分耳朵的,细节没有听,了解个大概其没问题。
老人一自我介绍是跟杰诺斯对打的人的师父,他就明白过来那是谁了。
“⋯⋯嗯,事情就是这样了。”埼玉把杰诺斯跟他说的也跟邦古转述了一下,同样简略无比,但好歹比杰诺斯的多了几句话,“他说其实是我打败的你徒弟,但看你徒弟这个样子好像很厉害,我觉得我是不行的嘛。”
“那你为什么不害怕?”邦古一针见血,从最初开始埼玉就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这就是他觉得魔鬼改造人的老师不凡的原因,童帝还会因为距离他太近的攻击而紧张一下呢,这是人之常情。杰诺斯和饿狼可是从他身边开打的,他却连表情都没变一下,自动自觉的走过来这边荡秋千玩儿,完全把那边的两人当成背景板。
“你看起来还坚信着自己是个普通人,但普通人看见这种对战不会没有情绪波动的,你却连惊讶也没有。我上一次见到这么不关心周围的人是因为他就要死了,你呢?”
埼玉沉默了一下,似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对自己也有着疑问:“对⋯⋯我也一样这么觉得,总感觉那些情绪是很遥远的东西,连记忆都模糊不清。”他皱起眉,按着额头,眼神迷蒙起来,喃喃自语,“我⋯⋯上一次情绪变化是什么时候?”
尖锐细密的针尖自内向外刺着头骨,挣扎着波动着似乎想从里边穿出来,疼痛迫使他不得不弯下腰来,埼玉双手按着头,喉结蠕动,却硬是没有发出半点呻吟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么纯粹的疼痛了,久远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但当它真切的降临到身上时,它与身体似乎亲密到形影不离,难舍难分。
埼玉安静地倒在地上,没有了人的秋千缓缓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被蜷缩起来的肩膀拦住了去路。
“老师!”杰诺斯在战斗的空隙中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同一时间,博士新加入的功能让他发现那道所谓神秘的电波。电子眼切换模式,视角中,他们周围已经遍布了被记下波频染上颜色的奇异线条,它们以埼玉为点收束成线。他仰头,深蓝星空下烟花般显眼的轨迹急不可耐的想告诉他,耀武扬威的嘲弄着他:看,我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抓我啊?
“喂。”饿狼的声音近到直接在耳边响起,杰诺斯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体温,“你在东张西望什么地方啊,嗯?你有这个余裕吗?”
“够了,饿狼。”出乎他意料的,邦古出声制止了他,“我们该回去了。”
“师父?”饿狼刺出的右手急停,他扭头看着老人。
银色獠牙的意志不容置疑,他重复了一遍:“过来。”
如果这只手伸了出去,恰好可以插进杰诺斯的胸腔,直接把他的核心破坏,溅射出绚烂的火花。这可比魔鬼改造人放的烟花好看多了,而且是他计划已久的最后一击。堪称完美的计划被硬生生破坏,饿狼遗憾的啧了一声。
听从了指令的饿狼回到师父身边,十分不解的叫了起来:“难道您真的相信那个家伙的话吗?什么世界的真是虚假,这是哪样的新品种笑话能让您都愿意相信?”
邦古摇摇头,没有选择告诉他心中真正的原因:“你没发现,即使没有使出全力,但他并没有在你中间停顿的时候使出什么手段吗?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他与你战斗式的习惯太光明正大,像个初出茅庐、被人偷袭会大喊卑鄙的无经验者。这样子的他,像是我们记忆里不择手段、战斗至上的魔鬼改造人吗?”
是的,他不是,很明显的不是。但是如果他代表的才是正确的话,那就意味着我要失去你这个弟子。
饿狼循着邦古的视线看向杰诺斯的方向,他扶着埼玉的肩膀,也正向着这边看过来。
“抱歉了,老朽认为还是需要去考虑一下,你的故事牵扯的太大了。这次老朽会认真考虑的。”这话说的,八成可能是要拒绝了。
杰诺斯直视他的双眼:“难道你就要这么活在虚假的世界一辈子吗?”他停顿了一下,了然般点头,“哦,也是,反正以你的年龄也活不了多久。祝你有个愉快的晚年。”他是十分真诚的祝愿着。
“你!”饿狼闻言,还想继续开战,被银色獠牙按住了肩膀。老人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身,宣告这次的谈话就此结束,合作破裂。
唯独饿狼在离开前用力地看了杰诺斯一眼,仿佛要在脑海中寻找两个身影的不同。
的确如师父所说,他们不像是同一个改造人。那么,这个家伙是谁?原来那个又去哪了?
双胞胎?备用品?替身?洗脑?
他想不通。
烦死了!干脆不管哪个都全部砸烂好了!
可是,英雄的话是不能对无辜者下手的。
第一次的,饿狼认为英雄这个身份是一种负累,是无形且坚固的镣铐。可笑的是,这镣铐是他自愿戴上的,别人拎着镣铐过来,他就低下头,接受冠冕一样接受了它。
不止他,每个人都是,包括他的师父。他们自愿自发的低下头颅,戴上沉重的镣铐,有的人还为此而沾沾自喜,自以为得到了特别的身份。
耳边似乎能听见铁链伴随着脚步叮叮当当的声响,饿狼跟在邦古后边,垂着头,几乎要为这个想象爆笑出声。
英雄这个东西⋯⋯怎么就让我觉得这么可笑而又愚蠢呢?
英雄饿狼和怪人饿狼一齐在心底里对着世界扬起嘴角,轻蔑着,嘲笑着,同时怜悯着。

【糟、糟糕,坑太久找不回原来的感觉了(不过也没什么人看,安啦】

评论(8)
热度(21)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