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有頭沒尾的片段

※百臉懵逼……這是我寫的?咦??我什麼時候寫的?完全沒有記憶
※啊該不會是那個吧,睡夢中的小精靈代筆……什麼的(MDZZ.jpg(不會有後續,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哪裡出來的😀

———————

如果讓爆豪勝己用「最」造一個句子的話,他會說:「我最討厭的人是綠谷出久。”
原因?
「啊啊?你不覺得看見那張廢柴臉就沒來由的很火大嗎?」少年說著,掌心砰地一下爆出團嚇人的火焰,就像他面對竹馬時無時無刻不在爆炸的心情(和智商),「非常火大,恨不得直接炸死他。」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事?
「誰知道,我他媽為什麼要記得這種事情?」他竪起兩個中指來嘲弄這個問題的愚蠢程度。
他的確不是會特意去記這種事的人,等反應過來就已經發展成應激反應一樣的東西。
車站出口人來人往,爆豪的腳尖煩躁地點著地面,他時不時看表,已經超時兩分鐘,該來的搭檔還沒出現。
「對不起小勝!我來遲了!」終於,一個墨綠色的腦袋跌跌撞撞的闖入他的視野,綠谷出久雙手合十給他道歉,「電車因為敵人引起的騷亂耽擱了,所以我就跑著來了!」
「你是白痴嗎?明明三天前就跟你說好集合時間了吧!?就不能有點時間觀念嗎你這個廢久!」要不是不能隨意在公眾使用個性,爆豪早就炸他個滿臉花。
綠谷敏銳地察覺到微弱的怒火已經平息,進而把話題轉到今天的目的來:「那我們先去這裡的事務所進行報道吧,情況很緊急啊。」
他說著,拉著搭檔的手就往外邊走。
「放開,不惡心嗎你!」爆豪甩開手腕上的手,大跨幾步跟他並肩。綠谷對著手機上的導航程序辨認方向,嘴裡念念有詞,爆豪斜眼看去,突然發現這傢伙的肩膀居然比自己還要高出那麼一節。
雖然很短,是要站很近才能察覺到的差距,但那一節是確實存在的。
這傢伙在這幾年里居然敢擅自長的比他高?
媽的。
爆豪一巴掌按住綠谷的頭,語氣表情的陰森程度十分同步:「餵,廢久——」
「啊?」
「你給我去砍掉一截小腿吧,二十釐米就好。」他瞪大眼,手掌威脅性的收緊,彷彿要靠握力捏爆頭骨,爆豪帶著猙獰笑意逼近不知所措的綠谷,「或者把脊椎的哪節骨頭抽幾個出來,總之你現在給我馬上縮水個幾倍。」
「那種事情我做不到的啊小勝!而且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少年哇哇叫著,徒勞地掙扎著。
自打升上高三,雄英高校就會開始為學生接受委託,然後再由老師決定人選。委託的內容不再像以往的考核一樣具有針對性,而是更現實、更複雜的情況,營救人質與保護物品與戰鬥都有可能交雜在一起,亂七八糟的突發情況也會出現。
這都是為了讓未來的英雄們能夠在以後的工作里妥善的處理現狀——並學會不給人添麻煩。不會有大人幫忙善後的,當接下委託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是跟其他職業英雄平等的地位。
這次被派出來的是綠谷出久與爆豪勝己二人組。
有封預告信被寄到警察局和事務所,指明瞭最近失蹤的少女將會在明晚六點出現在一幢廢棄大樓,身上與周圍都裝滿高性能炸藥。犯人揚言炸藥會在八點半準時爆炸,有沒有辦法阻止就要看諸位的努力了,他在結尾充滿惡意的寫道。
因為缺少有足夠強硬戰鬥力的英雄,於是向雄英發出了委託。
「這是敵人的情報。」負責接待的英雄把照片遞給綠谷。
照片上是個膚色蒼白的枯瘦男子,漆黑不詳的陰影從眼窩一直打到了下顎。
「個性‘火機’,從中空的指骨里釋放出可燃氣,再通過拇指摩擦點火。很弱,也就是點個火苗的程度,但以那個地形而言,必須謹慎對待,不然你們會跟著整幢樓一起被炸飛。」
「怎麼說?」爆豪嫌棄地拎著照片的一角,這種陰暗感覺的傢伙恰好是他不喜歡的類型。
「目標大樓已經被提前裝上炸藥,程度控制在能瞬間炸斷承重柱。根據預告的內容,我們不能提前拆除炸藥,不然馬上就會有個快遞送到大街上。」他頓了頓,補充描述,「比如斷口粗糙的人體組織,很碎的那種。」
「爆豪同學與綠谷同學都是雄英英雄科出色的人才,所以就靠你們的了。」
等到接待人離開房間後,爆豪才重重一摔薄的可憐的資料,怒吼出聲:「搞什麼啊這次的任務!」
綠谷熟練地安撫:「嘛,可能是有什麼地方搞錯。總之,先去現場看看?」
「你懂沒懂我想說什麼啊?這種環境我豈不是沒有出手的機會,功勞又要被你搶走這件事讓我很不快的啊廢久!」他借著站起身的高度差按住綠谷的肩膀,爆豪彎腰,通過重力增加手上的力度,「聽好,你把炸藥拆完就不准出手,讓老子親自給他一髮大的,明白沒有?反正你速度很快,那就動作快點把場地給我騰出來。」
「可、可是,小勝,如果承重……」
「錯,現在你應該給我回答‘Yes’才對吧?」右側肩膀的衣料發出不妙的燒焦味,連帶著幾乎要捏斷鎖骨的可怕力道,「然後,回答呢?」
「Y、Yesssss!!」
「喔,這不是回答得很好嘛。」他輕蔑的拍拍他的臉頰,指間有細小火星綻放。
第二天晚上8點20分,預備役英雄綠谷出久盯著被鋼筋死死壓著的右腿,後悔為什麼會這麼快就答應把這次的指揮權交給爆豪了,隨後便規劃到從小養成的神經反射里去。
這是個陷阱,承重柱早就被毀了大半,只剩下僅剩的幾根主承重柱。因為對大樓的衝擊承受估計不足,在綠谷把敵人的肚子打得凹下一個拳印並製造了個短途小飛人之後,小飛人把其中一根主承重柱撞斷了。
接著,彷彿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一般,他們所處的地下停車場迅速爬滿蛛網一樣的裂紋,大塊大塊的水泥鋼筋從天而降。綠谷在做出反應之前被直衝過來的爆豪狠狠推了一把,兩人被掉下來的天花板分隔在兩端。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人質在一開始就已經被救出去了。
綠谷甩甩手機,指望發目的新發明還能用。碎了一半屏幕的手機安靜了幾秒,奇跡般地亮了起來,信號也一格格出現。
他在心裡小小地歡呼了一下,迫不及待地開始瞭解外邊看來他們現在是個什麼景象。
情況並不是很嚴重,大樓目前搖搖欲墜,看起來還能再堅持個三、四小時——如果沒遭受到新一波衝擊的話。
電量並不多,所以綠谷很快掛了電話,轉而開始打量自己所處的狹小空間來。巨大的水泥塊在他頭頂組成了三角結構,要把腿上的鋼筋移開勢必會驚動到其中一塊,被水泥砸到他倒是不怕,就怕會引發更上面的連帶反應。而且倒塌之前爆豪離他很近,不小心也會牽連到他。
必須要找個妥善的方式來換取自由行動。綠谷凝神觀察周圍。
爆豪就是被邊上扒拉土塊和鋼筋剮蹭地面的刺耳聲響吵醒的。
他迷糊之中用力一拳錘向聲源,不料打落了一臉的土灰和碎石子,隱約聽見有人哇哇亂叫。
是廢久的聲音?
他坐起身,右額有黏黏的液體緩緩滑下。手指順著臉摸索了一下傷口,出血量不多,只是刮層皮的程度。
「小勝?是小勝嗎?」綠谷的聲音模模糊糊的,需要努力才能聽清楚,「你有受傷嗎?現在怎麼樣了?」











「餵,如果你敢告訴他,我就殺了你。」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炎爆響聲不間斷在背景中炸起。
「——現在,你應該回答‘Yes’了,廢物。」

【稍微試著加了個最後一段(不明所以嘛(我不管,就是出勝,在我不知道的後續里肯定有發生什麼(你TM】

评论(5)
热度(23)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