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一拳】众人皆醉.(10)

“——那么,身为怪人的我一旦不再以怪人的身份行事,而是‘改过自新’的话⋯⋯”杰诺斯瞬间明白过来,“犯人就会按捺不住地跳出来,试图把我的身份扭转回去。即使到时候我们抓不到本人,肯定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他也不能继续藏在一切背后了!”模拟演算的结果告诉他,这招可行!
“是的!”童帝啪地打了个响指,对队友的智商和理解能力表示赞赏,“更赞的是你是个改造人,他的手段没法影响到你。这么看来那天埼玉先生的头痛果然是因为他的干预,但是他那天有做什么吗⋯⋯啊,说起来,埼玉先生没事了?”
杰诺斯点头代师道谢:“那之后老师就再没感觉过不适,目前情况还在观察中。”
事后杰诺斯给埼玉进行过身体检查,并没有什么异样,健康得很。可是怎么会呢?他从来没见过老师因为疼痛而皱眉的样子⋯⋯不,他从·没·见·过埼玉感受到过疼痛,不由得担心会不会留下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患。
不是经常会有这样的剧情吗,早期的异常终究是会在后期打大魔王的时候引爆,虽然检查不出什么,这件事始终像颗定时炸弹一样压在杰诺斯的心上。
中午轮休归来的埼玉看着无形中显得更加逼仄的屋子,站在门口沉思起来,为什么我家里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老师,欢迎回来。您今天感觉如何?有头痛吗?头晕呢?”杰诺斯绕着他团团转。碍于身份,怎么样他也不可能跟着埼玉去警局坐班,一下子,他能做的事情就少了很多——我是指,关于埼玉的部分。
埼玉转头看他,光今天他就收到了许多市民热线,号称在哪目击了魔鬼改造人的身影,这张脸也再次被局长贴在通缉板,打上了鲜红的高危符号,号召警员们看见了别擅自上前,不然一个不小心遗体都保留不下来。
明显这家伙出门毫不顾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带来的社会恐慌。
同样的热线报告英雄协会也是有的。
杀人如麻的魔鬼改造人频频出现,他们自然会高度重视起来。但魔鬼改造人目的不明,最后高层们商量出的判断是先别轻举妄动,可以的话派点隐蔽好手去监视,让他太过逍遥简直就是对协会存在的藐视。
以龙卷在英雄协会的地位,要得到这些情报简直轻而易举,更别提有些心怀鬼胎的家伙特地把魔鬼改造人的相关讯息送到她手上,一有就送,从不遗落。
龙卷只懒懒瞟了一眼就把它们丢进了垃圾桶,又是借刀杀人这种俗套的手段,切,当她傻的吗。少女对着看不见的高层翻了个白眼,现在她才懒得管背后的人藏得是什么心思,因为实力高强而倨傲,不代表可以随便被人利用。
“听说你有机会联络到魔鬼改造人?或者⋯⋯是他跟你之间有固定的联系手段?”虽然只一眼,也足够龙卷捕捉到关键了,“前几天Z市的公园绿化听说被好好的免费重新规划了一下呢。”她轻咬了咬几个词的重音。
“别以为老朽是叛徒什么的啊,你这样老朽可是大冤枉了。”跟龙卷面前描线烫金的西式茶杯不同,老人扶着他朴素的粗瓷杯,用自带的铁壶往里边倒了点儿颜色味道都不会是年轻人喜欢的可疑茶水。
“你很奇怪。”龙卷说出邦古在这件事上给她的感觉,“为什么要放过他?既然变得这么弱了干脆杀掉算了,不是吗?还是你打算把那个小鬼留着等过年?”
邦古吹开水面的茶叶,轻轻啜饮一口,脊背自始至终挺得笔直:“因为他给老朽讲了个故事。然而,老朽竟因为故事太过真实而心生却步,不敢去寻求那个故事背后的真实。”
“你希望它是真的那就当是真的,希望它是假的那听过就忘掉。”龙卷像没耐心的小女孩一样撇嘴,显然不明白这种唯心的事情有什么好纠结的。
“我啊,只是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沉浸在比较让我安心的虚幻里,还是要去看会让我失去一些重要事物的真实。”
“看你比较喜欢假的美好还是真的残酷咯。”她对这种话题从来就不感兴趣,轻描淡写的想结束掉。龙卷耸耸肩,以旁观者的角度说,“人生不就是这样的,假的总比真的好。”
邦古盯着茶水里的茶叶,清绿的水面浮现出他苍老的脸。几分钟后,他长长叹息,像是要一口气把肺泡里贮存的空气全部吐出来:“但是真的那边太差啦,如果可以选的话老朽当然是更喜欢假的那一边。”毕竟那边有他一直以来的目标。
看起来都已经下了决断,又何苦来纠结?龙卷歪头,出于长久以来对银色獠牙的尊敬,她才勉强忍受坐在这里听一个老人絮叨叨,不然谁要听什么未来的抉择,这种东西不是挑自己爽的来就好了吗。
“这段时间里你要是碰见了杰诺斯君,先别对他出手。”
哟,叫得还挺亲密,原来你们都到了互换姓名的地步了。
“可以。”龙卷扯出一抹假笑,答应了这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反正只要他输过一次,就永远不可能再赢过我。”

*

魔鬼改造人引发的小骚扰因为两位知情S级的不作为再次被束之高阁,英雄都不出动,由普通人组成的警察更不会自己去找死。于是,今天的埼玉警官也没有逮捕潜藏在他家的魔鬼改造人,而是看着被三个人占据的家里,产生了既然他们在这么专注的讨论,那我去打扰他们岂不是很不礼貌的想法。
可这样的话我该做什么?这里好歹是我家诶。埼玉想了想,跟杰诺斯随便交代一下,然后拒绝他同行的想法,去了有段时间没去的居酒屋。
这家店看起来时日无多了,太阳都要下山了也没几个客人的。不过今天挺巧,遇见了熟人,埼玉跟老板打了声招呼就过去拼桌。
“啊,埼玉,是你呀。”他对埼玉举了举杯子,就当是打招呼了,“有段时间不见了,最近还好吗?听说那个魔鬼改造人在你们片区出现,没事吧?”无证骑士观察着埼玉的表情,疑惑地问他,“怎么了,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你们区出了什么大事件吗?”
“你说啊,如果有一天,有个人来跟你说,其实你是个超牛逼的家伙,什么英雄啊怪人啊都不带看的,连魔鬼改造人那种级别的都喊着想拜你为师,你怎么看?”
无证骑士想了想,艰难地反问他:“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传销组织了?跟你要钱之类的?”
“那要是什么都不要,只是想让你跟他去改造世界⋯⋯之类的呢?”
“你遇到什么奇怪的推销员了吗?比如吃了我这个药读了我这本书信了我这个教就可以天下无敌?”无证骑士半转过身面对他,“具体是什么情况?你别被人骗了啊。”
“就是⋯⋯最近我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些人。”埼玉跟他的高中同学兼前同事简略讲了讲。自从无证骑士被调到别的片区,工作时间一错开,他们就没怎么见过面了,“有个改造人,有个小学生,有个似乎是前便利店员的不良,现在正在我家讨论关于改造世界的问题。”
“哈⋯⋯你最近过得很精彩嘛。”无证骑士把刚上来的烤鱿鱼片推到埼玉那边去。
“还好吧。背着一堆罪名的改造人喊着我是他老师就住在我家了,上次才考了倒数第三的小学生一直喊着才不是吊车尾就翘掉补习班跑到我家,不良喊着要当英雄给妹妹攒钱买衣服就在我家抹发胶。”埼玉咕咚喝了一大口酒,愤愤地说,“我连安安静静吃火锅的时间都没有了。”
“不错啊,热热闹闹的,虽然我是听不太懂啦,不过身边就是要热闹才好嘛。”无证骑士给他添酒,人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建立起来的,然后从此建立深厚的情谊。除了关于改造人的部分让他有点在意,“听你这么一说我有点羡慕呢。毕竟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这么多年都这么过也习惯了,但偶尔也是有‘啊,如果身边有个人陪陪我就好了’这样的想法。寂寞可是能杀人的,埼玉。”
人都是群居动物,单靠一个人肯定是有做不到的事情的。人类能一直发展繁衍到现在这个程度,都是抱着团才活下来的,不然早就被野兽啊灾难啊什么的打败了。
他自己已经喝了一点,体质问题脸颊早已泛红,但他眼睛晶亮,明显还清醒着。无证骑士微笑看着友人,带着自己也没发现的欣慰:“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埼玉歪头,纠正他:“啊、不,有人陪着和被人打扰我吃火锅是两回事吧?还有,你笑得好恶心,快停下。”
“⋯⋯诶,你是这样想的吗?”比起孤独寂寞,火锅更重要?
“因为我已经很习惯一个人了。如果你这么羡慕的话,要不我把他们介绍给你咯?”
“可以吗?不是说在进行着改造世界这么重大的事情么,我这么擅自打扰可以吗?是不是先跟你的朋友们商量一下比较好。”
喝了酒的埼玉态度强硬:“管他呢,那可是我家。”他说着,买完单后拉了无证骑士就走,回途中还不忘买了三份便当给聊得热火朝天的三人。
童帝看着他那份插着小国旗的便当,表情很精彩。不管怎么说,哪怕他还在喜欢收集糖纸的年龄,也不喜欢别人这么随便把他当一个小孩子糊弄。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这样,最讨厌被大人当小孩子看了,不论智商高低。
“为什么全都是蔬菜!”好吧,也许还包含了肉食动物对素食的不满。
金属球棒斜过饭盒,分了点儿肉汁给他。
童帝恨不得对他狂竖中指然后把大写的白眼甩到他的脸上,但最终也只是顶着张冷漠的脸一口一口把令他痛心疾首的黄绿色蔬菜吃了个干净。
要不是肚子实在很饿,鬼才要吃胡萝卜!
无证骑士打从看见在厨房忙活水果拼盘的杰诺斯开始,就不停扭头看日历和时间。
“喂,我还是在地球上的吧?并没有去什么异世界吧?还是说我在做梦?要不你掐我一下。”他扯扯埼玉的衣袖,吓到瞳孔乱颤。
杰诺斯走出来放下果盘,体贴的把叉子那边对着埼玉,然后对无证骑士说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我认识你,C级1位的无证骑士。”
无证骑士看着他,呆愣半晌,嘴里发出一个单纯的疑问语气词。
“既然你与老师是同事,也是警察,那就代表着你内心的正义感并没有消失。虽然你的战斗力起不了什么作用,但现在正是我们需要人手的时候,你过于普通的存在正好可以用来当做障眼法。”
“——如何,你要加入我们吗?”在这句话被说出后,房间内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
无证骑士决定收回他说的话,如果身边突然多出这样的人,那根本就是非常的不妙啊!

【无证萌萌哒,无证么么哒,无证最可爱啦(比心】

评论(1)
热度(13)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