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出勝】七年之癢

※OOC,年操,無頭無尾無邏輯,無智商,標題欺詐
※想哪寫哪,零散混亂,亂七八糟,糟糕透頂,頂……頂不出來
※隨便寫寫小短打

———————

夜半時分,萬籟俱寂。
爆豪勝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趕回家,玄關客廳一片黑暗,也不知道同居人跑哪裡去了。爆豪把鑰匙往鞋櫃上一拋,踩著鞋跟脫了鞋子,也不開燈,摸著黑往里走。
突然他覺得有哪裡不對,這片黑暗裡有什麼東西在。爆豪腳步停了停,走到廚房的雙腳倒退回去,開了牆壁上的排燈。
一團人影出現在腳邊,爆豪只要再走一步就會踩上他的手。
「你在這裡做什麼?」他踢踢綠谷出久的肩膀,「不開燈也不去睡,想嚇我?」
綠谷眼神直楞楞的從正前方轉到頭頂,男朋友面無表情地與他對視,綠谷幽幽地嘆了口氣,輕飄飄地問他:「小勝,你還愛我嗎?」
「……先生,這個月你就要過二十七歲的生日了吧?」麻煩你成熟點好嗎?別問沒有意義的問題。
「對喔,二十七了。那我們就是七年之癢咯。」綠谷又嘆氣,被時間格外優待的年輕臉龐上掛著委屈,跟拿著「你別鬧」眼神看他的爆豪一比,就像個剛出社會的小孩一樣,「怪不得了。」
我靠這個人怎麼這麼麻煩。爆豪不由得也跟著嘆氣:「行行行,愛你愛你,愛你的啦,愛死你啊。」他向綠谷伸手,跟帶小朋友似的把他牽去刷牙洗臉。綠谷一站起來,辛辣的酒精味就飄過來,爆豪忍了又忍,沒忍住,把人壓在盥洗池洗了好幾遍嘴巴。
滿嘴都是牙膏的薄荷味後,綠谷坐在浴室門口的小板凳上,似乎清醒了點,偏頭跟爆豪交流工作上的事情。
爆豪握著牙刷,嗯嗯唔唔的答話,漱了口後才騰出空來問他:「你今天遇到誰了?」
「也沒誰,就是看見滿大街的年輕小情侶了。」
「實話呢?」
「我的事務所今天有一場青澀大膽的示愛。」
「沒拒絕?」
「電視上正放著你呢,一不留神沒注意……」
「就因為這個?」爆豪冷笑,「死心吧,我不會跟你一起出去的。」
綠谷為男朋友的冷漠假哭起來:「小勝,為什麼還是這麼害羞啊?我不過是想跟你一起……」
「一起去事務所秀給他們看,好讓小姑娘們別纏著你?」爆豪脫下上衣,擺弄起褲子來,這條腰帶的搭扣有點難解,他喀啦咯啦撥弄了好一會兒,「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活該了吧,叫你平時多注意了。」成天見的笑笑笑,笑屁啊,就知道招惹不懂事的小鬼。
綠谷過去給他解開,從後邊抱著爆豪往他耳朵里吹氣,拖長了聲音喊他的名字:「勝己——你真的不陪我去嗎?人家叫我明天回復耶。」
這個招數早幾年還會有用,至於現在?爆豪頭也不回的往他臉上糊了一掌,踩掉褲子進去洗澡。
綠谷也脫了衣服擠進去,不死心的貼著爆豪的身體摸摸蹭蹭,然後被一腳踢在小腿骨。
我的男朋友不可能這麼冷冰冰,這一定是世界的錯。
綠谷掛在爆豪肩上,想著乾脆明天去他的事務所躲一躲算了。
英雄木偶帥氣溫柔又愛笑,見著誰了都是一副溫和的好脾氣模樣。偏偏對待敵人時繃起臉來那壓迫感足以讓爆殺卿乖乖聽話,面無表情壓著嗓子,網路直播時彈幕一片尖叫著好蘇好蘇軟了軟了。現在的小姑娘們就喜歡這個反差調調,雖說大家都知道木偶和爆殺卿正交往著,但是兩人所屬事務所的距離限制了他們並肩出現的頻率,於是就有人動了心思。
畢竟也都七年了,綠谷理解的,但是能不能不要扎堆在這一年出現啊?
他開始思考把徒弟兼OFA繼承人推出去說那是他倆的孩子這條路行不行得通。
快醒醒,你徒弟自己有爹媽的。
看不過他這幅唉聲嘆氣的沒出息樣,爆豪理都不想理他。他就不懂了,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有人喜歡綠谷這款的,還前僕後繼沒個完。
兩人擦乾水滴,裸著身體滾進被單,沒多會兒就睡著了。等確認身邊人是真的睡熟後,爆豪探過身,把臉埋進綠谷的脖子里。綠谷下意識側頭避開爆豪的頭髮,抱緊了他的腰。
次日,綠谷孤零零的出了門,今日輪休的那個頭也不回的揮揮手,繼續倒頭大睡。
他搭了電車去事務所,沒看見昨天告白的實習生,同事擠擠眼,不言而喻。
綠谷搖搖頭,簽了個到出去巡街了。

—————

【天涼了,讓我來水一髮吧】

【樓主】
我靠今天嚇死我了為什麼會有敵人出現在這種窮酸的拉麵店裡啦!還好有英雄及時趕到!看,我和木偶的合影!還有簽名!他還在我家的店吃了午飯!留了言!

切,我還以為有什麼大新聞呢。

恭喜水貨又水一貼。

你有本事這樣貼著爆殺卿來一張?

【樓主】
作為合格的木偶吹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趁機照了好多近照!
木偶側臉簡直盛世美顏!

都秋天了還有蚊子啊?你們那片區真可怕。

樓上一看就是童貞,人後脖子上那叫吻痕……嗯??等等???

???Really?顏色這麼深,確定不是哪兒蹭到的顏料之類??

木偶不是有男朋友的嗎?

男朋友……那個和木偶同期的爆殺卿?原來是真的嗎!一直沒在哪兒看見過他們的親密照,我以為是假消息來的。

啥、他倆是同期??我以為木偶要比爆殺卿年輕一點兒的誒。

和爆殺卿的話標準劇情不應該是家暴嗎?有老司機來鑒定一下到底是什麼留下的痕跡嗎?

哈?他們還沒有分手喔?
哦沒別的意思,就是他們不是一直沒什麼消息傳出來麼,合格的情侶應該像卷尾那一對一樣天天秀的吧?我以為他們已經和平分手了什麼的。

就是,昨天不還傳出木偶在事務所門口被當眾告白,那還是這個月第三次。今天才是這個月的第幾號哦。
如果真的有在交往,她們這麼作不得被炸?

沒有哦,他們還在交往中的。每年年會都有一起出現。

咦,這麼看來,那個吻痕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所以說,諸君,這是示威吧?分明就是示威吧!

是「這傢伙是我的人,你們這幫傢伙休想靠近」的意思?

不僅是示威,顯然還在挑釁。
「你們他媽有本事再靠近他試試看,科科。」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爆殺卿。

……呃,你們說木偶知不知道這件事的?

嗯?等等,你這樣一問……??

……诶?

……哈?

……咦?

啊、不,你們看,那個位置挺微妙的啊,剛好在脖子根那裡。我對著鏡子比了比,可能看得見又可能看不見……

不管怎麼思考都蠻可怕的樣子,不如我們別去思考這個問題了怎樣?

那來猜猜看爆殺卿知不知道木偶其實是知道的但故意裝作不知道或者說爆殺卿認為木偶是不知道的才放心這麼做如何?

別了,人家正值青春年華,並不想參與這麼危險的事情,拜拜了您那。

Fin.

【綠谷生快呀(比心】

评论(3)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