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_Sclo

【出勝】收集癖好非英雄所為

※每當我以為我會不知道寫什麼的時候,腦洞都會善解人意的打開來,我的腦洞是世界上最好的腦洞!我愛它一輩子!(日常洗腦)
※交往前的故事
※年操與OOC與沒繃住的劇情與摸魚摸到沒手感的智障作者系列之4
※放飛邏輯和智商

———————

收集感興趣的東西是人的本性,不需要目的,只是為了收集而收集。等回過神來了才會發現:啊,已經收集了這麼多了?很多人都會把收集過程無意識化,彷彿本能一般,看見了就想要,才不會管有沒有能用得上的場合,哪怕是擺很多來看心裡都會開心。
每個收集癖的愛好傾向都是不同的,比如指甲油比如墨水比如手帳比如化妝品比如鞋子比如瓶蓋比如電子產品比如機械造物……
還比如竹馬的照片。
不不不,我們的爆豪勝己先生並不是個變態,他不是。只是因為竹馬的成長速度太變態了,他才不由自主的想記錄一下。有時候一次測試、一場戰鬥,甚至只是一次吵架而已,嗖的一下,那個綠捲髮的孩子就會有所不同。
許許多多的不同堆砌出現在這個二十二歲的綠谷出久,乍看之下很自然,但爆豪敢打包票,要是把十四歲的自己拎到跟前來,肯定不會相信這傢伙是未來的廢久。
單從身高來說就不會信的。爆豪從蓋著臉的小說下露出眼睛,瞥向盤膝坐在地上寫著報告的室友。
綠谷戴著款式大眾的黑框眼鏡——因為總是挑燈夜讀,現在他有點假性近視——捲曲而不聽話的劉海鑽過眼鏡和眉角的縫隙搭在睫毛上,看樣子只有他那頭自來卷是無論到哪個年紀都解決不了的。
是不是有點長了。爆豪記得以前的長度都是能露出耳朵的,他伸手撩起綠谷耳邊的頭髮,借此回憶以前那個總跟在他身後的小個子。
被突然襲擊的綠谷轉過臉來,不懂他是什麼意思。
「小勝,怎麼了?」令人慵懶的午後,他的氣音也不由得拖長了些,綠谷反手握住爆豪的手,讓它完全貼撫著自己的臉,「不舒服嗎,可是手也不冷呀?」他看向趴在沙發上跟他對視卻不說話的竹馬,溫潤的眼睛里像是藏了一片初夏的森林。
看看,看看!十四歲的綠谷出久哪裡會做這種事、說這種話的!爆豪把手猛地抽回來,按在那顆腦袋上,強硬的讓他轉過頭去:「不關你事,寫你的東西去!」那孩子連他的眼睛都不敢看,這傢伙卻連他的手都敢摸!
可惡,十年不到,廢久怎麼就進化成這個樣子!這是進化失敗的產物吧!
綠谷疑惑地看著爆豪噔噔噔跑進房間,拿了架拍立得又跑回來,坐在剛才的位置上擺弄著。
【你又要開始了?】他問他。
「只是突然想起來。」爆豪可有可無的應了一聲,抬手對著綠谷來了一張,低頭看了看剛顯影的照片,復又命令他,「不准笑。」
笑臉收回去了。
「別看我。」
頭也轉過去了。
他滿意點點頭,拍下綠谷的側影。

<<<

【說起來,小勝,你是不是找裝備科調了火力限制?怎麼想都覺得威力比以往小了10%。】
為了滿足他不想拍正臉的要求,綠谷側著身子與他對話。爆豪習慣性挑眉:「你看得出來?」
【為什麼不?從你還沒有覺醒的時候我就看著你了,這麼明顯的變化都看不出來,我在你眼裡是這麼遲鈍的人嗎?順便一提,雖然你試圖讓自己增加滯空手段的方法是不錯,但是誤傷範圍還是大,推薦你參考飯田的動作。之前對付雙手翼那次,通過短時間小範圍爆破增加跳躍高度的想法就可以,如果能再考慮一下空氣濕度和氧氣含量就更好了。】綠谷在茶几下一摸,指著筆記本上的例子跟他討論,【哦,雖然持續時間短,但是以你的火力,只要能把敵人拉進你的攻擊範圍問題就不大。除非對方擅長空中戰……嗯,例如這個,三個月前我們遇到的能做到抗衡離心力、直接在空中垂直大回環翻滾的敵人,小勝根本拿她沒辦法嘛。】
「太長不看,再說,戰鬥時直覺才是最重要的。」看見密密麻麻的字他就頭痛,爆豪直接拿過筆記本,粗略翻了翻,情報資料一應俱全,還有很多他自己都沒注意到的點,「太扯了吧,那時候你不是在戰場的另一邊的嗎?」
【事後我有看錄像。】
「為什麼連我的睡姿都有?變態啊你。」
【啊,因為看見了,下意識就寫了上去。因為以前也這樣,習慣了?】
爆豪覺得一陣牙疼,綠谷的英雄筆記從未中斷,現在甚至還給每個熟悉的英雄弄了專門的筆記本,特別是他的。他甚至覺得以後老了需要寫回憶錄了,直接可以用上這些筆記,畢竟現在的內容就已經詳細到毛骨悚然的地步,連爆豪隨便翻翻看都覺得可怕。
【人的習慣和喜好是會變的,這些都會間接反映到戰鬥行為上,身體上的不適也會造成影響。為了不在配合上出現錯誤,我記錄你的生活習慣有什麼不妥嗎?】綠谷絲毫不覺得這些筆記的存在有什麼問題,不如說,爆豪的反應太大驚小怪了,【何況小勝是我心目中很強大的英雄,也是我的搭檔,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考慮,我都會想要觀察和記錄你的。】
「我居然不是你心中最強的?」
【歐魯麥特才是最強。……嗯,好吧,小勝第二強。順帶一提,轟第三,我認為他已經超越了這個年紀的安德瓦,我期待等他到達與巔峰時期的安德瓦同齡時候的模樣。】
「最後一句是多餘的,變態久。」爆豪自己拿筆划掉了那句,「那你呢?」
【我的話……】綠谷思考著,給自己定了排名,【27?啊,會不會太高了,畢竟還有很多人單論個性都很厲害了。】
爆豪因為他慣例的妄自菲薄嗤笑出聲,但現在的他已經學會不再去糾正他對自己的感觀,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我眼裡的你超強的。
【說起來,昨天從雄英來的學生想借我的筆記——準確的說是關於你的。因為是你的忠實粉絲嘛。】
「不。」爆豪一個單字戳爆高中後輩的願望,「你怎麼會覺得我能同意把我的STK記錄給別人看的?那些‘小勝筆記’之1234?」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念出筆記本上的標題。
【才不會從第一本就開始給,我只是打算借14到21而已。】綠谷不理解他斷然的拒絕,【小勝這麼強,為什麼不能給別人看?那孩子跟你的個性相似,你的戰鬥方式和個性使用對於無經驗者來說會是很好的教材。而且現役英雄中,我對小勝瞭解的最詳細,觀察時間也最長,整體來說,可參考性是最強的。】
「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這事兒沒得商量你這STK混蛋!」爆豪衝他翻了好大一個白眼,這傢伙也不想想他在本子上都記了些什麼,他才不想讓外人看見什麼爆豪勝己吃飯會選擇哪邊的座位、常用的洗發水味道、洗澡喜歡先從哪裡洗、愛好的A書類型這種隱私。
看搭檔的態度太過堅決,綠谷妥協地嘆氣:【好吧,我把別人的給他當補償好了——不過簽名照是必須要給的,畢竟你都拒絕了關於筆記的請求。】
等他打完報告扭頭一看,爆豪正撇著嘴,雖然不情願還是拿著一疊官方照片簽名,綠谷收起電腦,坐到沙發上背靠著爆豪玩手機。這個姿勢這個時間玩手機是很容易困的,所以以補償為由、正絞盡腦汁地在照片背面寫著被搭檔要求的後輩寄語——主要是邊上這麻煩的傢伙還非要不能敷衍有心意,每張都得不一樣——的爆豪肩膀一沈,一顆腦袋毫不客氣地順著手臂滑了下來。
「餵,困就去睡。」爆豪抬起被壓著的手臂頂他的背,一頭捲髮肆意散落,磨蹭得手臂癢癢的。爆豪默默抬起另一邊的手打算推開,不料這人順勢滑倒他大腿上,強行膝枕。
【好困,先睡一下,半個小時後叫醒我。】
綠谷躺在他膝蓋上,把手機屏幕轉到爆豪的方向,確認他看過後,假裝沒有聽到吼在耳邊的那句「說得好像我喊你就起得來一樣!」,心安理得的開始午睡。
一旦睡著這人就會像失去意識一樣,怎麼樣都無法打擾。爆豪越是抖腿想把他掀下去,他就越是往里靠,直到頭頂貼著小腹,還習慣性地蹭了兩下。
媽的好想揍,超想揍下去……爆豪握著自己的麒麟臂,努力心平氣和。
不行,我還要給那幫後輩寫寄語,先寫完也不遲,對,寫完就揍。他復又拿起筆,在腦中思考該寫些什麼給高中生。
家居背心輕薄透氣,輕緩的呼吸輕而易舉地鑽過純棉面料一下下打在腰側,炙熱到無法忽視。爆豪把手掌放在綠谷鼻子前,想擋住那些打擾他思緒的熱氣,反倒被像小狗一樣貼著掌心蹭了蹭鼻尖。
他嚇得馬上縮回了手,驚疑不定地看著腿上的睡臉,爆豪試了試自己的額頭溫度,並不燙,處在正常的體溫範圍。既然我沒有發燒,思維也很清楚,那我為什麼會覺得這張蠢臉可愛!?他被腦中一閃而過的念頭嚇得瞳孔亂顫,連後面在照片背面寫了什麼都不知道。
沈浸在睡眠的那個無知無覺,醒著的那個完成了給後輩的禮物,無所事事不能動彈,歪頭想了想,打開了電視。
這個時間點沒什麼好看的,爆豪下意識就調到綠谷常看的台,畫面上是商業街,似乎正在進行最受歡迎英雄排名的調查。
「當然是焦凍了!不光是臉,個性發動的時候也很帥氣!冰火兩重天!」切,那個陰陽臉有哪裡好了,盲目的外貌協會。
「英格尼姆吧,沈穩成熟,是一位和上一代一樣出色的英雄。」飯田嗎,也就那樣了。
「輕靈小姐是我的女神!才不會把她讓給木偶那個傢伙!對,我最討厭的就是那傢伙了!雖然實力很強,為人很好很和善,品行也優秀……可惡,除了品味以外居然沒什麼缺點!不過……哈哈哈他打扮的品味的確是很土氣啊哈哈哈哈!」你這傢伙!他媽要是被我遇到就死定了!
「果然是那對搭檔吧?歐魯麥特事務所的木偶和爆殺卿,雖然看臉我喜歡爆殺卿的臉,但是木偶先生的無論是哪一點都是我最喜歡的類型!想嫁!」這人什麼意思,是說我比不上廢久個書呆嗎!?
「我、我喜歡月詠哦!可靠又帥氣!啊,不過,最喜歡的還是木偶吧!他救過我哥哥,有機會的話想當面道謝,還有送禮物。」哼,算你有眼光。
爆豪隨著路人的回答變幻表情,沒有注意到下邊有雙眼睛慢慢睜開,正觀察著他。
誒……反應真有趣。綠谷打著哈欠坐起來,看看時間,正好半小時。剛睡醒的身體懶洋洋的,使不上勁,他把下顎壓在爆豪肩上,狀似無意地感慨:「小勝還真是喜歡我啊。」
長達三分鐘的沈默。
啊,心裡想的和嘴上說的弄反了。綠谷上身一僵,暗暗許願那句話並沒有被聽到。
「餵,廢久。」爆豪盯著屏幕,沈思著。
「是!」
「以後你穿什麼都聽我的。」
「誒?」
「別開玩笑了,你是想把你那些低級的搭配穿到大街上被所有人取笑嗎!跟你走在一起我都要丟臉死了!」爆豪猛拍自己的額頭,疑惑為什麼以前沒有注意到這方面,「媽的,靠,我和像個沒用的土氣死宅一樣的你走在一起的畫面想想就惹人發笑。」
「……」綠谷覺得很受傷,雖然沒有注意到那句話逃過一劫了,但還是很受傷,「好過分啊小勝,這麼貶低我讓我很難過啊。」
「在那之前反省一下從中學開始就沒有改變過的穿衣風格吧,你現在已經不是可以每天穿著制服泯滅眾人的年紀了。」爆豪思考室友衣櫃里的衣服,「而且即使是制服領帶也打得很糟糕,難不成你想穿著那身綠色緊身衣混在正規場合嗎?」
「咦……小勝、果然好像媽媽。」他可是舒適度至上派的,形象什麼的,不太奇怪就好了。
「哈啊!?有本事再說一遍?」
「嗯,聽你的聽你的,我都聽你的,全部都聽你的。」他超級識時務的舉起雙手投降。
「切,早這樣多好。」爆豪開始盤算有沒有可能趁室友出門的時候清空他的衣櫃。

<<<

消息終端適時響起,中斷爆豪對搭檔十年如一日的品味質疑,綠谷點開消息提示,事務所為他們今晚的空白時間安排了工作。他打了個哈欠,擠掉腦子里縈繞的睡意,啓動他的情報分析模塊。
走私販,囤積了大量非法武器和藥劑,似乎還跟境外的研究所有交道,帶了許多個性相關違禁品在這座城市兜售。最近甚至對人口買賣下了手,有許多家長報案稱自己的女兒不見蹤影。
前半部分的描述有點兒眼熟。綠谷回憶了一下,很可能就是上次解救人質那個任務的相關人員,他可還記得那擺到天花板的槍械,說不定他就是來源渠道。
「這傢伙,難不成就是那個不懂規矩的外來走私販?」爆豪越過他的肩膀,盯著他寫在本子上的分析。他無聲閱讀著走私販與上次任務的牽連,然後露出一個清爽的笑容,「很好,非常好。」
我倒是一點兒也不想問你「好」在哪裡。綠谷撇開臉,似是不忍心想象那個走私販的下場。

<<<

他在事後無數次的後悔著,如果、不,哪怕是只提了一句也好,只要再強硬一點,他就不會讓爆豪落入那種境地,絕對不會。

<<<

「好久不見!看啊,英雄木偶,這是什麼?」全身包裹著繃帶、僅僅露出鮮紅的眼部皮膚的男人扯著沙啞的嗓子,向綠谷展示手中的玻璃瓶子。
綠谷皺眉,是時候讓人查一查這段時間的軍火交易了,一個走私販都可以把自己家改造的像是軍事基地一樣,又是建在地下的建築,讓他們兩人戰鬥起來束手束腳的。倒是走私販不知是得到了什麼神兵利器還是有所倚仗,有恃無恐的在這狹窄的走道里使用炸藥。
他剛才與爆豪被預先放置好的定時炸彈分隔在兩端,無奈之下兵分兩路,耳機的信號也斷斷續續,大多時候只能聽見嘈雜的無序電流。這邊道路的盡頭是個空曠的房間,男人似乎早預料到綠谷會來,在他踏入的一瞬間,朝他亮出了手裡的東西。
綠谷眯著眼睛,認不出漂浮在黃色液體里的那一小塊東西是什麼。男人也清楚這件事,於是他高高舉起瓶子,炫耀般大聲宣佈答案:「這個啊、這個!是我從你身上得到的禮物!這是我從英雄身上得到的最棒的禮物!怎麼樣,猜到了嗎?」
這個身形有點眼熟,右手……為什麼右手指尖沒有纏繃帶?靠直接接觸施展的個性……他在記憶里尋找,與之相符合的名字從意識深處浮現的一剎那,瞳孔一齊縮小——是那個取走了他的聲帶的敵人!活著,那傢伙還活著!
「你記性很好,我很高興你沒有忘了我。」他單手捧著綠谷的聲帶,似是要開始長篇大論,訴說他的復仇路。
綠谷直接打斷他,沒有聽他說話的慾望——空間不足,無法像上次一樣借助風壓將他逼退,綠谷像以前一樣,使個性的力量聚集在腳尖,一個蹬腿,直接在瞬間穿越整個房間,來到敵人面前。
拳頭正待落在那團灰白的繃帶上,敵人身後的牆壁卻亮了起來,猝不及防之下,綠谷被強光刺激,動作不由得滯了一滯,捉到空擋的男人頓時後退了幾步,閃開他的攻擊範圍。亮起的不是牆,而是高懸在天花板中央的放映機。當視線再次對好焦距,綠谷卻驚駭到動彈不得。
那是……失去意識的爆豪勝己!畫面上只有他一個人,模糊的畫質看不出青年是否還有呼吸的起伏,周圍都是爆破過後的焦黑痕跡。
「得手了得手了!不愧是貨物齊全的商人,能夠放倒你們這些英雄的神經性毒氣都有。」男人孩子般拍手,稱贊他早一步成功的同伴,只是那雙失去眼皮遮蓋的眼球中熊熊燃燒著純粹又濃郁的尖銳惡意,「我的收藏中又會多一件了。放心、放心,我是不會讓你們這對搭檔分開的,木偶。」
你、竟敢——!!!綠谷猛地瞪向他,敵人假心假意的安慰他:「不要這麼凶惡,木偶,你可是正義的象徵。我不會對你的搭檔做什麼的,因為我要一個完整的爆殺卿。」
「為什麼呢?」照顧到面前的是個自己造成的啞巴,男人自問自答,「因為我要把他完完整整的在你面前摔碎,就像當初我被你碾得幾乎只是一灘血肉一樣。」他扯下臉上的繃帶,露出下邊沒有皮膚、只有一層血紅糜爛的肌肉覆蓋著的臉來,它們隨著下顎的運動拉伸撕扯,像個擺在醫學教室里的人體模型,「我從地獄里爬出來,就是為了把你拉下去呀木偶!都怪你要多管閒事,我只是在進行我愛好的英雄收藏,是你自己要硬插一手的,對,還有你的搭檔。」
「他是你的半身,那我毀了他,也就等於毀了你。」
殺了他!現在、就在這裡、殺了他!!綠谷咬著牙,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按捺腦子裡快要發狂的聲音。他想斥責,想怒吼,想大聲叫罵,甚至只是無意義的發洩情緒也好,可能振動氣流讓他發出聲音的工具在敵人手上,安安靜靜的漂浮著。
「這就是我的報復。很快的,你會收到一個完整的搭檔,但那只是最後一面。我要摧毀你的心,把它破壞到再也無法修復。」他慢慢說著,故意將每個字的音節灌入綠谷的腦中,「讓我看看你絕望的臉吧,木偶。至於那些小姑娘,是安慰獎,是對你努力工作的獎勵。」
男人單手抱著他的收藏品,戴上早已準備好的防毒面具,冰冷的視線透過樹脂鏡片與綠谷相對,漠然看著不甘的英雄轟然倒地。
「那麼,再見了,木偶,今天的工作也辛苦你了。」

Fin.

【小勝的鞋跟到底是個什麼構造?拿動畫當bgm的時候聽著他的腳步聲,嗒嗒嗒的好像高跟鞋一樣哦……】
【一到壞人出場就差點繃不住場面,差點就對小勝做出點什麼來了(我的潔癖救了我,感謝潔癖(。】
【寫完依舊認為自己是智障,這次估計智障得無以復加:)如果不喜歡這篇是正常的,因為我智障】

评论(11)
热度(129)

关于我

爬墙快CP多
脑洞大不想写
主角ALL爱好者
喜新厌旧无情无义
杂食厨与过激派的矛盾结合
不管这个还是那个都是半吊子

——感谢来到这里的你
© FFF_Sclo | Powered by LOFTER